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0章 盘天城 2
    “到了,这里就是我在盘天城中的居所。”龚斯年带着众人走进了一处巷子,左拐右绕后在阴暗深处推开了一处残破的木门,示意众人道。“走啊,别拘谨,当初我与你们抠门的掌柜也是过命的交情。”

    上官逍遥看着这缺一块短一截的木板门,以及摇摇晃晃将其勉强吊住的栅栏墙,小声的与音芷瑶等人嘀咕道:“大概人界的小国皇帝也比他混的好了,真没想到神界居然会有如此落魄的地方。”

    音浮凰头顶着那红色的凤羽,蹦跶着就进了那看上去荒凉的院子中,转过身向众人说道:“哪有,这里真的很残破吗?看上去明明超级华丽啊,这些机关看上去也超级复杂的!”

    一群人看着音浮凰在那院子中蹦蹦跳跳的四处游荡,仿佛院子中有着什么宏大又辉煌的造物在那昭示着什么一样。

    于是所有人一个一个的踏入了院子,脸上也都挂起了期待的表情。

    “怎么回事?音浮凰你刚刚看到了什么,为什么我们进来还是这么个破院子?”韦双绝眼巴巴的看着周围的场景,那院中的大树还在掉落着一个个的枯叶。

    倒是只有上官逍遥与李笑生露出了高深莫测的表情,仿佛真的看到了金碧辉煌的大殿,双眼闪烁着让人瞩目的星光。

    “噗哈哈哈哈,你们被我骗啦!”音浮凰捂着肚子半弯着腰,不住地拍着音芷瑶的肩膀喊道。“这里就是一个院子而已,哈哈哈哈。”

    “神界,从来没有什么事浮于表象的,我的朋友们!”龚斯年的声音从枯树后传来,随着话音的落下一阵阵的光芒撕开了伪装的幻术。“欢迎你们来到这里,擎山之炉!”

    上官逍遥等人就感到自己的双眼不够看了,入目的皆是金色的齿轮,银色的链条,闪烁着色彩的宝石点缀。

    以及一根根锋利中透露着毁神灭世之气息的根根长矛。大刀、利剑一排排的从那比山海居还高的封闭大炉中传送而出。

    “看到了没有,这里就是我的擎山之炉!也是我的法器,更是我的不破要塞!”此时的疯癫矮子在漫天的火焰与光芒的衬托下威严无比,手里的重斧也褪去了锈迹,斧面光亮到可以当镜子使。

    但是,龚斯年的头发与面部依然满是灰烬并且杂乱不堪,仿佛是他故意不去收拾一样。

    顾斯年举起手臂,五只轻轻一握,充斥众人耳畔的机械运转声顿时消失不见,上官逍遥等人的视线被眼前这看上去依然颓废的矮子牢牢吸引住了目光。

    上官逍遥只看到顾斯年向着他们一挑眉头,满是倨傲的神采,转身又向来时的路走去,那里原本是枯树的位置,此时已经变成了那巨大又炽热的巨炉。

    “跟上我,我带你们去锻造之神待客的地方,还能睡觉的地方!”

    冥熊兄弟凑了上来,向着上官逍遥嚷嚷道,鼻孔中还卷带出了粗重的气息:“哼,我看这家伙就是在给自己贴金,俺俩人不喜欢这么热的地方!”

    上官逍遥拂过一道微风,两只已经要半兽化的化形巨兽才哼哼唧唧的安抚下来,跟上了已经往前走去的众人。

    “说真的这家伙比以前还要跳脱,总感觉他已经无可救药了。”小八走在上官逍遥的身后,小声的嘀咕道。

    “我可听得到呦!”粗狂的声音从下方传来,龚斯年向众人喊道。

    一行人顺着唯一的一条道路走向了巨大的炉体,到了近前才发现这条金属的道路是环绕着炉体的,上面正不断传来逼人的热气,无奈之下所有人都只能站在那里止步不前。

    “九节生?仙法?祛热。”禹九节上前一步,九节剑在空中划过几分的青气,顿时空中逼人的热气消失不见。

    于是刚刚停下脚步的众人继续向下走去,环绕着炉壁,上官逍遥依稀能够看到擎山之炉那复杂而又厚重的四壁。

    上官逍遥伸出手缓缓抚摸着这巨大的炉壁,上面随着上官逍遥的抚摸正浮出一道道的波纹,仿佛整个巨壁都是液体的一样。

    “这里面正在量产神剑与宝刀,还有长矛!”禹九节走在前面,看到炉口中成排的涌出一把把的兵器,不禁惊呼出声。

    下方洪亮又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其中满是遮不住的骄傲:“没错,这就是我的擎山之炉所能,这些兵器任何一柄都是神界一般神灵能完美使用的兵器!”

    一柄柄的宝剑当着上官逍遥的面从炉口中送出,上官逍遥就听到上面不断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然而那剑柄明明被牢牢固定在排架上不能动弹。

    冯八面也停下了脚步,同样仰头看着那一排排的宝剑:“神器共鸣,这些宝剑中都有着利锋与器魂,此时这些声音便是初生的剑灵在相互交流。”

    一行人不由的放慢了脚步,伴随着轻灵的剑鸣声走完了这曲曲折折的下坡路。

    上官逍遥跟着冯八面,打眼就看到了那平平淡淡的青色石屋,上面还有点点的水斑。龚斯年正站在石屋前,杵着双手斧站得笔直等待着众人的到来。

    那被红色胡须遮住的鼻孔中哼出两口粗气,龚斯年正一脸不耐烦的看着上官逍遥一行人:“走的真慢!这石屋里便是我的居所了,进来。”

    伴随着厚重的岩石摩擦发出的声音,石门被龚斯年轻易地推开了。

    一行人即将抵达终点,所有人脚下的速度都不自觉的加快了。

    “这里便是龚前辈的居所?倒是与我想象中的有些差别啊。”音浮凰第一个迈脚走进了这光亮变化下显得有些黑暗的地方,她眯了好一会眼睛后终于看清楚了周围的布局。

    上官逍遥也跟着迈步进入,抬头四望才看到这里面平平淡淡的遍地灰色与略显低矮的房屋状态:“比起我想象中的要平淡不少,那么现在我看到的是真实的了?”

    龚斯年已经脱了靴子,气宇高昂的站在草榻上,这时候的他比起上官逍遥等人仅仅是略微矮了一点:“这里是我的家!也是我待客的地方!”

    然后他的手就在空气中下意识的杵了杵,仿佛自己手中还拿着那柄人高的双手斧一样:“诸位坐吧,等我去把茶壶找出来。”

    上官逍遥脱下靴子,悄无声息的踏上了草席,几步走到被几块石砖围起来的地炉前并腿坐下,那地炉中还有几块木炭上在飘散着点点的火星。

    “冯八面,这里我感觉到了两个人的气息。”逍遥神剑在微微的颤动,他闭着眼睛向冯八面说道。“但是另一个人我却察觉不到在哪里,是他在埋伏我们还是说其他原因?”

    闭目的上官逍遥只感觉到了冯八面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就睁开了眼睛,先是看了看炉中的火苗,又看了看自己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最后仰起脖子看着正捧着柴火站在那里的龚斯年:“你的房间里,是不是还有一个人?”

    一时间整个房间中都安静了,长靴脱到一半的音浮凰感受到了杀意,一头黑发当时便化为火红。

    逍遥神剑出鞘,上官逍遥迎头横举。

    “咚!”

    双面斧重重的看在上官逍遥紧握的逍遥神剑上,一时间气浪将整个房间的木桌、茶几、瓷瓶、以及说不上来的铁器与桌子当场撕碎吹的到处都是。

    “你怎么知道的!”

    龚斯年的怒吼声从他的嗓子里吼出,那气势好似是上官逍遥获得了他珍藏千万年的秘密一样。

    逍遥神剑上时不时擦起一片火花震颤的剑身在即将落下与勉强支撑之间左右摇摆不定。

    上官逍遥的脸上满是惊怒,但那瞳孔之种却又带着一丝丝意料之中的胸有成竹:“李笑生,动手!”

    “断道之弓?鸣神箭!”

    早已进入存在感稀薄状态的李笑生,几乎是贴着龚斯年的太阳穴上绽起的青筋将拉满的弓弦撒开,黑色的羽箭就要将对方的头颅贯穿。

    “雕虫小技,龙鳞甲!”那羽箭刚刚离开断道之弓,却在半空中仿佛被什么东西抵住一样在李笑生的手指间停滞不动。

    李和歌几步向前,三指捏着一个袖珍琉璃瓶,直接甩向了李笑生的前方:“显象浮尘!”

    随着琉璃瓶在半空中的炸裂其中逸散出了一道道粉尘,像是在清洗污浊的镜子一般撕下了伪装的幕布。

    “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咬住武器?”在场的众人眼见到龚斯年头部的一道道麟甲片,正在螺旋状鼓起,将李笑生的羽箭牢牢的咬住,悬浮在那里。

    李笑生这时候意识到偷袭失败,两步蹬地退向远处:“炸!”

    黑色的羽箭上闪现出最后一丝澎湃的能量,在赢驷公的龙鳞甲中炸裂,一时间众人再次被气浪吹过无法直视任何东西。

    上官逍遥瞅准机会,剑锋一偏将龚斯年的重斧歪向地面,逍遥神剑的剑柄绽放出一朵红色的亮光就要撞向龚斯年的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