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6章 黑色的蜥蜴
    “韦双绝你情况如何?”上官逍遥手持神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半圆,无象之铁闪烁着隐隐的银光向金色天龙人袭去。

    被金龙人围困着的半圆中,韦双绝的刀刃一闪而过:“逍遥兄弟尽管放开手脚,我在这阵中没有任何问题,多谢兄弟的无象之铁支援!”

    上官逍遥几次翻身躲过几次飞来的攻击,手中的逍遥神剑不断荡开连绵不绝的攻击。

    “笑生!不要靠近,在远处寻找机会一次将那个一身黑色的家伙拿下!”上官逍遥眼见李笑生就要突破进攻冲进了人群中,急忙上去将他拖拽回来。“不要覆了韦双绝的后路,我们必须先要自保!”

    李笑生一边被上官逍遥拉回高空,手中的断道之弓却连绵不绝的在那射出一根根的箭矢,试图将这些金色的蜥蜴人逼退,给被围困其中的韦双绝制造出一条出路。

    然后他的手再一抹箭袋,才发现自己的箭矢已经全部射完了:“逍遥兄弟,箭袋已空,我们身前这等密集的攻击要如何贴近那个黑皮的蜥蜴人!?”

    此时上官逍遥的双眼中却有着一道道的青光闪烁,那仿佛将时间涵盖其中的规则不禁让李笑生打了一个哆嗦。

    上官逍遥露出了一丝微笑,继续拽着李笑生就要向回身离开这里。

    黑皮蜥蜴人当场大急,瘦小的身躯灵活的几个腾跃爬上了一只金鳞天龙人的脑袋上,一只手指指向上官逍遥:“嘶——血脉神威,上古的威严。”

    黄色的气息从手指中,蔓延出去,那势力转眼间就将整个天空占据,神界原本洁白神圣的天空以及原本若隐若现的太阳也被彻底遮蔽。

    上官逍遥仅仅是扫视一眼,其中的法则便被他吃了个通透。

    “啧,麻烦的东西。”上官逍遥的脸色一滞,他明显感受到了神躯与神格中传出的阵阵不适感,缓慢的毒素像是毒蛇一般就要侵占他的身体。“李笑生你先下去,这上面的东西由我清理。”

    身后又传来几声尖啸,金身的巨蜥们正发出一道道的飞石,试图将不断飞去的上官逍遥拦下。

    上官逍遥驾轻就熟的以手中的逍遥神剑几次挥动便将这些暗器尽数削碎,身上的威势好像是一座大山一样暴涨而起。

    精纯而又厚重的神威瞬间将周身的黄色烟雾清空,上官逍遥这次不退反进,逍遥神剑的寒芒点向迎面扑来的一个个身高两三丈的巨大蜥蜴人们。

    巨大的轰鸣中,大山一样的身影一个接着一个的落下,上官逍遥依仗手中神剑的锋利撞入一只只蜥蜴人的怀中,待到再挣脱出来的时候那些蜥蜴人的胸口就只剩下一个碗大的伤口,其中泉涌一样的腥烈血液眨眼间便将黑色的大地染成一片血红。

    李笑生感觉自己好像是在趟过大陆上的河流,脚下正深陷在淤泥中。

    带着熟悉的感觉他低头看去,却发现红色的、如同淤泥一样粘稠的血浆已经蔓延到了自己的衣摆上,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正在经历第一场神界的战争。

    “呵,原来这就是神灵间的战斗吗……”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从未见过的东西一样,李笑生的双眼逐渐开始变得朦胧起来。

    他的身体就站在那里,身边一个一个擦肩而过的天龙人手中冰冷的武器随时可以伤到他,但是一个个却又飞速的掠过,甚至眼角的余光都没有放在李笑生身上。

    上官逍遥浑身上下早已经被鲜血浇了个通透,化身血人的他再次斩断五根金鳞的勾爪,听着天龙人的嘶鸣声扑向了下一个。

    刚刚腾跃起身在半空中,那黑鳞的天龙人就凭空截断了上官逍遥的去路,五道黑光抓向上官逍遥的心口。

    令天龙人没有想到的情况发生了,他的五根利爪抓向上官逍遥胸口的坚甲并没有击破或者是被弹开,而是像烂泥一样被牢牢的固定在了胸口的板甲上。

    “嘶,堂堂神尊战斗方式如此不要脸吗!”天龙人几次挣脱都没有成功,不禁略显气愤的再一爪子抓向上官逍遥裸露的面门。

    这一次让他感到更加失策的情况出现了,上官逍遥身上的个个甲片都浮空而起,一眨眼的功夫就将他的身体牢牢地包裹了起来。

    天龙人心中不禁呆滞万分,身上甲片传来的坚实触感显现出这绝非一般的武器能够破除。

    “嘶——!你,为什么要将自己的护甲给我!”天龙人下意识的就喊出了自己的疑问,双目瞪得浑圆看向面带微笑的上官逍遥。

    而上官逍遥却没有回应敌人的疑问,他只是轻飘飘人的向后漂浮倒退着,手中时不时闪过的光芒莫名让天龙人一阵惊悸。

    “无象之铁衍生神术?神之灵柩!”

    那附着在天龙人身上的甲片一瞬间便化成液体,就那么逐渐掩盖了天龙人的惊恐面容,只剩下若有如无的咽唔声从中传出。

    上官逍遥再次上前,抓起已经完全将天龙人包裹的长方棺材向山海居一挥,自己再次向下坠去。

    失去实际领导者的天龙人们明显开始了暴怒状态,他们直接无视了上官逍遥等人,直奔着山海居的灵柩就开始了冲锋状态。

    “冯八面!再不出手更待何时!”上官逍遥运足了力气的吼声震的山海居的木窗与茶杯轰隆隆的响,门口的山海居三字招牌更是发出烁烁的闪光。

    顿时山海居的门窗打开,一枚枚棕黄的算珠带着一声声的尖啸向着前方冲去,一排排当头的天龙人像割麦子一样倒下。

    小八的头从二楼的窗户中探出,手上好像拿着一根青色的手杖,正指向上官逍遥狂暴的天龙人群。

    然后那一颗颗的算珠便在手杖的指引下向着那些金黄色的天龙人冲去。

    “我的天……冯八面这家伙!”上官逍遥看着那些算珠几乎是瞬间的速度便轻易地将这些巨大的躯体捅穿,眨眼的功夫自己的脚下就已经血流成河。

    小八此时飘飘悠悠的从山海居中飞到了空中,那根手杖已经被春秋玉壶代替在了手中。

    “逍遥大人,这些天龙人已经解决了,冯掌柜希望我们回去!”小八的声音回荡在尸山血海中,上官逍遥这时候才看到禹九节等人扒开尸体缓缓飞行在空中。

    上官逍遥向前飞去,看着同样浑身血污的禹九节等人。

    “没想到逍遥兄弟你也是染上这一身血污,韦双绝与李笑生的情况如何?”李和歌率先飞到了上官逍遥身前,向他问道。

    上官逍遥指了指身后,韦双绝依然伴随着那些无象之铁,正在给突破神境的李笑生护法:“李笑生的状况有些出乎意料了,没想到他掌握的第一道法则与职责是‘虚无’。”

    此时众人陆陆续续的都飞到了天上,个个都是浑身鲜血污垢,长发上大片大片的浓血凝成了血块挂在发丝上,正随风飘荡着。

    “神言,净化。”上官逍遥手中轻轻一点,众人粘稠污浊的身体再次变得洁净如初,掉落的血污向着下方飘去,被一阵随意吹过的风带去远方。“你们先行回去,我要去继续给李笑生护法。”

    小八的捧着春秋玉壶,跟着上官逍遥的轨迹就向李笑生飘荡荡的飞去。

    满脸疲惫又几乎元力枯竭的众人转身向着山海居飞去,而和歌与月仲却跟着上官逍遥,降落在了李笑生的身边。

    四个人相互之间对视一眼,默不作声的等待着李笑生重新恢复意识。

    “这便是虚无吗……”李和歌几乎察觉不到身前兄弟的存在,直到双手摸到李笑生的肩膀才察觉到自己兄弟的存在。

    小八将春秋玉壶放在地上,时光壁垒无声蔓延在四周,众人的气息一瞬间与大陆隔离开来。

    “双绝,安定。”韦双绝的双手握刀,不住地在身前摩擦着,道道火星掉在地面上跃动着,上官逍遥忍不住提示道。

    韦双绝低垂着头,早已损坏的头冠无法阻止头发遮住他的双眼,上官逍遥只能依稀看到猩红的双眼和时不时闪过的一道道泪痕。

    上官逍遥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大陆上的绝强者在这片神界土地上什么都不是,长生在这里不过是基础中的基础,而生命在这充斥着生之气息的大陆上反而更加不值钱,这随意的一场战斗上官逍遥这一众人就血屠了至少三千以上的天龙人,逸散在空中残缺的万世法则依然能够让众人缓慢的提升着自己的境界。

    ——神界的状况已经让这些新生代们力不从心了,即便是上官逍遥在这场战斗后也在微微的喘息着,体内奔腾的血脉气息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平复下去。

    李笑生的气息正在逐渐回顾,闪烁着白色光尘的空气中法则也正在逐渐凋亡。

    “逍遥兄弟,我可能要离开这里一阵子,我想要在神界历练一番。”韦双绝忽地开口,打破了众人之间诡异的平衡。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