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1章 冲锋
    上官逍遥与王腾也随着他的手指看向走廊,有些战士已经恢复了伤势,扶着墙起身回望向他们三人,还有些伤势依然严峻,低垂着头颅正在恢复着意志。

    三人面色严峻的走过走廊,看向那几个已经倒地不起的重伤者。

    上官逍遥半跪着拂过其中一人的眼皮,那呆滞的目光代表着这位神灵已经丧失了他的法则以及他的神格,已经正式从诸天万界与神界中消逝。

    “这几个还能救过来,但是我们需要医师。”上官逍遥的脸色越发深刻了,缓缓起身说道。“该死,如果禹九节在这里就好了。”

    震动再次传来,而头顶隔着楼板传来了一阵阵的呻吟声,不禁让上官逍遥原本就布满阴霾的脸色更加深沉了:“我们上去,能战斗的上来,天龙人如果不不能杀尽的话恐怕这栋楼都坚持不了多久。”

    “神术?秋叶!”

    “神术?巨鸣!”

    上官逍遥刚刚步入已经被搬空的二楼,就看到两位战士举着自己的手杖将就要扒着窗户冲进来的蛙面天龙人战士击退出去,然而那俩人的脸色与一举一动也代表了自己的状况几近枯竭。

    就在两人松懈的时候,两只神尊级别的蛙面人撞破了另外的两面窗户,直奔着他两位冲去,那粘液滴在地面上发出不断的嗤嗤声。

    “一闪!”单雷绕过上官逍遥,双脚侧蹬着木质的墙壁,两只白箭像是光芒一样直接射入了蛙面人的体内,带着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其钉死在墙壁上。

    巨量的粘液顺着伤口喷射而出,小八手指一点,水线在空中拐了一个弯飞向了窗外。

    “感谢大人的援助。”那两位战士看到上官逍遥等人出售,将侵袭他们的两只蛙面人直接顶死了墙壁上,感激的半跪在地抱拳行礼道。

    上官逍遥默不作声的上前将其扶起,站在他们的身后说道:“你们下去休息吧,这里的战斗交给我们,这些家伙想要冲破我们的防御是不可能了。”

    逍遥神剑寒芒闪烁,他的目光坚定如铁,战意滔天,身上寒甲烁烁如金光,照耀着他的坚定意志。

    而窗外就是茫茫多的天龙人战士,以及距离几丈远同样屹立不倒的另一栋高楼,隔着残破不堪的木窗上官逍遥都能看到里面依然精神奕奕的一双双眼睛看向了他。

    “芷瑶,共振!”

    天龙人再次扑上来,远比之前更加强决的抵抗让血流如瀑布一样顺着楼层间的飞檐流下。

    ……

    远处的楼层上,一个浑身仿佛消失在大地上的人影隔着瓦砾看着这几栋屹立不倒的孤楼,露出的嘴部上挂着一抹微笑:“这些家伙倒是有点意思,没想到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冲进去,连战力都没有收到多大的影响?”

    那人影逐渐由模糊转为清晰,袍子中仿佛背身握着什么修长的武器,然而又在末端突兀的凸出一大截。

    “没想到啊,上官逍遥,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人影仰头向天狂笑疯吟,让人分不清他的意识是真的疯了还是仅仅装出来的样子。

    人影的身边又落下了一个身材窈窕又被宽大的衣袍牢牢裹住的女子,那身上的气息让李笑生一阵厌恶,不由自主的向旁边挪了挪脚步。

    “呵,向曾经的友人赶尽杀绝没有让你感到恶心,反倒是我走到你的身边流露出厌恶的表情?”那个皓白女子又向身边的模糊身影靠了靠,手轻飘飘的就要往他的衣袍下摸去。

    然而那模糊男子明显对这白袍的女人无比厌恶,他干脆瞬移到了一处房顶上,灰黄的衣袍随着微风不停摆动着:“离我远一点,你知道我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我们走到最后还是敌人,为什么要与我如此示好!”

    意料之中,白袍女人紧跟着他瞬移上了楼顶,依旧那么固执的要伸向他的衣袍下。

    “不要握我的手,你给我看清楚!这双手已经烂了,上面全是剧毒,你根本承受不起!”他愤怒的甩开了白色的袍子,木乃伊一样的双手从严严实实的袍子下举起,展现在白袍女人的眼前,已经被染为蜡黄与点缀着血斑的重重绷带昭示着这双手曾经沾染的剧毒。

    “烂了就烂了,这万世之中只有我能解你的毒,为什么你却不愿意接受我?”白袍女子依然纠缠不止,不住地向面前的男人靠了过去。“薛世清,你应该知道的,这个世界上有的时候的确是只有牺牲才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骤然吹起了大风,衣袍摆动间薛世清掩盖在兜帽下的脸庞骤然出现在天空下:“呵,只有牺牲是最不值钱的东西,连神灵的性命都不值钱吗……”

    然后他的头就再次低了下去,转瞬间出现的脸庞又再次消失。

    “上官逍遥也对我说过相似的话。”薛世清坐在屋檐上,低声说着什么。“哈哈哈哈哈哈……”

    “你既然还对那个人念念不忘,那为什么还要心甘情愿的入魔?像你这种后天魔族实际上在我们那里并不受欢迎的,薛世清。”白袍女人在空中骤然释放出一阵致暗致阴的气息,整个房顶上有那么一瞬间变得飘忽不定起来,仿佛是从神界突然消失一样。

    薛世清干脆掀起了兜帽,那灰色的头发分外扎眼的在空中飘荡着:“入魔?我宁可不入魔,但是神农宗的仇我必须要报,哪怕豁出我这条命去。”

    白衣女子看着薛世清的头发,还有薛世清的脸庞,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腥风血雨。

    又是一阵风,再看去的时候薛世清与白袍女子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

    “看来出情况了,逍遥现在还没有回来,而且李笑生也没有发回任何消息。”冯八面坐在石屋中,左右围拢着李和歌与禹九节等人,对面横躺着半死不活的韦双绝,此时他正赤着膀子不住地哼哼唧唧。

    龚斯年坐在韦双绝的身后,手从一个黝黑的陶缸中捞起一块混黑又黏糊的块状物,一巴掌拍到了韦双绝的背后,惹的半死不活的韦双绝躺在那里一阵哀嚎:“上官逍遥的情况我不了解,但据说是狂信徒中的领袖在暴动中险些身亡,但是最后似乎活了下来。”

    “而且根据从神民城主那里传来的情报来讲,目前的局势已经处于不可挽回的一边倒状态,上官逍遥等人出去的决定完全就是错误的,他在将自己往火坑里推。”龚斯年在地炉中轻点,盘天城复杂的城池构造出现在上面,然后他又操控着烟雾向虚构的街道蔓延过去。“这仅剩的几栋便是古派与密宗追寻者们联合起来后剩下的控制地区,就只剩下这么狭小的一块地方了。”

    “你太小看上官逍遥了,他作为春秋神宗的传承者能力不是你一个锻造之神能够理解的,至少我敢肯定他现在已经有了破局的能力。并且我估计他此时已经集结了不少的反抗者,并且已经形成了一股不小的战力。”冯八面也倾身向前,手指同样向着战局推演的火焰虚影轻点几下,将那被围拢起来的几栋建筑周围连成一片说道。“但是,恐怕还有除了自由教派外的第四方势力介入战斗。”

    火焰虚影构成的盘天城上从东面开始被一片黑色笼罩,逐渐将盘天城上下整个东区全部笼罩了起来。

    “局势已经完全失控了,但还有一股势力正在暗处。”冯八面缓缓起身,拍了拍自己屁股上并不存在的尘土。“李月仲,李和歌,禹九节,冯八面;进入战场吧。”

    “还有韦双绝。”趴在地上哼哼唧唧的韦双绝作势要起,被龚斯年一把重新按回毛毯上。

    “还还有韦双绝?你这样子去当累赘吗?!”龚斯年的手上更重了几分,引得韦双绝的呻吟声更加凄凉了几分。“你给我安心在这里养伤,伤好了立马给我滚进炉子里去!”

    于是在韦双绝悲惨的声音送行下,四个人加一个器魂就这么离开了这擎山之炉中。

    “啧,这地方已经变成这幅样子了么?”冯八面撑着齐人高的屏障走出巷子,迎面便是一顿轰炸。“天龙人!你们感觉不到你们的同胞在我身上留下的血腥怨气吗,还敢上前来跳脚!”

    他只是轻飘飘的一挥手,原本嘶鸣着冲向他的这些天龙人战士们便被凭空出现的巨力狠狠的压在了巷口的墙上,道道鲜血流淌到了地面上。

    李月仲手持双剑紧随其后,利刃画成双月将又飞来的两只蛙面人钉死在地面上:“我能感受到笑生爷爷的气息,在这里!”

    “衍生神术?地龙!”禹九节抽出竹剑,上面的九点青芒星光向着地面钻入,转眼间就飞出一只巨大的修长龙体,而那九点星芒正均匀的分布在龙身上。

    四个人见状齐齐跳上了地龙,禹九节剑尖一指前方:“走!上官逍遥正需要我们,前进!”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