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9章 四圣尊止战
    当上官逍遥到达灵树下时,正是一群人剑拔弩张争辩的时刻。

    很奇怪,尽管看起来明显阵营不同剑拔弩张之势,却让上官逍遥生出这是一群友人争辩的感觉。

    “逍遥小子!这次我们遇到的危机比想象中要大,四大圣地任何一处单独势力恐怕都无法幸存。”真龙圣尊的声音依然那么洪亮,龙尾一扫就推着上官逍遥到了众圣尊围坐的玉桌前。

    上官逍遥勉强来到桌前,赢驷公示意天音圣尊与真龙圣尊将自己身上的圣境波动收敛起来。

    幽冥圣尊脸上充满敌意,但也跟随着其他两位圣尊将自己的元力波动收敛起来。

    “上官逍遥,区区一个帝境你也敢凑来圣尊之议?”幽冥圣尊骄傲的站在上官逍遥正对面的桌子上,头都快仰到天上去。“哼,不过是被我屡次招揽过而已,居然就真的把自己当做圣尊级的人物了。”

    上官逍遥此时没有理会他的经历,天禅圣尊与无上禅师依然保持着圣尊气势毫无遮掩的状态。

    “两位,小辈在此不便如此毫无长者之风度吧?”赢驷公与真龙圣尊果断将上官逍遥庇护于自己的身后,赢驷公甚至毫不客气的一手化为龙爪指向天禅两位圣尊。

    而天禅两位圣尊也没有丝毫让步,无上禅师的禅棍隔着玉桌就要与龙爪抵在一起。

    “够了!我们曾经也是患难与共的修行者,到底是为了什么会让彼此之间变成这种血海深仇一样的存在!”天音圣尊手上三连羽毛急速射出,将龙爪和禅棍双双拍开。

    无上禅师淡漠的扫了一眼天音圣尊,揉了揉手上的伤势说到:“我与你们之间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刻,在追寻到圣尊大人之前我不过是一名野修而已。”

    说完,无上禅师杵着禅棍就那么往后退了几步,不再参与众人的讨论:“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商议出来的对策,我一向只负责执行。”

    桌子对面,无上禅师目光穿过四人的肩膀看到赢驷公也向后退了几步。

    “我不放心这个家伙在我等讨论时在旁边坐着,万一讨论时出什么岔子恐会衍生出大乱,我也不参与讨论了!”

    这两位闹腾完后只剩下上官逍遥与其他四位圣地的掌权人还在桌子前,随即年龄最大的真龙圣尊轻咳两声,示意众人将注意力回归到桌前天上那无法阻止的异象上。

    “这异象我已经在逍遥公子到来之前在百卷阁中翻阅过了档案,的确是那无崖武圣的手段。”天音圣尊在桌子上铺展开一卷画卷,画面上正是那漫天飘雪地上修士沾染后痛苦的表情,随着画面在元力催动下的变幻后面天空中又出现了一处巨大的传送门。

    “这传送门就是无崖武圣的传承历练秘境了,根据巻宗中的记载似乎无崖武圣的秘境从来没有固定的境界限制,都是以降雪的大小区分秘境境界的高低。”天音圣尊手中的画卷完全展开,后面正是关于无崖武圣传承秘境的详细记载。

    “暴雪则为皇境的历练之地……”幽冥圣尊念出最后一句话,抬头仰望大阵上飘落着的雪花。“这比鹅毛还大的雪算什么?帝境?圣境?”

    幽冥圣尊直言出了所有人的心声,此时众人仰头看去漫天白茫茫,那不是什么所谓的云层,仅仅是密芒的大雪遮蔽了众人的视线,让众人无法看到穹顶。

    “这大雪……本尊从未见过如此盛景。”地处南方的天禅圣地,而且极少进入北方地域的幽冥圣尊不觉间惊讶的张开了嘴巴,呆滞的看着天上的景色。“若是我幽冥圣地也能年年有此盛况就好了。”

    “有这等盛况?天天被这等雪花吸取生命?”恰在此时一只王境飞鹰从大阵上方飞过,不多一会身上便沾染了四五片雪花,然后迅速失去了生机掉入大阵中,正好落在天音圣尊身前。“驯兽堂的王境飞鹰坐骑,啧,这可麻烦大了。”

    “不一定,看来这秘境入口的开启条件是要吸收万物百灵的能量与精魄,等到秘境开启的时候应该就会停下了。”上官逍遥没有看向天上,而是眺望着远处的上古密林,脸色却不似在安全环境下的平静。“上古密林中已经是一片枯黄了,再过不久这上古密林中的所有东西都会枯萎殆尽了。”

    一众圣尊也跟着上官逍遥的视线看到了那远处的上古密林,在白雪覆盖下那里正在以肉眼可以分辨的速度疯狂的凋零枯萎着。

    “这可是无数颗生长万年的大树,如今却被这等诡异秘境的秘法将其精华尽数吸收,可惜了那些已经通灵的树灵了……”天音圣尊的口中带着万分的惋惜,眼角也微微泛红。“我还记得芷瑶年幼时在密林中与守护木灵玩耍的样子呢。”

    收回视线的上官逍遥正要回到玉桌前,身边一阵狂风刮过却发现幽冥圣尊已经消失在灵树下。

    “发生了什么!”天禅圣尊与无上禅师也紧随幽冥圣尊离开了孤山山顶,直奔着天音圣地的边界处飞去。

    不断掀起的狂风意味着身边一个个的圣尊全都跟着幽冥圣尊去了边界处,只剩下将远处看的一清二楚的上官逍遥:“这个挨千刀的无崖武圣,你休想夺得我的身躯!”

    上官逍遥的身影也在山顶上消失不见,空袤的灵树下只剩树叶的沙沙声。

    ……

    一众圣尊无声的站在防护大阵的边界,仿佛是雕塑一般丝毫不动,脸上出现的是从未有过的肃穆神情。

    隔着那一层透明的幕墙外,是令圣尊都无法接受的人间炼狱——

    那是禅宗的弟子和禅师、幽冥圣地的弟子、以及真龙圣地和天音圣地的少数梦境之龙和外部值守人员所构成的恶鬼图。

    如果说他们还能算得上恶鬼的话。

    所有的弟子们都以一种惨烈的形象盘踞在防御边界边陲,身上的血肉依然蒸腾着热气,双手齐齐的扒在防御壁上。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人才会放下手中的武器吗。”天音圣尊蹲在防御壁前,一只手与一具干柴一样的干枯手骨贴合在一起。“你们幽冥圣地的人总是奉强者为尊,以更强者二代话作为自己的行动准则,从来没有想过若是强者都无法自保的情况下该如何保护自己。”

    “只有将全天下的强者统一起来,将整个大陆统一起来,我们才能在这个末法的时代中重新获得新的出路!音浮凰你太天真了,我若是不发动这战斗,你以为真龙圣地的这群非人生物就不会来打你们了吗!”幽冥圣尊一脚揣在守护壁上,强烈的震荡让壁外的尸体一阵震颤,有些已经成为枯干的骨头直接摔在地上,成为了一地的粉末。“你们呢,你们天禅圣地是为了什么跟我们结盟的!老子打天下是为了平天下,你们一群信神的跟着老子是为了什么!”

    幽冥圣尊急转身下一指朝向天禅圣尊和无上禅师两兄弟,指尖在盛怒之下微微的颤抖着。

    “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是上界的禅意指引着我们来到这里,所有的行动都在众神的眼中凝视着。”两个人并没有被幽冥圣尊的无名怒火激怒,齐齐向幽冥圣尊深鞠躬,口中解说道。“待到那天时吗,一切皆可破晓。”

    “曹泥马的一群老神棍!以前好歹还只是有点白莲花呢。”幽冥圣尊在一群旧友身边已经完全失去了一方圣地执掌者应有的威严感,只是如一个街头小厮一样叫骂着。

    “你给我等一下,什么叫做‘我们这群非人生物就不会来打天音圣地’了,我们真龙圣岛世代与世间势力井水不犯河水,何时有过无端引战这等危害苍生之事!”略显愤怒的真龙圣尊一把将幽冥圣尊拉住,灼热的龙气直接喷到了他的脸上。“圣龙不容许亵渎,给我解释清楚。”

    “你们还是没有尝试过停下征途,现在危机近在咫尺却还是只会在这里空打嘴炮。”上官逍遥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向着眼前的一众圣尊质问道。“我并不了解诸位圣尊大人之前可是有什么友情与仇恨,亦或者防御壁外死伤了多少弟子。你们都别忘了,这雪可还没停,巻宗中所谓的秘境见过的人也都已经死完了,如果这无崖武圣这一次直接将自己的化身从秘境中扔出来,各位现在可有了什么对策?”

    上官逍遥这冷不丁的一口毒言令气头上的幽冥圣尊有些恼怒,就要上前再次与上官逍遥争斗时被两只禅杖挡住了。

    “逍遥公子的出现也是命运的抉择,还请逍遥公子将自己该阐述之物阐述完成。”两根禅杖将幽冥圣尊拦住后,两位天禅的光头跟着瞬移出现在了上官逍遥的身边。

    两只手轻轻一招,禅棍再次握在两人手中。

    “你们两个到底是哪一边的?”幽冥圣尊更加气恼,向着三人斥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