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8章 赢合赢英身死
    蓝袍老者洪亮的声音惊扰到了群龙,一双双上至圣境下至皇境的龙眼齐齐瞪向赢英背后,而赢英早已半身化人扭身一爪,缩小的龙爪上在半空中呼出三道金光,直抓老者面门。

    “真龙圣尊的直系子孙?不错不错,这血脉之力当真是可以。”蓝袍老者轻描淡写的将攻击单手握住,脸色带着些许渴望的**着龙爪。“这正是我需要的血脉之力,这正是我需要的能量。”

    当赢英察觉到不对的时候,龙爪已经抽不出来了。蓝袍老者的单手如同两座大山一样牢牢将龙爪夹住,丝毫不能动弹。

    “吼——!”龙爪抽不出来,干脆一嗓子龙息直接喷到对方脸上,龙息中赢合甚至已经闻到了对方烧熟头颅的焦糊气味。

    “哈哈哈,我无崖武圣还从来没有如此接近的见识过龙息,受教了受教了!”这蓝衣老者正是刚刚将上官逍遥一众流放的无崖武圣,此时头部连根毛发没有一丝丝的焦痕。“怎么,就这有这么点本事?”

    无崖武圣手上的劲道更加狠厉了几分,赢合忍不住传出一阵哀嚎。

    “大哥!”赢英见到自家兄长被困,从峭壁处卷风扶摇而起待到身在无崖武圣身前时已经是全身人状,鞭腿带着令万物生惧的龙威甩向无崖武圣的肋下。

    无崖武圣却是安然的站在那里,也不见有什么动作,赢英的攻击就半道上自己停下了:“你为什么会认为这种卷携着威势的攻击能够影响到我,我可是天下第一的无崖武圣啊!”

    赢英的脸色猛地变化起来,他感觉到与生俱来的龙族骄傲与威势正在急速的反转,万物的气势在他眼里都变得伟岸起来。

    “这是什么……无崖武圣……我乃是龙祖嫡传血脉……”赢英已经连天地万物的威压都抵抗不住,更何况是眼前这无上的无崖武圣和身边的赢合身上的气势。

    随后赢英眼中的金光已然褪去,双目翻着死灰就那么跌下了地面。

    “赢英!!!”赢合的龙爪依然被无崖武圣双指牢牢的夹住,根本无法去接住生死不明的赢英。“无崖老贼,你今天必要亡于此!”

    赢合扭头向身后一声龙吼,顿时盘踞在周围的巨龙们纷纷向着无崖武圣施展起百般的功夫,试图以海量的攻击手段将其杀死。

    天地都要失去颜色的威势从四面八方向无崖武圣袭来,在波涛汹涌间再次迷失了无崖武圣的身影。

    “哈哈哈哈,好啊!这就是圣龙的精魄啊,真是舒坦!”群龙的攻击停下时,连空间都稍有扭曲的中心点上,无崖武圣依然是疯笑姿势在那站着,手上还是握着龙爪未动分毫。“没想到吧,本武圣当年可是获得了真龙血脉的,你们龙族的攻击怎么可能对我起作用!”

    在这一阵不余余力的攻击后龙族们都已经是筋疲力竭,元力也进入了断档状态。

    无崖圣尊的无损之躯更是打击了龙群的信心,有些境界稍低的年轻龙族已经是萎靡不振,飞行高度也稍稍向下降去。

    “只有我才能成为这个时代突破神界的第一人,我将改写整个世界的历史!而你们——将成为我在成神路上的基石!”看上去疯疯癫癫的无崖圣尊,此时气势已经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当场皇境的龙族就翻着白眼直接掉了下去,帝境的巨龙们则失去了浮空的能力,挣扎着跟着掉落大地。

    空中顿时只剩下了寥寥几只圣境的古龙和被抓着龙爪的赢合,正在勉强对抗着无上半神的威压。

    无崖圣尊环顾完周围一圈的龙族,脸上的狞笑越发恐怖起来。

    这时候赢合嘴里发出了阵阵的哀嚎龙吟声,众古龙才发现无崖武圣手中的龙爪已经弯曲变形,上面已经可以看到隐隐的血迹渗出。

    “放了龙祖之子,我等还能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不然就死。”

    两只一模一样的古巨翼龙并肩在无崖武圣面前飞着,在场的所有巨龙中就属这两只神色最为淡然,仿佛是境界最高的两位。

    次数两只古巨翼龙的嘴中已经有了一丝丝的火光浮现,很明显已经开始酝酿起了下一次的攻击。

    “本武圣倒是头一次听到这种笑话呢……”无崖武圣的脸庞犹如蒙着一层黑霾,伴随着骨骼崩裂得声音,赢合的龙爪已经被整个的从胳膊上捏了下来!“……但是一点都不好笑啊!”

    龙祖之子的龙爪被捏断,还在空中的几尊圣境古龙直接大张开嘴巴,巨大而又颜色各异的本初龙炎伴随着就要焚天的怒意将无崖武圣整个包裹住,空中除了古龙外再也没有了一丝活物的气息。

    “呼,这家伙似乎跑了,我们先不管他,去看看其他龙族的状况!”双胞胎古龙熄灭了口中的龙炎,急切的坠向大地去探查两位龙祖之子的状况。

    当诸位圣境古龙缓缓降在大地上时,赢合正在抱着断臂趴伏在变幻回龙身的赢英身上,而后者已经失去了生气,浑身僵硬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渺小的赢合趴在脖子上怮哭着。

    “龙祖之子,双生血脉就要魂归圣冢,还望龙祖之子节哀,继续领导我等安全回归真龙圣地。”古巨翼龙的其中一只缓慢变化为人形老者,一只骨瘦如柴的手搭在赢合的肩上。

    赢合转过身将老龙的手紧紧握住,眼中含着愤恨的泪水说到:“长者!无崖圣尊不光是杀了赢英!现在我们只剩下这几只还能眨眼的了,剩下的都已经死了!”

    这时候古巨翼龙老者才仔细的打量起四周趴在地上养伤的巨龙们,发觉有一些已经有良久没有活动或者喷出过鼻息了吗,甚至有的皇境巨龙龙鳞中缓缓地渗出了鲜血,在锈红色的大地上形成一股股的血池。

    “这……我真龙圣地为何会遭受如此劫难,龙族的长生久视呢,龙族的护体神威呢!?”老者满面悲怮,不禁双膝跪在了地上。“这可是我真龙圣地未来的顶梁柱,如今的精锐啊!”

    老者悲痛欲绝的哭泣不禁引动了众多的巨龙,一时间大地上充斥着神圣巨龙们不断哀嚎哭泣的声音。

    “你们巨龙的神通都已经归拢了我,而你们也将归于我!”老者嚎哭身影的背后,无崖武圣凭空毫无波动的出现,而身前的老者身形一颤,口中顿时吐出青色的鲜血。“哦~被自己后辈的手贯穿的感觉如何?是不是感到无比痛苦与伤心?”

    “咯,咯……”老者的生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逝着,一双青色的瞳孔时不时闪烁着灰蒙,低头看到了将自己贯穿的龙爪。“原来……是这样,这个家伙想用我们真龙之精血破除空间,飞升神界!”

    随即,生命垂危的古巨翼龙老者浑身上下再次燃烧起惊人的真龙威势,活生生将龙爪从自己的前腹抽出,丢向正满脸惊愕的赢合:“赢合,剩下的老夫就交给你了!”

    震天的龙吟出世,古巨翼龙的原型现身,然而胸腹上的巨大贯穿伤也跟着血流如瀑。

    古巨翼龙的生命力任是谁都能察觉到正在飞速流逝,但是其威能却在不断增强,隐隐间已经能够与眼前的这半丈老者相争高下。

    “龙族秘术?哼,只不过是徒有其表而已。”无崖武圣手中自从龙爪被夺走后就再次回到了空手状态,然而脸上依旧是无比的淡然,浑不惧的站在那里。

    巨翼龙短暂的腾空一跃,双翼在空中掀起两道巨大的风刃,在地上拖拽出两道一丈多深的痕迹卷向无崖武圣。

    “这点臭本事。”无崖武圣岿然不动,两只胳膊前伸,各自探出一根食指在刚好到达的风刃上一弹,两轮山高的风刃顿时转向回劈向古巨翼龙。

    古巨翼龙怎会料到这无崖武圣应对的如此轻松,刚刚要扑闪着翅膀拖拽垂死之躯闪避,却已经是为时已晚,两轮被无崖武圣暗中加持过的风刃已经是无比锐利,轻易地将巨龙的双翅齐根切断,而后又讲身后两只重伤的帝境巨龙当场斩死,这才在半空中消散无形。

    “哈哈,看这次你那还拿什么飞。”无崖武圣猖狂的仰天大笑,脚下不紧不慢的走向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的古巨翼龙长老。“只出了一招就如此困顿,看来这千百年流转间真龙圣地已经不复当年赢驷公时期的辉煌了。”

    无崖武圣一脚踩在古巨翼龙长老的鼻头上,在对方屈辱的眼光中一脚一脚走上了龙头的最高点。

    “看来就是这里了,差不多我也该让你滚回万龙冢了呢。”无崖武圣一手抬起,手掌外侧对着前方就要以手刀之势劈下。

    而就在这时,赢合瞬间出现在无崖武圣面前,双腕交错间将不快不慢劈下来的手刀接下。

    “哦?你的龙爪已经接回去了啊,也不算是白白牺牲一个圣境长老嘛。”无崖圣尊讪笑着,手刀已经在阻挡下成功落到了一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