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1章 幽冥圣尊身死 3
    “何人!”小八出场的时间正好是九阳大帝与李笑生紧张的时候,一道银光与一道流火直钻向小八面门。

    但这两道攻击并没有对小八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小八甚至都没有催动任何防御,就那么直挺挺的接下了两位圣境的攻击。

    “小八不是坏人,小八是逍遥大人的法器器灵!”尽管两次攻击并没有对小八造成伤害,但胆小的小八依然是被吓到了,连连招手解释道。“小八要保护主人和主人的朋友们,请主人的朋友们站远一点!”

    看上去理直气壮的小八站在上官逍遥身后,直面九阳大帝与李笑生。

    然而让九阳大帝李笑生信服的并不是小八的理直气壮,而是他手中正徐徐燃烧的炉中火,那是上官逍遥才能催动起来的火焰,无视境界,无视圣躯这样的防御,蛮横的烧灼着所有能燃起的一切。

    两人继续向后退去,而小八则以握笔之姿操起折扇,在上官逍遥身边的地面上不断写写画画起来,虽然手笔稳健,但脸上急切的表情却暴露了目前的状态。

    “看来上官逍遥这次是真的遭遇了什么生死大劫了。”李笑生眯起眼睛看到小八手上速度不断加快,转眼间已经是绕着上官逍遥写写画画走了半圈。“这半丈的大阵是个什么东西,这小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的器灵,怎么灵智如此之高。”

    “那可不是什么小家伙。”九阳大帝显得更加镇定,虽然境界稍低,然而自己的境遇可不是李笑生能够比拟的。此时他的目光正紧紧的钉在小八手中紧紧握着的春秋壶上。“你看到那个玉壶了没?”

    九阳大帝伸手指了指小八手上的玉壶,向李笑生问道。

    “看到了啊,不就是一个普通的玉壶吗,上面连一点元力波动都没有?”李笑生依然困惑不解的看着九阳大帝手指的春秋壶,不解的说道。“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器灵的现象而已,器灵们拿什么的都有,不足为奇。”

    九阳大帝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你真的认为那就是一个普通的玉壶?什么玉壶会在这种地方,又能如此长久的接受上官逍遥火焰的灼烤?”

    “那这个东西……莫非是圣器?”李笑生恍然领悟过来,看向春秋壶的眼中多了几分敬畏。“上官逍遥身后到底有什么势力在扶植他?”

    “不是,那可不是圣器。”九阳大帝一句话将李笑生的猜测否决,双眼显得越发锐利起来。“它至少在圣器之上,甚至可能是神界之物。”

    就连九阳大帝自己都对自己的猜测感到心惊,但除此之外实在没有任何其他理由能解释为何这玉壶在两位圣境的眼中都如此的平淡不起眼,要知道这片大陆上并没有什么玉石是一点元力都不带的。

    两个人谈话的功夫,上官逍遥身边已经由炉中火画满了狂草书写的法诀,一时间凝重的气氛再上几层,直压得两人喘不过气来。

    “阴阳之物,浮生莲华。”随着短浅的一句口诀念出,小八手上也画完了最后一笔。

    炉中火书写的法阵并没有引发什么恐怖的天地威势,只是画在地上的法诀字体正幽幽的燃起碧绿色的火焰,在那随着小八走动时带动的衣袍摇曳着。

    场外的两人顿时肩头与心中的不安与恶惧一扫而空,不禁有些惊奇的看向在那里观察上官逍遥的冯小八。

    “器灵小八,这是……”李晓生机几步走到法阵前,好奇的看着法阵和法阵中穿行的小八。

    “上古秘法,封魂镇压法阵。”小八没有时间理会不断骚扰他的李笑生,只是随口瞎扯了一个名字念给他俩听。

    法阵依然不稳定,小八时不时便要跨过几道炉中火给附近残缺的字体补上计划,让它们继续燃烧下去。

    “不行,这个法阵并没有完全将上官逍遥不稳定的状态压制下去,现在他依然处于随时都会被反噬的危难之中。”九阳大帝紧皱着眉头说道,同时拉扯着李笑生不断地后退。

    随着仪式的强制进行,上官逍遥身上的状况越发不稳定,同时法阵的笔画燃烧速度也正在不断增加,小八已经在隐约间应接不暇了。

    就在众人感到状况陷入危难的时候,天空中又打开了一道裂口,一只青色的九节剑破空而出,其后是青木帝君与禹帝的气息,隐约间音芷瑶的琴音也在断断续续中传出。

    ……

    “哈哈,弟妹!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场合下见面!”禹九节开怀大笑着,伸手轻拍了拍音芷瑶的肩膀。“逍遥那小子居然还有真名,倒也是敢瞒着我们!”

    两个人的开怀大笑并不能掩盖周围恶劣的环境,此时两人正处于被腐化的天音圣地内,刚刚两人才合力击杀了一只疯狂袭来的帝境凶兽。

    凶兽飞溅的血液躲闪不及下喷了两人半个身子,就是在这种氛围下禹九节与音芷瑶知晓了对方与上官逍遥的关系。

    “行了,既然这凶兽已经去除,或许这家伙身上有什么宝贝能用的。”禹九节大大咧咧的伸出手在凶兽身上一阵开膛破肚摸索着,混不在意能在地上腐蚀出阵阵青烟的毒血。

    “不行啊,这凶兽怎么穷成这幅样子?”禹九节最终失望的抽出了手,五脏六腑流了一地,身上却什么都没有。“也就这些毒血能用一用。”

    抽出九节剑在空中虚点几下,地面上和凶兽体内残存的毒血在元力的操控下缓缓的自行流出,在空中结成树枝一样的细流。

    禹九节又在半空中码出六个竹筒,一字排开在那里上下飘浮着,闪烁的毒血就这么一缕缕的灌入了竹筒中,每一个竹筒都刚刚好到九分满。

    禹九节随即挥动袖袍,将这一筒筒的毒血谨慎的收起。

    “好了,我们继续前进吧,看来这一片区域暂时是没有能够威胁到我们的东西了。”禹九节重新将九节剑在身后绑牢,迈着缓荡的步子向前开路。

    音芷瑶却没有跟随禹九节,自顾自的抱着古筝往山上走去。

    “哎,弟妹你要去哪里?”禹九节走了一段才发现身后不见了音芷瑶的身影,原路折返后才发现音芷瑶正坚定地往山上走去,丝毫没有理睬他的打算。

    禹九节见状也只能跟了上去,几个腾跃间再次来到音芷瑶前方,抽出九节剑在前面虚空胡乱划了几下,顿时满是毒沼的地面上出现了片片郁葱葱的竹叶,将两人前路上的污物隔绝开来。

    “好了,我们继续前进。”禹九节满意的点了点头,大跨步的上了竹叶。

    然后就看到了衣带飘飘的音芷瑶从空中飞了过去:“这里没有禁空法阵。”

    禹九节苦笑一声,随即也跟着缓缓飘起飞向山顶。

    “许久未见上官逍遥了,他现在如何?”禹九节跟音芷瑶一路飞着,时不时扫视过脚下的树林,那里正浮现出片片的阴影,仿佛在黑暗中窥视着天空上仅有的生物。

    越往山顶飞,音芷瑶与禹九节就越发感觉到不对,这天地间不断闪烁着的并不是他们能以常规手段感知的生物。

    两人缓缓降落在山顶,打眼望去已经是黑影重重。

    “芷瑶弟妹,这就是你的计划,将这些东西一网打尽?”禹九节抽出身后的九节剑,向背向而立的音芷瑶问道。

    “没错,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安心探索秘境,这些家伙既然我们侦测不到,就尽管让它们包围我们,收拾干净了就安全了。”音芷瑶大气的一手扫过筝弦,幻化出的兵刃扫断几棵大树,树下的暗影中隐约传出了利刃刺入肌肉的状况。

    禹九节一扫手中的九节剑,树林中一片片的树叶萧瑟厉声划过寒光射下地面,钉死几只小型生物:“看来这些家伙完全按照自己的本能行事,倒是给我们少了不少的麻烦,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两人几次的试探攻击终于是惹得暗影生物们闲的不耐烦起来,几只巨兽忍耐不住直接冲出了树林扑向音芷瑶。

    而音芷瑶不闪不避,地上生出无形座椅任其凭空坐下,手上连扫古筝,道道无形利刃直接将已至面门的巨兽当场割成一地血沫。

    “小心,更多的怪物冲出来了!”禹九节面前黑色的兔群从树林中钻出来,个个伶牙俐齿的狰狞模样直冲向两人。“万象竹林,起!”

    一根根竹笋从地下破土而出,直接从柔软的腹部将一只只黑兔扎穿四肢离地,高高的挂在竹尖上。

    然而兔群中终归是有遗漏的从血腥的竹林中钻了出来,继续坚定不移的向着两人冲来。

    “万象竹林,竹叶梭!”随着禹九节又一声大喝,竹林上的竹叶稀稀落落的落下,在空中汇聚成一股股的叶群,将地面上稀稀落落漏掉的兔子扎成刺猬。

    “天煞的,帝境四重三只!”禹九节刚刚将剩下的兔子解决,却看到已经全部被掰断的竹林中冲出了三只熊型怪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