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破围入地
    音芷瑶从上空落下,面色如常的站在上官逍遥身边,与御座老头对峙着。

    薛世清没有下去,他在下方对峙三人的正上方俯瞰着,随时准备做好应对措施。

    “很标准的三人阵型,逍遥小子。”老头站起来,手上拂尘抱在臂膀间。“倒是这个女孩,你身上的气息也让我有点熟悉。”

    “本神女?本神女与你无丝毫瓜葛,你莫非是个为老不尊的老色鬼?”音芷瑶面对素未蒙面的御座老头毫无惧意。

    “你是不是……罢了,看在旧识的份上,老朽不再与你们为难了。”说完,老头子的御座向着高空飞去,突破九天的穹顶消失不见。

    “这个人什么意思,什么叫熟悉的气息,什么叫旧识?”音芷瑶脑海中回放着老头临走前毫无逻辑的言论,不禁对上官逍遥问道。

    “你的父亲啊,音芷瑶,恐怕这位老头子是你父亲的友人吧。”等到老头走后,上官逍遥身上已经展现出一股颓丧的气息,无精打采的站在那里。“这鬼老头的拂尘攻击能够带走别人的精力,够烦的。”

    音芷瑶知道自己的父亲身在神界恐怕真的结识了不少大能,随即不在多想,拉起上官逍遥重新回到云层上方。

    “薛世清,看来这天禅圣地在这里设的埋伏就只有这点东西了,我们继续前进吧。”上官逍遥的状态借着不灭经转眼间恢复了正常,招呼起薛世清向着真龙圣地继续前进。

    “这真龙圣地中的龙种们按理说个个都是些强者,为何会沦落至此?”薛世清逐渐靠近了真龙圣地的封印壁,伸手就要摸上去。

    那封印壁上闪烁着金红色的烁光,时不时一串字符飘行而过。

    上官逍遥见薛世清的手就要碰到了封印壁,急忙瞬移过去将其从封印壁前拉开。

    “这个墙壁,绝对不可以用手触碰。”上官逍遥说着,手上拿出一个猪蹄子便杵在了封印壁上。“看着,你若是用手碰就会变成这样。”

    上官逍遥紧握着的猪蹄刚刚接触到封印壁,随即那些四处飘荡的金色文字就找到了目标,四面八方的向着猪蹄涌来,顺着接触的猪皮就蔓延到了整个猪蹄上。

    而后,上官逍遥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猪蹄上的文字又开始了下一步的蔓延,从上官逍遥的手指直接攀上了手臂,爬满了全身。

    上官逍遥的眼珠上也各自出现了一串串字符,在音芷瑶和薛世清不可思议的眼神下瞬间失去神采,掉下九天。

    “逍遥公子……又死了呢。”薛世清向脚下望去,双目穿过云层看到上官逍遥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团肉泥。“神女大人,守住道心,万不可走火入魔。”

    音芷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上官逍遥之前当着她的面死掉又重新出现的状况已经发生了一次,她已经拿不准这一次上官逍遥是不是如之前的状况一样。

    一缕白袍从眼前晃过,上官逍遥的身姿再次出现在视野中。

    “啪。”上官逍遥将折扇打开,威风潇洒的站在封印壁前,慢悠悠说道:“没想到这天禅圣地的封印壁居然能够有如此威力,差点就中了他们的道。”

    “逍遥公子,你背后已经湿透了。”薛世清站在上官逍遥身后,指着他已经被冷汗湿透的后背说道。

    “这地方现在当真是难办了,刚才爬满我全身的金色文字全部都是镌刻的封印法诀,字字都是皇境,加起来甚至能够困住半步圣境的高手。”上官逍遥绷着脸说道,手上的折扇也以高频率摇着。

    “我们或许可以用蛮力强行突破过去,如果我全力一击的话有机会破开一个口子直接冲进去。”薛世清摸了摸手中的锄头向上官逍遥说道。

    上官逍遥当场否决了薛世清的决定,向他解释道:“这个东西我们需要的是能够以无声突入的能力,若是以圣境强行破开恐怕会引来那些天禅圣地真正的主力,而且我怀疑幽冥圣地也有一部分人在这里协助,我们必须要保持低调。”

    一席话讲完,直急的薛世清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不似一般的圣境富有,真正能拿的出手的攻击能力只有手上一把盘神开天之能的锄头,挥击出去次次都是惊雷般的怒响,若是全力一击下更是如同上古巨龙响彻天地一般的龙吟一般。

    手中一直**荒古天音筝的音芷瑶这时候站了出来,筝弦一阵扰动发出一阵仙乐:“逍遥,或许以我手中的荒古天音筝能够在无声中将这封印破开?”

    上官逍遥闻言看向音芷瑶,以及她手中的荒古天音筝。

    “芷瑶,若是这荒古天音筝能够成功将封印破开,你需不需要启用什么会对身体造成损失的秘法?”思虑一阵,上官逍遥略显迟疑的开口问道。“若是对身体造成什么不好的状况,那就不要用了,我们在寻找其他的方式进入真龙圣地即可。”

    “逍遥多虑了,天音圣地中从来不会教授弟子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功法。”音芷瑶轻声细语的向上官逍遥回应道。“大事要紧,若是封印壁不破,我天音圣地之危机也难以化解。”

    说完,音芷瑶便坚定地站在封印壁前面,开始准备突破封印壁。

    “芷瑶,以帝境之能当真没有问题吗?”上官逍遥依然对音芷瑶的能力心存疑虑,干脆凑到旁边亲密的问道。“若是感到吃力立即停下,我会助你平安无事。”

    音芷瑶并没有理会上官逍遥的话,神情专注的她正在缓缓地拨弄筝弦,每次筝音发出都会引起天地之间的共鸣,甚至连薛世清这种圣境都会感到浑身骨骼经脉翻腾不止惹得薛世清与上官逍遥连连后退。

    “逍遥,你还好吗?”薛世清将耳朵完全堵住,甚至直接封闭了自己的听觉,依然感受得到自己身上血脉骨骼的不断翻腾。

    “还算可以。”上官逍遥身上还附着着魂主战体,音芷瑶的筝音在魂主战体的防御下几乎密不透风,只有微微的一点钻入了上官逍遥的耳中。上官逍遥只是看着薛世清的脸色难看,自己只能跟着做出一副难看的脸色迎合而已。

    两人谈话的时候,音芷瑶手上的筝音已经越发宏大,薛世清的脚步也越发往后退去。

    上官逍遥耳边仅仅是从若有若无升级成了断断续续,依然在原地站立不动。

    薛世清看了一眼脚下的云海,此时已经如同怒海一般翻腾起来,薛世清见状暗中释放元力,以精确的控制伸展开来将附近天空上的云层全部包裹住,这才将痕迹摸去。

    “逍遥公子,神女大人不是说要无声无息吗,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就要让整个天禅圣地的人都知道了我们在这里突破封印壁了。”

    “不要抵抗。”上官逍遥将魂主战体的手臂延伸,团团包裹住薛世清。“这是一种特殊的筝音,只会对与音芷瑶有密切关联的人才会产生影响,你会看到云海翻腾,感到血脉气涌万分难受,都只是幻境而已。”

    被魂主战体包裹住后,薛世清果然感觉自己身上的燥热之气迅速褪去,眼中云海已经恢复了安定的原貌。

    “不愧是逍遥公子,这魂主战体名不虚传啊。”薛世清身上的痛楚去除后注意力瞬间转移到了上官逍遥的魂主战体身上,不断**着魂主战体的手臂和手掌。

    “安静地看,芷瑶有一丝不对的地方,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请薛尊者务必助我将其打断。”上官逍遥的脸上已经是无比严肃,身上的气势令堂堂一位尊者都感到了丝丝传来的压力。

    薛世清移动到上官逍遥身边,魂主战体轻易地将其吞并入体内,两个人并肩看着音芷瑶直面墙壁的演奏。

    “芷瑶的这首曲子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薛世清静下心来后终于能够安静地听音芷瑶的演奏,随即向上官逍遥说道。“恐怕芷瑶在演奏的不是正常的音乐,怎么办。”

    “等下去,现在音芷瑶身上的元力和灵魂气息没有发生异常,暂时还没有危险。”上官逍遥表面上依然镇定,然而薛世清已经看到他的手正紧紧握住腰间逍遥剑的剑柄,指节都发白了。“这是我们为数不多的机会,芷瑶没有事情,我们就不去打扰她。”

    正说着,音芷瑶手中的筝音一阵陡峭的变奏,整个荒古天音筝都发出了一声声吱吖呻吟!

    “不好,神女大人是要以荒古筝为祭品,将其中的圣境气息引爆出来!”薛世清说着,就要出去将音芷瑶阻止。

    “停下,我说过了,音芷瑶没有事情就不要去拦她,这是她自己的决断!”上官逍遥以魂主战体凝结的前胸壁阻拦住了薛世清,出口劝阻道。“再者说,你若是出去了,这筝音中的幻境瞬间变会让你迷失。”

    这时候,荒古筝上传来一根根筝弦断裂的声音,伴随着的便是封印壁上逐渐扩大的缺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