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2章 春秋玉壶的威力
    “就此解除你的封锁,我能以圣尊的身份答应让你安定的回去。”天音圣尊来到幽冥圣尊的身后,身上飘散的所有琴弦都归结到了手上,盘缠成了一个尖锥,直指动弹不得的幽冥圣尊背后。“不然的话,死在这里。”

    “不过是区区凝滞防御而已,堂堂圣尊会被如此攻击困住吗?”傲然挺立的天音圣尊背后,响起了幽冥圣尊的声音,而被困住的那具身躯则在上官逍遥的眼中飞速的腐烂崩溃,最终在时光壁障中化作一团泥状物浮在那里。“也是有点本事,浪费了我一具肉身啊。”

    “一具肉身?恐怕你所有的肉身都要交代在这里了。”上官逍遥接过小八双手托着的玉壶,指向天音圣尊和幽冥圣尊。“看看你的周围吧,这里还是那个你日思夜想的天音圣地吗?”

    对峙着的两位圣尊这时候举目四望,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白茫茫的空间中,甚至已经无法分清自己的上下左右。

    “上官逍遥,不愧是本尊看好的天下英才,若是你现在点头答应加入我幽冥圣地,下一任圣尊给你。”幽冥圣尊当先反应过来,与天音圣尊急速拉开距离后向着上官逍遥说道。“傲战天排你后边如何?”

    “想的倒是挺好,可信音芷瑶不在你们幽冥圣地那里。”上官逍遥轻飘飘的一句话便将幽冥圣尊的拉拢打入死敌,在幽冥圣尊心里音芷瑶必定是要给傲战天留下的。“不必多费心思,这片空间便是时空壁障,如今我们三人正处于时光的裂隙中,无人能在这里留下信息,也无人能将我们脱离这里。除非你答应解除对天音圣地的封锁,否则你若是杀了我,这空间也不会解除的。”

    “好一个不会解除,就是不知道你手中的玉壶能不能认一个新主人了。”幽冥圣尊见上官逍遥不愿放他离开,再次拉拢也被否决,手上就要发起攻击将上官逍遥彻底灭杀。

    “谁要让春秋壶认新主人?”上官逍遥丢入戒指中的额牌中,冯八面的声音穿过储物空间的壁垒响彻在这片白色空间中。“老朽还没答应呢,谁要认新主?”

    额牌自行突破了戒指的灵魂烙印,浮空出现在空间中,时光长河那神界的气息也弥漫溢满这处空间中。

    “我的孙儿,告诉我是谁要对你不利,待我好好收拾他。”冯八面乘机开始占起上官逍遥的便宜,而上官逍遥则只能强忍着憋屈向破局的冯八面躬身行礼。

    “爷、爷爷,那想夺我玉壶的人便在那里,那个所谓的圣尊便是。”上官逍遥手上一指幽冥圣尊。

    两位圣尊被突然介入的冯八面身上的神明气息吓得两股颤颤,被上官逍遥一指所向的幽冥圣尊更是连连后退,连连摆手:“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跟逍遥兄弟做朋友!前辈,前辈饶我!”

    上官逍遥明确目标后,冯八面的神明威压直接冲向幽冥圣尊,被神之气息冲撞的幽冥圣尊在空中翻了一个滚就贴在了白色的边界上,连连向冯八面告饶。

    “爷爷,差不多够了,这个人留着还能玩上一会的。”强忍着恶心的上官逍遥硬撑着向冯八面再喊了一声爷爷,隔着额牌上官逍遥都能察觉到冯八面那股欢脱的气息。

    “好吧,既然孙儿如此说了,那老夫便饶你一命罢了!”随即,冯八面的意志暂时接过了春秋玉壶的操纵能力,在空间中开了一个洞便将幽冥圣尊丢了出去。“哼,宵小之徒也敢动我孙儿。”

    额牌这时候在空中化为一团火光消失不见,上官逍遥也彻底与冯八面断了联系。

    “那个,逍遥公子,不,逍遥小友,敢问刚才那位大能是令祖?”冯八面的气息消散后天音圣尊才回过神来,战战兢兢的连口气都带上了一丝敬意。

    “圣尊大人,这位的确是我的祖父,现在身处神界。”上官逍遥干脆就顺着冯八面演下去了,向天音圣尊解释道。

    天音圣尊慢慢的从冯八面的威压中恢复过来,良久后才向上官逍遥说道:“不愧是先人豪杰,能够庇佑一方血脉。”

    上官逍遥扯了扯嘴角,没有接天音圣尊的话:“我们离开这里吧,是时候回去了。”

    “那个幽冥圣尊去哪里了?”天音圣尊还在记挂着入侵的幽冥圣尊,向上官逍遥追问道。

    “跑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没有感觉到他在圣地中留下的气息。”上官逍遥每次念到爷爷两个字舌头上都会打一个结,含糊不清的带过去。

    “如此便好,我们回去吧。”天音圣尊依然微弓着腰,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小八,解除时光空间。”两个人一个器魂再次出现在天音圣地的上空,下面聚集着因为圣尊突然消失而略显惶恐的弟子们,众人见到上官逍遥和天音圣尊突然出现,而且幽冥圣尊已经消失,纷纷欢呼不已。

    “诸位,上官逍遥已经彻底将幽冥圣尊彻底从天音圣地中驱除,现在我们距离解除危机只剩下一步之遥!”高空中,天音圣尊强打起精神向下方的弟子与长老们兴奋的宣布道。“以及特此任上官逍遥为圣冠宝带,侍卫我与神女左右!”

    “天音圣尊还是没醒酒。”上官逍遥躲过拍向他肩膀的手掌,察觉到一阵烈风刮着胳膊生疼。“罢了,侍卫就侍卫吧,反正我不会在这里久留。”

    “圣尊大人,我们应该回去修整了。”上官逍遥招集侍女,搀着天音圣尊往灵树下飞去。“诸位回去休息吧,安排好守夜防止幽冥圣地的那群宵小再蹦进来骚扰。”

    “遵从宝带命令!”地上的弟子们齐声喝道,随即上官逍遥便在灵树下隐去。

    ……

    天音阁中,早已苏醒的音芷瑶在给浑身是伤的天音圣尊上药中,圣尊时不时发出一声沙哑的呻吟,身上的伤口正发出淡淡丝线一样的幽蓝气息。

    “芷瑶,看来你的眼光没错,这个上官逍遥的确是值得信赖。”随着玉青色膏药的涂抹,一道道伤痕中的幽蓝气息转眼见逸散不见,却留下一道道烧伤一样的痕迹附着在皮肤上久久不见好转。

    “师傅,逍遥身上发生了什么?”音芷瑶见天音圣尊提到上官逍遥,不由生出一阵好奇心思,追问道。

    “这个上官逍遥的祖父,现在身居神界,刚刚入侵的幽冥圣尊便是由他祖父将其喝退的!”天音圣尊带着一丝羡慕的口气说道。“有这样的亲属存在,在修行路上能少走多少弯路,难怪上官逍遥年纪轻轻便能取得如此惊人成就。”

    “不,逍遥的功力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并非那种一日千里的花架楼阁能比。”音芷瑶否定了天音圣尊的言论,手上的抹药动作也不自觉停了下来。

    “的确,上官逍遥的能力不像是那些脓包们,在圣尊面前依然宠辱不惊的姿态这世间都是少有的人物。”音芷瑶的手指抹在一处深达脊椎骨的伤口,惹得圣尊一阵抽动。“唉,这才是真正的天才吗?”

    木梯上响起一阵吱吖声,上官逍遥的声音出现在二楼:“圣尊大人,恕我无礼,刚才侍女送来一封密信,真龙圣地已经被天禅圣地串通幽冥圣地突袭封锁,向我们请求支援。”

    一封信直接从楼梯口飞上二楼,空中一个拐弯飘到天音圣尊脸前的毛毯上,自行开封展开信纸。

    “好你们天禅圣地,表面上正道魁首,如今却又与幽冥圣地牵扯到一起!”惊怒之下天音圣尊直接坐了起来,不顾身上还未涂抹完的伤口便将周身衣物穿回身上。“逍遥小友上来吧,我们商议一下这真龙圣地的要事。”

    上官逍遥慢悠悠的上楼,与二楼两位脸上急切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圣尊不要心急,真龙圣地已经被封锁,若是您再乱了方寸这世间可就没有任何人能拿的下主意了。”清淡的语气从上官逍遥的嘴中吐出,说的却是天下大乱的事情。

    “师傅,务必冷静。”音芷瑶瞬间便清醒过来,也向天音圣尊出言提示道。

    “如何冷静,这世间维持不久的和平,又要被一方势力搅乱,若是持久征战下去还怎能安定发展!”天音圣尊的口气中带着一丝火气向两个人说道。“更何况我天音圣地的封锁尚未解除,拿什么去解救真龙圣地?”

    “师傅,圣地中尚有一些未曾参战的长老与弟子,可以调动前去支援真龙圣地。”音芷瑶出声提醒道。

    “荒唐,这些人是替补的,怎能轻易的去往他处!”天音圣尊矢口否决了音芷瑶的建议,转而望向依然淡定的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端坐在那里,沉思一会后向天音圣尊问道:“嗯……我尚有一计精兵之策,不知可讲否?”

    “逍遥小友但说无妨,如今这圣地中已实无对策。”

    “我,音芷瑶,薛世清,三人前往便可化解此危机。”上官逍遥口中连点三人,一开折扇等着天音圣尊的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