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抵达真龙圣地
    “前面便是真龙圣地了。”音芷瑶眯着眼睛看向前方,透过云山三人已经隐约看到了真龙圣地那浮空的岛屿。“逍遥,带领我们继续向上面飞,天禅圣地的那些禅修没有能力飞往真龙圣地的上空!”

    “了解。”上官逍遥手上画出几道发令,三人下方生出一股巨大的浮力,一行人直冲往真龙圣地清澈的上空。

    三个人正在往上空飞着,上官逍遥却感到一丝杀意出现在自己下方。

    “临战帝身!”上官逍遥左右拍飞音芷瑶和薛世清,自身无瑕闪避下发动起临战帝身,当场身体被七八只禅杖打成一团肉泥。

    云海翻涌中出现了几个光头,各自招手唤回了自己的禅杖,向着刚刚正回身姿的音芷瑶和薛世清缓缓行礼,口中缓缓说道:“障孽已除,诸位请回吧。”

    音芷瑶回头便看见了上官逍遥血肉模糊掉下天空的肉身,以及那些光头们手中禅杖上沾满的鲜血。

    “逍遥!”歇斯底里的声音从音芷瑶的口中吼出,音芷瑶祭出荒古筝,划拨出几道狰狞的音色,一把把刀剑从半空中刺向正持杖肃立的光头们。

    “天禅圣地的禅师们,这便是你们普度众生之道?”薛世清握紧锄头,在半空中卷起云海拍向前方、

    而天禅圣地的禅师们则依然风轻云淡的站在原地,一阵阵咏经的低声从口中急促的念出,半空中浮现出道道的金红锁链将音芷瑶和薛世清的攻击尽数拦下。

    薛世清随即停下自己的攻击,虚空中杵着自己的锄头站在云海上:“看来你们天禅圣地为了杀逍遥公子下了很大力气嘛。”

    “上官逍遥作乱世间,让这世上徒增许多亡魂流魄,理应将其斩除。”其中一位显得明显雄壮几分的禅师,手中禅杖一抬一落,凭空响彻一声木鱼声。“我天禅圣地身为正道领袖之一,绝对不能忽视此等祸害。”

    音芷瑶没有说话,又是一阵急促的筝鸣,上空坠下许多巨锤,砸破锁链金网坠向天禅圣地的禅师们。

    “女施主自重!”矗立半空的禅师三三一组,手中禅杖连击巨锤,将其在身前击碎。

    音芷瑶依然没有回应,身上的衣服再次换成软甲战装,就要撞向那位领头的雄壮禅师。

    “芷瑶冷静,我还没死!”上官逍遥身附魂主战体,从天上力压在那个领头的雄壮禅师身上。“臭禅师,随我下去吧!”

    上官逍遥以魂主战体的巨力将禅师牢牢地压在身上,逍遥剑燃起逍遥剑气往禅师身上连段劈砍着。

    然而禅师手中的禅杖并非一般法器,能够以金红光罩将上官逍遥的攻击尽数挡下。

    “孽障!没想到你的妖术也有点能力,唤我上仙来降服于你!”禅师也被上官逍遥的攻击压制的心烦无比,双手握住禅杖左右反转,中间一节在机括声中分为两半,露出其中一张张粗糙的金黄道符。“上仙慈悲!”

    雄壮的禅师瞬间变得干枯萎靡,然而浑身护体的元力却猛地将魂主战体撞开,而上官逍遥干脆向上反飞上去,彻底与禅师拉开距离观察变化。

    禅师身上的金格披袍上已经流转起道道符文,与禅杖中的道符交相辉映,上官逍遥的耳边也响起了阵阵梵音。

    “山河碑!”上官逍遥一声大吼,魂主战体手中以山河碑为盾牌便往对方撞去。“你们这些只会妖言惑众的禅师才是真正在为祸天下,为何你们始终不能认清自己?”

    禅师身上的披袍一抖,离体而起,在禅师的身前形成一堵屏障,将魂主战体竭力挡下。

    而披袍与魂主战体撞在一起时,禅师嘴中一口鲜血吐出,分不清是因为披袍还是自己催出的,正好喷在两节禅杖中间的层层法符上。

    “上仙降临,荡平邪恶!”禅师满嘴鲜血,眼眶里的眼珠子就要掉出来一样,还是在硬撑着高喊。“上仙降临,荡平邪恶!”

    上官逍遥被这两声给喊得头脑昏聩,收起逍遥剑反手抽出折扇,炉中火再次燃起在扇尖上。

    披袍形成的屏障在炉中火前只支撑了不到一炷香,在空中烈火的燃烧衬托下上官逍遥就真的如同地狱魔鬼一样向着禅师扑去。

    “上仙……”还是在那里嘶吼的禅师没等一句口号喊完便被炉中火烧穿胸膛,挡在胸前的禅杖不过让炉中火短停了一下而已。

    上官逍遥打开折扇扑扇几下,炉中火随即熄灭:“上仙若是救得了你,怎么还会死在我手里?”

    “二清道长被杀了!”在上官逍遥将这位雄壮禅师击杀的时候,上面的禅师也终于追着上官逍遥下来了,随即目睹到自己的师傅或者师兄在上官逍遥手中化为灰烬。“为了三清道长报仇!上仙降临,荡平邪恶!”

    所有光头的禅师这时候都开始了声嘶力竭的呼喊,手中的禅杖同样反转后中间露出了一层层重叠的法符。

    “上仙降临,荡平邪恶!”

    “上仙降临,荡平邪恶!”

    上官逍遥看着眼前这群禅师们如同被下了咒一样疯狂的在那里喊着这个所谓上仙,将自己周身的防御完全交给了护体元咯和那一张薄薄的披袍,就这么张开臂怀站在上官逍遥脸前。

    “你们是什么问题,真的以为这种方式能够取得所谓上仙的帮助!?”禅师们的齐声唱诵再次环绕上官逍遥身边,上官逍遥耳中顿时再次感到嗡鸣之音阵阵叠起。“聒噪之徒,看来该杀!”

    上官逍遥手上一甩,折扇收起,炉中火再燃,就要扑上去将禅师们挨个烧死。

    就在这时,禅师们的眼中突然精芒放出,对着上官逍遥射来。

    顿时魂主战体手中山河碑连连挥出将这些精芒尽数挡下,待到精芒消失时,上官逍遥看到这些禅师的脑袋顶已经有一缕缕的金线往上空汇集。

    “上仙已至,邪恶将除!”禅师们喊完最后一句话,个个化为骷髅掉下天空,在地上摔得粉碎。

    “你便是那个上官逍遥?”一座威严的御座从上方降落下来,未见其人便已经听到了他的声音。“居然敢动我的后辈?”

    “你身上倒是有一股熟悉的气息,看来我们之间还是有不小的渊源嘛。”御座缓缓落到上官逍遥持平的位置,上面一个手挽拂尘的老者正盘坐在上面,笑眯眯的看着上官逍遥。

    “老头你活了这么多年,难免会有看错人的时候不是吗?”上官逍遥从这老者身上察觉不到活人的气息,倒是那一句熟悉的气息让他心中一突,强忍着战意决定先套一会话再说其他。“老头,你手下的神棍们先是几棍子捶我,又是在我面前搞这什么秘法,现在成了一堆骷髅在地上呢。”

    “哈哈,神棍?那些只不过是我圣地的消耗品而已,神棍倒是形容的很好。”御座上的老头子仰着头哈哈大笑,手中拂尘连连摆着。“好啊,死了这么多神棍就为了喊我出来跟你打一架,小子,你是什么想法?”

    上官逍遥闻言紧了紧手中的逍遥剑,从对方的身上已经感觉到了一丝杀气。

    “逍遥小子,既然我这已经被召唤出来了,自然要与你打上这么一场才能回去。”老头子轻描淡写的说完,手中拂尘一挥,幻化出一道道的波纹向着上官逍遥袭来。

    魂主战体手中举起山河碑,然而并没有成功将这些攻击成功挡下,波纹没有对魂主战体造成丝毫的损伤,透过山河碑与战体直接撞向了上官逍遥。

    “逍遥游!”波纹看起来很慢,但实际上已经直抵上官逍遥身前,毫无准备之下上官逍遥发动起帝域,瞬间消失在老头的视野中。

    “炉中火!”上官逍遥瞬移出现在老头背后,折扇上炉中火化作半月席卷向老头。

    老头不慌不忙的再次一挥拂尘,上官逍遥手中从未熄灭过的炉中火在空中摇曳不止,就好像下一秒就会败亡一样。

    上官逍遥看的一阵惊悸,急忙收起折扇,炉中火也在空中消失不见。

    “这火焰我见过,原来是你,上官逍遥?”老头御座转动,正脸看向上官逍遥。“我说怎么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原来是那个势力的余孽还在这世界上残存着。”

    太阳照耀着上官逍遥的眼睛,让他只能眯着眼看向御座上的老头。

    “老头,有些事情不要说得太死,你我之间知道便可以了,若是谁在临死前讲这些东西暴露出去,对方也活不了吧。”上官逍遥硬撑着向老头威胁道。

    “哼,我堂堂一方神灵,会怕你这点口头威胁?就不怕我从此将你抹了去?”老头的脸上依然保持着淡然的神色,轻描淡写的向上官逍遥说道。

    “抹去我,你来试试啊。”上官逍遥一挑眉头,口气直冲的向老头嘲讽道。“这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千千万万,谁能抹去谁?”

    “逍遥,我们来了!”这两个人对峙的时候,音芷瑶的声音从高空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