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4章 破碎秘境
    白色的世界中不光有一点点的血红在那远处,还有一身蓝袍的无崖武圣正徐徐走来。

    “老夫等了许久许久了,终于是等到你们了。”无崖武圣的脸上正虽然布满皱纹,脸上却是没什么肥肉,身材甚至看上去有些消瘦,不似一般圣境修士的雄壮健美一般。武圣手里正拿着一根稀松平常的铁头枪,红缨正飘荡在木杆上。“哈哈,这天地间的元力终归是不如活人身上的血气来得痛快!”

    上官逍遥等人无声的站立在原地,玄龟阵已经自行散去了。

    李笑生闭目感应了一下对方身上的元力境界,却发现自己这一缕神识就如同进了大海一样摸不到边界。

    “这家伙只差一点点就能上神界了,他现在的灵魂是残缺的,一部分已经分离出去步入了神界。”李笑生一声无奈的苦笑,将弯成半月的羿神弓重新收拢。“我放弃了,这家伙我打不过。”

    颓废的不仅仅是李笑生,在场的多数人都已经散去了各自的武器与功法异象,干巴巴的在那里看着无崖武圣向他们无声的走来。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不敢跟我打了?别啊,老夫正要跟你们好好来一场呢。”无崖武圣手上枪尖随手一指人群。“不如救你吧,你来跟我打一场?”

    被点到的是一个上官逍遥见了不过三面多的中年修士,那人不过是帝境一重,搭在刀柄上的右手顿时战战巍巍起来,惹得刀在鞘中也是不停地抖动。

    “大人……大人!我乃一无名修士,不过是随着进来闯运气的而已,为什么要选我与你交战!”中年修士在那里连舌头都打结了,勉强强撑起意志向无崖武圣喊道。

    “哈哈,那老夫就让你去死了!”指向中年修士的枪尖在空中一划,修士的胸口顿时多了一道血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下一个!”

    枪尖又指向人群中,顿时所有修士都躲开枪尖的直线,一把快刀一样将人群分成两股。

    然而尽头上却又有一个人立在那里,打着折扇,身穿青衫白袍。

    “原来无崖武圣是这副摸样的。”上官逍遥收起折扇,镇定自若的看着无崖武圣。“那么本人便是上官逍遥了。”

    “老夫倒是没想到你这面相如此年轻,好得很好得很。”无崖武圣竖起长枪,倒像是一个晨练归来的凡间老头一样。“不知道上官小友的能力如何?”

    逍遥剑气无声瞬至,直直冲向无崖武圣的面门。

    “呦呵,这剑气倒是挺刁钻。”枪尖轻挑,红缨轻飘,狠厉的逍遥剑气眨眼的功夫就被长枪给打飞出去,撞到了巨壁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无崖武圣再一抬头时,上官逍遥直接将山河碑扔了过来。

    长枪往前方一横,整个山河碑便压在了这细长的木杆上,但这木杆纵使是弯成了半月也不见折断,最后险险的将攻击接下。

    无崖武圣轻呼一口气,将一头扎入地面的长枪甩出一个枪花,那山河碑则整个的弹起后直接上了天。

    “山河碑,收!”上官逍遥见接连两招都被无崖武圣轻松接下,随即收招不再相斗。

    “无崖武圣有点厉害啊,我这区区一个帝境的修士与您斗法看来还是有些勉强。”逍遥剑收鞘,上官逍遥行礼道。“但同样的,你以一个投影就要收走我们这一干精锐的性命,是不是有些太瞧不起人了?”

    见自己的伪装被识破,无崖武圣没有说什么,单手将长枪背在身后,身影渐渐淡去:“就凭你们的能力,大概是不能让你们从这里出去了,就好好享受享受死前最后的愉悦吧。”

    随即,无崖武圣的身影渐渐淡去,白色的空间也逐渐落下黑幕一般渐渐暗淡。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一缕火苗突然窜起,上官逍遥手上正摇摆着炉中火,照亮周围的环境。

    “不太对,周围修士们的气息都消失了。”越发昌盛的炉中火没有将原本聚集在周围的修士们照应出来,却将草木都重新上色了一样让上官逍遥的眼中重新恢复了碧绿。“不对不对,这股盎然的生气不像是那白色空间应该有的。”

    上官逍遥手中的炉中火恢复到了三尺之长,正好照清三丈远让他看清楚周围的状况。

    “上古密林。”看到那正常树木不会出现的树干,上官逍遥就知道了自己到底是在哪里。“看来这是过去的上古密林,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浓密的绿色。”

    脚上踩着毛发一样茂密的草地,头上是暗不见天日的树冠,幽静的树林中充斥着浑浊的树木腐湿气息,上官逍遥身边三丈见墨的这片光亮之处便是他所能掌控的最远距离。

    心念这片地界陌生又熟悉,上官逍遥跃起在两座巨木间来回蹬踏,拨开树冠顶端,向着天音圣地的方向望去。

    “天阳城?!那孤山去哪了?”定睛看去,远处正是坐落在半山上门矮皇宫高的天阳城地界。“不对,这里是秘境,应当是如此的。”

    想起来这等天地并非按照常理所能解释,上官逍遥无奈的在树冠上腾跃着往天阳城走去:“先去天阳城吧,或许那里会有什么能够从这里出去的机关。”

    就在第三次腾起落下后,脚下猛地钻出来一根又黑又长的树藤,猎猎破空声就往上官逍遥下三路抽来。

    “这又是何来的树藤!”上官逍遥空中卷身而过,炉中火环绕身体在空中烧成一个圈,将抽来的树藤烧成两断。

    “还来!”

    树林中仿佛有灵性一般,一根不中,嗖嗖的又射出七八根再次向着上官逍遥扑来。

    “火,大起!”上官逍遥抽出九尾龙羽扇又迅速收回,他生怕再次卷起一场大火引发什么无法阻挡的后果,只能以折扇上的三尺火剑将树藤一根根斩断。

    “怎么还有,难不成这里面也有一根守护木灵?”被惊扰到有些气急的上官逍遥直接从树冠上跳下去,抽出逍遥剑不断劈砍挡开袭来的树藤。

    再次回到暗无天日的地面,炉中火照耀的三丈周身再次安静下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情,莫非这树藤只要有生物在上方就会被攻击吗?”又上了树冠,树藤再次抽向上官逍遥,瞬间上官逍遥再次落到地面上。

    反复几次上升落下后,上官逍遥最终是搞明白了这处虚幻出来的上古密林的确是会自行攻击树冠上的生物。

    上官逍遥又进行了几次追踪树藤的行为,结果每次看到树藤收回在树干后,瞬身追上去时却发现已经是空无一物。

    “算了,看来秘境中虚幻出来的东西不能尽信,还是先去天阳城内探查一下吧。”折扇上的炉中火摇摆指引着道路,上官逍遥踩着脚下的枯枝烂叶,身影在密林中远去不见。

    ……

    李笑生发觉眼前一阵漆黑,双眼一闭一睁瞳孔转为淡淡的银白色,顿时眼前的事物再次无比的清晰。

    “这是……我曾经的家?”

    眼前是宽阔的厅室雅居,上面摆着一个矮脚桌,桌上还有一壶茶水,李笑生摸上去还是温的。

    “这是午夜,按理说我的父母已经睡去了……等等,我今年已经三百二十二岁了,我的父母应该死了!”惊觉异常的李笑生侧身抽出两把短匕,在狭窄的室内弓腰前进着。“这里虽然与我家高度相似,但细节之处却满是违和感?”

    一抹明晃晃的投枪扎破窗户射向李笑生,被短匕擦着火星撩开。

    “这投枪是一百年前大商帝国的样式,怎么会出现在三百多年前的家中?!”李笑生将投枪拔出,扫过修长的前段和略显单薄的尾部。“这里当真是秘境,看来这地方的魔障不少啊。”

    将一只短匕收起,李笑生单手架起投枪当做骑兵朔直接撞向投枪射来的窗户!

    “谁敢伤我李笑生,我们来比划比划!”尘土中李笑生直接将墙壁和正面窗户撞碎一地,结果已经略有变形的投枪并没有刺到什么东西。

    面前是空旷的庭院,假山、池水、一小撮竹林,以及一条大理石板路,院墙上铺着一层青瓦,墙中抠着几个半圆的窗户。

    “依然有杀气。”李笑生丢了投枪,短匕也收了起来,转而将背后的羿神弓握在手中。“有杀气,却没有生灵的气息,这可不对。”

    就那么眼皮落下抬起的瞬间,那院墙后出现了一道道又是一道道的寒芒密密麻麻不断延展的一齐向着李笑生扑了过来。

    李笑生手中的弓弦抖动几乎要连成一片白幕,不断射出的无身箭将道道寒芒拦下在半空中。

    又是滚身侧移,几枚没能拦下的暗箭叮叮当当的钉在之前所站立的位置上。

    “羿神,看清罪恶!”李笑生尖啸一声,双眼中顿时绽发出银光,整个庭院内外的场景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什么阴谋诡计,为什么内外都没有敌人,这些可伤圣境的寻常武器到底是哪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