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1章 龚斯年的复仇
    “休想,这个世界上还没人能再复仇之前杀了我!”就在上官逍遥即将得逞的时候,却感到了腰间一阵阵酥麻传来,顿时气势一矮,剑柄戳入了脚踩的软榻之中。

    “行了,你们几个差不多该停手了。”冯八面放下自己的茶杯,杯盖开合的声音瞬间令所有人都动弹不得。“龚斯年,你差不多也该放下过去了,那件事情的发生并非意外,一切都是大道主宰的算计,这句话我还要对你解释多少遍?”

    冯八面缓缓起身,像是这个房屋真正的主人一样走到一处木门前,缓缓拉开了横开的门叶:“上官逍遥看这里,这就是你一直察觉到的那另外一个人。”

    随着冯八面的言语指挥,上官逍遥的头部缓缓转向了冯八面的方向,让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个看上去仅仅是比音芷瑶稍逊几分的矮个子美女出现在大厅中,她穿着一身满是绣花的袍子,好像害羞一般坐在众人稍远的门口前,向着众人缓缓弯腰:“晚生黎汤怡,参见诸位前辈。”

    当时上官逍遥的双眼就显得无比震惊,他从这位看上去相当漂亮的人身上察觉不到任何的生气,仿佛是一个傀儡一样在那里执行着设定好的动作。

    轻手轻脚的冯八面走到黎汤怡的身后,一圈圈法印凭空浮现后进入了她的后背中。

    上官逍遥明显看到了黎汤怡的身体明显一垮,那最后一股活人的气息也消失不见,此时答案已经在他的心中无比明显了。

    “开。”那茶杯瞬间出现在冯八面的手中,青瓷盖再次打开,时间伴随着缥缈的水汽也再次流动起来。

    上官逍遥就感觉到自己身前慑人的气势突然就消失了,随后跟来的还有一阵风声。

    威胁消失后众人收起了各自的架势,看向那已经原地不懂黎汤怡,以及伏在那上面的一个红毛矮人。

    那正是龚斯年,此时他正像是经历着丧妻之痛一样趴在黎汤怡身上不住的怮哭着,双手不住地在那身躯上下意识的摇晃着,双肩也在无序的抖动。

    然后上官逍遥再次感觉到了一阵惊天的敌意,逍遥神剑再次紧握在手中,就要向那红毛矮子再度发起攻击。

    “你把我的爱人怎样了!啊——!”龚斯年起身、唤斧、跃起、附甲、力劈,一气呵成,那寒冷的斧刃直指冯八面的头颅。

    冯八面双手在胸前轻轻一拍,口中轻喝道:“定。”

    然后就在众人的注目下,龚斯年的身体在空中固定不动,就连那惊人的气势都被定格在了那里。

    “逍遥,这家伙的情况就是这样子了,如你所见,他已经疯了。”冯八面双眼中透露出他对旧事的厌烦与疲惫,上前几步将那一直在地上不动的黎汤怡“抬”起,扛在了肩上。“这是龚斯年死去爱人的傀儡,说起来还是羿神那家伙给他造的。”

    “龚斯年,注定之人已经来了,你该醒了。”小八忽地起身,双手连拍几下,解除了龚斯年的禁制。

    当时龚斯年身上的凌冽气势就尽数消散了,他身上瞬间被汗水给洗了个通透,然而陡然升高的体温却让这些汗水形成蒸汽一样向着空中徐徐飘去。

    上官逍遥一众看到喘着粗气的红毛矮人转过头来看向他们,手中再次齐齐传来兵戈操动声。

    依旧捧着热茶的冯八面将上官逍遥举起的神剑又按了下去,向龚斯年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过来:“放心,现在这红毛矮子的状况已经恢复了,不必这么紧张。”

    冯八面又打了一个响指,满是狼藉的屋子像是时光回溯一样恢复如初。

    龚斯年神情疲惫的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地炉前,脚趾张开感受着火焰中残存的热气:“你们为什么要我醒过来,这么活着不如让我一直沉醉下去。”

    随手向地炉中添了一块木柴,小八的神情又进入了那苍老的状况中:“老龚,现在的状况你已经看到了,注定要与你相见的人我们已经带来了,剩下的事情需要你来继续下去,去获得你已经失去的信任。”

    小八指了指那躺在地上看上去正在安睡的黎汤怡:“就从你的爱人开始说吧。”

    一群人当时便安然正坐,伴随着时不时飘起的火星,看着神情落寞的龚斯年讲述起他的故事。

    “这位是我的妻子,你们人族的一位小神,早在万世浩劫和黄昏时代来临前我们两个便在这里居住了。”龚斯年起身将傀儡黎汤怡拉到自己的身边,仿佛仍是活人一样抱在怀中。“当初我们两个原以为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完全可以带着黎汤怡远离即将开始的万世浩劫,与羿神一众人去往边缘世界隐居起来。”

    “但我们没想到的是这世界注定不让我们平静的生活下去,羿神等人早就察觉到了即将开始的诸神战争,率领着不愿参与的神灵派系进入了遥远到不能再遥远的世界中封锁了通道,我已经无法与他取得联系。”

    “然后我就驱使着擎山之炉到了神界的边缘,意图在那里聚集起最后不愿加入战斗的神灵们,安静的等待万世浩劫的结束。”龚斯年捋了捋没有一丝生机的黎汤怡的头发,这才继续说道。“然我们没想到的是,纵然是在神界的边缘,那些已经被战争杀昏了头脑的两方神灵依然将战火烧到了我这里,我在避世期间所结下的友人们要么举戈相向,要么自行了断将法则传承流放下界。”

    “到最后只剩下了我,还有我的妻子还在苦苦坚持着,小心翼翼的避免被春秋神宗与大道神宗的战火所牵引。”

    “但最后的最后,让我无法想象的是大道神宗的那群家伙居然趁我不备,设计绑架了我的爱人,以此威胁我向春秋神宗发动攻击。”龚斯年抬头看了看上官逍遥与冯八面的脸,然而那两人却是在安静的看着火苗。“无奈之下我便与春秋神宗敌对了,结果我的状况早已被羿神算到,并向时光主宰暗发了线索。时光主宰试图将我的爱人救出。”

    “结果当时我的爱人已经被洗化了法则,替代成为了大道主宰的教条,如此一来如同行尸走肉一样的她便要向着时光主宰发起攻击,无奈之下我便亲手将其最后一抹意识抹去。”到最后龚斯年的泪水已经将长长的胡须尽数染湿,泣不成声的他无法再继续讲述接下来的故事了。

    冯八面放下了茶杯,将龚斯年再次定格后说道:“接下来的状况你们就知道了,这家伙为了防止自己的神格崩溃,便一直处于疯疯癫癫的状态,而现在他正等待着命运期盼的那个人,在羿神沉睡前的推演中正是他将龚斯年从这等状况中脱离。”

    冯八面的双眼扫视着众人,仿佛已经看到了一切的变化一般。

    他看到了上官逍遥的身体疯狂的打着颤,好像刚刚从噩梦中惊醒一样。

    “我不会就是你们一直在念叨的那个命运之子吧?别啊,我已经有音芷瑶了,才不要什么其奇奇怪怪的伟大传承呢!”上官逍遥靠紧了音芷瑶,一手紧紧地抓住了音芷瑶的胳膊。

    冯八面皱了皱眉说道:“放心不是你,命运之子是一个使用烈刀的家伙……”

    所有人的目光当时就转移向了韦双绝,惹得原本神情落寞存在感底下的他浑身一个哆嗦。

    “怎么回事,这个事情与我无关!我绝对不是什么命运之子!我都没见过锻造之神,真的没有见过,我做梦都没梦到过这么矮的人!”慌张的韦双绝当时就开始胡言乱语的开始了对自己的辩护,不住的从各方面试图给自己辩解。“老子明天就去学剑!月仲老弟你现在就教教我一些剑招呗,我好过会糊弄糊弄锻造之神。”

    “我只是有些沉迷,还没有被冯八面彻底禁锢住!”龚斯年猛地起身,双眼绽着金光一般看向韦双绝。

    就看到他不住地点头,韦双绝则被他越发赞赏的眼神搞到一阵阵忍不住的颤抖。

    “韦双绝,你做人可要知足!你知不知道龚斯年身为锻造之神从位阶上是比战争之神都要高上一等的,神界上的小神系们还在四处寻找隐世的锻造之神,争取加入他的麾下呢!”小八猛地出声说道,自己还忍不住的点头。“再往上就是主宰们麾下的从神了,这些家伙的能力还不如锻造之神这种自由的神灵。”

    尽管小八有的时候会犯怂,但他至少在煽动人心这一方面总是能一语中的。疯狂渴求着变强的韦双绝听到小八的煽动后看向龚斯年的眼神当时就变了,恨不得马上纳头便拜口诵师父。

    上官逍遥又忍不住凑到冯八面旁边,嘴唇对着耳朵的传音问道:“龚斯年真的这么厉害?”

    “的确是这样没错……但是韦双绝能不能在他的训练下留个全尸还不好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