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4章 又见灵木
    “就是赏你根猪蹄吃。”

    上官逍遥三人身上突然出现阵阵夺目的金银光亮,在幽冥圣尊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三个人的身体已经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这是什么东西,逍遥你好大胆子,居然敢戏弄本圣尊!”幽冥圣尊再看向那三人所遗留的地方,正静静地悬浮着一根尚且新鲜的猪蹄在那里,幽冥圣尊甚至能够听到阵阵的猪叫声。

    “冯八面这一出真的是让我将幽冥圣地得罪死了,希望幽冥圣尊不会在气急败坏之下全力追剿我才好。”上官逍遥以那根猪蹄成功引动了传送坐标,三个人毫无损失的便来到了腐化的灵树前。

    “芷瑶、薛尊者,在这里万分小心,这些脓水以及地上的藤蔓都含有剧毒,那些巨木中的毒物威力已经足以影响到我们了。”上官逍遥一马当先便向着来时的巨木森林走去,身后音芷瑶与薛世清正不住地打量四周。

    “没想到这个地方真的是曾经的上古密林,这些曾经的灵木如今已经堕落成了这幅样子!”音芷瑶手上**过一株庞大灵树的树根,在手指间逸散出烟色的尘埃。

    树顶上稀疏的流下缕缕金光,上官逍遥的瞳孔中烟白正是一幅幅斑点构成的水墨画。

    “不要走上面,现在我们必须要沿着树根前进,难保幽冥圣尊会不会从圣地中出来追杀我们。”上官逍遥出声制止了向着高处跃去的薛世清,继续在树根间腾跃着。“还要小心这脚底下的腐烂树叶,都已经成了泥浆了,就算掉不下去身上满是臭泥也够受的。”

    “我们要在这树底走多少路啊,这地方闻所未闻的臭。”薛世清耷拉着脸捂着口鼻跟在上官逍遥身后,上官逍遥看他的眉间都能挤到一起去。

    “你一个种仙草的居然还怕植物腐烂的味道?”上官逍遥禁不住笑出声,问向无精打采的薛世清。“明明仙草败亡后周身的恶臭味更加严重吧。”

    “你为什么会把仙草种死?仙植这些东西只需要渡过幼苗期后便是自行吸取天地元力的植物,怎么会被种死!”薛世清听到上官逍遥的话,顿时红着脸反斥道。“我自从入了草木堂,从来没有种死过任何植物!”

    “的确是这样的,我在草木堂中从来没见过任何死掉的植物,就连杂草都长得格外旺盛。”音芷瑶跟着向上官逍遥解释道。“草木堂的山谷中没有任何枯黄的迹象,就算是秋冬时节整个圣地中都是只有草木堂那里有绿色的。”

    “上官逍遥,怎样嘛,就连神女大人都承认了,我可是当今万物通灵功法的天才人物。”薛世清脚下功夫不停,一边还能分心向上官逍遥解释。

    “那你能整出鬼哭娃这等的神物?”上官逍遥只一句话便将薛世清给堵得哑口无言,随即只能闷头向前赶路。

    “逍遥,那是什么?”三人正好路过那处上官逍遥降服守护灵木的地方,此时正有一团团的树藤在那里盘踞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藤球。

    上官逍遥这时候看到了地上的人形凹陷,知道这里就是自己当初与守护木灵遭遇的地方,随即抬手示意两人停下:“这树藤缠在一起恐怕不是什么好事情,看起来倒像是在孕育着什么东西一样。”

    头顶呼啸声传来,上官逍遥三人急忙各自散开闪避。

    “守护灵木头顶的灵树之种被我摘掉后就当着我的面化成了满天飞灰,这树藤是怎么回事?”上官逍遥踏上一节粗壮的树枝,不断探视周围的状况,试图寻找到树藤的来源。

    “谁跟你说过守护灵木的死亡是由头顶上孕育的种子决定的?”薛世清早已消失在上官逍遥的视野中,但他的声音依然响彻在上官逍遥周围,还不断伴随着鞭响。“守护灵木长生久视,除非灵树已经凋亡才会被杀死,然而灵树如今已经在圣地中重生,灵木又怎么会死亡?”

    “灵树是我复活的,与我的灵魂有联系,既然如此为什么这灵木不愿听从我的调遣?”上官逍遥也遭遇了飞来的藤蔓袭击,不断躲闪中向薛世清反问道。

    “看看你身后那处幻境,正阻隔着一切天音圣地向外界传达的任何东西,怎么可能让你的灵树与守护灵木获得联系?”作为圣尊的威力发动,薛世清的声音正从四面八方向上官逍遥传来。“现在的选择有两个,其一,彻底将其安抚封印,等到我们回到圣地时灵树自然会净化它所遭受的腐蚀。”

    “其二呢?”上官逍遥的闪避则明显更加吃力,树藤数次擦着身体狠狠地抽在巨木上,飞射下来一片片的碎屑。

    “其二,辅助我将这只守护灵木流放出世界外,灵树会在十几年后重新生出新的守护灵木。”薛世清的声音略显迟疑,传到上官逍遥耳中时已经是被树藤的呼啸声割裂到时断时续。“怎样,赶快决断,时间长久后若是幽冥圣尊发觉我们恐会生变。”

    “封印它,真要是被流放了谁知道十几年后灵树能生出来个什么东西!”上官逍遥咬着牙决定将这株守护灵木封印,十几年后的天音圣地会变成什么样子,这一点连天音圣尊都不敢保证。

    “那个……为什么这守护灵木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来打我?”自打被攻击开始便一直处于存在感稀薄状态的音芷瑶说话了,上官逍遥一回头差点趔趄再往烂叶子泥中印上一个人坑。

    闻讯同样往这边疾驰而来的薛世清就比较干脆,直接一头栽倒,地面上又多了一个大字坑。

    “这到底是为什么,按照常理说这守护灵木应该已经完全丧失理智了,却能够主动避开神女大人?”将头部从烂泥中拔出来,薛世清正满脸狂热的看向音芷瑶。

    音芷瑶手上正捧着荒古筝,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或许这灵树复活之后守护灵木还是收到了些许感应?”

    “可能是吧,但现在这不是重点,我们目前的困境是如何将这个守护灵木驯服!”薛世清身上又挨了几鞭子,无视境界的毒素在他体内已经造成了不小的伤害,甚至连谈话都已经不甚清晰了。

    “封印要如何进行?”上官逍遥翻身躲过接连抽来的三只树藤,身后的巨木被这阵攻击打到树冠一阵摇晃。

    “逍遥公子,请务必使用你的战体将那藤球中的本体拖曳出来,剩下的就交给我便是了。”

    上官逍遥闻言,将手中逍遥剑甩手射向藤蔓球,“叮”的一声从球体上上弹开,那藤蔓甚至连划伤都没有:“你在开玩笑吗,这等结实的藤球你让我拿什么攻破!”

    “逍遥兄弟,我还要节省元力,此时无法助你!”薛世清向上官逍崖解释道,口中正有一丝无奈传出。“神女大人身为一介音修又没有巨力之能,这该如何是好。”

    “本神女可非一般柔弱女子!”音芷瑶听到薛世清对他的评价,心头莫名一阵邪火,挥手间收起荒古筝,身上已经换上了与天音圣尊同样的随身袖袍。“来也,鼓声起!”

    上官逍遥和薛世清的耳中齐齐一声嗡鸣,仿佛天地间一尊顶天立地的大鼓震响耳畔。

    “这是什么威力!”上官逍遥躲过一阵攻击,回身看去时发现音芷瑶已经将整个藤球举过头顶,元力以实质的火焰从音芷瑶的脚下升腾而起,灼烤在一丈宽的藤球上留下道道烟印。

    向两人攻击的树藤此时停了下来,不断地围绕着藤球和音芷瑶之间挥舞着。

    薛世清走到上官逍摇身边,无声的拍了一下上官逍遥的肩膀,眼中流露出一丝丝同情悲凉的神色。

    上官逍遥用力将薛世清的手从肩膀上薅下来,静静地注视着音芷瑶的动作。

    随着白色火焰的灼烤,藤球的表面越发生脆,音芷瑶的手指一点点的陷入了藤球中。

    “看来守护灵木的防御已经解除了,剩下看你的了。”上官逍遥看着一节节被烧断的藤蔓从球体上脱落,而音芷瑶的身影看起来也越来越轻松。

    随着最后一层的藤蔓剥落,藤球中流出了一股浓稠的浓水,没等浇到音芷瑶身上就发出阵阵的铁板浇水声,半空中化为一缕缕水蒸气消散。

    “魂主战体,去!”上官逍遥将逍遥剑再次甩出,上面附着着的魂主战体十八臂蛮横的撕开最后几根藤蔓,将烟紫色的腐化守护灵木牢牢的禁锢在十八只手掌中。“快点薛尊者,魂主战体支撑不住多久的!”

    薛世清双手握住冒着绿光的锄头,向着高空跃起,落下时正指着已经从魂主战体手中挣脱出来的守护木灵。

    “百花,千木,万草,土生水养之物皆服从此法!道起,印成!”锄头将守护灵木当头扣死在地上,随着厚厚树叶的涌动,两尺的距离中整个地面上不断翻涌着花草树枝,一层层的向着中间的守护灵木合拢,将其坚实的包裹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