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3章 幽冥圣尊身死 5
    当音芷瑶等人叮叮当当的掉在李笑生与九阳大帝眼前的时候,上官逍遥的状态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身上已经浮现出了魂主战体的虚影,而本尊在那已经盘坐良久未动,身上已经是灵魂让人惊慑。

    “上官逍遥!这是怎么了?”禹九节刚刚露头,直勾勾的看着正在盘坐的上官逍遥,他身上的帝境七重与圣境的气息让禹九节感到莫名的恐惧感。

    禹帝看到群龙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明白了上官逍遥这是在接受群龙的精华,当场以九尊宝鼎结成了一道壁障,让众人能够在靠近上官逍遥的位置停留。

    然后一群人纷纷盘腿坐下,禹九节争着正要坐在最前方,而音芷瑶则一把将其拉开,自顾自的横过古筝坐在了那里。

    “逍遥不能醒来,我就在这里等他。”

    无奈之下禹九节只能回到正在主持阵法的禹帝身边,将自己的九节剑和木匣各自归位。

    音芷瑶手上焦急的**着龙筋拉成的筝弦,等待着上官逍遥的恢复。

    “我算是看出来了,上官逍遥这迟迟不见醒来,就是因为自己的元力境界不足,只依靠这器魂小八的封印镇压术强行堵截是没用的。”

    禹九节轻描淡写的说完,手上再次抽出九节剑,背后的木匣也释放出了九道光芒:“我们需要助上官逍遥一臂之力,吾皇。”

    禹帝转身看过禹九节坚定的眼神,知道了自己臣子的心意。

    “既然如此,那么趁着我们三帝齐聚一堂,再加上九阳大帝如今已经突破圣境,辅佐上官逍遥稳固下来是没有问题的。”说着,禹帝从地上爬起来,就要跟着禹九节去上官逍遥身前坐下。

    一阵杂物落地的声音响起,众人望向身后一直沉默不言的李笑生。

    “上官逍遥如今遇难,我也不能作势高挂,禹帝你继续主持阵法吧,辅佐逍遥兄弟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全身杂七杂八的弓箭手装备被脱了个干净,李笑生轻飘飘的走到了禹九节身后,盘腿坐下。

    一位圣境五重,一位圣境一重,一位帝境九重,三位凡尘高手坐在禹九节身后依次坐下,身上常年万人敬仰的气势让禹九节倍感压力。

    青茂的光芒从禹九节背后的木匣中冒出,直刺三位帝王的双眼:“三位,请以元力结丝与我背后之木匣链接。”

    木匣从背后飞出,于三人身前的地面上整齐的分为三段,一条细柳的元力结丝正接在九节剑上。

    “禹九节你真的要用这一功法吗?”禹帝看到木匣从禹九节的背后脱落,他感到无比的心悸,这木匣上的机关自从九节剑握在禹九节手中时便只见过一次,那还是他在久远之前身受重伤时禹九节所为他用之,自那以后禹九节也躺了整整十四天才敢活动。

    禹九节倒是显得洒脱许多,只是扭头向禹帝洒脱一笑:“不过是多躺几日而已,微臣尚能吃的起。”

    随即,三道颜色各异的元力结丝各自与木匣链接上,紧握着的九节剑顿时散出三色光芒。

    “无限生无限死,无形之处生有形之躯,有形之地生无形之魄。”

    禹九节口中反反复复念诵着法诀,伴随着越密集的念诵声九节剑的闪烁也越频繁起来:“诸位放开自己的防备,我需要从你们身体中抽取大量的元力帮助上官逍遥提升境界!”

    闻言,几个人解放开自己的经脉道路与精神,任由禹九节通过木匣抽取起他们体内的元力。

    巨大的吸力从手指上链接的细线中传来,周身的元力顿时被横扫一空,四肢百骸的经脉中不由自主的便向着手指上流去。

    磅礴又精纯的元力被挤压成一条条丝线,进入了九节剑,又从九节剑中再次飞射而出,目标直指上官逍遥的背后。

    “来了!即将冲击圣境!”上官逍遥内心大喊一声,感觉到了来自背后的澎湃元力。

    ……

    六位圣尊看着天空上的秘境黑色入口,其中正逸散出无崖武圣那熟悉的气息,以及缥缈的空间之力。

    “生了什么,无崖武圣的气息如此浓郁,却依然没有出现?”天音圣尊还是戴着遮眼的面具,仰头感受着上空中溢散出来的气息,

    真龙圣尊与赢驷公的脸上却更加严肃了起来,两人正肃穆的看着秘境入口说道:“赢合赢英与我们的灵魂感应改变了,里面的龙族血脉生了变故。”

    两位圣龙至高者解放了自己的气势,向着天空中的黑色巨洞展现出巨大的敌意。

    “休戈帝君与我的联系也断了。”幽冥圣尊也感应到了什么,双眼中闪过一丝怒意。“音浮凰,意补天,准备战斗吧。”

    无上禅师抽出一根新得禅杖,上面刻画着笔笔劲道棱角分明的法诀,向一众七位圣尊展露着什么:“还望诸位恕我与天禅圣尊欺诈,我二人早已算出天禅圣地要生大变,故此连使几记将诸位集结至此,只为将诸位集结,以阻止无崖武圣屠戮苍生。”

    听闻无上禅师此言,第一个展露不满的便是幽冥圣尊,当场就瞬移冲到了无上禅师眼前,对着他大吼道:“你居然敢算我!我将天下大计托付给你,居然敢算我!”

    “我等并非有意,实乃天下遭遇危机,无奈之下只得行此下策。”天禅圣尊双手合十向着幽冥圣尊拜了一拜,口中念念有词道。“还望幽冥圣尊为这天下隐忍一时,若是无崖武圣在这世间随即行走吸收元力,恐怕这末法时代中又要有五成凡人丧失性命。”

    无上禅师与天禅圣尊双眼中如皓月当空般的冷寂,幽冥圣尊靠近到此才察觉到两人身上的垂暮之气,才知道这两位为了计算无崖武圣的命格已经耗费了大量生命。

    “罢了,反正我们都已经来了,看样子无崖武圣也已经将我们锁定了,就这样吧。”幽冥圣尊的气势突然的就颓丧了下去。

    两位旧友的算计,早早地迟暮,让他感到了莫名的无奈,纵然是站在这大6的顶尖,依然有些东西不能自己随手左右。

    天音圣尊只是拍了拍经过身边的幽冥圣尊肩膀,没有出言说什么。

    似乎两人之间的仇恨在这几下拍肩中就已经化解了,又好像彼此之间已如深渊一样的裂痕又扩大了几分。

    真龙圣尊双眼直直的勾向天上的黑洞,无声的怒火已经足以让其他五人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

    那浑身上下的龙之傲气此时已经荡然无存,双目中尽是仇恨,双手紧握间已经有丝丝鲜血从指甲中溢出。

    身边的赢驷公身上那一丝丝的看遍世事者的状态也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一个身边年轻人不断死去的白老翁在那空中不断叹息着,长吟着,须间都是悲悯。

    “老夫来了,诸位弟子们。”

    无崖武圣一身的淡蓝功夫劲装,站在一群圣尊中间。

    “小龙长大了啊。”武圣微笑的转过身,接近了真龙圣尊。“如今幻化人形龙角龙尾都没了,真是不容易啊,听说龙子龙孙已经有百十个了?老夫刚刚才吃了你两个,还望徒弟不要怪罪我。”

    强行忍耐着无崖圣尊的手摸过自己的脸庞,真龙圣尊人形下略显修长的腮帮正不断颤抖着。

    他心中早已经是漫天的怒火,白炽的龙息几乎要冲破嗓门,恨不得将身前这蓝衣老者当场烧死。

    然而他不能,上古时期无崖武圣教授他五人时便已经是当时大6上仅有的圣境,如今积累已不知岁月,真龙圣尊就算是贵为“五人知天者”之一,也不是他师父的对手。

    无崖武圣转身离去,又向着天音圣尊飘了过去。

    “小音啊,当年老师便跟你说了,不要将感情太过投入于个人,要心系天下方能成为圣者,好歹你现在还记得师父我的教诲,没跟这冥天走的太近。”无崖武圣也轻手拂过天音圣尊的脸庞,缕缕青丝被他在指尖把玩着。“当年你的乐能我可是记忆尤深啊,雅居里那些个瓷器玉盘没少让你震裂。”

    “好了,你也都半老了,我也不能为老不尊。”无崖武圣最后在古筝上轻弹几下,错身离开了天音圣尊的身前。“古筝不错。”

    无崖武圣又来到了幽冥圣尊身前,眯眼细细打量了对方一番:“冥天啊,当年就属你陪在我身边的时间最长,就算你不是什么天才,也被我生生改命成了现在这一方圣尊了。”

    这一次无崖武圣没有在幽冥圣尊身上动手动脚,只是慈目善面的向幽冥圣尊倾诉着,好似是一对多年未见的父子一样。

    “少废话,当年我们五个知道了你走火入魔时,也不是没救过你,谁知道你这入魔是自己故意的?”幽冥圣尊嘴角轻撇,面目讥讽的刺言道。“若不是当年我愚蠢的将你当做父亲,我当时也不会修炼劳什子幽冥功法,我也不会沦落到这等被旧友们不待见的样子。”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