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 灵树宴会
    上官逍遥带着音芷瑶与薛世清,远远的就已经看见了灵树。

    “看来灵树就此长成了,倒是比起预期的快了很多。”上官逍遥见到灵树的树冠和枝叶已经成功的将整个穹顶坚固的撑起,心中一桩心事也放下了。

    一阵风从前方传来,上官逍遥抬眼一扫便看到在狂风中不停抖动的一节女子袖袍。

    “嗯?音天清?”上官逍遥顺着袖袍往上看去,正是正在闷头赶路的音天清。“音天清下午好啊。”

    上官逍遥的喊声成功的引起了音天清的注意,对方一低头的功夫差点打着转掉到地上。

    “天清小心点!”陪着音天清的正是音空劫,见音天清往地面掉去,疾呼一声就往下坠去。

    “天清!”跟着下去的还有音芷瑶,上官逍遥见状也跟着往下追去。

    空中只剩下薛世清在那里尴尬的飞着,这一群大佬的爱恨纠葛他自认为还是不掺和为好。

    ……

    “天清稳住!”音芷瑶与音空劫齐声大喊,手中元力将不断翻滚的音天清成功维持住了身姿。

    “音天清你到底是什么情况,跟你打个招呼而已,何必如此慌张呢?”上官逍遥这才从上面追下来,站在音天清面前责备道。

    “哼。”音天清很明显不愿理会上官逍遥,拽着音空劫的袖袍急速飞向高空,并且刻意的向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被摆了一道的上官逍遥只能无奈的笑了笑,牵起音芷瑶的手再次提起速度赶路,将音天清的冷落抛在脑后。

    不一会的功夫上官逍遥便抵达了灵树上空,看上去百无聊赖的小八正抱着春秋壶坐在灵树树干上,见到上官逍遥直接面露狂喜,抱着春秋壶就扑了上来。

    “大人,小八完美完成任务!”小八在空中腰板一直,向上官逍遥喊道。“请问大人还有其他任务吗!”

    “没了,回去休息吧。”上官逍遥大手一挥,随即小八与春秋壶便都不见了。“芷瑶,圣尊大人已经在下面等着了,我们该下去了。”

    “走吧。”

    两个人在空中便分开了手,各自绕着树干往自己的位置飘去,上官逍遥还不忘将披散的头发收拢起来,重新在头上扎出一个发冠。

    “圣尊大人。”上官逍遥徐徐落下,手中作揖示意道。

    “逍遥公子,这一中午的功夫怎么看上去实力更上了一层?”天声音尊敏锐的察觉到了上官逍遥的灵魂状态,有些惊讶的问道。

    “不愧是圣尊大人,如此敏锐的眼光让小子无处遁形。”上官逍遥谦虚的一让,不愿对自己的境界多言。“圣尊大人,既然人已经齐了,不如入座开宴吧?”

    既然上官逍遥不愿意多说什么,天音圣尊也只能顺着话头,环顾一周后缓缓出声道:“我天音圣地自上古立地至今,未曾见此等磨难,先是灵树被毁,随后幻境被破,幽冥圣尊更是将那幻境反制一头,压在我等头顶。这等磨难是我等必经,也是我圣尊之失职。”

    天音圣尊略一顿声,向着在台下坐着的所有人缓缓深鞠一躬,再次开口说道:“然而命数终归是眷顾我等,有幸得到这等英才相助,冒死潜入圣地后又以秘法将灵树重新复活撑起圣地穹顶,无愧天下第一英才之名,此人便是上官逍遥!”

    说完,天音圣尊一让身,将上官逍遥让到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实乃侥幸,不算什么大事情。”上官逍遥压根没想到天音圣尊会用这么一出坑他,仓促之下只能作揖谦让。

    “诸位,圣地之危难已经解除之时,上官逍遥又助我查出音哀圣!音哀圣这么一个乱臣贼子就伴在我左右,但他的心早就归了幽冥圣地!”天音圣尊再次喊道,声音中带着那么一丝丝的怒气。“还是上官逍遥,早在天音盛会时便已经察觉到了这音哀圣的异常,借着机会将其当场揭发,圣地中几位核心长老都已知道此事,此次宴会中趁着所有人齐聚的机会特此宣告,音哀圣不再是我天音圣地一方尊者,生生世世将其后代与血脉逐出!”

    台下瞬间嘈杂起来,音哀圣原本满脸傲气的子孙更是瞬间崩溃,当场便要上台喊冤,更有甚至想与音哀圣撇清血脉关系,然而这些小丑作态皆被天音护卫队尽数拦下。

    “音哀圣!见事情败露后不但没有悔过之心,甚至发动起幽冥圣地的细作突袭了圣女堂!”至此,台下的众人无一不是悲伤中带着一丝愤怒在呐喊着复仇,而音哀圣的家眷血脉们则是彻底面成死灰的蜷缩在原地,若不是天音护卫队将其庇佑在中,恐怕甚至会有性命之忧。

    “依然是上官逍遥,是他一路突破重重危机,拯救了天音圣地的希望,拯救了神女首席音芷瑶!”天音圣尊第三次喊出上官逍遥的名字,台下的弟子与长老们双眼中已经挂上了一丝狂热,直瞪得上官逍遥心里发怵。

    “圣尊大人,这一切功名不能全加给我,还望圣尊大人自重。”满头大汗的上官逍遥表面上应付着台下的狂热者,暗中向圣尊急切的传音告饶。

    “这是你应担起来的荣耀,有些传统注定是要被打破的。”天音圣尊传出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向着音芷瑶一招手。“神女首席,到吾身边来!”

    音芷瑶被点名后迈着小碎步走到天音圣尊身边,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

    台下的众人看着上官逍遥与圣尊和音芷瑶的微妙站位,隐约间已经知道了什么,有些比较保守的长老就要上去劝阻了。

    “各位不必多劝什么,这些规矩其实在我就任的时候已经对其暗中不爽了,借此机会,有些东西我决意要将其打破!”天音圣尊声音中带着一丝沉闷,向所有的弟子与长老们解释道。“至此,我将天下第一英才上官逍遥与天音圣地神女音芷瑶之间的阻碍正式解除,今后若是两人结为爱侣我将不再阻拦,天音圣地执掌者必须洁身的规矩自此作废!”

    一言既出,灵树下的虚空浮现出浩大的字体,林林总总正是天音圣地的各种律法,其中一条正在逐渐暗淡隐去,至此天音圣地对执掌者最大的一条古老戒律至此消失不见。

    “圣尊……”台下的人依然不敢相信此事已经成真,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一脸决绝的天音圣尊。

    “戒律已废,音芷瑶依然是神女首席,执掌圣女堂,并待到成为尊者时随时准备接任下届天音圣地圣尊之位。”天音圣尊威严的扫视台下的众人,突然又展露出风情笑容。“各位,最大的危机已经过去,不必再露出如此肃穆的表情,天下第一英才和天下第一的女修如今都在天音圣地,未来之中还有什么能将我们挡住?快快落座吧,喝完这顿酒,外面还有好多事情等着我们去收拾。”

    众人随着圣尊的劝说,纷纷落座举起酒杯:“敬上官逍遥!”

    许久没有说话的上官逍遥腹诽着这圣地中人的变化无常,只能跟着举起酒杯致意:“敬诸位!”

    ……

    当酒宴结束时,上官逍遥都感到了一丝醉意,圣地中的酒并非山海居那种的凡酿,而是从山巅所搜集的第一滴落地的朝露,加上在玉脉上培植的精气之粮草,不知多少工序才酝酿而成,甚至这便是以酒入道的修士们的修炼方式。

    正半红着脸的上官逍遥看着已只剩下空桌椅的空地上,再扭头看向桌上还剩下的天音圣尊和音芷瑶三人,不觉间生出一股子寂寥茫然之情。

    此时天音圣尊已经完全醉趴下了,正趴在桌子上嘴里不知道嘟囔写什么,刚才整个灵树下就属她灌酒最凶,连带着几个长老和上官逍遥与音芷瑶也只能陪着她往嘴里灌,台下的弟子和长老见上面这么个喝法,也跟着往嘴里灌,到最后反而成了所有人跟着天音圣尊灌酒,变相加速了酒宴的结束。

    “芷瑶,我们扶圣尊大人回去歇息吧。”上官逍遥略有些头晕的站起来,勉强扶着额头向对座的音芷瑶说道。“唉,芷瑶也醉了。”

    原来在不经意间音芷瑶也已经醉倒过去了,正跟她师傅一样趴在桌子上,但她只是安静地在那里睡,不像是圣尊来回扑腾。

    “唉,罢了,看来我只能扛着这俩一起回去了。”上官逍遥仰天长叹,无奈的走到天音圣尊身边就要蹲下去拦腰扛在肩上。

    “住手,谁跟你说我醉了的。”刚刚环起天音圣尊的腰,正待发力时天音圣尊清醒的声音传过来。

    上官逍遥一个收力不稳,直接就将天音圣尊扑倒在地。

    “圣尊大人,请你以后务必不要谁都要骗过去!”上官逍遥略有温怒的起身,一把拉起天音圣尊。

    “若是我不灌酒,这些家伙怎么会放开的喝呢。”天音圣尊轻松地起身,眼中清明无比。“神经绷了这么多天,正要找个机会让他们放松一下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