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2章 神农宗
    一群人被这嗡鸣震撼到当场上下不分,亲手敲击的薛世清直接双眼一翻倒在地上,而有些皇境修士们则半弓着腰,口中不停的吐出秽物。

    “薛堂主!你怎么能如此冒失!”场中只有对这等恶劣状况免疫的音芷瑶和小八相安无事,此时正刚刚让薛世清恢复过来。

    而禹帝等人也是迷迷瞪瞪的捂着额头,眼中尽是对薛世清的责备之意。

    薛世清坐在地上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装作呆滞的样子,双眼紧盯着陶土缸,干脆无视掉众人斥责的眼光。

    “这个陶土缸绝对不是什么大陆上的东西……倒像是某个神界宗派的传承之物。”小八的气势发生了本质上的改变,众人眼中已经是一个苍老的耄耋老者,甚至错觉下能够看到小八**大缸的手指上布满了皱纹。“世清先生,我要借你的锄头一用。”

    “啊?”薛世清下意识的就把自己手边的锄头拾起,递到了小八手中。“等会,你拿我锄头想干什么,不!!!”

    伴随着薛世清的哀嚎,以及众人的怨念,小八手中的锄头挥起又落下,再次狠狠的敲击在了缸壁上。

    声波再次化为实质,刚刚起身的众人再次被吹倒,当声波传到玉壶空间的边界时,又激荡回来,在场的所有人第二次经受了这痛苦的折磨。

    薛世清双手抱头在地上翻滚着,满面通红又狰狞,额头上的青筋根根暴起,脑海中仿佛有一只猛兽在四处冲撞一样:“我脑中有什么东西!我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他就要出来了!继续敲!继续!”

    薛世清连声大喊着,引得在场的众人怒目看向他,然而看到薛世清的痛苦神色又纷纷露出凝重的表情,他们的记忆中从来没有看到过像薛世清这样的圣境七重尊者流露出如此狰狞的神色。

    “嗡——”再次发出轰鸣声,这一次音芷瑶祭出无名古筝,那轰鸣声除了薛世清、小八与她外再无旁人听到,众人只感到身边一阵气浪掠过而已。

    这一次薛世清挣扎的更加厉害,只见他双膝跪在地上,双手抱着头颅痛苦的往地面疯狂的撞击,力度大到众人只感到地面上传来的阵阵的剧震,好像整个浮岛都被薛世清的撞击向下移动了一般。

    禹帝见状,就要与禹九节上去控制住他:“我们必须将他固定住,这样下去恐怕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然而九阳大帝在身边伸出手臂将两人拦住:“暂时不必,在那之前你们两位最好先去解读一下缸壁上的古老文字吧。”

    九阳大帝手指了指那小八不断敲击着的缸壁,上面随着不断传出的嗡鸣声,正在缓缓浮现出一个个一句句的行草古文。

    “九节,将这些古文刻印下来,不,将整个缸壁上的全部细节都给我刻下来!”禹帝仅仅是瞥了一眼,就感到自己的脑中多了海量的信息,急忙向九节说道。“九阳大帝,星婉,与我辅助九节,不要让这些文字影响到九节的刻印!”

    小八专心致志的如同一个虔诚的老僧在那里晨起击钟一样,规律的一次次抬起锄头,向着缸壁一次次挥去。

    “啊啊啊啊!!!!”薛世清的痛苦神色越发癫狂,双手抱着头颅高高跃起又坠下,时不时的将头顶在地面上倒立旋转。“就要出来了,我就要想起那些被封印的事情了!”

    然而此时众人又眼中怯怯的看着音芷瑶,刚刚达到圣境的芷瑶并不能长时间的将特定的声音从特定的耳朵中剔除,更何况是这么多的人。

    此时音芷瑶的双手已经微微颤抖,勉力支撑着祭在天上的古筝,脸上已经被汗水打湿,长发紧紧的贴在头上。

    “神农宗。”

    薛世清突然站在那里,脸色虽然颓废目光中却又充满了精神,双眼看向穹顶的黑暗中。

    “什么?”

    音芷瑶停下了声音的剔除,抱着古筝跌坐在地上,大喘着气吸收着附近的元力,身上的汗水正在以蒸笼一样的水雾从身体上蒸发出去。

    “神农宗,我记起来了,我是神界神农宗末代大弟子薛世清。”

    小八早就停下了手中的锄头,双手捧着抵还给薛世清:“既然想起来了,那就拿好了,不要再放手。”

    薛世清双手接过已经是褪去铅华的锄头,轻轻拂过上面的每一层纹路,那是神农宗的法印,以及历代宗主在上面留下的印记传承。

    “神息锄,这是神农宗的传承之物,没想到我就这么握着她,却又忘记了神农宗——!”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薛世清已经抱着神息锄跪在地上,俯首无声的痛哭起来。

    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这正在跪地哭嚎的薛世清身上的气势逐渐节节攀升,转眼间已经冲破了圣境八重,滞留在圣经九重上。

    “后土之柜,这个大缸的名字。”禹九节在时跌坐在地上,比起音芷瑶更加劳累的神色,双眼几乎就要闭上沉睡的样子。“神界神农宗的传承之物之一,上面是末代宗主所写的传承之事,但现在被天地法则封印着,破除封印的条件是由薛世清带着它上升到神界。”

    还没等话说完,禹九节已经是双目紧闭,呼吸悠长的进入了休眠状态。

    “后土之柜……以及神息锄?神农宗?这神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座的众人已经察觉到了世界所笼罩的阴霾后的黑暗,气氛已经转变到无比凝重起来。

    小八将后土之柜搬运到了薛世清旁边,安静地坐在地上等着薛世清清醒过来,音芷瑶已经恢复完成,正沉默的看着捧在怀里的古筝,外人看去只有长发遮挡了面孔,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浩瀚的黑暗中只有这浮岛上光明闪烁,众人安静的等待着上官逍遥的消息,或许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将要困死在这里,又或者没有,大陆上最后的精锐们就在这安静的等待着命运对他们的判决。

    ……

    上官逍遥将**滞留在了所有人都没看到的玉壶空间角落中,以灵魂之体穿过秘境壁障,成功的进入了现世中。

    再次睁大双眼,上官逍遥的眼中依然是无边的黑幕,此时甚至无法分辨自己双眼是睁着,还是闭着。

    好不容易分清楚上下左右,上官逍遥心道既然无法判明局势,干脆先落到地面再细细探查,飘在半空总让他感到一丝单薄轻浮。

    两脚落地,但让他感到不一般的是连靴子落地的声音都没有出现过,若不是膝盖上传来的重量感,上官逍遥甚至还以为自己依然在空中飘荡着,不过是脚下有什么东西出现在他脚底而已。

    就在这时上官逍遥察觉到背后接连传来的巨响,以及巨大的光亮照射在他的背后,在脚下拖出长长的影子。

    “发生了什么?”上官逍遥感到吹来的狂风,却无法吹动他的灵魂状态。

    此时他不敢细看身后的变故,那股阵阵惊悸而又熟悉的元力波动与气场只有一个人才会有——无崖武圣。

    屏住声息,上官逍遥闪身进入两块巨石的背后,靠着缝隙观察着前方传来的巨动。

    “无崖武圣……天禅圣尊和无上禅师……幽冥圣尊,还有真龙圣尊和赢驷公,该死。”上官逍遥正是看到了这一群人的打斗,无崖武圣正轻易的将三人击破,天音圣尊飘荡荡的从空中落下。

    光明重新照在大地上,上官逍遥这时候才发现这片天音圣地已经完全看不出曾经的样子,黑涩的大地倒翻过来,那孤山的位置只有一片火之水流淌着,灵树与天音阁等等一众事物早已消失不见。

    举目四望,这满目疮痍中已经没有了上官逍遥所熟悉的任何东西,尽管他早已做好了如此准备,但这一幕真的呈现在他眼前时却依然让他无法接受。

    “呵,无崖武圣。”待到这一声叙述似的声音响起时,上官逍遥已经消失在原地,那两座巨石已经原地化为齑粉。

    ……

    “意补天,轮到你了。”无崖武圣起身,一脚踏碎已经成为一尊石碑的幽冥圣尊头颅,转身走向浑身骨碎的无上禅师。

    无上禅师在那里端坐着,纵然是浑身上下已经动弹不得,怀中依然飞出两颗金色的石子,无声射向无崖武圣的面门:“命运,是我等修行者大敌也,我等至死不从。”

    “你早就知道了自己会死,却又只想着逃避。”无上禅师的攻击被无崖武圣随手挥掌弹开,他诧异的看了一眼弹飞向远处的两颗石子,居然没在这三分力气下碎掉。“为何不安然接受呢,意补天,你就算是算出三万年后的事情,也无法改变我就要飞升神界的事实了。”

    无上禅师此时已经是渐入暮色,吃力的睁开眼睛看着无崖武圣:“你知道我算到什么了?不,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个高傲自大的致恶者,你自以为我算出的命运中是你上天?你错了,命运中你将要死,死在这片大地上……”

    没等无崖圣尊靠近,无上禅师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去,身上的气息飞速凋亡,浑身上下倒燃起碧蓝的火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