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 遇见九阳大帝
    奔逃在街头巷尾,让李笑生几欲抓狂的便是这些无处不在的暗器和各处陷阱了。

    流沙、飞火、震雷,高级一点的甚至能有元力囚阵,尽管每一个都看起来稀松平常,但是李笑生要想挡下攻击个个都要施展全力才能做到。

    “流羽飞鸿!”凭空出现几根白色的鹰羽,李笑生脚尖轻点翻过了堵一丈多高的深宅院墙。

    翻到院墙上李笑生才对自己的行为暗暗后悔起来,这深宅的院墙一堵比一堵高,李笑生每次翻腾过去都要耗费大量的元力。

    “这该死的坠地阵,我就不记得小时候的商国都城有这么多的防御法阵!”李笑生越往高处腾越越感觉自己的元力难以为继,一脚踩过墙头瓦后扭身向天射出一箭。“金箭,指引我!”

    一只金色的羽箭画着高高的弧线坠向了大院外,落地的一瞬间李笑生突破虚空出现在了羽箭的位置。

    “浪费我一只金箭,这该死的无崖武圣!”再次沿着房顶向前跑去,李笑生手中的羿神弓接连射破正前方袭来的一系列攻击。“不知道其他人都去了哪里,可别让我一个人留在这幻境中。”

    看似是身在夜幕中,李笑生却没有关注过自己头顶上的天空星月都荡然无存。

    ……

    “终于到天阳城了。”三尺长的细长火焰率先从密集的树林中突破,其后便是身上沾染满落叶与泥土的上官逍遥。

    “嗯?这地面居然就这么结合到一起了?”上官逍遥下一步踏出,发觉脚下是硬石地板,而自己还留在上一步的另一只脚的脚下却还是那腐烂树叶构成的泥地,当他俯下身子看向地面时才发现,泥土居然和坚硬的白石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挖开泥地后甚至有好一些树枝半截在泥土中,半截嵌进了白石块里。

    上官逍遥顺着交界处往左又走了四五丈过去,发现所有的交界处都是这样,不觉心中有些惊悚感浮现出来。

    “这地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上官逍遥忍不住的挑着眉毛,不觉间已经到了城门口。“希望城中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已是黄昏的天空下,上官逍遥亦步亦趋的挑着炉中火走入了天阳城中。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地方一个人都没有。”上官逍遥走在正通向皇宫的马道上,这一路有轿子,有捕快的开路威牌,路边茶摊有正煮着的茶水,有温热冒着热气的茶碗,甚至酒楼中还有吃到一半的宴席。“就好像是时间静止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在这里一样……”

    从山海居中出来,上官逍遥依然没有察觉到任何关于秘境的线索。

    一个纯黑色的傀儡出现在了街道上,圆筒的头部斜歪着,整个身子正是面对着上官逍遥。

    “这是皇宫中的鸦木兵器,为什么会在这里?”上官逍遥被冷不丁出现的傀儡吓出一身冷汗,瞬间就让逍遥剑出了鞘。“等一下,我或许能让小八上去探一下。”

    掏出春秋壶向前一抛,小八顺势出现在落点的地上将春秋壶抱在怀里:“逍遥大人,这……这里是天阳城?!为什么会变成这幅光景!”

    怀抱春秋壶的小八刚刚出来便被冷清中透着寒冷凌冽气息的大街与山海居下了一跳,失去平衡下就向后倒去。

    “哇哇哇,谢谢……”本来已经做好摔出一个屁股蹲的小八突然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人扶住了他,起身后不由转身道谢。

    低头又抬起,结果看到的便是那一身上下漆黑的鸦木傀儡。

    再次受到惊吓的小八没有再次后仰,而是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春秋壶,重重砸向了鸦木傀儡。

    上官逍遥一脸纠结的看着小八的表现,春秋壶自然是无事,而理论上能够做圣尊陪练的鸦木傀儡也自然无事。

    只是小八这一次似乎是被吓破了胆,坐在地上抱头痛哭起来。

    “小八,我着实不太理解你作为一个神器的器魂,为什么会被这种东西给吓到,就算是鬼怪来了你也不会出事情啊。”上官逍遥凑上去试图让小八重整精神,却无意间让小八的嚎哭更加惨烈了几分。

    就这时候,原本已经完全黯淡下来的夜晚中,皇宫方向却又爆出来了一股让人搞到灼热的烈阳!

    “九阳大帝?”上官逍遥嗖的就窜上了房顶,看着天空中久久未曾熄灭的太阳。“没错,的确是九阳大帝!大帝,我在这里!”

    上官逍遥抽出许久没有动用的将剑,元力关注下射出一道灵光,直奔着天空中的烈日去了。

    还没等上官逍遥的灵光接触,烈日就已经感应到了上官逍遥的存在,向着山海居落下来。

    “小八你先回去。”上官逍遥间九阳大帝即将抵达,有心将小八隐藏的他急忙将其收回到春秋壶中。

    待到烈日飘到山海居楼层上,缓缓散去的烈日中走出了身披皇袍的九阳大帝。

    “逍遥将军?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九阳大帝刚刚落在瓦片上,随即向上官逍遥问到。

    上官逍遥没有回答九阳大帝的问题,而是急切的反问一句:“大帝为何在皇宫中爆发如此强大的元力波动?莫非有什么敌人在这幻境中正埋伏着我们?”

    刚才九阳大帝的举动的确让上官逍遥吓得不轻,现在看向皇宫已经是被天外陨铁砸过一样,只剩下一个大坑还留在那里。

    “肖遥将军不必紧张,这地方还算是安全的很,只是那皇宫中有些不听指挥的机关在那惹得我心烦意乱,索性就让我将皇宫给拆了。”九阳大帝拦住了上官逍遥的过激动作,向他解释道。“倒是这个鸦木傀儡居然被我一拳打飞到了这里,让逍遥将军撞见倒也是一种缘分。”

    九阳大帝瞥见山海居门楼前老老实实立在那里的鸦木傀儡,不禁啧啧称奇。

    “这鸦木傀儡在我刚刚将进入这幻境的时候就欺身向前想要骚扰我,屡次尝试其关闭机关发现无效后我索性就一拳将其打飞出去了。”九阳大帝绕着鸦木傀儡走了几圈,发现那股引动鸦木傀儡的诡异气息已经消失了。“逍遥将军好手段,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让鸦木傀儡恢复回这等姿态了。”

    “大帝哪里的话,这不过是我从天音圣尊那里学来的把戏而已,算不上什么大手段。”上官逍遥想起来小八那一记重重落下的春秋壶,毕竟壶身也是无上神器,将这等操纵法术清除还是绰绰有余的。

    随机上官逍遥又庆幸将其对世人隐瞒至今,不然难保这些势力不会翻去过命交情不再相认旧日情分就要强取他的小八与春秋玉壶。

    “也罢,这鸦木傀儡恢复了控制权倒也是好事,逍遥将军倒也是厉害。”九阳大帝端详了一会鸦木傀儡便失去了兴趣,又在怀中摸索了一阵,示意上官逍遥从屋顶上下去。“逍遥将军,这是我从皇宫中抢出来的十枚刻印法术符,似乎在外部也可以使用下去,就交给你了,反正幻境中的东西和现实世界里不一样。”

    上官逍遥接过这十枚流露出淡淡元力的刻印法术符,察觉到这些法术符正能抵得上帝境巅的全力一击,其中三枚甚至可与圣境六重的鼎盛爆发相媲美。

    “那么逍遥谢过九阳大帝了。”上官逍遥也不推辞,随手便抄入了空间戒指,放到春秋壶旁边将其操控着的能量镇压失效。

    “逍遥将军,我升空时发觉到在天阳城后方似乎还有一座城池,我们或许应该去谈查一下。”九阳大帝等到上官逍遥收拾妥当,又开口说道。“这处幻境的有些边界是杂乱无章的状态拼接在一起的,如果我们只搜查一个地方恐怕难以获得什么实质性的情报。”

    上官逍遥环顾了一下四周,心里隐隐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一时间又说不上来,干脆就答应了九阳大帝的请求:“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去那座城池吧,这幻境中的天阳城下一次再来也不迟。”

    既然有了九阳大帝这等光源,上官逍遥索性将自己的三尺火剑收起,跟着九阳大帝离开山海居,飞速向着天阳城北门略去。

    “大帝,有一事我一直有些许疑惑,不知可讲否?”两人起步不久,上官逍遥突然开口问道。

    “逍遥将军此时就我等两人,但说无妨。”九阳大帝在前方领路,没有回头看上官逍遥。

    而上官逍遥脸上略显忧虑的表情也自然没让九阳大帝看在眼里:“我们这天阳城中应该是没有装过坠空阵的吧?”

    “没错,我天阳城中只有禁空阵常年运转,从没有装载过坠空阵这种多此一举的东西。”

    “然而我们现在身处的幻境城中并没有禁空阵,让我们无法飞行的是离地后元力消耗翻倍的坠空阵。”上官逍遥敏锐的察觉到了九阳大帝的太阳光暗淡了一瞬间,心中知道这地方的疑点又多了一个。“九阳大帝不必答我了,看来这幻境中的有些地方的确是流露出不一样的味道,我们只能多加小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