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9章 盘天城 1
    “什么叫伪道者?”上官逍遥瞪大了眼睛,神灵玄龟的声音中好像透露出了不得了的事情。

    正在上官逍遥沉思的时候,巨大的、黑黝黝的玄**部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大声音进入了所有人的视野中。

    一瞬间天就黑了,正在准备的众人都跟着停了下来,一双双眼睛看向黑暗中的两朵光芒。

    “伪道者,那是服从于天道掠夺者大道主宰的狂热教徒,他们自称永远效忠于大道神宗。”上官逍遥看到那两道光柱猛地下压,好像是巨大的头颅点了一下头。“哼,神界至今没有恢复元气大概就是他们造成的后果,将他们抹杀就是在给这神界除害!”

    然后光芒又照耀在了大地上,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巨大的头颅就已经消失了。

    “也就是说我们要先扫清这些大道主宰的狂信徒吗?总感觉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啊……”上官逍遥摇头晃脑的往前走去,那没有城墙的城池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韦双绝跟着上官逍遥刚要走,冯八面就在身后顺手甩出一块玉牌,被韦双绝随手抓在手里。

    “拿着吧,先走的人是留不住的。”上官逍遥拍了拍韦双绝的肩膀,带着众人踩上了还算得上是碧绿的土地。

    视野一瞬间变化,众人甚至感觉到了自己脚下的一阵失衡。

    “这才是神灵最初聚集之地的真正面目。”冯八面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根烟斗,叼在嘴里不停地吞云吐雾,头上也戴上了一个八面玲珑帽。

    冯八面抢前几步,站在众人面前用烟斗点了点众人的肩膀:“上官逍遥你是跑堂,音芷瑶与音浮凰你们两个是我女儿,禹九节你是杂役,小八你是门童,冥熊兄弟你们两个是火夫;而韦双绝,你就是跟我选购的了。”

    这时候上官逍遥等人才走到了盘天城的外围,时不时走过的各种生物让众人一阵注目。

    “这些是来自其他世界的神灵,不要太过关注他们,有些脾气比较暴……”冯八面一边说一边往前走,就看到了身旁的一个身着重甲的矮子直耿耿的向自己后方的李笑生撞了上去。

    那矮子还没等撞上去,手中已经举起了厚重的双手斧,上面点亮起的光芒昭示着这柄重斧不凡的战斗能力。

    然后李笑生没等反应过来的功夫,就被这矮子给撞了个仰面朝天。

    “哈哈哈哈!这是什么!传说中的神兵吗?!”矮子的口中狂叫着,两只手隔着铁纱制成的手甲不停在李笑生的义肢上摩擦摸索着。

    李笑生看上去有些气恼,手中运足了力量就要将其从自己的身上推下去:“怎么回事,这家伙怎么这么重!”

    “素未谋面的友神,请对我等保持尊重!”上官逍遥大步上前,一手轻松的将他的身子从李笑生的身上提了起来。“我们与你第一次见面,请不要做出容易让我们产生敌意的动作!”

    上官逍遥保持着戒备,无象之铁已经在手臂上缓缓结成了一面盾牌。

    然后让上官逍遥毛骨悚然的眼神就从那厚重的头盔中传了出来,上官逍遥甚至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身着重甲的矮子向前大力踏了一步,上官逍遥犯怵下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矮子又向前踏了一步,上官逍遥也跟着再往后慢慢退了一步。

    “前辈,请您息怒,这些是我仙居的杂役,多数都不是神界中人……”冯八面弓着腰向前走去,试图以谦卑的姿态让这位看上去脾气暴躁的矮子放松自己的心情。

    结果冯八面还没等走到重甲矮子的身前,就感到了一阵劲风从自己的身边吹过,身前的矮子已经消失不见。

    冯八面转身刚要发作,便看到矮子整个身子都趴在上官逍遥的半身盾上,一边流淌着哈喇子一边喊道:“啊哈哈哈哈,这么大一块无象之铁!我的天啊,这可是无价之宝!怎么样,我给你们一整套擎山之炉锻造的兵器以及重甲,你们把这块无象之铁让给我好不好!”

    当听到擎山之炉的时候,身边路过的神灵以及冯八面与小八都不约而同的流露出了一阵阵的微笑。

    “这位,请快些松手,擎山之炉的造物或许当年还算的上是利器,放到现在你再拿出手就只能糊弄糊弄新进神界的新人了。”小八上前轻手轻脚的将浑身盔甲叮当作响的矮子从半身盾上托举下来,一边还忍不住发出嗤笑。“这位的确是我们的跑堂,你看到的也不是无象之铁,而是我们店中用于修补东西的普通液体神金而已。”

    重甲矮子从小八的臂膀间挣脱,跳到地面上后一把拽掉了自己的头盔:“看清我是谁!你这个山海居的破壶!还有你这个黑店掌柜!”

    一瞬间,小八与冯八面的脸色就当着众人骤然严肃起来,他俩齐齐的想着这看上去疯疯癫癫的矮子弯下了腰,口中缓缓敬颂道:“伟大的锻造之神!愿世人皆颂你的英名,愿所有的利剑都刻印你的铁印。”

    上官逍遥扶起李笑生,还将被锻造之神的几下敲击弹出来的变化依次收了进去。

    “你是……锻造之神?”上官逍遥神色犹豫的看着眼前的矮子,那蓬乱的赤红色头发与略显脏乱的脸庞都无法与一位掌握至高法则的神灵相称。“擎山之炉那又是什么,莫非有一段辉煌的历史?”

    “呵,黄昏时代的破除者,他要是你们的杂役我才不信呢!”矮子用力锤了锤小八的膝盖,满嘴唾沫星子的喊道。“什么时候你们的破酒楼也能请的起这种身具命格之人做杂役了?”

    冯八面满脸堆着笑,拍了拍这堂堂锻造之神的头顶,惹来对方一阵嫌弃的,缕着自己装上去的假胡须传音道:“这位,万世浩劫之前是整个神界唯一一个能够给主宰锻造神器的掌握锻造之道的神灵,时间长了之后我们都叫他锻造之神。”

    “擎山之炉是我的法器!那是我的荣耀所在!”上官逍遥看着这身着重甲的矮子高高的跃起……然后打了一下冯八面的腰。“我当初就不应该受你们的蛊惑去跟那个什么大道主宰作对,搞得如今我就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还有,锻造之神是老子的封号,我的真名是坚元大陆的主神?龚斯年!”

    龚斯年,眼前这位矮小的,满头鸡窝红发还有沾满灰土的面容。

    上官逍遥的眼神中已经带上了敬重,当年与大道主宰正面抗衡如今却依然能堂堂正正站在这里,这就足以说明眼前这位矮子的能力远非疯疯癫癫外表那样不可信任。

    于是他伸出了手,意图给这位曾经的强大者留下良好的印象:“我是上官逍遥,黄昏时代的终结者。”

    “以及春秋神宗的传承者。”

    后半句上官逍遥直接通过传音传达给了龚斯年,手指微微在那里微微摇晃着表达出自己的友好态度。

    当时上官逍遥就感觉到了自己的手背传来一阵痛楚,耳边听到了“啪”的一声脆响:“我们矮人一族从来不会用这种柔弱的方式与友人打招呼!”

    上官逍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自己胸口被大锤狠狠锤了一下一样,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几步。

    “愿大山与烈火赋予你无上荣耀!”龚斯年还保持着捶胸的姿势,手臂斜指向天空。“小子你的劲头不错,一般人承受我这一下子要么躺倒在地要么就是飞出去了,你这居然能只是倒退几步。”

    龚斯年重新戴上了头盔,扭头看向冯八面:“你们既然重返神界了,我也不能亏待你们,跟我来吧,我现在就居住在盘天城中。”

    没等上官逍遥一群人做出反应,龚斯年就自顾自的往前领路去了。

    “这个……就是这种性格吗?”上官逍遥指了指走向盘天城的龚斯年,疑惑的向冯八面说道。

    然后上官逍遥就看到冯八面那略显惆怅的摇了摇头,示意众人跟上龚斯年的脚步:“自从浩劫结束以后,整个神界没有几个还能保持原本状态的神灵。”

    众人只能跟上龚斯年的引领,向着盘天城的中心地带走去。

    “喔,这里是如何建成的!为什么会有上下两层!”韦双绝满是震惊的停在了上坡处,看着中间分叉开的道路,一边是依然充满着三四层阁楼的下方,而这道路的上方却又是更高的五层重楼,中间仅仅是薄薄的一层木板支撑着,仅仅是有装饰性的修长柱子刷着红漆在那里点缀着道路。

    上官逍遥等人也停了下来,但碍于路过的神灵看向韦双绝略显鄙视的眼神又不敢上前。

    “神界的造物你永远想象不到!毛头小子,以后你能看到的东西还要多了呢!”气氛正无可救药的向着尴尬的边缘坠去时,疯疯癫癫的龚斯年从上方大步冲了下来,大力拍了拍韦双绝的胳膊嚷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