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2章 幽冥圣尊身死 4
    “九丈松!”

    禹九节手上以九节剑画出道道的法符,带着音芷瑶连连向后退去。

    脚下每踏过一方土地,离开时都会飞速爆长出一颗颗松树,松针闪着寒芒向着世间显示着自己的尖锐。

    三只巨熊向着禹九节冲来,那颗颗劲松却没能将其阻拦下来,反而被这巨熊交替扑击的熊掌接连扑断。

    “战之乐章,漫天雷鸣!”眼看这些巨熊越冲越近,音芷瑶也放弃了对周围其他凶兽的镇压,转身便是一阵让人心悸的筝鸣传出。

    但是这阵阵的筝鸣只是让巨熊们暂时减缓了前进的脚步,随后便是仰天大吼,明显更加狂暴的直扑向音芷瑶。

    “神女大人,待我二人收拾了这些杂碎!”就在千钧一发时刻,禹帝那九尊宝鼎从天而降,直接镇压住一只巨熊,随后禹帝的身影也从高空中坠下,一脚踩瘫另一只巨熊。“神女大人可还安好?”

    “感谢两位支援。”音芷瑶向着虚空中略微欠身,青木帝君环身伴随着清韵元气出现,信手挡下扑面而来的巨熊。

    随即便回身向音芷瑶躬身回礼:“神女大人不必言谢,此乃我等应行之事。”

    一缕细长的丝带缓缓缠绕起青木帝君的双目,顿时青木帝君身上的气势让人无法忽视,变得凌冽而又侵略。

    一道道的雾气随着青木帝君的挥手投足间释放,似是无意又似是计算过,封死了那帝境巨熊的前后,令其只能左右闪避着青木帝君不断扑面而来的元力攻击。

    然而每次闪避过攻击,身后树林中时不时冲出来的凶兽就会被波及,道道青色的元力就这样直接冲着面门将凶兽们击杀当场。

    音芷瑶看着眼前成熟的青木帝君在那云雾缭绕处跳跃,不禁有些痴了,手上也不自觉间为其伴起奏乐来。

    而禹帝那边的场面就显得粗狂很多,禹九节凭借着手上的九节剑不断给禹帝制造出高点,而禹帝则不断爬上破土而出的新木,从高处挥动宝鼎落下,狠狠地砸在两只巨熊的头顶上,此时无法捕捉到禹帝的两只巨熊已经是被砸的狼狈不堪,就要退回到树林中。

    “九节,坚持住!朕就快降服这两只凶兽了!”禹帝打的是将这两只凶兽降服后收为他大禹国所用,不然凭借着自身的实力恐怕早就将这两只蠢笨的巨熊当场打死了。

    禹九节本身的元力储量在同等修为的修士中本就是偏少的那一种,此时更是紧咬牙关强行支撑着,手上的九节剑被他挥舞的暴空烈响,身前已经是满地的碎木烂藤。

    就在禹帝感觉到即将降服两只凶兽巨熊的时候,却看到了熊皮中溢散而出的黑色雾气,生怕出现什么变故的禹帝急忙抽身后退,再不敢向前。

    “这是什么东西,星婉!你那边如何!?”禹帝神色肃穆的看着眼前突兀出现的墨色,心情越发沉重。

    青木帝君晋星婉此时却是淡然的站在那里,衣袍间不断加速逸散出清韵元舞,将场中四人围拢起来,与逐渐浓厚的黑色雾气形成了一条界限分明的边界线。

    “小心一点,这黑色雾气中有剧毒。”禹九节试图以密集的木桩将黑色的雾气彻底隔离开,发现木桩一旦接触到黑雾就会瞬间腐化崩碎,就如同一瞬间经历了千载春秋一样。“各位一定要多加戒备,这里面的状况比我想象中的要复杂许多。”

    树林中的黑色雾气比起接近四人的空地上更是多了许多,还不时传出一阵阵的妖兽嚎叫声,那声音正从家尖锐逐渐变得低沉。

    此时就连禹帝都渐渐的感到状况不妙,身边的九鼎不安的颤动起来,上面的铜臭层层剥落,正是合体前的征兆。

    “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看清楚这里到底会发生什么情况再说。”青木帝君按住禹帝躁动不安的右手,轻声安慰道。

    树林中已经是彻底染上了黑雾,原本还算正常的树木已经变得尖锐阴暗,仿佛其中随时都会钻出魔鬼一样。

    “就要来了吗?”禹九节身后的木匣绽放出青色光芒,已是万千准备之姿态。

    音芷瑶也缓慢的扶动着筝弦,声音回荡在四人与树林之间,仿佛是大网一样将所有雾下土地的异状尽收其脑海中。

    “这些……还算是能正常生长出来的生物吗?”四个人看着一只只从树林中跳跃出来的凶兽,已经看不出原本的相貌了。

    一只兔子直接从书上飞扑而来,被九节剑扎了个对穿,然而就算是已经身死,神经依然在那里下意识的指挥着三瓣裂开的巨口不断向前挪移着,试图从禹九节的手上撕下一块肉来。

    禹九节被吓得一哆嗦,大力一甩下血肉混着内脏飞溅出去。

    这浓重的血腥味直接扑到了正盘踞在树林前的群兽面前,瞬间就激起了群兽的血性,杂乱的狂吼遍地而起。

    山顶上的这片空地再次变得吵杂起来,心烦意乱的禹九节已经是手中颤抖不已,元力就要喷涌而出。

    “稳住!稳住!不要慌乱,尽管这些凶兽境界暴涨,然而理智相比之前已经是十不存一,我们只需要撑过第一波攻击,后面就会容易很多!”禹帝洪钟嗓音不断轰鸣,将三人略有燥动的灵魂强行抚平下去。

    四个人聚拢在一起,看着环绕在周围的群兽,身上的元力已经越发磅礴起来。

    “敖龟仙人!”禹帝将九尊大鼎往地上一砸,巨大的身躯便从地面下破土而出,九尊宝鼎各自变化大小,层层叠叠的在龟背上形成一座高塔。“各位上来,我们占据起高度优势!”

    禹九节唤出一颗冲天的柏树,载着三人直接到了九鼎仙人的肩膀位置,三人与禹帝并肩而立。

    此时禹帝的右手已经没入了高处宝鼎的青铜壁中,周身只能在狭小的方圆内活动。

    “敖龟,激活你的龟壳!”禹帝低下头,向身下巨大的鳌头巨龟喊道。“敖龟的上古龟壳拥有破碎虚空的能力,但需要我们坚持三炷香的时间!”

    说完,那鼎中出现了三根粗香,最左边的一根正在冒出淼淼青烟,向众人展露出浩瀚的时间气息。

    “看来我们必定要在此生死一战了,不知道上官逍遥他们如何了。”禹九节苦笑一声,手中九节剑一阵机括声,变化成为了九节短鞭。

    而另一只手从背后取下木匣,固定在手臂上后同样传来一声声的机括,逐渐变化成为一个木盾,牢牢的“长”在禹九节的手上。

    音芷瑶轻抚筝弦,惊喜的发现九座宝鼎都能对她的古筝产生共鸣,她的古筝鸣响层层叠加后已经可以上升到圣境一重的地步。

    “如此,我们的防御已经可以说是牢不可破了。”青木帝君听到了音芷瑶的古筝回响,不禁心中大定

    站在顶端的禹帝俯身看去,左手掐出几个法印,敖龟的四肢与头部渐渐僵硬腐化,整体彻底成为一尊青铜像:“它们来了!迎战吧!”

    禹帝的尾音已经被湮没在了兽群的狂啸中,漫山遍野的黑色狂潮袭来,开始时还不能够到敖龟的龟壳边沿,到后来却是层层叠叠涌上来中型以上的凶兽——小的已经被踩成了肉泥,垫在了龟壳边缘。

    禹九节手上的九节鞭每次挥出都会巨大的延长,随即刚刚攀上最下方鼎炉的凶兽就会被扫下来,直接打着卷飞向树林外围。

    青木帝君身上的青色元气幻化为雾气,顺着宝鼎的边缘蔓延下去,凡是接触到的凶兽都在哀嚎中冻成了冰雕。

    但是巨兽们依然以虎袭之势向着四人所在的塔尖冲来,三个人的攻击只是延缓了进攻的速度。

    “麻烦了,这样下去我们的败亡只是时间问题。”禹九节现在根本不需要大力甩出九节鞭,鞭头就已经足以攻击到几只速度比较快的猿猴凶兽的兽首。

    青木帝君干脆停下了青雾的群体攻击,手指上延长出道道青绫,环绕着塔尖激荡。

    十根青绫无需青木帝君的指挥,自行协同着音芷瑶的筝音在那里飘舞。

    “各位再坚持一下,敖龟就快了!”禹帝的绝大部分元力都灌输给了敖龟,只能掐出一些消耗量比较低的法诀和基础的术式在那勉强应对着。

    略微扫了一眼宝鼎中最后一根粗香,那若有若无的青烟已经告诉了音芷瑶结局,他们四位再过几个呼吸便能离开此地。

    “注意,近距离接战!”禹九节手中的九节鞭在机括声中重新变化回了九节剑,抬手一击重刺将冲上来的巨猿刺破头颅,一脚踹了下去。

    而后又扑上来一只双臂已经突变为长指掌的黑色豹子,被禹九节左手上的木匣盾挡住,随后从下腹斜刺,这黑色的豹子当场就被开膛破肚,横死当场。

    “准备即将完成,所有人抓住最上方的宝鼎!”禹帝大吼一声,顿时身下八个巨鼎嗡鸣起来,将这些爬上来的凶兽再次甩下,其他三人乘机抓住了鼎环,同时感受到了一阵眩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