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2章 屠成佛
    七窍流出鲜血,但上官逍遥的意识之海反而归复平静。此时魂主战体和上官逍遥同步跪倒在地,上官逍遥的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正呕吐起来。音芷瑶见状,就要上去扶住上官逍遥。“不必。”上官逍遥直起身子,擦了擦脸上一条条的血迹。“我已经恢复了。”在天上盘踞在祥云中的先祖龙魄看到支撑起身体的魂主战体,随即出声问道:“身怀真龙血脉之人,请问尊姓大名?”“吾姓上官,名为逍遥。”上官逍遥整理完衣冠,以魂主战体之貌,带着音芷瑶飞向高空。“与天音圣地神女同来,只为助真龙圣地破除诅咒!”“嗯,两位少年英杰,如今这大陆上虽然再无飞升者,却是年少天才浪涌出现,实属难得。”庞大的先祖龙魄在空中几经变换,化为一个鹤发长须的耄耋老者站立在上官逍遥面前。“我等身为先祖龙魄,却没能尽其守护职责,被这死界恶魔突破封印,险些为祸世间。”龙魄老者脸上的皱纹间流露出悲痛的神色,向着上官逍遥与音芷瑶自责道。“两位英杰实乃我真龙圣地救星,实乃大陆的救星!”“诸位先祖,其实我等此次前来实为唇亡齿寒之举。”音芷瑶的声音从魂主战体中传向着漫天大小的龙魄喊道。“如今天音圣地同样被幽冥圣尊封锁,圣地内部精锐为了抵抗幽冥圣尊的入侵已经是疲于抵抗,凡间帝国也正是战事频起。念此天下已经大乱,希望真龙圣地危机解除后能够相助天音圣地!”漫天大小形状各异的先祖龙魄这时候纷纷便幻化做人形,一时间天上不断传来讨论之音,扰得下方的上官逍遥三人一阵皱眉。上官逍遥散去了身上附着的魂主战体,将他与音芷瑶两人渺小的身影展现在所有人面前。“诸位,诸位先祖英烈请听我一言。”上官逍遥急速拔高,半空中站在众龙魄身前,身后幻化出天音圣地幻境、圣地内部的破败、以及汗门原上的血战。“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这片大陆正经历着有史以来最磨难的时期,再无飞升者也好,再无神界下凡也好,这都不重要。”“但是,这大陆上正在生灵涂炭,正在面临灭绝的危机,四大圣地的战斗若是再不拖入僵持之中,恐怕我们的传承就要从此灭绝!”上官逍遥渺小的身影已经让所有龙魄的争执停下,都专注的看着上官逍遥。“天禅圣地身为正道之一却与幽冥圣地同流合污,无耻的偷袭了我等!幽冥圣地甚至唆使商国突袭夏国与番汗,多少黎民百姓与忠勇将士为这等好战之徒送命,又有多少英才豪杰为此等好战之徒送命!”龙魄老者手上缕着虚幻的胡须,面无表情的思虑着上官逍遥所说的情况:“逍遥小友,天音神女,并非为我等想要甩脱职责,实乃有无力之事。”老者举手在天上一划,原本稀稀拉拉的龙魄瞬间密集起来,天上多出了不少陌生面孔的投影:“加上这些才是我们先祖龙魄的真实数量,但是在天禅圣地与幽冥圣地入侵的时候已经损失了很多,导致现在我们连死界封印都无法压制,两位到来之前我等龙魄甚至败退到了万龙冢的一角才勉强自保。”再次一挥手,拥挤的投影又消失了,天上再次恢复到了稀稀拉拉的状态。上官逍遥降下来,与老祖同高站在祥云上:“天音圣地的状况比你们还要惨烈,圣女堂的圣女几乎被屠戮一空,在我抵达之前天音圣尊派出去不少精锐寻找死去灵树的种子,导致圣地未来的传承之人几乎空缺了一般还多。”音芷瑶上前拉了一下上官逍遥的衣角,而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我当时问天音圣尊,若是寻找到灵树后没有时间让它生长,圣尊会怎么做。”上官逍遥牵住了音芷瑶的手,转头凝视着她的双眸说道:“圣尊回答我说‘她会以自己的身躯与魂魄滋养灵树,力保圣地无碍。’”“不……师傅从来没有跟我说过!”音芷瑶失声哭喊道,眼泪爬满脸庞。宽阔的臂膀将音芷瑶牢牢环抱住,大手在娇弱的背后不断拍打着:“放心,你的师傅现在不是还安然无恙吗,不需要担心了。”见音芷瑶的情绪重新稳定了下来,上官逍遥再次向龙魄老者说道:“如何,天音圣地的圣尊都经历过生死之灾,你们还在怕什么?”“这个世界需要你们的援助,这个世界需要龙的归来。”上官逍遥端正正的矗立在那里,等待着龙魄老者的回应。龙魄老者无声的举起手臂,手上只有一根食指竖立在那里。漫天的龙魄也有快有慢的抬起手臂,食指正指向龙魄老者。一道道光束向老者的食指射去,金灿灿的细线将龙魄老者的手指与漫天的龙魄们连接起来。“好的,我收到各位的决定了。”龙魄老者将手指上的细线收回,嗓音骤然变大,在两座巨壁间震响回荡。“我谨代表龙魄先祖之势力决定,对天禅圣地、幽冥圣地、以及死界宣战。”老者身上的衣袍随着口中洪鸣的嗓音震动,漫天的龙魄们再次幻化回龙形向天长啸不止,天上的祥云也弥散开来,一时间上官逍遥与音芷瑶以为自己仿佛是进入了金色的大殿中。“所有的龙魄,集中你们的意志!”已经幻化回归为五爪金龙的龙魄先祖低沉的吼道。“冲破封印壁,将那些天禅圣地的宵小驱逐出无土圣地!”随即,上官逍遥与音芷瑶赶紧降下高空,看着庞大的五爪金龙身后汇聚起一条金流,单单是凝结起来的气场就已经引起封印壁颤颤巍巍的凝聚起游离的法诀文字。金色的光幕出现,先祖龙魄以不可阻挡的姿态将守护巨壁捅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随后便是无声的音浪席卷天地,万龙冢内满地的灰烬这次彻底消失一空,只剩下光秃秃的黄黑色地面。然而上官逍遥这时候已经听不到什么声音了,那无声的音浪刮过上官逍遥身边时一瞬间便摧毁了上官逍遥的听觉,他甚至感觉到皮肤上有刀锋一寸一寸的刮过一样刺痛。封印壁被破除后外面的天空中正密密麻麻的站立着天禅圣地的禅师与弟子们,他们正整整齐齐的高声唱诵着经文,手中各自不同的法器焕发出略显不同的金红之光,与龙魄们的金色大河狠狠相撞在一起。“我们也上去,天禅圣地的这些禅师似乎同样有克制先祖龙魄的能力!”上官逍遥左手抽出折扇,右手逍遥剑铮然出鞘,极限的速度下在空中发出尖啸之音,转眼间便将手中的逍遥剑捅入边缘的一个禅师体内。啪的一声响鞭,音芷瑶手上龙筋抽飞一个试图靠近的禅师,那禅棍还没等碰到音芷瑶就被撕成几段远远的飞出去。“灵魂法器,无弦筝!”一甩手,一把没有弦的古筝向着音芷瑶飞去。“芷瑶,龙筋上筝!”而音芷瑶接住古筝后空中旋转不止,不一会的功夫十八弦已经尽数接牢。“战之乐章,起!”寒澈萧瑟的筝音从灵魂古筝上传出,音芷瑶弹出的琴音不断幻化成刀剑幻象,周身围绕的禅师脖颈齐齐裂出一道血线,空中嗤血掉下九天。两方激战正酣,上官逍遥忽见一面佛像大脸出现在天际间,几乎贯彻整个天空一般的身躯隐去在云雾中。“天禅圣地的无上禅师来了!”音芷瑶瞬间来到上官逍遥身边,拽着逍遥的后领急速向后方撤去。“这家伙是天禅圣尊的双胞兄弟,战力比天禅圣尊还要高上一筹!”佛像大脸嘴上带着微笑,注视着在禅师中左突右杀的龙魄群:“幽魂死魄,为何尔等依然留恋世间?”鸿鸣的声音不知觉见让整个天空的打斗瞬间停下,上官逍遥直接生出了一股对杀人的厌恶感。那巨大的五爪金龙龙魄同样不断放大着自身,两个鼻孔中喷吐出金色的鼻息凝聚成身边环绕的祥云,龙须挥摆间九重圣尊的威势将无上禅师的影响从上官逍遥的脑海中驱逐出去。“逍遥小友,稳住你的心神。”先祖龙魄的声音在上官逍遥脑中响起,再次让上官逍遥紧握起逍遥剑。“那是无上禅师的止战法相,初见者会轻易的被其干扰,生出厌战之意。”就在上官逍遥恢复过来后,那佛像却渐渐得恢复了平静的相貌,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起来。“看来老夫的能力还是有人见过还能活着的啊。”消瘦的人影出现在佛像前,上官逍遥迎着光看去只有勉强能看到的模糊身形在那里晃动。“敢问阁下尊姓大名?”“看来你是真的老糊涂了,屠成弥勒。”巨大的黄金龙身前也出现了龙魄老者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