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7章 收服
    鬼哭娃在地上跳着诡异的舞蹈,上官逍遥盘腿坐在那里听着夏之乐章,而音芷瑶则闭着眼睛安定的坐在那里专心的弹奏着。

    “逍遥听的可好?”音芷瑶睁开眼睛,双手不停地看着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愣了一阵才察觉过来音芷瑶的问话,随即双眼也瞥到了音芷瑶的双手就要停下弹筝:“别别别,芷瑶手上可别停下,若是这琴声一停,鬼哭娃又要闹了。”

    “但是这万物乐章只有四曲啊,如今夏之乐章已经弹完了,再有两首就真的没了。”音芷瑶一边说着,手上一阵扫弦,无缝切换到让人感到萧瑟之气扑面而来的秋之章上。“现在倒有点像是在带孩子啊。”

    上官逍遥扑哧一笑,被音芷瑶最后带着无奈的话给逗乐了:“芷瑶莫慌,待我降服了这鬼哭娃再说。”

    抽出腰间的折扇,上官逍遥一阵挥舞后炉中火摇晃着被点燃。

    刚才在秋之乐章下犯着困打着盹的鬼哭娃的状态瞬间就变了,当时就从地上跳起来面向上官逍遥折扇上的炉中火,甚至两人已经感觉到了他身上的那股瑟瑟发抖的灵魂气息。

    “现在,拜服或者就此超度!”三尺火焰在半空中一划,一道波纹打在鬼哭娃面前的地面上,石板上一道暗红色的划痕久久没有冷却。

    鬼哭娃直接被吓到哀嚎着往后挪着步子,仿佛这道划痕前方便是深渊一样。

    “鬼哭娃,我问你,降服我活着就此在世间消散!”上官逍遥绕着鬼哭娃转圈,强忍着鬼哭娃的哀嚎声再次打出三道火纹,在地上刻下的划痕彻底将鬼哭娃禁锢在原地。“你只有这两条路可以走!”

    音芷瑶见上官逍遥被鬼哭娃的哀嚎声折磨到头绽青筋,额头上的血管突突的跳着,手中力道不由得大了几分,意图强行将鬼哭娃的声音压制下去。

    然而上官逍遥手上一摆手,说道:“芷瑶,将声音逐渐降低,我要将这鬼哭娃彻底降服!”随即大步向着鬼哭娃逼去,炉中火也不断地画出波纹将鬼哭娃身边的活动范围不断的缩小。

    至此音芷瑶手中的筝音彻底失去了对鬼哭娃的控制,对方直接扯着嗓子哀嚎起来,惨绝人寰的嗓音让上官逍遥双手堵着耳朵痛苦不堪。

    “逍遥!”音芷瑶手中荒古筝一阵激音暂时将鬼哭娃镇压,急声问道。

    “无妨,这鬼哭娃已经无处可逃了!”稍有适应的上官逍遥直接将三尺火剑指向鬼哭娃,面色严厉的质问道。“臣服或者死亡!”

    鬼哭娃颤颤巍巍的仰面坐在地上,再次发出让人灵魂颤抖额的鬼哭狼嚎,这一次上官逍遥强忍着发自灵魂的震颤,双手握住折扇一点点的逼向鬼哭娃。

    “臣服我,不然就让你神形俱灭!”

    最终在炉中火即将点燃鬼哭娃头上的叶子之前停下了,因为那些恐怖的声音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随着鬼哭娃磕头时发出沙沙声的草叶声。

    这时候,叮叮铃铃的冬之乐章响起,鬼哭娃缓缓蜷缩起身子,在那里摇摆着发出婴儿一样的嘤咛声。

    “看来结束了。”当哀嚎声消失的一瞬间,上官逍遥便知道了自己已经成功将这个家伙降服了,身子一摊便坐在地上。

    折扇终于发挥起了本来的作用,浑身是汗的上官逍遥不停地扇着风才算是感到了一丝惬意。

    “鬼哭娃,传说中降服后可以供养灵魂的生物。”恢复过来的上官逍遥将进入休眠的鬼哭娃捧在手里,自动建立起灵魂连接后上官逍遥只感到灵魂深处传来的一阵阵惬意,那是被鬼哭草供奉的灵魂正在缓缓地增长境界。“就这样被我降服了,哈哈哈。”

    端详了一阵后上官逍遥又皱起了眉头,转身向音芷瑶问道:“这冬之乐章结束后应该苏醒过来的啊,为什么鬼哭娃还蜷成一团?”

    “我试试再弹一段春之乐章吧。”说完,一小段生机盎然的音乐从荒古筝上传出,上官逍遥立刻就察觉到了手中鬼哭娃的动作。

    “哇!”一声幼儿的娇吼,鬼哭娃躯干抻开,成大字形站在上官逍遥的手中。

    “看来这家伙的状态是被音乐操纵的,倒是有点出乎意料啊。”不断摆弄着手中的鬼哭娃,上官逍遥面带喜色的说到。“以后遇到这家伙的同伴就好说了,先来一段四季乐章休眠了再说!”

    “你以为四季乐章是谁都能弹的啊,这是要灵魂强大者以自己真实的情感才能用上好的乐器弹奏出来的。”音芷瑶嘟着嘴向上官逍遥解释道,就要将荒古筝收起来。

    “灵魂强大者吗?借我荒古筝一用。”上官逍遥闻言,将鬼哭娃托在肩膀上,就将音芷瑶手中的荒古筝拿了过来。“以我的情感不知道能不能试试。”

    上官逍遥的手刚刚触碰到荒古筝的弦,这小小的院子中便已经是百花齐放,鸟雀争鸣,一副春天的景象已经浮现。

    “这异象…恭喜神女大人功法再次突破!”磨蹭着终于进了院子的薛世清瞪大眼睛看着院子中不断更迭出现的异象,还认为是音芷瑶的功法更上一层楼了。

    “不是我,是逍遥公子。”音芷瑶也是愣了愣神,大半天才回过神来指向上官逍遥说道。

    荒古筝在上官逍遥的手中不停拨动着,异象也升鸾蝶起,不断的演化出春季的万物复苏之境,而弹奏者——上官逍遥,已经完全成了一个琴痴,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变化。

    “嗯?”上官逍遥从自己专注的状态中苏醒过来,发现原本光秃秃的院子中已经满是葱郁景色,地上的青石板被毛发一样浓密的野草顶破,院墙被粗狂的藤蔓和伞一样的大树摧垮,上官逍遥甚至能看到书上正在结出来的果实。“这是发生了什么?”

    “…春之乐章,第九重,万物苏生。”音芷瑶坐在一处从树上掉下来一个弯的藤蔓上荡着,向上官逍遥解释道。“从这一重境界开始,所有的异象不再是幻境,所有曲子与仙音都会真正的影响身边所有的事物。”

    上官逍遥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荒古筝,他在刚刚的弹奏中察觉到了一丝的春秋时间气息,所以才会全身心的沉浸进去试图抓住那春秋神宗的线索,结果刚刚开始,曲子已经弹完了。

    “逍遥公子你真的没有与天音圣尊学过什么吗,怎会如此……”

    “芷瑶,下一曲。”上官逍遥手指再次搭上筝弦,没等音芷瑶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询问,准备继续演奏起夏之乐章。“快些,我感觉到这曲子中有什么东西正等着我!”

    被上官逍遥无礼打断的音芷瑶刚刚要升起小情绪,抬头却发现上官逍遥的脸色无比严肃起来,随即也正色起来,拿出备用的古筝浮空坐在上官逍遥对面:“逍遥公子既然执意要探寻下去,芷瑶自当奉陪。”

    神女的气场随着音芷瑶的肃目也浮现出来,而她的双目扫了一眼呆滞在院门的薛世清,颇具威严的张口说道:“薛堂主,护法一事委托了。”

    没等薛世清答应下来,一扫琴弦就弹起了夏之乐章的序曲。

    而面对两位已经成为大能的天才青年,心态已经完全进入麻木状态的薛世清只能乖乖的站在盘坐的两人旁边,看着两人醉心于弹奏中。

    “这便是真正的纵横英才吗…”薛世清的视线大胆的在上官逍遥与音芷瑶之间游离着,耳边也是两人一前一后的琴音。“这两位到底是谁更胜一筹?”

    薛世清干脆也盘腿坐下来,聆听着如同上古大能**一样的两曲合奏,不由身心都沉浸进去了。

    “不愧是上官逍遥,刚开始那琴音还略有迟疑生涩,这么一段时间过去已经是能完全从我手中复弹下来了。”音芷瑶的身心虽然完全投入了夏之乐章,但意识依然保持着清醒,不禁对上官逍遥的能力暗暗称奇。“夏之乐章是整个四季乐章中最长的一篇,也是难度最大的,没想到逍遥居然能这么轻易地跟下来。”

    音芷瑶手指下的古筝音色急转,从森林的盎然茂盛瞬间转变成了奔腾咆哮的大河。

    然而上官逍遥的筝音已经先一步转变了过去,万物生长的夏之乐章中多了一丝自然法则中物竞天择的肃杀之气。

    “这是什么气息,刀锋凌冽,带着一股子血味,这是四季乐章吗?”随着上官逍遥越她一步往前弹下去,音芷瑶突然对自己手中弹了不知多少年的四季乐章有了一股陌生感。“不对,是我的乐谱有了残缺,圣尊没有将四季乐章的全部音乐教授给我!”

    察觉到了什么的音芷瑶手中的弹奏越发迟缓,而且已经生出了一种无以为继的感觉,断裂的痕迹让薛世清都已经察觉出来。

    “神女大人,稳住心神!”薛世清听着音芷瑶的音乐,已经有一丝丝的烟气浮现出来,当机立断便掏出自己的锄头法器挥向音芷瑶托在膝盖上的古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