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3章 无崖武圣现身
    “只剩我们几个老不死的了。”天音圣尊讪笑一声,看着周围的一众老友们。“圣地内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哈哈,死得其所,快哉快哉!”幽冥圣尊仰面朝天,往嘴里灌着烈酒。“就是不知道后世要如何给我等评功过了。”

    赢驷公只是捋着胡须,含笑看着身边的真龙圣尊:“把身边最后的两个子孙就这么扔进去了,龙祖你就不担心吗?”

    轻轻的气流拂过众人脸庞,真龙圣尊变回了龙躯:“龙之子孙即便是死,也是长子的骄傲,是我们不可亵渎的尊严。”

    “若是有一日命运要我等死,我等怎会安然端坐?”天禅圣尊双手将头顶的金箍脱下,稍稍一用力便化为金粉飘散在天际。“诸位抱歉欺骗了你们,我本就不是信命之人。”

    “哈哈,老子的弥勒伪像也终是有这么一天恢复原貌了!”无上禅师大手一挥,身后一直若隐若无的弥勒法相转眼间消散,转而变成了煞气袭人的恶鬼面孔。“这他娘才是我的真身!”

    众人突然安静下来,齐齐看向天空上那黑色的秘境入口,其中正传来阵阵熟悉的至强者气息。

    “他来了。”

    ……

    “诸位稳住元力,我们现在正在穿越时空节点的通道!”上官逍遥向后看了一眼,身后跟随他进入秘境的修士们如今已经削减去了十分之一,剩下的也有些只能勉强保持着姿态。

    又看向七彩斑斓的四壁,那颜色虽然看起来美好无比,却让所有人都不敢触碰。

    就在刚才,涌入秘境的修士们在一阵乱流的干扰下,境界低下的修行者飞行动作不稳,直接一头撞上了流彩的边界,就那么化为一张纸片一样流逝。

    “就这么折损了十分之一的人,无崖武圣手段越发狠厉了。”音芷瑶出声打断了上官逍遥的思绪,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忧伤。“我们从这秘境中出去时,希望还能有几个熟悉的面孔能活下来。”

    “不要想那么久远的事情,这次的历练我们要打起十分的精神去应付危机。”上官逍遥见到前方有些许别样的光芒,不禁加快了几分速度。“所有人注意,前方有异常状况!”

    一阵白昼的阳光迎面袭来,众人都眯着眼睛看向前方,速度也渐渐变慢。

    当上官逍遥当先进入光芒中时,山河碑和化生碑化为两座巨大的盾牌挡在身前,只有中间的一丝丝缝隙让上官逍遥看着前方的环境。

    “芷瑶靠近我!这光芒中有腐蚀的力量!”上官逍遥耳朵中传来的是两座石碑迎着光的表面一阵阵嗤嗤沙沙声,那是光芒正在将石碑表面千万年来生下的污垢渐渐腐蚀的声音。

    “所有人注意,前方光芒有腐蚀之力,注意防御!”急切的生意从音芷瑶的口中传出,众人纷纷撑起各自的屏障。

    然而终归是有人轻视了这阵光芒,阵阵哀嚎下已经有人在光芒的侵蚀下防御破开,空中便化作无焰骨灰。

    “帝境圣境随我上前!”李笑生看不下去了,一声急吼上前撑起一片壁障。

    赢合赢英,韦双绝,禹九节,九阳大帝等人也随着跟上去,各自不同颜色的元力绽放出光芒,迎着白芒加速向前冲去。

    而后便与身在前锋位置的上官逍遥二人合流,众人相视一点头,李笑生的锥尖位置交给了上官逍遥,顿时速度更加快了几分。

    “小心!”正在急速冲锋的众人眼前一空,发觉前方便是一个巨大的弯道。“所有人减速!减速!前方有一个弯道!”

    修士中终有薛世清这种不善飞行者,在转向的人流中时不时会掉出来那么一两个,一头扎进光幕中消失不见。

    “这一次我们损失几何?”九阳大帝就在上官逍遥身边,扫了一眼更加稀疏的修士群体。

    “不好的情况,擅长使用大地之能的修士们现在十不存一,后面可能会有大量地面上的历练了。”薛世清闭眼向后感应了一下,缓缓开口说道。

    “上官逍遥,周围的通道明显变得更加宽阔了!”音芷瑶紧随着上官逍遥身后,以手中古筝的弦音探查着周围的环境。“前方有巨大的空洞,我们已经通过了通道!”

    一行人的神情终于放松下来,持久的元力消耗虽然没有到底,却让他们的经脉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抽痛感。

    “老规矩,我当前锋,你们跟上我!”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手持两座巨碑的魂主战体已经直接冲入了更加夺目的光芒中。

    ……

    魂主战体的身影从巨壁上出现,两座石碑上正散发着隐隐的红光,那是在通道中被腐蚀后留下的痕迹。

    上官逍遥操控着战体缓缓落地,以跪姿将两个巨碑撑在身上良久后才呼出一口气:“安全了,诸位进来吧。”

    熙熙攘攘的修士们进入这空地的时候,上官逍遥也收起两座石碑,散去了魂主战体。

    “逍遥,这里恐怕并不安定。”九阳大帝绷着脸,凤首圣躯逐渐浮现出来。“还望各位保持状态,不要轻易放下戒备。”

    原本还紧密团结在一起的修士们压根就没有听进去九阳大帝的劝告,纷纷向着这方苍白空间的周围扩散开来。

    “先不说安定与否,这个空间四处都透露着诡异的气息。”白色的大树边,李笑生一席黑衣无比的扎眼。“这树是白色的,这草也是白色的,连着地上的石子,大地,都是白色的。”

    上官逍遥揪出一把杂草,连草根都是煞白煞白的颜色:“这颜色倒是让人心烦。”

    “薛堂主,请问这种异状你可曾见过?”音芷瑶拂过筝弦,向薛世清问道。“我总感觉这地方给我不适感,却又找不到源头。”

    一锄下去直接掀起两丈深的土地,随后连连画出元力将这泥土分割化成一根一根的小块,薛世清正在细心地研究着秘境中的异状:“除了苍白的颜色外,没有发现任何的异状,包括土地的腐腥气息,蕴含的元力波动,甚至是埋藏的动物尸体,全部正常!”

    “我们遭遇的恐怕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危险。”几个人的脸色越发低沉,李笑生正不安的**着弓弦,淡淡的威势正从脚下传来。

    “等一下,远处的那红色是什么情况,谁受伤了?”上官逍遥一眼看到了远方一抹血迹,顿时感到惊悚万分。

    “不对,不光是那里,什么时候出现的这么多血迹而我们没有收到任何人的示警?!”薛世清挥锄拍散泥土,转身四望道。

    一众人顿时气势提升到巅峰,随时准备应对来自四方的威胁。

    商亿衡从远处飞驰而来,身边是幽冥圣地服饰的一位长老随行。

    还没等靠近,上官逍遥已经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丝慌乱和身上不安的元力波动:“商亿衡!你身后有什么!”

    商亿衡的眼神中已经不再是那么胸有成竹,手中的长戟戟刃上也是充满了斑驳痕迹:“快结出防御阵型!后面来的是阵法攻击!”

    魂主战体巨大的身躯从半空中出现,山河碑与化生碑狠狠的扎在地面上。

    这时候商国的一班人马正好冲到近前,齐齐转身背向上官逍遥等人,正好借着惯性与上官逍遥并肩而立。

    “结阵,千岁玄龟甲!”此时附近的修士们也已经察觉到了异样,早已经围绕到一众帝境圣境的高手身边,所有人的元力紧密的蓬发在一起,由李笑生等圣境的引导下在空中结合出一重重的龟壳纹路。

    坚实无比的整个的将上官逍遥等人罩住,众人顿时肩上一沉。

    “看来这些就是仅存的修士了,没能赶过来的应该都死绝了。”商亿衡的声音从左面传到上官逍遥耳中,声音中还是带着一丝丝的喘息。

    九阳大帝与商亿衡背对着背,一个在上官逍遥左一个在上官逍遥右,各自撑起了阵法的一部分元力供应,此时见不到商亿衡的脸嘴上也不再那么寻仇:“商亿衡,你们遭受的攻击是从哪里里来的?”

    “不知道,我们正在向远方探索时被猛然出现的一阵闪光惊扰到了,然后几个皇境的弟子便吐血倒下,在班光远长老的庇佑下我们才勉强幸存下来。”商亿衡如实回应了九阳大帝的疑问。“这种无形的攻击没有随机,针对的是圣境以下的所有修士!”

    商亿衡在那里解释的功夫,上官逍遥已经感觉到了阵壁上的威压正在徐徐袭来。

    “李笑生,九阳大帝现在就看你们的了!”魂主战体退到龟壳的正中心,十八只手延长伸展,将整个龟壳牢牢支撑住。“各位圣境的前辈,剩下就看你们的了!”

    一阵阵叮叮当当的声响从龟壳上传来,所有人脚下齐齐深陷土地中。

    “哈哈哈,没想到你们还真的敢进来受死啊!”沙哑、黑暗、带着血腥味道的声音从苍白的远处传来,令众人一阵心悸。

    “无崖武圣,终于露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