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8章 七门现世 3
    浩瀚的元力奔腾在上官逍遥体内,运转功法时发出的大河奔腾之音甚至能够被围坐在上官逍遥身边的九阳大帝一众人听到。

    呼啸的元力涌出,在地上卷起一道道沙尘涌过大地,就连那妖兽白虎的血肉都被卷起飞向远方,地上打坐的修士们身形摇晃不已。

    上官逍遥深呼吸几口,将奔腾的元力江流放慢速度,缓缓睁开眼睛。

    两眼的银光射出去,擦过面前李笑生的发梢,掠起几缕发丝后正中刚刚服下真龙伴生草正要起身的李月仲。

    后者感受到后脑莫大的上位威压,两眼一翻再次倒地不起。

    “继续。”上官逍遥双眼依然是灰蒙一片,再次闭目沉静下去。

    这时候李笑生才反应过来,手上摸过自己耳畔的几缕乱发,却发现头皮毫无知觉。手指上捏着举到眼前才发现,断了。

    目睹这一幕,围坐着的众人都是浑身冷汗一颤,暗自心惊上官逍遥的实力精进让人感到恐惧。

    而上官逍遥此时意识已经回到了体内,紧紧盯着那倒数第二道门——惊门。

    “这道门破开,终于是将遁甲之能全部释放了。”

    没错,上官逍遥所记得的八门遁甲中的确只有七门之能,第八门非一般方法能够解开。

    “真龙血脉,就是现在了!”上官逍遥两手突然抬起,在空中不断划写些什么。

    薛世清聚精会神的端详了一会,猛地起身向众人呼喊道:“都离上官逍遥远点,把屏障拉开,他要激发体内的真龙血脉!”

    众人闻言,皆是双手化掌向着地面一拍,身躯在空中空翻一场落地,距离上官逍遥已经是三丈远,此时上官逍遥体内的九尾玉面龙之大长老血脉混合着圣境五重的气息已经混合在一起,不受控制的弥漫出来。

    九阳大帝拔出自己腰间的佩剑插入地面,口中大喝道:“结阵,万象隔离!”

    音芷瑶手中的无名古筝、禹九节手中的九节剑、薛世清的锄头以及李笑生的羿神弓等等法器,皆是围绕着上官逍遥在地面上固定起来。

    众多法器的光芒相互连接缔结,围绕着上官逍遥逐渐形成了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幕墙,又在众多尊者的干扰下元力的颜色逐渐褪去,幕墙中上官逍遥的身影孤零零的坐在正中。

    九阳大帝等人一人一墙,以尊者的气场阻挡着上官逍遥已经比拟圣尊的气息泄露出去。

    “不知道这万象隔离能不能撑住,上官逍遥的气势似乎比起刚才更加强大了?”薛世清忧心忡忡的看了看身后的众多修士,然而脸上却是满脸兴奋。“上官逍遥身上的这巍峨气场,恐怕无崖武圣那老不死的跑进来都要掂量掂量。”

    “不要多生事端,小心无崖武圣循着你的言语真的追进来!”李笑生深知圣境的一言一行都会有几率引发道法的谱写,随即喝止了李笑生的言语。“看紧自己的幕墙,别让上官逍遥的气息溢出去。”

    场中的上官逍遥并没注意到自己的气息泄露如此严重,此时他正在榨取全身上下每一寸每一毫中的真龙血脉,向着惊门前汇聚而去。

    此时上官逍遥依然刻意保留着凤凰、玄龟、白虎的残存,众多血脉之力盘结着在惊门前停滞,上官逍遥也耐心的等待着真龙血脉的集结。

    正在微视扫过身躯中每一寸的神识这时候却察觉到了异常,那些真龙血脉在体内并不是与其他异兽血脉一样仅仅是散发血脉气息保持着流水的外形,这些真龙血脉正在以狂暴的状态相互糅合淬炼,逐渐结成一缕缕金线向着惊门前进。

    “这是……在自行精粹元力?”

    精粹后的真龙血脉丢出来的杂余元力在上官逍遥眼中依然是精华无比,失去引导的这些元力自行在经脉中继续前进起来。

    “就是现在了。”惊门前的真龙血脉已经全部集结完成,缕缕金丝相互勾结连接成为了一只只袖珍的龙型,仿佛是察觉到了自己的使命一般自行向着前方的惊门冲了上去。

    这一次上官逍遥没有感觉到疼痛了,他只感觉舒爽,飘飘欲仙的舒爽,爽到骨子里,尽管他口中忍不住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耳朵里也渗着血丝,双目甚至已经无法视物,但他的精神状态却远比这一生中之前的所有时间都要好。

    但这精神状况的巅峰却让九阳大帝一众大吃苦头,上官逍遥单单凭着气势便让这一圈圣器围拢结合的万象隔离阵摇摇欲坠,不得已的情况下韦双绝强行唤醒了正在参悟炉中火的精锐修士们,庞大的元力抵在幕墙上才勉强将上官逍遥的威势抗下。

    约莫一柱香的功夫后上官逍遥手指伸展开又握了握,双眼重新恢复清明,起身看向四周被折腾到瘫坐地上的一众尊者。

    在上官逍遥起身的时候万象隔离阵就已经自行散去,失去了元力供给后的圣器们叮叮当当的掉在地上。

    上官逍遥挥手间一道青蒙元力,飘柔柔的扑向倒在地上昏迷着的音芷瑶:“我们该走了。”

    春秋壶也飘回上官逍遥的手中,小八满面倦意的钻回壶内,随即便收入了戒指空间。

    顺着阵法轨迹铺满地面的炉中火重新返回上官逍遥手中抵在地面的折扇上,随着清风拂过,只剩下一缕青烟。

    上官逍遥微笑的看着薛世清等人,圣境五重的气势在刻意掩藏下已经无法被众人看清楚,就连九阳大帝都下意识的跟随上官逍遥的言语从地上爬了起来,缓步站在上官逍遥身边。

    “天地游魂,听我号令,法天象地,凝聚战体!”

    上官逍遥的嘴唇未动分毫,但轰鸣的声音依旧响彻天地,魂主战体那巨大的身躯出现在上官逍遥的身外。

    “天地游魂,度我者幸之,助我成为尊者;生我之躯,锻我之魂,赋我之命,皆为过往。”

    猛然间,天地间又出现这么一句法诀,魂主战体突然消散无形,秘境之中又出现七彩虹光,打在上官逍遥身躯的四周。

    “上官逍遥正在凝结法相,各位离远一点不要触犯到法相的规则。”禹帝双手张开,揽着身后的一众修士退步远离上官逍遥。

    七彩虹光中上官逍遥眉面慈祥,似是看到了什么一样仰头作出倾听状。

    一道道的规则法诀从上官逍遥的体内涌出,那是上官逍遥在体内所谱写的临战帝体规则,此时就好像是上官逍遥的尾巴一样连接着虹光与逍遥**。

    “那是……什么?”

    此时不光光是这个声音的主人,所有人都被上官逍遥的状态所迷惑住了,就连一众早已凝结圣躯的老牌尊者也无法理解上官逍遥为何会呈现出如此状况。

    此时的上官逍遥抽出了那把作为炉中火载体的普通折扇,折扇上原本一人一见像的画面已经从空白的扇面上挣脱出来,交叠立体的画面正在以惊悚无比的状态呈现在众人眼前,从那繁杂的水墨画中透露出一股股的岁月沉重气息。

    折扇自行燃烧起来,扇面随着火焰掠过吐出峥鸣铁气,扇骨则一段段的变化弯曲,上面镌刻起似字似画的神秘线条。

    一众人一退再退,上官逍遥身上的洪荒气息让众人感到了十足的压力,身上皆是冷汗叠起。

    上官逍遥松开手指,已经是化为一团火球的扇子升高后滞留在半空,已经是被万光笼罩,让人无法看清楚状况。

    “当初四大圣尊结成圣躯时都没有过这种惊天动地的状况记载,上官逍遥这是什么状况?”九阳大帝等人再次结出防御法阵,将众人围拢保护在一起。

    狂风再次挂在地面上,而大地也开始开裂,卷起的碎石打在屏障上荡起道道涟漪。

    此时上官逍遥端坐在地面上,只有周身方圆的一小片地还能保持着完好。抬头凝视向天,原本的折扇此时已经没有了外形,正在不断变化着状态。

    “时间,以及万物生死,原来春秋神宗早就看到我了,呵!”上官逍遥发出一声苦笑,挥手向天。“来吧,既然是万物之书,就别为难自己了。”

    霎时间那天中的火球曝出一阵星光,四射的光芒再次让所有人一阵目眩。

    天上的星光中,折扇再次出现在上官逍遥的视野中,缓缓飘回地面。上官逍遥伸手轻轻接住,缓缓展开扇面。

    “上官逍遥?”那扇面上写的正是上官逍遥四个大字,这四字直刺上官逍遥的双眼,好像是天地间的某个灵魂在质问他什么。

    “好啊。”

    将折扇收拢,上官逍遥站定。

    双手在左右平伸,整个人站成一个十字,原本直刮的帝境修士脸上生疼的狂风瞬间停了下来,大地上深不见底的裂谷深渊也在无形法则的影响下瞬间抚平。

    秘境中的时间好似瞬间停了一瞬,又好像是千万年过去,九阳大帝众人只能看着上官逍遥在那里站着,大气不敢出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