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1章 秘境钥匙
    叮叮当当的声音不觉于耳,天地愧成功的将第一波冲击抵挡下来后随即消失,上官逍遥也终于将魂主战体原地解散。

    然而还有余波,这狭小空间内的能量累积最终激发了空间塌缩,庞大的吸力在六圣尊结成的壁障内不断徘徊,疯狂的吸取着壁障内的一切物质。

    “撑住,空间塌缩即将结束,我们剩下的时间内完全可以将其抵挡住!”真龙圣尊背上的披风猎猎摆动,壁障无法完全将塌缩的影响阻隔,上官逍遥的脸上甚至已经出现了一丝丝的血痕。

    壁障上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痕,而内部已经完全漆黑一片,光甚至都被吸引进了一处未知领域。

    “我能感知到空间正在恢复,都撑住!”赢驷公加大了几分元力输入的速度,几道裂痕顿时消失不见。

    上官逍遥正在紧张的看着天上的那处秘境入口,随着金属傀儡的死亡,上官逍遥发觉到那入口周围的空间缓慢的稳定了下来。

    这时身边狂风再次迎面吹过,上官逍遥眼角余光中看到几位圣尊跌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

    “终于结束了!”实力稍显贫弱的幽冥圣尊大口喘着粗气,身上的汗渍就好像是从澡房里出来一样。

    上官逍遥也被这壁障崩碎的声音吸引,发觉到那被壁障围圈起来的空间正中有一颗黑色的石头留在那里。

    “这是什么?!”看到那石头时上官逍遥就知道这东西绝非凡物,一跃跳下在六圣尊之壁垒隔绝下诞生的圆润巨坑,以逍遥剑剑尖将其从巨坑中轻松铲起问道。

    那黑色的石子如同深邃的地狱一样不曾透露出一点光芒,上官逍遥浮上地面后一众圣尊和长老弟子们在上面连一丝光亮都没法看到。

    “光。”无上禅师手指尖射出一缕光柱,直指上官逍遥剑上的那一小颗黑色石子。

    石子上一点光都没有反射回来,全部都被吞入了小小石子深邃的黑暗之中。

    “光在黑暗中无法遁形,迷雾中的光影就要出现在人世,命运正在抉择着我们。”天禅圣尊淡然的向众人解释道,双手略显紧张的搓起一串长长的禅珠。

    “起开,老神棍。”幽冥圣尊手上推开天禅圣尊,凑近了眼珠子盯着这黑色的石子。“本尊也没见什么诡异的物件从这东西里出来啊,你们当真蠢得很。”

    “幽冥圣尊,在没有搞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之前不要轻易靠近,别忘记你这千万年来吃的亏。”真龙圣尊走到幽冥圣尊身边试图将其推开,在反应良久后幽冥圣尊才缓慢的离开了石子前方。“那里面有什么,让你看的如此入神?”

    幽冥圣尊略显惶然迟疑的走到旁边,双手在头发上不停揪着:“没,没什么,只是这纯黑色的稀罕物件让本尊看的有些入迷了而已。”

    “莫要陷入迷障之中,那些黑暗的地方入了可就出不来了。”无上禅师冷不丁的向幽冥圣尊深鞠一躬,铮亮的脑门就要撞在他胸口上。

    上官逍遥剑尖挑着这个黑色石子良久,见圣尊们终于不再对这个东西的本体感兴趣,这才小心翼翼的顺着剑尖将其滑落空中,略使元力使得石子半空悬浮在那里。

    “你们在那里一顿猜测就没看到石子和天上那黑色秘境入口相同的元力波动吗?”一直都没凑到石子前的天音圣尊开口了,纤细的手指指向那天空中的秘境入口。“这石子我没有猜错的话便是那处秘境入口的钥匙了。”

    “现在我们的问题来了,这秘境我们是入还是不入?”真龙圣尊再次发话问道。

    如此秘境就在天空上悬着,向他们提示着这里就是无崖武圣传承的终点了,这里面既有宝藏,又有灾厄。

    “天煞的无崖武圣,这秘境我天音圣地是必须要破除的,若是哪天从里面蹦出来一个无崖武圣来第一个坏事的就是我天音圣地。”天音圣尊看着头顶这一方无声无息的黑色秘境入口在那里旋转,心中早就下了必要将其破除的决意。

    “既然如此我真龙圣地也要加入进去,我们与天禅圣地之间的关系最为紧密,如果不能将其破除我真龙圣地也难保安危。”真龙圣尊干脆的站在天音圣尊身边,身边赢驷公也凑过来。

    “嗯……既然如此我幽冥圣地也不能就此闲置,天知道这无崖老贼会不会一时兴起跑去我圣地祸害。”幽冥圣尊略显迟疑,在原地犹豫了片刻后也站到天音圣尊三人身边。

    “无崖在危害吾等命运的前进,必须要被铲除!”天禅圣尊与无上禅师则很果断的表态,但唯独没有提及自己的圣地如何。

    “既然如此我们通知天下的英才强者们吧,这秘境恐怕只凭我们的能力难以将其拿下。”上官逍遥挥袖将秘境钥匙收回到自己的戒指空间中,向着灵树走去。

    ……

    这之后又过了三天功夫,在四大圣地的全力宣传下大陆中的精锐修士们陆陆续续抵达了天音圣地,也看到了这大陆上最强大的圣尊们齐聚一堂的状态,稍有其知情者们纷纷流露出了略显恐惧的神情,毕竟四大圣地之间的利益纠葛已经是血海深仇,从来没有过四打圣地的人马齐聚一处又没有任何争执的场面出现过。

    “这里发生了什么,天空中的便是四大圣尊所说无崖武圣最后的传承秘境?”禹帝脚踏宝鼎前来,身边伴随的正是青木帝君。

    青木帝君身上的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颜色保持着与身边环境的区分,此时正化为六芒星将她与禹帝两人包裹在一起,声音与踪迹被完全隔离在身外。

    原本还略显空旷的行程中转眼间便与许多或是散修或是门派的修行者们合流,都是纷纷的往天音圣地的正山门去了。

    “这里是上古密林?曾经那让我感到渺小的古树也消失不见了?!”禹九节从后方逐渐靠拢到了禹帝身边,身下正是已经一片枯黄腥臭的上古密林旧址。

    “这里……逍遥将军到底经历过了什么东西……”此时前来的便是九阳大帝,身边跟着紫金帝君夏玄冥。

    “那臭小子可别让老夫撞见,每次碰到他都要赔点钱。”冯八面很罕见的离开了山海居,一路跟着两人到了这天音圣地。

    “禹帝,可是许久不见?”九阳大帝一眼就望破了禹帝的伪装,向他略显亲切的打招呼道。

    “嗯,的确是有些日子没有见到九阳大帝了,倒是没想到大帝如今已经身置圣境尊者,佩服佩服。”青木帝君的伪装被识破后倒是也没显得有多么尴尬,只是礼节性的向九阳大帝回礼道。

    “九阳大帝、紫金帝君、以及……冯老先生,诸位安康。”禹帝则显得更加客气,挨个向九阳大帝一众点名请安。

    两方人马就此合流一处,众人依然以半快不慢的速度向前前进着。

    “那边那两个双胞胎,是周国的人?”九阳大帝向远处指了指,那里正是两个一模一样的背影跳动着向天音圣地飞去。“我看上去好似有点眼熟啊。”

    “没错,看上去是周氏乾坤兄弟,他们似乎也对无崖武圣的传承秘境有兴趣。”禹帝接过话,眯缝着眼看向那活跃的身影。“他们的作风我并不喜欢,就不要去与他们打招呼了。”

    一道劲风从几人身边掠过,几人定睛看去居然是商无畏。

    而商无畏同样回头扫视向众人,眼中略有不屑的眼神让众人感到无名火正要升腾而起。

    “哼,这混蛋居然还有脸皮凑上来,自己国家中没剩下几个能用的高手,只知道从幽冥圣地那里叫人。”夏玄冥忿忿喊道。“九阳陛下,不如我们趁此机会将其彻底灭杀掉,为以后的大夏留下一份净土!”

    “逍遥将军的提议比较重要,这次事关整个大陆的安危,个人恩怨我们先放在一边!”九阳大帝干脆的拒绝了紫金帝君的提议,继续与禹帝领着队伍不紧不慢的前进着。

    “那是韦双绝?他疯了吗!”就在一行人慢悠悠的前进时候,韦双绝手持双刀的身影急速从九阳大帝身边掠过去,直追着前面的商无畏。“快拦住他,不饿能让他冲过去!”

    夏玄冥见状在空中接连瞬移,瞬间便将韦双绝单手揽住:“韦双绝你不要命了!?那大商的休戈帝君是你能杀的?!”

    韦双绝赤红着双目就好像疯子一样,一手宝刀翻转过来就倒刺着捅向夏玄冥。

    “双绝!你连友人都要捅?!”九阳大帝一众从后方赶来,冯八面两只轻轻将刀头抵住。“休戈帝君自当有人教训,你给我看好前面,那里是无崖武圣的最后传承秘境,我们最后的磨练可就在那里了。”

    韦双绝的双眼这才逐渐恢复了清明,夏玄冥发觉他的状态后逐渐松开了怀抱着的手臂。

    “好了,我们现在该走了!逍遥将军就在前面等着我们呢。”九阳大帝大步向前,依稀间已经看到了上官逍遥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