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5章 第二位成神者
    “逍遥兄弟,小心你的背后!”刺剑化作一片残影,李笑生将接近上官逍遥背后的几只半成神尊的天龙人接连刺死。

    上官逍遥转身浑不在意的笑了一声,共雷锤再次闪现出道道雷光挥洒在身前,将围拢过来的几个神尊天龙人逼退:“看来这些家伙的绝强者就在这里了。”

    李笑生擦了擦从额角上流下来的血水,与上官逍遥的后背靠在一起,双眼扫视着不断喘息又依然步步紧逼的天龙人:“哼,就凭这些家伙还想对我们做点什么?简直痴人说梦,流火矢!”

    伴随着一道在半空中燃烧的火光,李笑生甩出去的弩矢再次射死几只半神天龙人。

    “笑生!找准机会脱离这里,你在我身边掩护的太吃力了。”上官逍遥手中的共神锤被其狠狠掷出,几个健壮的天龙人试图将其强行接下后被其顶着向后方飞去,眼看嘴中已经溢出一口口的鲜血。

    上官逍遥一手向后招去,封存着万物之书的折扇再次握在手中,道道炉中火试图在地面上留下隔绝进攻者的火焰。

    “嗯?这是什么情况?”上官逍遥预想到的火墙并没有出现,炉中火仅仅是在黑色的地面上留下了一缕缕青烟和淡淡的焦臭味。

    此时远处再次不断飞起天龙人,上官逍遥从那里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熟悉气息:“李笑声,你的兄弟和月仲都跑来了?!”

    李笑生再次甩出一片箭幕,几个神尊吃痛后退几步:“没错,所有人见你冲出山海居后都跟着出来了,现在他们应该聚集到了一处正在合力杀敌。”

    一声宝剑嗡鸣打断了李笑生的话语,逍遥神剑贴着他的头皮飞入了上官逍遥的手中,那上面依然有没有褪去的无象之铁在缓缓流转。

    上官逍遥带动着宝剑在身前轻轻一划便将再次飞扑而来的一众天龙人逼退,在空中只留下了水银状的铁水与滴滴还没来得及下落的血珠。

    “逍遥兄弟,你那巨大的无象螺旋钻呢?”李笑生不解的看着逍遥神剑上只剩下的那几滴水银流铁,不禁问道。

    他只看到上官逍遥一阵神秘的微笑,以及传到耳边的话语:“一部分借给韦双绝了,那家伙现在深陷地震自身难保了。至于另一部分,你过一会就能目睹到了。”

    李笑生不解的看着上官逍遥的脸庞,随手挡下贴近攻击的几个天龙人,刺剑再次转化为轻弩。

    弦松矢响,然而那卷起的风浪却比他所设想的要弱上许多:“这是为何,空中有一股莫名的凝滞感……莫非这是?!”

    “无象无生,无道无法!无象之铁秘神术?塑生!”

    上官逍遥的口诀低吟念完,场中原本气势汹汹的诸多战士此时却瞬间进入了呆滞的状态,口鼻与皮肤的缝隙间隐隐可以看到有鲜血混着铁水溢出。

    “呼,至少这些解决了。”上官逍遥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随手一拍将这些傀儡一般的天龙人推倒在地。

    李笑生同样进入了面目呆滞的状态,他看着水银状态的铁水从口鼻间的缝隙不断溢出汇聚,逐渐恢复到了无象之铁的本来面目,而那些地面上的天龙人神尊们却好似漏水的囊袋一样逐渐干瘪,逸散出的血水沾染在自己的脚下,其中尚算完好的法则也逸散在空气中。

    “逍遥兄弟,你这攻击是……”李笑生的面部表情依然没有恢复,保持着长大的嘴巴看着上官逍遥略显气喘的身姿。

    上官逍遥此时正看着不断被影响到而一层层向外扑到的天龙人死尸,故作轻松的一笑说道:“这个不过是我结合无象之铁开发出来的新招数而已,一点小意思而已。”

    李笑生看着身边层层叠叠不断向外倒下干瘪的天龙人尸身,嘴上就好像脱了臼一般张的更大了。

    当两人重新看到“第一排”的天龙人时,上官逍遥仅仅是一个扫视便令这些还有些身披绿麟的低等神灵齐齐后退一步,都已经是战意全无,若不是身后依然密集恐怕早已转身四散奔亡而去。

    “笑生兄弟我们走,韦双绝那里似乎出现了什么奇怪的状况,单凭他一人难以应对了,我们需要尽快前去支援。”上官逍遥没有丝毫松懈,招呼起李笑生再次向天龙人的阵中冲去。

    “嘶,嘶嘶嘶!上仙饶命!上仙饶命!”那些天龙人一个一个见到上官逍遥迎面而来,就要双膝跪在地面上告饶。

    而上官逍遥手中汇聚起的无象之铁形成了两柄巨大的厚背环刀,转眼间便将一只只低头求饶的天龙人碾碎,身形速度没有丝毫减慢的继续向前冲去:“碍事的杂种,不想死的立刻给我闪开!”

    随着上官逍遥的大吼,一只只的蜥蜴人推搡着背后的同伴给上官逍遥生生让出了一条道路。

    然而这种情况却并没有长久,转眼间他便看到了前方出现两只身材高大而又在浑厚黄色鳞片外又穿着一层板甲的神尊蜥蜴向他扑来,两朵金瓜从高空齐齐砸向了上官逍遥的面门。

    手中巨大的环首刀转眼间切换成了两只更加巨大的大锤,上官逍遥带着嗡鸣声就定向了那从高空坠下来的金瓜。

    当时那金瓜就飞散四溅,锋利而坚韧的碎片将两只黄鳞蜥蜴当场切割惨死。

    “感觉……这些残破的规则正在引动我体内的法则?而且我的法则已经就要形成了吗?”李笑生的双眼中已经越发的兴奋,直到法则已经要蠢蠢欲动的时候他才察觉到自己就要飞升了。“这倒是不错,没想到我的神格这么快就能生成了!”

    身在前方开路的上官逍遥已经感觉到了身后李笑生身上不断传来的变化,然而此时的他却高兴不起来,只因为身前越发多的黄鳞天龙人,以及与之相对不断攀升的修为:“该死,这是拿韦双绝当饵来钓我们啊,小看这些天龙人了!”

    尽管上官逍遥的抱怨从来没有停下,他脚下的速度反而比起之前更加快了几分,双手中的无象之铁也不断变化着各种武器,反击着从黄鳞天龙人手中不断冲来的各种兵器。

    “但是这些黄鳞的蜥蜴们,境界越高智力与行为的敏捷度反而越发底下?”李笑生也察觉到了这些黄鳞的蜥蜴越发频繁的出现了,然而他却提出了不同的发现点。“在我看来这些蜥蜴恐怕是某个血脉高贵者的侍卫,韦双绝这一次是遇到大麻烦了。”

    李笑生的分析与上官逍遥的猜测不谋而合,两人脚下的速度不禁更加快速了几分。

    “罢了,看来非要我动用这个东西了。”就算上官逍遥手中的无象之铁如何离开,上官逍遥本人的战力如何高强,两人的前进速度却依然慢了下来,李笑生无奈之下将自己雪藏的弓箭被盗了身后。“羿神赐予我真正的武器,断道之弓。”

    那弓上似乎有颜色,似乎又没有颜色,李笑生手中拿着这柄并不能让人清晰看到的武器,脚下一个发力冲过了上官逍遥,在空中便射出了一只只无形之箭:“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这羿神传承给我的无身箭到底应该如何射出!”

    黄鳞的大天龙人们当然察觉到了李笑生射向他们的致命威胁,其中一部分身体张开撑起了天龙人才有的独特防御壁,而另一部分则拿着各自的兵器,带着无尽的威胁向着李笑生扑来——在神界的绝大多数神仙之间的战斗,只要主持影响的神灵死亡,那么他的攻击自然也会跟随消失不见。

    但是那些防御神术并没有起到该有的作用,李笑生射出的无身箭轻易的射入了这些巨大的靶子中。

    那些原本能够将李笑生轻易撕碎的攻击威势骤降,被李笑生轻而易举的几个踩踏化为枯土,而李笑生的身体却向着更高处飞去,手中的断道之弓不断发出似有似无的弦响。

    上官逍遥掠过这些一瞬间境界便跌落到圣境的黄鳞蜥蜴人,仅仅是神尊的余波便将其意志碾为齑粉,巨大的身体在身后噗通倒地压死不少普通蜥蜴。

    “李笑生,那里便是韦双绝被困的地方!”上官逍遥抬头望向不断在空中翻飞拉弓的李笑生,指了指前方不断闪烁银光的方向,那里还有不断闪烁的金鳞、以及若有若无的一方上位者才会生出的巍峨气势。

    两人已经能够听到了韦双绝不断发出的嘶吼声,上官逍遥通过与意识相连的无象之铁甚至能够感觉到他身上不断溢散出去的生机。

    “韦双绝受了不小的伤,我们一鼓作气冲进去!”上官逍遥也飞起在半空,眯眼看着将银光团团围拢的金鳞蜥蜴人,身旁已经环绕着剩下所有的无象之铁。

    一道道的细矛指向前方,上官逍遥与李笑生的身影逐渐被点点寒光吞没。

    “嘶——拦住他们,那些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金鳞天龙人中,一位浑身漆黑的别样蜥蜴人出现在上官逍遥的视野中。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