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3章 奔亡之路
    无上禅师,意补天。

    不知何年何月生,为天禅圣尊之长兄,天禅圣地实际执掌者之一。

    行事果决狠辣,时常在某些事务中逾越天禅圣尊发号施令,在禅宗中属于极少数侵略性极强的极端禅修者,认为非天禅圣地与皈依禅门之人皆为恶徒。

    视自己门下的禅修者为行尸走肉的消耗品,门徒修为极高执行力又极强,然而寿命皆是只有寥寥几十载。

    大陆上第一批察觉到无崖武圣阴谋的人之一,燃烧寿命窃天机以定命格,最终于天音圣地前与无崖武圣激战,最终荣耀寿终正寝。

    ……

    “啧。”无崖武圣看着眼前的一地枯骨,止不住的烦躁。“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换成你了,赢驷公?”

    赢驷公此时的灵魂之体已经是忽闪忽灭,气息不稳的站在着真龙圣尊身前,双眼怒瞪向无崖武圣:“本公即便是燃魂自爆,也不会让你轻易夺取我等圣尊的修为为祸天下!”

    “你倒是想的很有尊严,但是你真的能够做到吗?”无崖武圣已经轻飘飘的走到了赢驷公身前,赢驷公这才发觉自己身上的灵魂之力已经被完全破除压制。

    在原地无法动弹分毫的赢驷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崖武圣的双手向他抓来,满是须发的脸上已是沟壑叠起,狰狞中满满的都是恨意。

    “小子上官逍遥,参上!”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上官逍遥的身躯出现在了天际,转瞬间就冲到了两人中间。

    上官逍遥手上结掌,掌印正中便是那无上禅师之前被弹飞的金色石子。

    “禅说?万物皆有道法之印!”掌印直扑向无崖武圣的面门,那石子上隐约闪现的万千世界法则让无崖武圣炸出根根汗毛。

    无崖武圣随即抽回赢驷公的手,带着烈风对上了上官逍遥的掌印。

    顿时一圈风刃就从上官逍遥与赢驷公的合掌处飞出,将上官逍遥满背的长发切成齐齐的披肩,又在地面上留下快刀一样整齐的深邃刻痕。

    两个人方圆的土地齐齐一沉,顿时这天音圣地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盆地就连那火之水也飞溅出去,在远方的山林中燃起大火。

    无崖武圣虽然挡下了袭向面门的掌印,然而那掌印中的万物道法依然被成功激起,顺着无崖武圣的胳膊往上攀去。

    无崖武圣的面色顿时惊如死灰,另一只手化作手刀将对掌之手齐肘切断。

    没等无崖武圣反击,上官逍遥另一只手上已经带着另一颗石子向着无崖武圣的面门再次袭来:“禅说?万世皆有方圆之印!”

    “第一次没成功,你认为第二次就会成功吗!”无崖武圣身形狂退,手上五指扫过,五道凌冽的风刃直接向着上官逍遥扑来。

    然而让无崖武圣没想到的是这五道风刃卷起狂风袭向上官逍遥,却是直接穿过上官逍遥的头颅,扎入了他身后的大地中。

    更令无崖武圣没想到的是这万世方圆印没有拍中他的情况下依然衍生出道道的法则,化为锁链纠缠着追向他向后急退的身体。

    无崖武圣见状,残存的一只手臂上衍生出无上的威势,重重拍在地面上。

    大地开裂,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巨大的裂隙出现上官逍遥与无崖武圣之间,那地下的火之河卷起万丈巨浪,将这道道法则锁链当场熔毁。

    “这就是大陆下火脉的地之火,焚烧着地上的一切,这些法则不过是地之火的衍生之物而已!”无崖武圣得意的看着法则锁链化为乌有,身上的气场再次强盛起来。

    而上官逍遥隔着火场时不时出现的间隙与无崖武圣遥遥对视着,眼中闪烁的火光让无崖武圣不寒而栗,不由对上官逍遥起了杀心。

    上官逍遥并没有展露出什么,他只是在那里佯装对峙,等待小八将一众圣尊接入春秋玉壶中而已。

    “你若是早生几万年,或许这片大陆上的圣尊大能会再多一个,甚至你会成为他们的领导者,这大陆也不会变成如今这样四分五裂的状况。”面前滔天的火墙消退,无崖武圣安静的看着上官逍遥,两人之间的深渊中刮着凌冽的热风。

    上官逍遥不屑的一声哼,无崖武圣的言语中仿佛对他充满爱惜之意,但传到上官逍遥耳中却是字字杀机。

    “我若是早生了几万年,倒是更好杀你。”

    猖狂的话语传回无崖武圣耳中,顿时让身着蓝袍的无崖武圣浑身一颤,单手紧紧握拳:“哈哈,更好杀我倒是有千百年没人跟我提过了,多数人看到我只会两股战战的求饶而已,你敢这么说那我就免了你断我一臂的责罚吧,老夫开恩给你留一个全尸。”

    话音未落,无崖武圣的身体已经在原地消失,上官逍遥眼中精芒闪过,虚空中抽出逍遥剑环身劈出一个天地。

    不知上官逍遥底细的无崖武圣闪过剑尖,一击冲拳顶向逍遥剑:“老夫倒是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能从我的秘境中出来,就这灵魂之躯的本事也是这世间第一的奇才了。”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了去了,归我魂魄!”上官逍遥心中暗下决定,将肉身唤回现世中。

    “就这样将肉身唤归身躯中,你是这么想着早死?”无崖武圣见上官逍遥将自己的肉身重新唤回现世,不禁大笑出声。

    上官逍遥抽身一闪躲过无崖武圣的实锤,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后重新站起身子:“无崖武圣,你若是感知没有问题,那请问诸位圣尊还在这战场上吗?”

    “什么?!”无崖武圣当场停滞,双手紧握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好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一样,心思尽是被上官逍遥看了去。

    看到无崖武圣略显惊慌的神色,上官逍遥不禁脸带喜色:“看来这万世方圆的法则之力终归是对你产生了影响。”

    “不可能,老夫可是天下第一的武圣,区区两个禅宗的印记怎么会影响到我!”无崖武圣强行掩饰的慌乱终归是被是上官逍遥察觉到了,此时无崖武圣正在天地中疯狂的释放着威能,却是漫天飞舞不得章法。

    上官逍遥至此终于完成了整个目标,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朗声喊道:“天地法相,魂主战体!”

    魂主战体附加在上官逍遥的身上,身躯上的法印再次散发出隐隐的辉光。

    沉重的步伐向着胡乱释放威能的无崖武圣坚定地迈出,上官逍遥已经准备好了最后的计划。

    “无崖武圣!我上官逍遥就在这里!”上官逍遥厉声向无崖武圣呼喝道,十八只手中结出万千的光芒。

    然而已经完全察觉不到异状的无崖武圣直接就直挺挺的向魂主战体冲来,不断发出的攻击被上官逍遥依仗魂主战体硬咬牙接下。

    上官逍遥看到无崖武圣已经撞入魂主战体的怀中,立刻操控着巨大的魂主战体当头罩下,十八只手臂将无崖武圣整个牢牢的封锁住:“来的好,天地愧!”

    无崖武圣当场便被一息无敌的天地愧整个封锁住,而上官逍遥则从魂主战体中急速脱出,直接发动逍遥游出现在天音圣地残骸外。

    “小八,发动时空壁垒!将元力供给接入天音圣地的地下玉脉!”上官逍遥毫无迟钝的抽出已经解开封印的万物之书演化成的折扇对准了大地,炉中火直接狂放的捅穿了地表,下方玉脉中的精纯元力顿时溢散出来。

    春秋壶上的玉叶被上官逍遥摘下,上面点上传送法印后被丢入了玉脉中。

    这时候,上官逍遥的一口气才缓缓吐出,天地愧效果消失,魂主战体消散于无形。

    缓缓地转过头,上官逍遥看到那已经残破不堪的天音圣地中,无崖武圣正孤身一人几乎静止的站在那里。

    “禹帝、九阳大帝、青木帝君,现在外面已经安全了。”举起春秋玉壶,其中的青木帝君等人瞬间出现在天音圣地前,随之出来的还有天音圣尊等一众。

    圣尊们出现的一瞬间就气势颓丧的跌坐在地,再无那天下掌权者的万圣气场。

    众人见状也要坐下安稳歇息,被上官逍遥挥手阻止:“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当下我们必须准备好下一步,等这无崖武圣出来的时候我们能有更强大的实力阻止他,大陆能在我们的手中成功保全下来!”

    将众人围拢一圈的真龙圣尊这时候猛然支起头颅,巨大的龙口张开,灼热的气息喷在众人的脸上:“但是我们现已经无力抵抗了,无崖武圣三言两语将我们身上的威能剥夺,如今我们这些圣尊们只是徒有气势而已。”

    上官逍遥见状,扫视了一圈才发现在场的四位个个气势沮丧:“幽冥圣尊去了哪里?”

    “死了。”

    天音圣尊缓缓开口,声音中带着哭过的沙哑,手中是青苍苍的几缕琴弦。

    上官逍遥无言回身,双眼凝望回已成盆地的天音圣地,双目所致未见尸身,整片天空下的圣地只剩下乱石、飞尘、以及那巨大深邃的沟壑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