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殷贡城
    两个人在天阳城北城门停了下来,上官逍遥站在城门的阁楼上看向不远处的下一座城市。

    “那个地方看起来有几分相似啊。”上官逍遥微眯着眼睛,半蹲在城墙垛口上。

    而九阳大帝则安定的站在阁楼二层,手指在栏杆上有规律的敲打出当当的木邦声:“岂止是相似,这是大商帝国的都城殷贡城,商无畏可能就在那里了。”

    还没等说完,上官逍遥眼中就飞过来一只闪亮闪亮的银箭,慢悠悠的飘到上官逍遥眼前,被其轻松的一把抓住:“这是李笑生的箭?九阳大帝,看来殷贡城里有麻烦了。”

    九阳大帝也看到了上官逍遥手中的银箭,心中突的一跳。

    “李笑生那家伙不救也罢,汗门原上若不是这人跑来跟我打,那商无畏早就死了!”九阳大帝路出斟酌的神色,示意上官逍遥不要进入殷贡城。“我们在这里静观其变就好,听说李笑生与商国和幽冥圣地都决裂了,就在这里看他们做龙虎斗吧。”

    殷贡城中发出一阵闪光,两人看到一片箭雨从天而降,直接炸毁了大片的瓦房阁楼。

    “李笑生看了起来遭遇了什么劫难,那里正有什么东西在追杀他。”上官逍遥只能大致感知到李笑生在殷贡城中的元力波动,以及从元力波动后传出来的巨大威胁感。“这个追杀他的至少也是圣境三重,不是我们能打的。”

    “但你还是要救李笑生?”九阳大帝看着上官逍遥的背影,已经感知到他身上节节攀升的气势以及越发剧烈的元力起伏。“逍遥你可要小心了,李笑生并不是我们的盟友。”

    上官逍遥看了一眼九阳大帝:“他帮助过我,那就是我的盟友了。”

    随即,伴随着空气爆响声,上官逍遥的身影从城门楼上消失不见。

    “……”九阳大帝欲言又止,伸了伸手又只能在原地僵站。

    ……

    “不知道上官逍遥那小子能不能理解我的意思啊。”李笑生飞身腾跃过一片瓦房,倒翻空中射出一只开花箭,在身后的巨大阴影身上激炸开点点的火光。“该死的灵魂之体,根本不是对手啊。”

    李笑生再次落下,身影迅速淡去。

    “轰”的一声,身影刚刚淡去的李笑生落地处,已经被黑色巨大的一坨暗影拍的一地稀碎。

    “这是什么鬼东西,为什么总是能冲到我身前来?!”李笑生的纯脚力在圣境中亦数的上冒尖,但依然无法从这诡异的怪兽身前逃脱。

    身影拐入巷子中,借着暂时隐去踪迹的状态贴着墙大口大口的喘起粗气,身上的元力飞速恢复起来。

    “依然无法看清怪兽的面孔……殷贡城的城墙也还远,但前面已经是殷河了,这道河我只能游过去。”李笑生不敢笑了,前面这将殷贡城横截成两段的宽阔河面让他无法再以腾跃之能过去,水底又有禁空阵彻底将李笑生的轻功道路封绝。

    扑通一声,李笑生最后还是一头扎进了殷河,仗着水性上佳往对岸硬着头皮游去。

    “希望这家伙看不到我……”李笑生心想反正快看不清怪兽的相貌,干脆闷头急速往前游去。“天煞的殷贡城,这什么河能让圣境高手能力完全被封禁!”

    突然一阵大浪卷过来,李笑生被呛得一阵咳嗽,停下游动看向浪潮涌来的方向。

    “还是被发现了?!”眯着眼睛,李笑生看到了那巨大的脚腕向着他这里挪动着走来。

    一个猛子扎入水下,李笑生再次将背后的羿神弓抽出来,双脚站定河底,弓弦拉出满月。

    浪涛翻涌的河面上被李笑生五箭射出五个窟窿,久久都没有填回去。

    这五只箭成功的将巨大的黑影迟钝几息的功夫,趁着这个机会李笑生拉弓向天,弓弦上凝结出一根满是灿烂星光的粗身重箭。

    “星之箭雨!”弦上一阵嗡鸣,震得水上一阵浪花激荡,一线白光射入天空。

    顿时整个河面闪亮如白昼,一道道的厉光扎入水中,道道蒸汽随着波浪的激荡就这么浮起。

    李笑生没有多耽搁,趁着星之箭雨坠落的时间已经从水底冲过了河道的半程。

    但就在这时候,那巨大的黑影已经硬顶着星之箭雨冲到了李笑生的身后。

    “羿神箭,没想到我要在此时用你……”李笑生终归是将羿神箭抽了出来,带着必杀气息的羿神箭直指向身后的怪物。

    无声的火光从天边划过,再出现时已经直接撞上了擎天之巨的怪兽身上。

    “李笑生你从哪里招惹到的这等怪物!”撞上怪兽的正是上官逍遥和他手上的炉中火,现在折扇已经完全扎在了那怪兽身上,借着怪兽的灵魂之躯疯狂的燃烧起来。“炉中火又破纪录了!”

    上官逍遥试图将炉中火从怪兽体内拔出来,手已经提到身后都没见到火焰的焰尾。索性,双脚用力一蹬,双手抓着折扇就掉到了河底。

    这时候上官逍遥才看到自己手中的炉中火已经是三丈出头,正顶着那怪物的头顶徐徐燃烧着。

    而那怪物在这同高的火光照耀下也终于将整个身姿展现在两人面前。

    厚重又密集的黑色皮毛,健壮的八根粗腿,以及毫无棱角的身躯。

    “蜃熊,传说中以生物恐惧为食物的物种。”上官逍遥抬头遥望着这个巨大的身躯,也是略微有些吃惊蜃熊的个头。

    “如果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量,那恐怕我们的修士队伍又死了不少人。”上官逍遥身边走过来李笑生,两个人并肩抬头看着这极端的生物。“传说中还提过,杀死蜃熊的唯一一种方法就是反制以恐惧。”

    李笑生闻言不禁心中无奈,脸上的蒙面早已不知掉到哪里去,苦笑着向上官逍遥传音道:“恐惧?蜃熊只会让人恐惧,我们又用什么让恐惧将它杀死?”

    上官逍遥深伪的一笑,取出来那只鬼哭娃,运足了力气往高空上丢去:“这个鬼哭娃就足以将其杀死!”

    鬼哭娃刚刚露面的时候还对上官逍遥百般亲昵,被抛到半空中时脸上已经浮现出了委屈的神色

    天地间再次响起了惨绝人寰的声音,李笑生急切的将双耳,抱头蹲在水里等着鬼哭娃的哭嚎到达耳边。

    “来了!”上官逍遥虽然心里没底,却想起来鬼哭娃的声音带着辨别能力自动绕开友好者或者主人。

    然后李笑生双眼一白,干脆的在水中翻过肚子上了水面。

    上官逍遥也跟着死鱼一样的李笑生在水上露了头,瞪着眼睛看着精神已经萎靡不振的蜃熊。

    “这蜃熊怎么还不死!”上官逍遥瞪着眼睛看着这蜃熊依然在那里挣扎的活着,不禁有些惊讶。

    蜃熊还没死,上官逍遥却感觉到了身后正在逐渐传过来的热量。

    “逍遥将军,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以鬼哭草这等邪物来镇压?”脚踏浮水而来的正是九阳大帝,此时正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将整个河道完全堵住的蜃熊。

    上官逍遥弯下腰捞起浮在水面上的李笑生,诧异的看着对鬼哭草毫无反应的九阳大帝:“这是上古时代的生物蜃熊,以我们修士的恐惧为食,并且壮大后反过来恐吓修士以获取更多的粮食。”

    “但看起来这蜃熊……似乎快死了是为什么?”九阳大帝不解的看着眼前逐渐萎靡下去的巨大身躯,此时已经只剩下巅峰时期一半的体重。

    “蜃熊以恐惧为食,但同样害怕恐惧,恐惧便是杀死它的利器,而鬼哭草便是让我们大多数人都会产生恐惧的生物。”

    “鬼哭草?早说嘛,朕倒是有这么一株。”九阳大帝从怀中取出一株更加巨大的根系娃娃,在上官逍遥面前晃来晃去。“这一株成年的鬼哭草是我从圣尊大人那里取来的,但因为一直没有使用的机会,故而只能放在储物空间里养着。”

    成年的鬼哭草通身已经散发出土黄色,慢悠悠的从九阳大帝手中脱离,口中喊出的声音让蜃熊看上去身影枯萎的速度更加加快了几分。

    然后上官逍遥就感觉到自己肩上的李笑生又抖动了几下,似乎是醒了,似乎又昏了过去。

    蜃熊不断发出让九阳大帝和上官逍遥都感觉略微不适的声音,然而已经是回天乏术,现在已经到了魂主战体那等的大小,在那里只剩下出气进气的力气。

    三个人就这么等着蜃熊的衰竭,顺便调整着身体中的元力,已经是相安无事。

    “等一下,商亿衡为什么还没从他的宫殿中出来,他在搞什么?”九阳大帝突然画风一转,抬头看向来时的方向。“我现在能够感应到商亿衡他的血脉,以及元力的波动,但唯独是他的位置只能朦朦胧胧的感觉到在皇宫中。”

    “九阳大帝,保持冷静,纵然是带着国恨家仇也要等到出去再说,这秘境中的环境充满着不定,不能在此多生事端。”上官逍遥见九阳大帝的语气中带着执念,开口劝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