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 万龙冢
    “差不多就是这里了,芷瑶稍等。”上官逍遥手上抽出逍遥剑往地上一插,道道字符再次从剑柄中出现,爬满一丈方圆的土地。“阵法,魂主战体!”

    逍遥剑离土归鞘,魂主战体半身将音芷瑶严严实实的包裹在阵法中。

    “芷瑶,这魂主战体在这里可以帮助你抵御阴寒之物,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上官逍遥两步踏出魂主战体的范围内,手上晃着羽扇就往前走去。

    音芷瑶的声音无法穿过魂主战体,试图冲出来时魂主战体的身躯又凝实成密不透风的墙壁,将音芷瑶完全禁锢在阵法中。

    “那个地方不适合芷瑶前往,只有灵魂强大者才能在不断冲撞的龙之怨灵之间生存。”上官逍遥停下了脚步,遥望着前方山谷冲天的死气和扑面而来的腐烂气息。“而且这万龙冢明显已经被幽冥圣地腐蚀了,恐怕那些肉身没有腐烂的龙尸现在已经复活过来等着我呢。”

    “就这样吧,芷瑶你在这里操纵魂主战体替我守住路口,待我唤醒血脉,我们就能成功将封印壁破除,真龙圣地中的强者自然就会协助我们将天禅圣地和幽冥圣地的余孽驱除。”

    一步一个脚印的,上官逍遥坚定地步入了万龙冢中,只剩下音芷瑶还在那魂主战体中。

    ……

    衣袍飘荡,上官逍遥翻过矮墙一样的一排灌木,眼前的景色瞬间变得不同起来。

    烟色的松树,扭曲的灌木,时不时抖动过一阵仿佛里面躲藏着致命的狼狗巨蟒。这里第一眼就在向来人宣告着危险的气息。

    踩着松针前进,上官逍遥猛地意识到这里与封锁中的天音圣地幻境如出一辙。

    “幽冥圣地的这群人,这么大一块烂屎扣到人家祖坟上,就不怕从此再无宁日吗?”上官逍遥心里嘀咕着,左手抽出逍遥剑,右手举着折扇当做火把,小心翼翼的在疑似幻境的万龙冢中摸索。

    慢悠悠前进着的上官逍遥最终还是没能躲过触发陷阱,当钧天履踩过一处松针时地面猛地凹陷下去,心知是又要出现危机了。

    “正好试一下新的扇子如何!”上官逍遥收起折扇,将插在背后的九尾龙羽扇执于手中,顿时九根龙尾的须毛上正缓缓的再次燃起炉中火。

    这羽扇上的炉中火让上官逍遥略感失望,视觉上明显不如折扇来的猛烈,也无法结成三尺长的火剑。

    但周围的杀意已经刺的上官逍遥皮肤生疼,地面上的枯黄松针正一根根的浮起,颤抖的指向上官逍遥。

    “算了,就用这个吧!”见到危机已近在咫尺,无瑕变动的上官逍遥干脆的将羽扇当蒲扇抡挥起来。

    霎时间,风卷着火焰以一道火墙一般迎着面前射来的松针就掠袭过去,被火墙吞噬过的松针只剩下淼淼青烟留下。

    上官逍遥见状大喜,直接挥舞起手中的九尾龙羽扇,连连向着四周射去,霎时间整个松林被烈火吞噬,上官逍遥再也看不见一根松针出现在视野中。

    “这九尾龙羽扇,当真是与众不同。”火海中只剩下焦土,火树,以及上官逍遥一位活物,火焰照映着上官逍遥的脸庞,沟壑中渐渐闪过一阵狰狞。

    空中一阵阵嗡鸣扑扇声,上官逍遥不禁抬头望去,正看见一只蛟龙飞过头顶,身上腐烂的肉块在热风的吹席下扑通扑通的往下掉。

    “是谁在这里打扰吾等复活之地?”轰隆隆的巨响声中,巨大的蛟龙腐尸降落在地面上,对着上官逍遥喷出一股腐烂的气息。“应许之日即将到来,凡间修士,我们的愿望就将实现了,世界将会成为我们死去之物的国土。”

    手中龙羽扇挥出气流,将蛟龙吹来的剧毒口气隔绝在周身外,上官逍遥傲然矗立于巨大的蛟龙腐尸身前。

    “你,凡人修士,是从何而来?”虽然隔绝了毒气,然而龙身腐化的气息依然充斥着上官逍遥口鼻中,若真是一般凡人修士恐怕已经被这等腐尸臭气熏晕过去了。

    上官逍遥不是一般的凡人修士,他直接掐断了嗅觉。

    “我?我乃真龙血脉之人,上官逍遥是也。”手中的羽扇不断净化着周身的空气,上官逍遥恭敬的躬身回复道。“今日打扰安眠之地,实为无奈之举,真龙圣地中如今正遭遇有史以来头一遭的磨难,渴望列位先祖真龙予以上古之力拯救之。”

    蛟龙修长的身体环绕着上官逍遥,巨大的龙头就好像蛇一般左右摆动着打量上官逍遥:“真龙圣地即将被毁?此话当真?!”

    听到上官逍遥一席话,腐尸蛟龙的龙嘴顿时咧到牙根后方,狂喜之下口气更毒了几分。

    “真龙圣地终于要被毁灭了,哈哈哈哈!!!”相比起它的头颅,蛟龙的脖颈在对比之下显得细到不成样子,它昂起头向着天空长吟尖啸,如同疯魔一样在那里释放出煞人的气息。

    然后又猛地俯下身躯,尖牙眼看就要顶在上官逍遥身上:“差点忘记了,你还是身怀真龙血脉之人。”

    鼻息喷在上官逍遥身上,传出一阵阵的腥臭味:“你,应该知道了我是什么东西吧?”

    逍遥剑传来一声声剑鸣,上官逍遥强行握住将其压下:“倒是没想到真龙圣地中居然还镇压着这等邪物,原来就是你们做的内应将幽冥圣地的人引进来的吗?”

    “没错,幽冥中的烟暗之人应许我们,攻破圣地后我们将获得重生的自由,再也没有什么正道之徒能够阻止我们恢复国土!”蛟龙腐尸侧过头颅,一只龙眼瞪大凑近了看向上官逍遥。“所以你知道了,真龙血脉之人,你应该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没错。”逍遥剑铮然出鞘,逍遥剑气瞬间划出一道弯月射向蛟龙腐尸。

    蛟龙腐尸没想到逍遥剑气突然袭来,眼珠当场失去颜色,爆成浓浆从眼眶中流出。

    “奸诈之人,你怎能身怀真龙血脉!”失去了一只眼睛,没有痛觉的蛟龙腐尸只是下意识的起身躲避而已。

    “对付邪恶,不需要道义辅佐我!”上官逍遥纵身跃起,逍遥剑直刺蛟龙脖颈。“已死之物,回你的安眠之地好好沉睡吧!”

    逍遥剑末首而入,剑尖从颈背透出。

    “炉中火,来!”上官逍遥将羽扇收起,手中直接攥着炉中火拍向剑首。

    炉中火顺着剑首,一路顺着剑脊注入蛟龙体内。

    “不,这等至邪之物,不可能是真龙血脉之人所能使用……”上官逍遥抽剑归鞘,脚下蹬踏间离开蛟龙腐尸身体,被炉中火侵蚀入体的蛟龙腐尸感受到了生前都没有经历过的疼痛,在挣扎扭曲间崩解为浮土,四散飘失。

    上官逍遥又抽出了逍遥剑,方才炉中火燃在剑上时让他感觉到了一阵灵魂的刺痛,如今才发现逍遥剑已经是被炉中火侵蚀的通红。

    “手也好痛,看来这炉中火所燃烧的当真是事物的过去与时间。”上官逍遥感到刚才握住炉中火的手阵阵乏力感传来,每次牵扯到肌肉都会有一股刺痛感,让上官逍遥直皱眉头。

    “你,居然敢杀我子民。”远处一处山坡的背后,一声咆哮传来,卷起的层层气浪转瞬间扑到上官逍遥面前,原本滔天的业火也被瞬间吹灭。

    羽扇再次强挥,两股狂风在上官逍遥面前相撞,直接形成了一股通天彻地的飓风。

    “谁在那里狂言相谓!”上官逍遥也运起元力,以炸雷一样的狂吼回应道。

    “你,很好,够狂妄!”山的那边传来阵阵的闷响,每一节吐出都会引起大地的震动,地上的木炭与灰烬随着声音的袭来规律的震动着。

    上官逍遥感到不妙,那山后已经是阵阵烟光溢出,如云般侵染着原本就昏暗的天空。

    转眼间,天空彻底被笼罩住,上官逍遥自己的眼前连手臂都已经看不到了。

    “吾,曾经是真龙圣主的伴生龙王,如今是死界主宰!”在烟暗中只有这个声音在上官逍遥耳边回荡,甚至上官逍遥已经无法分辨自己的上下左右。“吾之族人已被真龙圣地镇压千年有余,还要多感谢幽冥圣地,若不是那些狂妄之徒到来,我等还要继续千年才能破封而出!”

    上官逍遥摸索着抽出折扇,在身边燃起炉中火,终于让自己的眼中看到了不过四尺距离的事物。他这才发觉自己已经不再身处原地,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两脚埋在了蛟龙腐尸崩解时留下的粉末中。

    炉中火成功的引起了这位死界主宰的注意,带着惊诧的声音再次响起:“哈!真龙血脉之人,告诉我你手上所持的为何物?”

    一丝丝的烟暗丝绸一样再次压迫向上官逍遥,然而却激发的炉中火燃烧的更加剧烈,上官逍遥所能看见的区域更加宽阔了几分。

    “告诉我,真龙血脉之人,你手中所持到底为何物?”死界主宰的声音不再有之前的轻视,郑重的向上官逍遥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