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9章 凤凰
    当那黑影的气息彻底消失的时候,上官逍遥才循着血气看向自己的身边,那头顶一抹的红色已经明显告诉了他是谁阻挡下了这一记攻击。

    此时音芷瑶正半跪在那里,音浮凰的身影正在她怀中闭目不起,胸口处的鲜血已经止住。

    但是上官逍遥依然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中依然在流逝着生命,并且随着时间的延长正在越发快速。

    “师父……”音芷瑶的面色看上去很平静,一手扶着音浮凰的后脑勺,一手按在她的胸口上。

    尽管如此,两行眼泪依然从她的脸庞上滑落下来,缓缓滴落在音浮凰满是血水的红袍上:“逍遥!我们快些前进!”

    长发遮掩着音芷瑶的表情,但是上官逍遥依然能感受到她心中的悲伤:“小八!将音浮凰的身体放入玉壶空间中!”

    上空中漂浮的小八此时却第一次表达出了能力不足的态度:“大人!此时空间中已经封印有两个,而且我还要维持这么大区域的时光壁垒对战场进行切割,现在如果放入音浮凰的话只能放弃优势的空间切割,我们将进入苦战,恐怕还会输掉战斗!”

    “执行你主人的命令。”上官逍遥单手持起沉重的逍遥神剑,将折扇握在手中。“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样死去。”

    “三尺微命,一介书生。”

    逍遥神剑上的青色火光消失,而折扇上再次出现了那修长的青芒,上官逍遥紧握着两道焚世的烈火,屹立在大地上。

    “收到了,时空壁垒?解除。”

    春秋玉壶闪烁着青玉色的光芒从上空坠下,一瞬间便将上官逍遥身前的音浮凰收容进入了玉壶空间中,被时间静止的时空壁垒牢牢包裹起来。

    “芷瑶,你还能战斗吗?”上官逍遥看着缓缓围拢过来的重重天龙人战士,向缓缓站起来的音芷瑶问道。

    红色与黄色交织的凤凰火焰逐渐从音芷瑶的身体中出现,在上官逍遥讶异的目光中,音芷瑶的气息开始了急剧的变化。

    上官逍遥的目光紧盯着音芷瑶身上的火焰,就连涌来的天龙人战士们也开始了缓缓的后退。

    三缕细长、时断时续的火焰从音芷瑶的身后浮出,又开始了逐渐的拉长增粗,最终变成了三只巨大的凤尾。

    “上古血脉,凶兽凤凰,主司万世凡火,当然芷瑶大人现在身体中的仅仅是初步觉醒的血脉而已。”小八的身体缓缓降落,站定在上官逍遥的身边。“之前我在九阳大帝、音浮凰、以及音芷瑶身上都感觉到了凤凰血脉的出现,但是没想到这股血脉最终居然是从音芷瑶的身体中觉醒了。”

    上官逍遥感觉到了若有若无的凤啼,看着音芷瑶的额头上最终也浮现出了那标志性的一抹红色长翎羽。

    “嗯……音芷瑶大人身上的凤凰血脉气息消失了。”小八忽地抬头说道。“还有她头顶上的一缕红羽,那应该就是正统血脉的传承之物了。”

    此时音芷瑶迷茫的双眼中并重新出现了焦点,炯炯有神的看着上官逍遥:“我……是凡火司神的继承者,还持有神界流失的声音法则。”

    在话语间的功夫,音芷瑶在地上微抚的三只修长尾羽上骤然出现了一道道的火浪,向着四面八方冲去。

    “当今火逆,而真火之道却流传到我的手中,不知道这是我的福,亦或是我的祸……”音芷瑶轻步走到了上官逍遥的身前,轻手抚摸着他的脸庞。然而在她不断释放出的火浪摧残下,这荒芜战场的地面上转眼间已经是岩浆滚滚。“但是终要有正道去归位不是么……火融天下!”

    那大海巨浪以昂扬的火焰最终停了下来,在毫无可燃之物的情况下却激发出了惊人的威势,向着天空就飞舞起来。

    但是这些火焰也仅仅是将寒冷的秋风和黑夜就此褪去而已,地面上的天龙人们依然保持着原本的姿势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体表仅仅是被这些火光烧灼到有些熏黑而已。

    这些天龙人们依然在后退,却是被音芷瑶身上不断涌出的上古气息逼退的。

    上官逍遥握住了音芷瑶的手,再次回身挥剑。

    “叮。”

    他的逍遥神剑被一双利爪挡下,一双青蛙一样完全外凸的眼睛紧紧盯着他的手臂。

    “啧,真他娘的恶心,这也算是天龙人的神尊?”上官逍遥也紧盯向那双爪子,又看向这家伙的手臂,以及手臂与身体上不断滑落的粘液。

    抽剑后退,他才发现自己的周身已经缓缓被这些像是野兽一样的家伙包围了。

    剑尖上凌厉的气势再次出现,上官逍遥的战意反而越发高涨起来:“李笑生!点杀在我背后的家伙,不能让它们触碰到音芷瑶!”

    “我来了!”回答上官逍遥的不是李笑生的利箭,变成了一瞬间出现在上官逍遥身边的单雷。“李笑生那小子在熊大熊二那里,这边就由我来给你们进行支援吧。”

    金发尖耳的单雷落在地面上,他的身体与衣服没有受到火焰的任何影响,在他刚刚落在地面上的一瞬间就将手中紧紧拉着的弓弦松开了。

    一道在空中划出曲曲折折轨迹的白箭向着飞扑上来的一个蛙面神尊飞去,最终在蛙面前忽地停住,空中扭转出弯钩无声没入了对方柔软的腹部。

    当时那蛙面神尊便倒地不起,没有再发出任何动静,失去法则庇佑的躯体逐渐凡化逆转,被铺地的火海烧为焦炭。

    蛙面人尽管体能十足但是却没有发出过任何的法术与神术攻击,仅仅是凭着**躲闪白箭以及向单雷进行单一的扑击。

    但是单雷的攻击好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总是能精准的钉入这些蛙面人的弱点中,任凭它们躲闪如何迅猛都没能发挥作用。

    而上官逍遥的屠杀相比起来就要缓慢许多,他只能凭借着锋利无比的逍遥神剑和万物皆可焚烧的炉中火近身亲手将其击杀,而且为了顾及状况不稳的音芷瑶他还不能任意走动,只能在原地等待着蛙面人扑向他。

    他看了看不远处的孤楼,感到这场战斗的变化已经有些超出了他的预计。

    ……

    “该死!这些蜥蜴人都疯了,这样下去我们根本无法保持对边界的袭扰,必须要再往内部一些,切入他们的阵型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力!”熊二身上的一位战团战士拍了拍熊头上的盔甲,扯着嗓子喊道。

    而长时间的奔跑下已经是气喘吁吁的熊二仅仅是摇了摇头,没有执行头顶上传来的要求。

    前方的熊大身上已经有不少血迹,但没有一道是从熊皮上出来的,这些外围的天龙人虽然数量众多,但是他们的战斗能力却十分低下,就算是个个带伤的战团战士们也能轻易的将其击退。

    “吼!保持你们的状态即可,再往阵中切入我俩兄弟还能自保,恐怕战团的诸位就要受到伤害了!”熊大喘着粗气的声音传来,吼声再次将几只迎面扑来的天龙杂兵震成肉泥。

    这时候它向后摆头的双眼中看到了远处的一点火光出现,然后便以惊人的速度在疯狂的扩大。

    熊大一开始还以为那是逍遥大人的某种招式,然而越发靠近的火光终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小心!未知火焰来袭!”

    两只熊都依稀感觉到了远处猛然出现的某只上古凶兽气息,四颗熊眼瞪得浑圆望去却发现视野中空无一物,视野中只有几乎无边无尽绿油油的“地面”以及在缝隙中蔓延的火焰而已。

    “不对!熊大,这些火焰并没有攻击能力,至少在我们这个境界没有!”熊大的脚下已经踏上了火焰,它的熊掌只感到了暖意而已,根本没有任何的伤害,连皮毛都没有卷曲。

    最后在两熊与几人的目光注视下那大火像是海水一样拍击在了战场边缘的楼宇墙壁上,轻易地将这些建筑物点燃。

    一群人的冲击速度正在逐步的减慢下来,都在注目着地面上绵延不绝的火焰:“俺熊大活了这么久就没见过这么大的火……俺滴娘!谁!”

    “我,李笑生!”

    李笑生从远处飞来,轻飘飘的落在了熊大的背部,把毫无防备的熊大吓得一身毛发尽数炸起。

    听到李笑生熟悉的声音后熊大才缓缓放平了自己的心神,嘴里面抱怨道:“你娘哎,为什么要吓俺!李笑生你要请俺吃肉才能安抚俺的内心!”

    “不要废话,逍遥兄弟那里正在遭遇危险,我们必须要尽快去援助他!”李笑生的声音中带着无比的急切,熊大就算是没有看到他的神色也知道了上官逍遥肯定遭遇了什么大危机。

    于是巨大的熊体向着之前还万分不敢进入的阵中直直的扎去,身后的熊二也若无所觉的闷头闷脑跟在后面。

    “俺滴娘!熊大看后面,那是什么,为什么火就这么灭了,地面上还全是岩浆!”熊二突然感觉到了身后莫名的惊悚,侧过头一只眼睛看向后方才发现那火海正在消退,而地面上则开始充斥起代表着毁灭的黑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