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7章 七门现世 2
    上官逍遥不再理会众多修士的嘈杂讨论声,干脆利落的盘腿坐下,圣境五重的气息无声蔓延出去,将盘坐在地上的修士们的讨论声强行镇压了下去。

    “罢了,就再给你们点好处吧。”上官逍遥心里想着,炉中火顺着天罡宗的时间大阵蔓延出去。

    其中浩瀚的焚烧万物之法则让所有修士皆是坐立难安,胆小些的直接向上官逍遥方向大力磕头起来。

    “我家主人说了,这火焰不是烧你们的!这是给你们参悟法则威能的,在你们以后的修行道路上有莫大的帮助,我家主人总共突破功法的时间有限,等功法突破后这火我们就收起来了。”小八冒出头来,向着地上的众人喊道。

    “那又是什么?逍遥尊者的侍从?还是器灵?”小八从春秋壶中出现让精锐修士们转移了话题,纷纷看向半空中的小八。

    “哇,还有点可爱啊,莫非这逍遥尊者还有龙阳之癖?”一位长发的女性修士眼色已经变了,看得小八一阵哆嗦。

    “净胡说,逍遥尊者身边还有一个音芷瑶呢,哪来的龙阳之癖,这明明是一个虚影器灵!”一位帝境四重的中年人说道,不适捋过自己并不算长的胡须。

    场中类似的讨论声不断交叠四起,熙熙攘攘间已经忘了上官逍遥封锁秘境带来的不快。

    小八这时候终于忍耐不住,脸上越发阴沉起来,身上来自春秋神宗的神明气息也在不自觉间蔓延出去。

    顿时这荒土上再次出现煞白的安静,所有修士都在压迫下迅速进入了对炉中火的参悟之中。

    小八见此场景才轻吐一口气,回望了一眼上官逍遥后钻入春秋壶中。

    一时间场中出现了仙家**一样的状况,一尊玉壶悬在上官逍遥头顶,而上官逍遥身边则围坐着护法一样的九阳大帝等人,一众修士们各自遵从着阵法规律的依次坐在九阳大帝等人身后。

    “既然万事都已准备妥当,那么就开始吧。”上官逍遥沉声默念一句,再次望向体内的那道破除禁制却又不让他元力通过的杜门。

    这一次上官逍遥分出一股元力先行探路,发现此时杜门轻易地便打开了,随即便操控着三股精血直接往景门冲去。

    “腹中景门,这一门通了以后我体内的元力将会增加不知道多少倍,或许下一门更加轻松便能通过。”上官逍遥回想了一下关于景门的作用,不知不觉间对破开景门万分期待起来。

    随后上官逍遥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没有白虎之相的精血,或者是修士的真气。

    “在场的各位修士!谁有白虎之相的元力,还请速速到这里来!”禹九节站起身向周围高喝道。

    那背后雌雄双剑的少年郎猛地跳起来,向着禹九节高声连呼道:“我是!我是青龙白虎双生之力,我的帝身是白虎!”

    脚下带起一片风,少年郎急乎乎的跑到了禹九节面前。

    “在我身后坐下,放开你的经脉和防御,以元力结丝与木匣相连!”禹九节接连发出几道指令,干脆利落的将身后木匣放在少年郎身前。“放心,这不是要吸你的精魄,是要借你你身上的白虎一用。”

    这一次禹九节没有将手中九节剑指向上官逍遥,而是对着身前的一片空地,口中以极快的语速喊道:“无限生无限死,无形之处生有形之躯,有形之地生无形之魄。无限生无限死,无形之处生有形之躯,有形之地生无形……”

    秘境中本是无风处,如今却是狂风连连,地面上的走石被呼啸刮过的风带起一片碎石,直冲着九天而去。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少年郎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随着狂风卷过,空中凭空生出来的一副老虎骨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是要凭空将白虎创造出来?”

    “薛世清尊者!”禹九节额头上狂飙汗珠,向着众人围坐处大喊一声,随即又转过头来,双眼紧紧瞪着少年郎。“你叫什么名字?”

    “啥?”少年郎被禹九节狰狞的表情吓到了,一时间口目呆滞的看着禹九节满是汗水的脸。

    “你看着我,别去管那边!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禹九节的神色越发狰狞,脸上早已是青筋暴起,空着的那只手强行将少年扭转向薛世清的头部给扭了回来。“快一点告诉我,你叫什么!”

    “我,我叫,我叫李月仲!”少年终归是结结巴巴的将自己的名字喊了出来,双眼正好与禹九节紧缩的瞳孔相对。

    一瞬间李月仲感到了自己的意识天旋地转起来,两眼中除了五彩斑斓的色彩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是发生了什么?!”当他再次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眼睛间距变得更加大了,低头正看到一双白毛毛的爪子,喊出来的声音也是两声虎吼。

    下意识的向视野中的禹九节看去,发现自己的身体正被禹九节扶在肩上,情急之下又是两声虎吼。

    禹九节扭头望过去,传声向李月仲解释道:“你现在正附身在你的帝身白虎中,我需要你催动白虎将自身的妖属元力传向上官逍遥,结束后你的意识就会自行回到原本的**内。”

    “这……这不会对我以后的修为造成什么影响吧……”李月仲的传音依然战战巍巍的,向禹九节发出了疑问。

    禹九节顿时松开了扶住李月仲身体的手,带着一阵狂风瞬身到了白虎面前喝道:“你大可以不做,等你身后的薛世清元力耗尽后自行返回你的肉身,然后上官逍遥功法突破失败,我们出去后没人能打得过无崖武圣,到时候我们一起死在天音圣地内看着他屠戮天下后甩手飞升!”

    李月仲被禹九节的狂吼吓得浑身毛发炸起,下意识的就运转出一身妖属元力传向了上官逍遥。

    “无限生无限死,虽不通源但亦可同生!”早有准备的禹九节手中竹剑一指飞向上官逍遥的妖属元气,顿时这股原本带着煞气的元气就被化解同化钻入了上官逍遥体内。

    仰面一口鲜血,禹九节再次躺倒在地,只剩下微弱的胸膛起伏还在宣告着这个人的存活。

    而李月仲的眼睛又经历了一次天旋地转,当恢复过来的时候刚刚看到同样仰面喷血后倒地的薛世清。

    然后便是自己的肉身白虎,正因为没有了维持者从尾部向着全身凋落肉块,渐渐重新成为一地烂肉白骨。

    被吓到的他也是两眼一翻,倒地不起。

    满地的修士正在闭目参悟着炉中火中的法则,并没有人看到眼前这一幕。

    而已经踏入圣境的音芷瑶轻抬眼帘,随手变奏春之乐章,召唤出一片片茂盛的草地,将三人从生硬的荒地上托起医治,顺便将满地的白虎骨肉迅速腐烂消化掉。

    ……

    上官逍遥正在内视沉思发愁的时候,猛然发觉到涌入体内的白虎妖气,不禁内心狂喜。急忙操控起这些妖气向着景门涌去。

    “怎么回事,就只有这些?!”然而到了景门前上官逍遥才发现,白虎妖气只不过刚刚好充满景门前一小节的静脉而已。“天煞的!”

    上官逍遥的眼睛猛地睁开,双目绽放出厉芒:“我需要援助!禹九节!”

    然后他便看到枕在草地上满是血污又气息微弱的禹九节、大片草地上散发着白虎妖气的骨肉、扑面伏地气息虚弱的薛世清、以及翻着白眼口吐白沫的陌生年轻修士。

    “这是……禹帝,你接替禹九节向我传输元力!芷瑶停下,来顶上禹帝!小八,你下来!”上官逍遥向着春秋玉壶甩出三株真龙伴生草,随即再次闭上眼睛。“快一点,这股白虎妖气并不稳定,随时都会消散!”

    上官逍遥的注意力再次回到自己体内,感觉到自己四肢百骸中疯狂涌入杂乱的元力。

    “开始吧!”他咬了咬牙,承受着再次袭来的四肢百骸传来的胀痛感,端坐在那里等待着元力达到足够的数量。

    此时上官逍遥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身边环绕的一圈人都再次自己的元力催动到了极限,通过九节剑正疯狂的涌入他的体内。

    此时四肢已经被外来的元力灌注盈满,有些细小的经脉已经隐隐间有涨裂刺痛之感:“还不够!还不够!”

    终于,一股浩大的元力顺着心脉涌了下来,一路经过生门、伤门、杜门,直向着景门冲来。

    上官逍遥见状急忙操控着经脉中为数不多的白虎妖气萃合入涌来的元力中。

    再然后便是一声惊魂的震响,上官逍遥感到万分的噬心之痛,又夹杂着一丝丝的舒爽。

    玄龟圣气再次涌入体中阻滞经脉伤势的恶化,随后便是快速的愈合状态,上官逍遥趁着这时候探查着自己体内的状况。

    “果然如此,现在我身躯中的元力已经不是寻常圣境可以比拟的了!”看着被拓宽一倍不止的经脉,上官逍遥不禁在嘴角上挂起一丝弯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