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0章 变革
    上官逍遥两手连挥,在逍遥神剑与炉中火的嗡鸣声中将面前连连扑来的蛙面天龙人接连切碎。

    然后他就看到了身后笼罩来一片黑暗,于是他回过头去,正看到一颗头颅上戴着巨大铁盔的熊头向他张开了狰狞大嘴。

    “熊大!不,是我!”上官逍遥声音急切,然而为时已晚,那熊嘴中逐渐吹出的气流代表着一道气浪已经即将形成。

    “神圣血脉?咆哮之道?威势!”

    上官逍遥就看到那两只巨熊的前爪猛地腾地而起,又狠狠的抓在地面上,当场这乱石瓦砾间就如同地震一样开始了疯狂的颤抖。

    当颤抖就要结束的时候,气浪已经迎着上官逍遥的面席卷而出,反应不及的他双耳几乎失聪,身形也要开始跟着摇晃起来。

    此时战场上不管是友方还是敌人,双眼中尽冒着金星,脚下踉踉跄跄的无法站稳。

    这时候音芷瑶在一片期盼与感激的目光中向天上飞去,;两只眼睛看着不断发出咆哮的冥熊兄弟,两瓣嘴唇微微张开:“声音之道?剥夺。”

    上官逍遥揉了揉终于安静下来的耳朵,不禁苦笑的拍了拍巨熊的膝盖,示意两只巨熊停下他们的吼声。

    但很明显的是上官逍遥这暗示并没有给熊大熊二造成影响,他们两个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姿势在发出众人已经听不到的咆哮声。

    “这些蛙面人的战斗能力已经被剥夺了,我们快走,计划不变进入大楼!”上官逍遥当前甩出无象之铁,在空中形成一道煞白的锋线,前方直到孤楼的道路瞬间畅通无阻。

    单雷也飞身上了巨熊的后背,用弓尾重重敲了敲熊二的后脑勺:“停下你的吼声,跟随逍遥神尊前进!”

    然后他抬起头,目光正与李笑生对在一起,两人相视一笑后身下的两只巨熊已经准备好了冲锋。

    战团的战士们也再次激发起了斗志,以小世界的微弱法则阻挡着着左右两边已经开始躁动起来的天龙人。

    “小八!收起异象,这最后一段路我们需要充足的光芒!”上官逍遥脚下翻腾,身体在空中像是一个陀螺一样横转一圈,逍遥神剑凌厉的剑气再将冲来的天龙人割成两半。

    灼目烈光再次普照神界,那永远看不清的太阳就好像在宣告着自己的怒火一样向着战场上倾泻着刀一样的光芒。

    上官逍遥前方一阵光刃飞舞,无象之铁在他意念的高度集中情况下以无上的锋利姿态切割着前方的阻碍。

    “共振!”音芷瑶前冲着落地,激起一阵阵的沙尘,在上官逍遥的身后激发出一道道的声波附着在无象之铁的利刃上。“逍遥,熊大熊二即将脱节,慢一些!”

    开始高速震颤的无象之铁锋利程度更甚几分,上官逍遥甚至能够感觉到利刃上传来的阵阵空气震动。

    他逐渐减慢了脚步,直到两只巨熊一左一右跟在他的身后位置。熊背上还有两位绝强的弓手正在不断拉动着弓弦,黑白的箭矢在不断清理掩护着上官逍遥的左右两翼。

    “砰!”

    上官逍遥一脚踢开了孤楼已经残破不堪的禁制与大门,满身的血腥气却没有进去,而是再次返身向着战场冲去:“你们进去,我在这里断后!”

    最先进入孤楼的是精疲力竭的战团一众人,这些家伙们在熊背上接连不断的释放攻击神术,纵然是身体没有再受损伤,但是精神与灵魂还有神格都已经近乎枯竭。

    此时他们几乎是咬着牙强撑着走完了这一段路。

    跟随着进入的便是操持着弓箭的李笑生,一路上他展开了法则之力将这一众战团战士牢牢包裹住,精神状态一样枯竭无比。

    但他依然咬着牙上了二楼,在楼中防御的古派神灵注目下打开了窗户,凌厉的箭雨再次向外涌去。

    音芷瑶被上官逍遥强行送进了房间中,此时她正在以手中古筝为众人的精神力恢复进行着帮助。

    而冥熊兄弟最后将巨熊本体收回,带着满身的血污进入了建筑中,身上密密麻麻的细小伤口正在飞速的愈合着。

    “逍遥!回来!”单雷背后抵着门板,手中的弓弦上正狂涌出白光,同样清理着上官逍遥身前的敌人们。

    上官逍遥带着浑身的血意重新撞进了屋子里,身后还轻飘飘的跟着小八和从容断后的单雷。

    “春秋神宗封印神术?九岳之心!”

    小八的手掌贴在重新合上的门板上,一道道看上去轻薄无比的石板从地面上升起,直接将原本就有些狭小的出入门廊彻底封死。

    一行人口中不断呼出带着血腥味的气息,坐在木板与个个房间中大口大口的恢复着体力。

    楼上传来了嘎吱嘎吱的动静,上官逍遥抬起头向上看去,手里的逍遥神剑再次准备好了挥斩的准备。

    入目的先是一双黑靴,从那隐隐翻过的毛绒上看,上官逍遥隐隐约约间能够看到靴子原本的素白色。

    然后就是棕色的,沾满泥泞的外袍,以及看上去虽然肮脏但依然整齐的内衬,和仅仅是有些憔悴的脸庞。

    “抱歉,没想到战事进展到此居然要我以如此面目示人……”迎面走来这个刀刻面容的中年憔悴面容的神灵,上官逍遥看去甚至有些熟悉。

    那个中年的神灵走到上官逍遥的身前,微笑着伸出了手:“同为真武大陆的传承神灵,我是春草之神,名为王腾,在任已经有三万年。”

    “我见过你。”上官逍遥上前与其握了握手,在刺杀前的那一上午上官逍遥瞥见了他一眼,当时那瞬间变得惊慌的表情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腾微微一笑,嘴唇微动传音道:“密宗传承者,大人,我们等待你的到来已经许久了。”

    “春秋……嗯?”

    就在上官逍遥要念出春秋神宗的一瞬间,王腾的脸上当时就开始了急剧的变化,好像上官逍遥即将吐出来的是打开地狱大门的魔咒一样。

    “大人!密宗是秘密,任何一次吐露都会引发主宰的侵蚀与追寻!请万万不要再如此随意的念出真名了!”王腾急切的打断了上官逍遥的传音,面露惊惧的说道。

    上官逍遥当场就想起了小八与冯八面的立场以及他俩人历次战斗以来几乎不停地神术,当场脸色阴沉的看着小八。

    “大人?那里有什么东西吗?”让上官逍遥出乎意料的是王腾反而看不到小八的身影,而小八则保持着神秘莫测的微笑回望向上官逍遥。

    小八绕着上官逍遥与王腾飞了几圈,最终落在了上官逍遥的身前说道:“我与冯八面大人之间的状况并不是完全对所有人透明的,大多数情况下与逍遥大人关系不深的家伙并不能看到我我们两个。”

    “那大道主宰呢,那家伙与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深。”皱着眉头的上官逍遥已经许久没有出现了,足以证明这一次不经意的谈话在他眼中是有多严重。

    “大道主宰现在是残缺的,大人,他现在对神界的探查能力远不如他对诸天万界的探查强度。”小八同样挂着微笑,双手不住在王腾的双眼前来回摆动着,而对方的双眼则依然保持着迷茫的状态看着上官逍遥。

    然后小八的身体变忽地消失了,说一半留一半的让上官逍遥在那里揣摩着大道主宰残缺的意义。

    “大人,大人?你在看什么?”王腾几步向前,呼唤着上官逍遥,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

    上官逍遥这才发现他将王腾晾在这里冷落了,略显歉意的看着他:“抱歉,刚才有些事情让我走神了,春草之神。”

    “传承者大人,在此我谨代表密宗与诸天万世创世派系的神灵与信仰者向您表达敬意与感谢,感谢您在黑暗的时间中依然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王腾双膝一软就要跪下去,被上官逍遥几步上前扶起。

    这时候一阵烟尘抖下,蒙在了众人的头顶,上官逍遥隐约听到了外面天龙人再次躁动了起来。

    “看来天龙人的侵略再次开始了。”上官逍遥下意识的握紧了逍遥神剑,双目紧紧瞪着头顶上不断传来的震动。“上面的情况如何?你们还能作战的人剩下多少?”

    上官逍遥就看着王腾的目光中腾的燃起来一团火一样,眼神急切的看着上官逍遥说道:“我们的大多数战士在暴动的局势反转的时候就被天龙人的援军击杀了,目前还剩下的便是几栋楼上的这些人,外面还有不少被冲散的可战之人,但他们的情况下落不明。”

    “多数都死了,要么获得了神民的庇佑,还有一些已经逃离了盘天城。”坐在地上修养的高大战团战士说道,这才几句话的功夫他的伤势就已经恢复了大半,正面色严肃的站起身看向上官逍遥与王腾。“我们战团的这些战士们还活着的就剩下这些了。”

    他的手指扫过靠着墙壁坐在走廊上的一众神灵战士。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