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4章 幽冥圣尊身死 6
    “当年我入魔是真心的,但我也留下了信,说了我不想让你们来救我,为何你们就是如此不听言劝呢?”无崖武圣轻抚自己下巴上刚刚过脖子的山羊胡,略显遗憾的说道。“当初我就已经要与你们恩断义绝了,为何你们就是要如此痴情多义呢?”

    “禅意曾经劝告过我,此次集结必定要有人失去性命,禅意还告诉我,那人就是我。”无上禅师满面悲悯的打断了无崖武圣的与幽冥圣尊之间的谈话。

    “意补天,当初你可是最胆小的一个,也是最博爱的一个,连个虫子从身前过去都要让路的你,是如何变成如今这副果决样子的?”无崖武圣自己缅怀过去的状态被粗鲁的打断,不禁有些恼怒的回身向无上禅师暗讽道。

    无上禅师口诵禅语,向无崖武圣深鞠一躬说道:“当初师父带我等历练经过小径时曾经教过我,若是让过虫子,前面的村庄就要被凶兽屠戮一空,若是想要救村民就只能踩死虫子继续前进。”

    “然后你便当着我的面将那只虫子踩死在脚下,然而我们赶到村子时洪荒凶兽也没能挡下,那一夜我哭了好久好久。”无上禅师的眼角上流出两道清痕,眉目间仿佛回到了那年幼时的样子。“自那以后我便信了,当要我拯救者,必要以蝼蚁牺牲才能助其生活。”

    无上禅师缓缓说完,已经是泪流满面,不再压制自己的迟暮之气,昏昏沉沉的苍老气息充斥着天音圣地的整片天空。

    “还望恕我二人计算师父命格这等荒天谋逆之心。”天禅圣尊也是一个深鞠躬,眼角微微湿润。“我等还要以天下苍生为重业,还要等天地轮回后再来治我俩谋逆之罪。”

    “唉,这真是一群逆徒啊。”无崖武圣仰天长叹,袖袍中已经逸散出了一丝丝神明的气息。

    天空中却闪现过一阵铮亮透明的反光,照射在无崖武圣的瞳孔中:“嗯?这是反向的大阵啊,那万灵之树最终原来培育成功了啊,小音和冥天你们两个倒是好毅力。”

    无崖武圣的眼珠子飘着看到了那巨大的白叶灵树,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欣慰。

    “这大阵……哈哈,爱徒们好算计啊,怕你们几个打不过我就打算以万灵之树为源引发一场巨大的空间塌缩?”

    场中的圣尊们脸上并没有流露出计谋被看破后的失望表情,依然在空中保持着隐隐将无崖圣尊包围的状态。

    “让我想想,若是你们这群徒弟恐怕不能以整个天音圣地做牺牲,莫非是那个逍遥小子?”无崖圣尊捋着胡须,突然明悟了什么。“真是……如果当年让我知道了上官逍遥这等天才的存在,说什么也要寻来收为爱徒。”

    许久未发声的赢驷公突然站出来,两只吊睛龙眼直直的瞪着无上禅师:“不,我们应该庆幸上官逍遥当年没遇到你这等无耻之徒,不然再强大的天才都要被你毁了。”

    “赢驷公?原来当年你没死啊,我还以为你已经身死消亡了呢。”无崖武圣斜眼看着赢驷公,口中讥诮道。“当年的第一代龙祖,整个真龙圣岛蛮荒停滞了上千年的时光,也好意思说我毁灭天才?”

    “哼。”赢驷公眼见自己的痛点被戳到,不再多言。

    “那么我的爱徒们以及这位初代龙祖,我们的缅怀差不多就这样结束吧?”无崖武圣环身一圈看去,袖袍间的神明气息已经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

    天上的五位圣尊齐齐向无崖武圣一鞠躬,口中齐声高喊:“别过师父!”

    随后天上的太阳便迅速的黯淡下去,整个世界上只剩下无崖武圣一个人的辉光在照耀着。

    “你们这些圣尊是凭的什么想阻止我步入神界?”

    “自然是凭的心系苍生,天下生灵。”话语间,两道透露出慈悲气息的佛光挣脱了黑暗的笼罩,出现在天地间。

    “凭的是天下的统一,我等修士才能安定修行,以正途破除末法。”道道紫气浮现,幽冥圣尊愣是凭着黑暗覆盖了黑暗,强行将自己的圣躯呈现在了众人面前。

    “我等依仗为这方天地的长子,自然不能容许不正之物为祸苍生,这是我等的骄傲,亦是天地正道的传承。”两只金龙撕破幕布,一上一下盘旋在空中。

    “只求这大陆上再无战事,我等能各自安乐。”天音圣尊的凤凰一身火光,硬生生撑开来一处新的天地方圆,环绕在凤凰周围。

    无崖武圣皱眉看着周围这些人的表现,道道的光亮顽强的挣脱了他对天地法则的掌控,不禁心中万分恼怒起来。

    一道佛光无华无异的打向无崖武圣,空中却没有任何传统禅宗功法所引动的礼乐钟鸣,就是那么单单纯纯的一道佛光射了过去。

    “我说,光本是弯折。”佛光还没能射到无崖武圣身前,就自行在空中弯折出一道圆润的弧度,完全绕开了无崖武圣。

    幽冥圣尊操控的兵俑圣躯向前大跨一步,手中的青铜大斧发出铮烈轰鸣的一击,仿佛是天地间本就应该挥出这么一斧:“盘古开天!”

    “我说,攻击本是反向。”幽冥圣尊脸色大变,兵俑圣躯手中的武器已经完全翻转过来,直接向着他肉身所据的兵俑圣躯面部袭来。

    一众人目睹着幽冥圣尊的兵俑圣躯面部被青铜大斧面部劈中,其中飞溅出道道的血花,有些甚至直接溅在了无崖武圣的裤脚上。

    他随手抹去了衣服上沾染的血丝,仿佛是幽冥圣尊与他真的恩断义绝了一样。

    “你不配作为世界的最强者,第一个飞升者也不应该是你!”黄金巨龙身形扭曲连转,元气在周身结成凌冽的风刃自上而下撞向无崖武圣。

    仿佛是世间重见天日,巨大的金色光幕照耀下来,直接让无崖武圣身上的那一道白光失去了颜色。

    然而让真龙圣尊心生惧意的声音还是改写了规则。

    “我说,世间真龙不过是徒有威仪。”

    一时间真龙圣尊身上原本照耀天地的燃火元力消散于无形之中,境界狂跌下真龙圣尊险些保持不住飞行的身姿。

    现在在场的只剩下天音圣尊的巨大凤凰法躯还保持着巍峨光亮,在无尽的黑暗中与无崖武圣对峙着。

    天音圣尊缓缓浮现在圣躯凤凰的头顶,浑身的火焰从音浮凰的脚下左右生成,点燃了凤凰身上的每一片羽毛。

    “音浮凰,我曾经的爱徒,我当初费尽心血将声音之法则倾尽传授于你,如今你却拿着我的恩惠反而对我兵戈相向。”无崖武圣的双眼深凹在眼眶中,自上而下的白光将他的面部勾勒出高低不平的阴影。“当初是你的天赋最低,我将多数的心血倾注于你的身上,如今还是五人中境界最低的,但反而是你对我构成的威胁最大!”

    音浮凰面部遮住双眼的面具上,道道的纹路开始绽放出光芒,闪耀着宣告着自己的神纹显象:“是的,当初我的确是五人之中唯一一个继承你部分传承神纹的人,但我也知道这些声音神纹对你来说代表了什么。那不过是阻止你修为大树上无用的分叉枝桠而已,你作为植树人又不想浪费掉,索性随意找到了我以心血的名义像是丢垃圾一样将你不想要又舍不得丢的东西塞到了我的身上!”

    一时间天地间再次寂静下来,两人身上各自的气场在空中碰撞着,天音圣尊虽然被完全压制,却又立场坚定的站在那里。

    “剥夺声音!”

    “吒!”

    寂静良久后,曾经的师徒两人之间陡然展开了全部的气势,凌冽的元力释放出来在整个空间中刮起道道的刺天飓风,大地上正如战鼓一样发出巨大的声响。

    天音圣尊不需要看都知道,天音圣地已经被毁了,那些修造千万年的古雅楼阁道场都已经化为了飞烟浮尘,不再存在于世间大陆。

    “你将会付出代价,非常大非常大的代价!”盛怒之下的天音圣尊依仗着自己掌握的唯一一道天地法则与无崖武圣勉强抗衡着,眼中早已是满含热泪。

    然而境界上的绝对差距注定了天音圣尊的失败,而且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眼前的颓势逐渐扩大,最终凤凰圣躯消散在天地间,自己坠下大地。

    天地间再次只剩下一道白光照耀的无崖武圣站在那里,双手负于身后,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这就是我教出来的徒弟?你们该学的没学到,倒是嘴硬得很。”天地间再次转回了正常的光亮,无崖武圣缓缓落在已是乱石横立的大地,环身看着四散伏地的四圣地掌权者,不知道在想什么。

    无崖武圣亦步亦趋的走到了幽冥圣尊身前,缓缓的说道:“终归是要走到这一步啊。”

    一代圣尊,世界上最顶层的修行者之一,如今已经生气全无,如一尊雕塑一样眉面安定的躺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