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0章 春秋神宗的遗产
    天音圣尊抱着音芷瑶,后面跟着上官逍遥和几个侍女,一行人就这么离开了灵树下。

    “圣尊大人,宴会也已开过,为何职务之能还未授予我?”上官逍遥跟在后面向天音圣尊问道。

    “时机未到,你还缺一个当面的功劳给他们看,天音圣地的这些危机虽然让你化解了,但对他们来说只是感受得到,但却看不到。”天音圣尊看上去心情大好,对上官逍遥耐心的解释道。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呢,这些燃眉之急都已经解决了。”上官逍遥不禁有些皱眉,原本只是想着带音芷瑶出去向真龙圣地求援,倒是没想到这么多的麻烦事一件接着一件,不知不觉间已经在这圣地中呆了两天。“再者说商夏之间的战事还有余火未灭,我的时间不多了。”

    走在前面的天音圣尊脚下一顿,正在沉思的上官逍遥鼻尖差点撞上对方的后脑勺:“怎么了,圣尊大人。”

    “时间啊,上官逍遥,在你眼里时间是什么呢?”天音圣尊将双手中的音芷瑶交接给迎面走来的侍女,转身向上官逍遥问道。“我的时间经历了多久,早已经在脑海里忘却了。”

    晃眼间,上官逍遥发觉自己来到了一处广袤无垠的花海中,正是飞舞扬天的时节,身边飞舞而过的花瓣时不时的沾留在青衫白袍上。

    “这里是万花园,草木堂的旧址。”天音圣尊站在远处,飘渺的声音直抵上官逍遥耳畔。“你若是将这些花草扒开,就能看到草木堂原本宽旷的大殿剩下的基石残木。”

    “这与我何干?”上官逍遥开着折扇,将身上沾留的花瓣不断扇飞。“草木堂与我只是萍水相逢而已,若不是与芷瑶关系匪浅,我并不愿打理这等地方。”

    “草木堂除薛世清外的记忆都被我篡改了,他们并不知道血腥的过去。”天音圣尊一摆手。“薛世清。”

    “世清在。”薛世清从天音圣尊身后出现,向着天音圣尊深鞠躬行礼。

    “把东西给他吧,传承人的确是上官逍遥了。”天音圣尊一摆手,薛世清随即往上官逍遥大步走来。

    “什么东西需要给我,我又是什么传承人?”上官逍遥已经知道了天音圣尊说的是什么,但还是在那里强作镇定的问道。“小子逍遥一生平淡,未曾获得什么大能传承之体。”

    “上层神界,春秋神宗。”天音圣尊的声音如炸雷般响彻上官逍遥的耳边,整个万花园瞬间时间静止一般,正在行走的薛世清也在原地停下,站在中间不断摆头望向两人。

    当时上官逍遥的气势便瞬间变化,一丝丝的时间长河之气溢散出来:“你是谁。”

    这声音便是上官逍遥腰间的额牌,自从进入天音圣地后便不再说话的冯八面再次出声了。

    “前辈。”天音圣尊只是躬身向上官逍遥躬身行礼,没有多说什么。

    “不要跟一只猫一样这么喜欢探查危险之地,你只是生活在方井中的一只青蛙而已,好好活你的。”冯八面哑巴了一阵,又冒出来这么一句。

    上官逍遥皱着眉头将额牌从腰间扯下来,随手丢入戒指中:“我不喜欢这种被摆弄的感觉,有什么话还望圣尊大人明说。”

    “这些事情,还是由世清说比较好。”薛世清这时候插话道,身上浮现出圣境尊者的气息。“我是薛世清,也不是薛世清。”

    “百草宗,这是我御下势力的原本名字。”薛世清身上的气势一直攀升到圣境四重才停下,神态骄傲的看着上官逍遥。“我们原本的实力足以高攀到第五圣地,我们的丹药人肉生死,纵使是木偶也能赋予灵魂,就算是七魂六魄散尽的人也能重新复活说话。”

    “然而你们却获得了神界的物件,自此在利欲与好奇驱使你们步入了灭亡。”上官逍遥打断了薛世清的谈话,揭穿了早已心知肚明的真相。“我看到鬼哭草的时候就知道了,那种生物怎么会是一个长老弟子加起来都不到两位数的堂口能供养出来的。”

    “这便是春秋神宗的传承之物,如今也算是物归原主了。”薛世清走到上官逍遥身前,双手颤颤巍巍的捧过一块琉璃瓦片。

    “小八出来!”上官逍遥喊出小八,折扇指向眼前的瓦片。“这是春秋神宗的什么东西!”

    小八刚刚出来便跟着上官逍遥的视线看到了薛世清双手捧着的瓦片,惊言道:“好大的力气,这主殿的瓦片居然能托起这么长的时间!”

    “快托不住了……”这时候两个人才看到薛世清满脸的大汗,正吃力的撑着手臂。

    “小八告罪,小八应该早点接过来的。”小八满脸歉意,一只手便轻轻松松的接过来。“这是春秋神宗宗地主殿的殿顶琉璃瓦,与神界万千世界的法则有莫大的牵连,万世不灭则琉璃瓦不灭,在春秋神宗被大道主宰讨伐时是主殿中少数几处遗留了。”

    小八端详着手中的琉璃瓦,时不时手中一道光在瓦上浮现出一段段的光影:“没错了,这是正门上方的一块,刻印的正好是殿门法则之一。”

    “殿门法则?”上官逍遥感到春秋神宗的迷雾似乎又揭开了一层,然而这层迷雾似乎又自行凝结出了下一个谜团。

    “小八无法以口述解释,这殿门上方的琉璃瓦总共计八块,集齐后自然便有法则浮现,到时逍遥大人自然知晓。”小八依然专注的端详着琉璃瓦,罕见的没有对上官逍遥做过多理会。

    “薛宗主,请问这琉璃瓦便是百草宗手中的传承之物吗?”上官逍遥见小八神情专注,只能向一边呆立原地的薛世清问道。

    “没错,传承之物就是这个。”薛世清回过神来向上官逍遥解释道。“但有一个问题我需要更正,这片琉璃瓦不是我们找到的,是自己出现在我们的殿中,宗内天师早已明确这个东西会招来灾厄。我们数次引下灾火与厄水,试图将其毁灭,但最终造成的后果是我们的帝级煮药鼎就此炸裂。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将其封印在地下,没想到这样的封印依旧无法将其灾厄之兆封锁住。”

    “原来如此,看来这春秋神宗毁灭之后留下的破败之气沾染在了不灭不毁的主殿瓦片上,导致了这场百草宗的无妄之灾。”上官逍遥一合折扇分析道,接过小八递向他的瓦片。“那这个瓦片……小八,我拿着这瓦片没有问题吗?”

    “春秋神宗的灾厄之体是不会影响到神宗传承人的,只有那些获得春秋神宗器物的外人才会受影响。”小八搓着手回答道,又重新将春秋壶捧在手里。“若是无事,小八便回去了。”

    上官逍遥一点头,小八的身体变消失在春秋壶中,而后春秋壶又自行飞入了上官逍遥的戒指中。

    “逍遥公子,这琉璃瓦你不感到沉重吗?”见到上官逍遥也是单手拿着琉璃瓦,薛世清好奇的问道。

    琉璃瓦在上官逍遥手中发出阵阵闪烁的光辉,仿佛恢复了春秋神宗的峥嵘岁月一样。

    “这琉璃瓦的重量不过是比寻常瓦片略微重了一点啊,并没有什么不同。”上官逍遥闻言在手中颠了颠瓦片,并没有感觉到手中的瓦片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不对,这琉璃瓦的重量可是千担以上,身为一个尊者的我拿起来都如此吃力,不可能到你手里便会如此轻松。”不肯相信的薛世清又将琉璃瓦要了回去,上官逍遥亲眼看到离开双手的一瞬间这琉璃瓦表面便失去了耀眼的光泽,变回那让人感到不详之气的瓦片。

    “没错,这瓦片的重量就是如此。”拿过瓦片的瞬间双手就猛地向下沉去,薛世清使足了力气才将双手勉强重新抬起。

    上官逍遥皱着眉头看向薛世清的表情动作,又扫向他的双脚:“不对,这瓦片的重量没有变化,你的脚下并没有陷下深坑。”

    “嗯?逍遥公子,莫非春秋神宗在这琉璃瓦上还下了什么禁制?”上官逍遥再次接过琉璃瓦,瓦片上又重新焕发出了一层层的金光。轻轻松松的将其单手握住,没有任何吃力的状态。

    “看来这琉璃瓦是真的专属于传承者的。”一阵风扑面而来,天音圣尊到了上官逍遥身边,同样端详着闪烁金光的琉璃瓦。“逍遥公子,我们又低看你了。”

    上官逍遥郑重的将琉璃瓦上面的灰尘拂去,收入空间戒指中:“没有的事情,圣尊大人不必如此多言。”

    “也罢,既然琉璃瓦已经物归原主,这些心事已经结了,就此我们回去吧。”天音圣尊再次一挥手,晃眼间上官逍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天音阁的二楼上。

    “圣尊大人,这种能力还是少用的为好,我已经感觉到了些许头晕。”上官逍遥捂着额头说道,眼中感到些许金星正在闪烁不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