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3章 天禅退走
    “听这声音,莫非是那只金爬虫?”屠成弥勒身后的佛像隐去,略显清秀的脸庞,若是生长出长发甚至是男女颠倒之姿,然而身上传来的气息却是让上官逍遥都感到惊悸的地狱鬼煞之气。“哈哈,不好意思赢驷公,这么多岁月过去险些忘记了你的姓名。”“赢驷公?这名字倒是有些耳熟。”上官逍遥听到这三字姓名,在心中搜索着前世的记忆。“莫非是那时在大陆上金龙显圣的赢驷公,如此大能原来已经身死化魄了?!”“哼,本公若不是见到你这人模鬼样的家伙,都忘记了还有你这号人物了。”赢驷公一声哼,身后的五爪巨龙也吐出一股浓厚的鼻息。“当年一战之仇你倒是记得清楚,这么些岁月过去还对我圣岛如此记挂在心,不枉本公当年与你的恩怨啊!”屠成弥勒没有多解释什么,手上的禅杖在身下的云彩点了点,朵朵莲花顿时在身前绽开,屠成弥勒一遍向前走,莲花中不断吐出的盔甲部件附着在弥勒身上。“本尊还记得你呢,赢驷公应该珍重才是。”随着屠成弥勒笑眯眯的接近,战场中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压力,上官逍遥甚至看到身前的一位禅师都有喉结上下蠕动。“嗯?道心不定者如何修行,你可以先去了。”上官逍遥只看到屠成弥勒随手一甩,那之前还在吞咽唾沫的禅师已经是尸首分离,脸上还带着严肃的表情便消失在脚下的云层中。赢驷公眯了一下眼睛,神色如初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向上官逍遥传音道:“天禅圣地的禅师就是被这家伙称为无用肉畜的,也是这家伙影响的他弟弟对手下人生杀随权,以后被他记挂上了切记不要用天禅圣地内的人作威胁,在他眼里只有弟弟天禅圣尊才是真正记挂的人。”上官逍遥也是心中惊疑不定,刚才那出手的瞬间他感受到的并不是一般禅师拥有的浩荡气息,倒是与死界和幽冥圣地的修士所使用的的功法有些相似。“不要猜了,这位当年因为禅修天资不够被天禅圣地拒之门外,结果这家伙为了自证禅性跑去一处邪修控制之城将整城的修士和黎民百姓全部杀死,在天下间将其全部污为邪魔之处,等到真相大白时时其人已经是尊者,屠成弥勒这个外号还是赢驷公送给他的。”音芷瑶伏在上官逍遥身边,小声的向上官逍遥解释道。“自那之后本公与他的友情一刀两断,已是反目仇人。”赢驷公身后的巨龙和屠成弥勒的巨大弥勒佛都已消失不见,两个人仿佛依旧是浓情友人一样对视着。“倒是没想到这家伙如今已经变成了半人半鬼的怪物,连当初出口超度的禅意如今都变成了这邪魔啸音。”“不能不能,不能跟你这种已经走火入魔的鬼怪相比较。”摆着手,屠成弥勒反向赢驷公讥讽道。“你这位不识法则,不明道理之人居然想着强行冲破禁锢抵达神界,结果成了现在这种半步神尊却又消散肉身的魂魄!实乃可笑!”上官逍遥惊讶的转头看着身侧这位赢驷公,想不到这位并未死去,亦不是妖魔,而是以堂堂正正的魂魄凝结实体屹立于天地间!“禅师们都给我退下!一群杂猪!”屠成弥勒清秀的脸上并没有怒意,然而天空中的禅师们皆是战战巍巍的快速落向地面。“至于你们,我今天就高抬贵手,帮你们一起超度了吧。”屠成弥勒高傲的扬起头看着满天的龙魄,最后视线又回到了正脸前上官逍遥三人脸上。“你们两个呢?准备即刻前往蜜土还是先成亡魂流魄?”“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就能超度我俩人?”魂主战体被即刻召出,但仅仅是衬托在上官逍遥的背后而已。“我们之间的实力可能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大的差距。”屠成弥勒一脸笑意的举起手,五指并拢掌心正指着上官逍遥:“老朽正好试试,我们之间这所谓并不大的差距?”一面大手城墙一样的高度,无声的直接出现在上官逍遥面前。上官逍遥毫无抵抗的直接被拍成了肉泥,稀稀拉拉的鲜血向着身后散花溅出。“就这么死了?原来不过是一个花架子而已。”依然是那一脸的笑意,屠成弥勒淡然的收起手掌,胳膊抱着禅棍合十并拢在身前说道。但是魂主战体却没有消散,立在表情淡漠的音芷瑶身后。赢驷公不淡定了,已经是怒意滔天的气势,双手化爪直接抓向屠成弥勒:“身怀龙脉者皆为真龙圣地中人,你敢杀我圣地帝境子弟,好大一个胆子给我掏出来看看!”两道龙爪左右交叉,蛇行射向屠成弥勒,但弥勒毫无惧意的掏出一串檀木木珠串,甩手扔向龙爪。龙爪轻易的将檀木串打散,继续向着屠成弥勒冲去。“来也!”屠成弥勒一声大吼,檀木串瞬间再次串联成环,将赢驷公的双爪正紧紧的箍住!赢驷公见状急忙要抽爪回退,却没想到自己的双爪仿佛失去控制一般在空中毫无反应。屠成弥勒脸上的笑意更甚,杵着禅杖故作轻松的在那站着看赢驷公的百般挣扎:“驷公啊,这檀木串可是我花了几百年特意给你准备的,感觉可舒适?”“好啊,不愧是我的旧友!”赢驷公怒中带笑,双目瞪得浑圆。“但是本公可不保证你这檀木珠能承受得起火烧!”“一介书生,三尺微命!”一只折扇凭空出现,伴随着声音淡定的法诀声,火焰烧起在这折扇上,檀木珠上无形的细绳瞬间便被彻底斩断,屠成弥勒在脑海中直接与这串檀木珠失去了联系。“珠子不错,逍遥小子这就收了!”上官逍遥一席青衫白袍,再次出现在众人眼中。“你小子怎么会没死!在我的掌印下怎么会,你的灵魂都应该被超度到蜜土去了!”屠成弥勒惊讶到失声喊道。“不对,这不对!”“看来从你的超升中拒绝的人,又多了一个。”赢驷公龙颜大悦,脸上的长须不住的抖动着。“怎么样,你的心境可还完好?”屠成弥勒这一次无法再保持笑脸,扭曲的表情照耀在上官逍遥的瞳孔中:“我要你死,你就要死,这是法则!”屠成弥勒的脸庞倒映在上官逍遥的瞳孔中,但屠成弥勒却没有看到上官逍遥任何负面的情绪。不知何时后方天龙圣地的防御大阵已经消失不见,若有若无的真龙龙威已经弥漫开来。“本尊倒要试试,区区一个无上禅师在我的手下能将谁杀死!”天上随着这一声吼转眼间染成一片金灿,真正的龙威肉眼可见的弥漫起众人目光所能及的最远处。龙祖,又被称为天龙圣尊,整片大陆上单人实力最强者,甚至可以说是对垒能力最强者。天龙圣尊与一般的龙有些许不同,他的身躯远比其他金龙短小,却更加雄壮,背后的鬃毛略显稀疏但又比正常龙类延长的多,在脑后飘荡直到半身的长度。“吃我的怒火!”天龙圣尊还未化成人形,巨大的龙口直接对着屠成弥勒,弥勒甚至能看到正在传出热流的喉管。上官逍遥这时候才轻飘飘的向后退去,本应该已经直抵面门的无上禅师身影已经完全被火焰吞噬殆尽,滚热的气流让上官逍遥都感到了一丝不适。在喷吐火焰的同时,天龙圣尊也有巨大的啸音吼出,依稀间千百丈下的山峰上都有巨石滚落。“死了没!”天龙圣尊的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愤怒,停下龙息后向身前看去。“没死!休跑!”屠成弥勒早就没了那股子邪气,此时正化作流光向远处飞遁,身后正紧追不舍的便是赢驷公。天龙圣尊一瞬间便堵上了屠成弥勒,蛮横的以带着金鳞的肩膀将其前进路线撞歪,没等屠成弥勒反应过来就已经一头撞塌了地面上的一座山峰。“芷瑶,我们也下去!”半空中除了悬浮着的真龙圣地,再无其他事物,上官逍遥牵起音芷瑶的手就要跟着下去。“恩人慢着!”身后传来龙吼声,上官逍遥与音芷瑶刚刚发起的身法一顿。“谁?!”“恩人留步,我是龙祖御下侍者,劝住两位恩人只因三位半步神位正在激战,龙祖恐会伤及两位恩人,故在此将两位劝住。”出乎上官逍遥的意料,将两人拦在半空的这位身上一丝龙的气息都没有,仅仅是区区一个帝境七重的人类修士。“在下名为李和风,在此为自己的唐突向两位恩人致以歉意,还望两位跟随我进入圣岛内暂且一避。”李和风的话音还未落下,一声巨大的轰鸣在下方出现,音芷瑶眼见一块山丘大小的巨石就这么带着土飞上了九天。“两位这边请。”上官逍遥往下望去,几句话的功夫下面已经是激战到满目荒夷不见人影,如此只能跟随者李和风进了圣地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