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 三人出发
    “你们三人?真龙圣地那里情况未知,你们三人可容不得损失啊。”天音圣尊扫视着上官逍遥和音芷瑶的脸庞,对三人的出发始终带着一丝迟疑。

    “可是圣地内能够挤出来的最高战力只有我们三个了。”低头倒上三杯茶,音芷瑶也向天音圣尊说道。“低境界的人抽出来也是没用的,更何况我们无法分辨是否幽冥圣地的暗线已经全部被拔除了。”

    “薛世清,你意下如何?”木梯又响起了上楼的声音,天音圣尊向二楼入口望去。

    薛世清慢悠悠的上了二楼,正看到三人齐齐的望向他:“在下身无他事,随着走这一遭也无妨。”

    天音圣尊随即起身,拖着宽大的裙摆走到窗户前,看向撑起穹顶的灵树。

    “那便去吧,看来这场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了。”天音圣尊推开窗户,冷冽的空气顺着就进来了。

    “凡是乱世,必出英雄。”

    上官逍遥没有理会三个人的目光,捧着茶壶在那里淡然的自斟自饮:“那么,我们等到天亮时便出发。”

    清晨,灰蒙蒙的光再次照在天音圣地,在天音阁中商议到天亮的四人依然精神抖擞,上官逍遥领着左右音芷瑶与薛世清向着天音圣尊抱拳行礼:“如此一来,我等三人便去了。”

    ……

    三个人在没有引起圣地内众长老弟子注意的情况下顺着树干上了灵树的顶端。

    “都准备好了吗,虽然幽冥圣尊已经被击退,但他的行为不可以常理推测,我们依然要万分小心。”上官逍遥站在穹顶的正下方一处树枝上,伸手便能摸到头顶的穹顶巨幕。

    “走吧,面对幽冥圣尊我等自保退身还是足够的。”薛世清扛起他的锄头,信心十足的说道。

    音芷瑶没有说什么,只是紧了紧手上古筝的筝弦。

    伸手在头顶的巨幕上画了一个圈,上官逍遥领头飞入通道内。

    “诸位小心些,这幻境中的**气息更加浓重了。”上官逍遥出现在幻境中的山间阁楼中,发觉这阁楼中已经如同近百年没有人一样,脚下的木板吱吖乱响。

    随后出来的便是音芷瑶,一脚踩下险些掉入一楼中。

    “小心些,这里已经被腐蚀了,随时可能坍塌。”上官逍遥搀住音芷瑶,向身后刚刚抵达的薛世清提示道。

    三个人在地板上小心翼翼的踩着木板,向楼下走去。

    期间音芷瑶皱着眉头一直在扫视着周围的环境,上官逍遥则感到周身都是不断涌来的死尸气息。

    “薛尊者,你感到这附近的异常了吗?”音芷瑶回头向薛世清问道。

    薛世清俯身掰下一块木叉,凑在眼前观察了好一会:“不对,这处雅阁是完全复制的天音阁,其中的僻净法阵按理说是完全可以抵制幻境中的腐蚀之能的。”

    音芷瑶也蹲下身子掰下一块木头:“逍遥,这雅阁中已经完全被腐化,恐怕再有一阵就要顺着通道进入圣地内部了,我们必须赶快将真龙圣地的事件解决,真龙的圣尊擅长封印秘法之术,以他到此才能将危机化解!”

    “事不宜迟,走!”上官逍遥随即抽出逍遥剑,在墙壁上几次劈砍便砍出一个大洞。“到边界,那里有我爷爷留下的传送机关!”

    三个人在狭窄的走廊中卷起一阵烈风,从空中掠向幻境边界的那处紫色壁障。

    “那便是已经腐化的灵树啊。”音芷瑶看到那巨大的树干,以及上面盘踞的魔化巨蛇,扭曲的树藤正在与蛇争夺更多的亲近树干的机会。“等到事件结束时我希望能够好好的厚葬它。”

    “等到圣地解救时吧。”上官逍遥回头看了一眼音芷瑶的脸,正是梨花带雨的时候。“稳住心神,我怀疑这里面也有对心境入侵的幻境。”

    闻言,音芷瑶收回了视线,几个呼吸后已经回到了神女的姿态。

    “逍遥公子,看那边!”掉在最后的薛世清手指向腐烂的灵树,那里正出现一团团的腐烂气息向这边袭来。“那是幽冥圣尊的毒云,不要接近!”

    上官逍遥翻过身,抽出逍遥剑几道逍遥剑气挥向毒云。

    那毒云与逍遥剑气接触后便翻腾一番,随后逍遥剑气与其搅做一团后便消失不见了。

    “我的剑气可以将这些东西成功抵消,薛世清你到前面开路,我来将这些东西挡住!”上官逍遥的速度慢下来,与薛世清错身后到了音芷瑶背后。“芷瑶,协助我前进。”

    逍遥剑的剑光就如同剑网一般密密麻麻飞向遮天蔽日的毒云,但毒云依然坚定地向着三人的身躯吞噬而来。

    “这毒云恐怕是幽冥圣尊作怪,他恐怕还没走!”音芷瑶在上官逍遥前方以元力牵扯着上官逍遥,两个人就这样相互拖拽往前冲着。

    “前面也有毒云,跟随我芷瑶,我们绕过去!“薛世清洪亮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上官逍遥甚至不需要往前看就已经感觉到了那股恐怖的气息。

    “幽冥圣尊,出来,跟我家老祖谈谈可好!”上官逍遥干脆祭出魂主战体,十八只手臂在空中幻化出一道道掌风继续拖延着毒云的蔓延速度。“小人,若是让老祖知道了你家圣地还能好好地留下个全尸吗!”

    然而这就好像是幽冥圣尊真的走了一样,毒云依然追在三人身后,甚至已经被拉长成了一只长蛇一般。

    “幽冥圣尊应该就藏在这里面,可惜我们三个都不会风系功法。”音芷瑶略带遗憾的说道。“逍遥,我们的速度已经完全无法挣脱毒云了。”

    三个人停下来,看到四面八方都已经被毒云包围住,此时再次进入无路可退的状态。

    “拖延一阵,看来幽冥圣尊是想抓活物,不然的话这些毒云应该早已将我们吞食了。”上官逍遥手挽剑花,射向毒云深处。“幽冥圣尊没有走,剑花炸开时触碰到了什么。”

    “半空中对我不利,逍遥公子恐怕我要先走一步了。”薛世清手中紧握着锄头说道,上官逍遥明显可以感觉到他维持飞行所消耗的元力远比他与音芷瑶高出许多。

    “不,薛尊者,节约好元力,我们能够成功将其拖延住的。”上官逍遥换了一个方向又是一朵剑花出去,这次毒云中明显感受到了一层层的翻涌。

    “这边,这家伙死活不愿意露面,应该就是躲藏在这里了。”站在毒云前,上官逍遥直接将逍遥剑伸了进去。“出来吧,必定要见这么一面的。”

    云雾翻腾间,上官逍遥看到这云海中挤出来一朵单独的云彩,慢慢的凝结成了幽冥圣尊的脸庞。

    “没想到啊,逍遥公子这样轻易地就能找到我?”幽冥圣尊的声音从这处人头状云雾中传出来,洪亮到震得三人耳朵发晕。

    “我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大胆,当着我的面出来就不怕我家老祖就此将你灭杀?”上官逍遥轻飘飘的回到音芷瑶与薛世清旁边,仰头看着巨大的头颅。

    幽冥圣尊的脸上夸张的笑了笑,向上官逍遥贴近道:“真当我没见过神界的人?我幽冥圣地也是有过飞升之人,一旦飞升神界后或许能向下届通话,甚至能肉身投影,但从来没有哪位神灵能将神界的威能投放在下界!”

    上官逍遥微微一笑,再次将春秋壶祭出:“那不如我们再在秘境中探讨一番可好?”

    春秋壶的出现让幽冥圣尊一阵头痛,三人一头在半空中矗立良久后幽冥圣尊才缓缓开口:“你把春秋壶收起来吧,其实我本人早已经回到幽冥圣地了,这里留下的是我的化身,我不与你作对,把这两个人留下你大可以来去自由。”

    “你感觉我信吗,幽冥圣尊怎么会是那么容易服软的人呢?”上官逍遥依然端持着春秋壶,仰头向幽冥圣尊问道。

    “逍遥公子,人往高处走!”

    “可是人也要有自己的牵挂,我若是见风使舵之人,你幽冥圣尊还会如此竭力招揽我吗?!”上官逍遥这次是真的被幽冥圣尊的热切追求动了火气,他心知道若是自己屡次拒绝下去,幽冥圣尊铁定要以自己的威能危害他身边关系深远之人。

    “……那又如何,这天下何处可比我幽冥圣地资源丰富,何处可比我幽冥圣地洞天灵地?上官逍遥,你可要摆清楚自己的地位,是我在垂青你!”幽冥圣尊也声嘶力竭的向上官逍遥喊道,其他两人则被这一阵阵的怒吼震得耳鸣目眩。

    “哈哈,好一个垂青,小子逍遥会被你幽冥圣地垂青,我是该笑还是该哭呢。”上官逍遥见两人的谈判再次破裂,将魂主战体全身像直接召唤出来,强行在毒云中撑出一片方圆。“幽冥圣尊,你可喜欢吃猪蹄子?”

    “什么猪蹄子?”上官逍遥生硬的话题转移让幽冥圣尊摸不到思绪,无法理解眼前这帝境小子为何突然谈到这些东西。“上官逍遥,你又想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