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8章 真正的四季乐章
    随着一声声嘶哑的恶鬼厉吼,音芷瑶从悬浮的半空中向后甩飞出去,跌坐在地上吐出几口脓血。

    “无事,只是旧伤之血被逼出来而已。”音芷瑶擦了擦嘴边的血迹,示意薛世清不必靠近。

    “倒是这逍遥公子的天赋让我感到不可思议…我一直以为自己对声音的理解是全天下第一的。”音芷瑶坐在地上倾听着上官逍遥的弹奏,发觉院子中已经出现了飞虫与青蛙等小型生物。

    这时候音芷瑶才发现上官逍遥身上正流淌着汗水,仿佛是经历了一场残酷的大战那样狰狞的神色,才察觉出上官逍遥此时的状况并不是那么美好。

    “逍遥公子这神情,正常的弹奏者不应该如此。”音芷瑶起身,环绕着上官逍遥转了一圈,发现他的背后也湿透了。

    “是不是逍遥公子刚刚说的那正在等着他的东西所导致的,不如我们就此将其唤醒吧。”薛世清跟着音芷瑶,也绕着上官逍遥转了一圈,认真的分析道。

    “不,若是以逍遥公子的意志,恐怕这曲子中隐藏的东西无比重要,不然以他的意志足以自行苏醒。”音芷瑶阻止了急切的想要动手的薛世清,只是关切的看着上官逍遥的演奏。“这曲子也快完了,等他醒过来吧。”

    随即,音芷瑶再次盘起腿浮空坐在上官逍遥对面,等待着上官逍遥的苏醒。

    薛世清见状也只能来回的踱着步子:“对了,我把那几株生长缓慢的盆栽仙植挪过来,不知道会如何?”

    说着,薛世清的脚步已经踏入了大堂内。

    音芷瑶只是扫了一眼嘟嘟囔囔的薛世清,便不再关注他的动作。

    而上官逍遥这时候扫弦的力度逐渐增大,已经有了一曲完结的迹象。

    “好浓重的鲜血味,这就好像是在森林中不断演化的自然法则一样!”音芷瑶捂着口鼻,这完全改变风格的夏之乐章中再也没有了那熟悉的感觉。

    “呼,完成了,芷瑶你感觉如何?”上官逍遥睁开眼睛,看向音芷瑶的双眼问道。“中间我感到有些东西少了,没等我分析出来什么东西脑海中却已经浮现出了乐谱,莫非这就是四季乐章的神奇之处吗?”

    “逍遥实话实说,你真的没有从天音圣尊那里学到过什么东西?”音芷瑶端正起脸色,直着腰板坐在对面问道。“这夏之乐章你就没有感觉到不平常的地方吗?”

    “不平常的地方?的确有,这夏之乐章我弹奏起来感觉越发吃力了,并且手上的筝弦越往后面拨动所需要的力气越大。”上官逍遥沉思一番后向音芷瑶说道。“还有,我感觉到这夏之乐章在我手上似乎变味了,透露出一股浓重的血腥气。”

    “看来你是真的没有察觉到啊,你的琴音动静大到已经可以响彻山谷了!”音芷瑶指着早已不存在的院墙外,远处便是草木堂的药园,而此时药园中仙草灵木的生长已经郁郁葱葱如同一株株小树一样了。“幸好夏之乐章只有这么长,若是再多一点恐怕这土地中的元脉都要被吸收干净了。”

    上官逍遥瞪大眼睛看着身边又是一场巨变的环境,无法想象这又是自己的杰作:“这满院子的青蛙虫子又是怎么回事,我听你演奏的时候也没见得这么巨大的异象出现过啊?”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才是四季乐章中所蕴含的终极法则,没想到居然会被你领悟出来了。”音芷瑶略带遗憾的说道,失落的挽着自己披在肩上的纱巾。“师傅真是偏心啊。”

    上官逍遥低头沉思着音芷瑶口中的终极法则,刚才在弹奏夏之乐章时的确衍生出了一股自我演化的道貌,但却始终徒有其表,不见内涵。

    “不对,我没有参悟到这些法则,这琴谱是自动出现在我的脑海中的,这是荒古筝中某人所寄托给我的东西!”上官逍遥惊醒,却没有将这些东西说出来。“芷瑶,下一曲开始吧。”

    音芷瑶却摇了摇头,指着地上的古筝给上官逍遥看:“这古筝已经碎了,我现在没有替代的筝。”

    “没有了么,这样的话……稍等。”上官逍遥感到一丝麻烦,想起来自己的灵魂法器能力已经是好久没用了,散去那支在汗门原上演化的弓,照着自己手中的荒古天音琴开始制作一把新的古筝。“这把灵魂之筝应该能用,你试试吧。”

    音芷瑶惊奇的看着上官逍遥凭空制造出这么一把古筝,惊讶之下只知道下意识的接过来。

    “这琴……没有重量?”音芷瑶惊讶的看着自己双手托着的琴,手中甚至没有任何触感。

    “这把琴是我的灵魂之力编成的,自然是没有重量的。”上官逍遥淡定的解释道,不忘再扫一遍琴弦。“如此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好吧,既然逍遥公子执意要继续下去,那芷瑶也只能奉陪到底了。”音芷瑶看到正在从堂内不断向外搬动盆栽的薛世清,不禁有一丝笑意挂上嘴角。“第三曲,秋之乐章。”

    这一次,音芷瑶刚刚开始拨动灵魂之筝的筝弦,上官逍遥立刻就能接着跟上了她的筝音,两个人的弹奏几乎重合在了一起,交相辉映的演奏在院子上空。

    “这音乐,让我感到了秋风萧瑟……”站在空地上,薛世清的眼中仿佛饱含着热泪,看着眼前的一排仙株的叶子正随着音乐的侵染缓缓变黄掉落。“罢了罢了,得之不易,失去倒是轻松。”

    这一次音芷瑶又在转奏部分出现了迟涩感,上官逍遥手中的古筝正以诡异的方式迅速加入了凋零与沉睡的气息,让原本秋之章节中的盈满与丰收荡然无存,音芷瑶手中的灵魂之筝没等她走火入魔便直接消散不见。

    “看来这四季之曲是真的让逍遥公子给吃透了。”双脚缓缓落地,音芷瑶的失落连薛世清都能感觉到。

    “若是这秋之章节不变的话,这些仙株实际上不必凋零的。”音芷瑶向着这一排仙株走了过去,向薛世清安慰道。

    “这秋之章我也不是没听过,为什么会变成这动静?”薛世清坐在堂门口前的台阶上,抱着膝盖问道。“以前神女大人弹奏的时候明明是更加陈厚的丰收气息,到了逍遥公子这里怎么会让这些仙株们就此凋亡呢!”

    “逍遥公子手中演奏的,并不是单纯的秋之乐章。”音芷瑶略微思索了一番,决定将这个消息分享给薛世清。

    “那是什么东西,莫非逍遥公子的天赋已经能够将四大乐章改编了!?”薛世清惊讶的转头看向音芷瑶,不可思议的问道。

    “不是,这是四大乐章的本来面目,圣尊大人传给我的时候将其中最关键的这一部分隐去了,看来是想让我自行参悟。”音芷瑶落寞的叹了一口气,师傅的心意被别人拿去终归是让她有了不小的遗憾之感。“我这算什么英才天才,逍遥公子这随手便将其解开了,这么华丽的曲子我都没听过。”

    “芷瑶不要如此想,我这只是徒有其表的揭露,更深处的东西始终是蒙着一层面纱,恐怕那些便是要由你替我发觉了。”上官逍遥将秋之乐章结束,荒古筝手中轻轻一送回到了音芷瑶手中。

    “剩下的冬之章节不需要了,看来这些谜团摸不到,不是我实力不够。”上官逍遥洒脱一笑,走到树旁摘下一颗果子大口大口啃起来。“这果子倒是不错,算不算我亲手栽的嘛。”

    “算的算的,这一院子的草树都是逍遥公子栽的呢。”薛世清头点的跟捣蒜一样,连连答应起来。“我绝对会将这一院子的东西留下来的。”

    “怎么听着像是在损我呢?”上官逍遥一声苦笑,直言问道。“若是感觉不爽,我一把火将这些东西全都烧了便是。”

    “无妨无妨,逍遥公子可别要烧。”薛世清连连挥手,就要扑到上官逍遥身上阻止他。

    “逍遥公子,时候不早了,宴会就要开始了吧。”蹲坐在台阶上的音芷瑶起身说道,示意上官逍遥该走了。

    “的确是时候不早了,既然药园中的培植物已经催生完了,鬼哭草也已经被我收了,那我与芷瑶就此别过了。”上官逍遥掐算了一下时间,上前与音芷瑶并肩向薛世清道别道。“薛堂主不必远送,我与芷瑶自行离开便是。”

    “逍遥公子,我也是要代表草木堂去参加宴会的。”薛世清尴尬的搔了搔头,向上官逍遥解释道。“若是感觉不方便我就不与两位同行了。”

    “哈哈,怎么会呢,倒是我失言了。”上官逍遥这才想起来草木堂好歹也坐落在天音圣地的一处山谷中,更何况与神女音芷瑶之间关系不浅,于情于理都会去参加宴会。

    “既然如此,芷瑶,薛堂主,我们就此上路!”三人各自施展出御空之法,向着灵树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