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6章 鬼哭草
    “那个…这个…我是相信逍遥公子的实力的,不如我们到了再谈可好?”薛世清尝试着扭动肩膀挣脱上官逍遥,却发现以自己的帝境五重居然都无法在上官逍遥的手下挪动分毫。

    他看不见的是上官逍遥之前急速低吟的魂主战体,而后迅速浮现出一只手臂以完美重合的状态附着在上官逍遥的手臂上,至此上官逍遥其实是以帝境八重的灵魂之力将薛世清帝境五重的灵魂固定在了原地,既然灵魂动不了,自然这身体一样也动不了了。

    “不可以的,若是搞不懂是个什么东西,我这手中真的会一不小心将整个山谷都点燃的。”上官逍遥还是眯缝眼睛,手上紧紧抓着薛世清堂主的肩膀。

    “好吧,事已至此只能向公子坦白了。”薛世清此时发现实在是躲不过了,这才垂头丧气的向上官逍遥道出了真相。“我等苦苦哀求天音圣尊才将您请来,不为其他,皆是因为前段时间意外孵化了一株本应该是成为圣级仙草的植株,现在却堕落出了一股邪魔的气味。”

    “知道了,圣咏草和鬼哭娃。”上官逍遥当即松开手,转身就要离开这里。“抱歉,这等神物我降不了,另请高明吧。”

    “别介啊,公子,大哥,大神,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如今鬼哭娃就在我们唯一的庭院内搭了窝,我们现在只能在野外风餐露宿啊,我们实在是没有去处了!!”见上官逍遥要走,薛世清一个翻身腾的就扑住了上官逍遥的大腿,当场抱着就急哭出声来。“还望大神抬手搭救我们一把,那哭声着实让我们吃了不少苦头了,连刚刚来的第六位弟子都跑了,再这样下去草木堂就真的只能除名消失了啊!”

    说完薛世清不忘一使眼色,顿时刚才还木然站立的几个弟子也开始嚎哭出声,纷纷上前各自抱住上官逍遥的一肢,挂在身上就不肯下来了。

    上官逍遥绿着脸就那么一步一步的往山谷挪动着,每接近一分,四肢上挂着的人哭嚎声便更加壮大一分。

    “放手吧,那个鬼哭娃我是不会去碰的。”依然是一步步坚定地步伐,上官逍遥的意志总是不会轻易改变。

    就在即将步出山门的时候,一抹熟悉的身影从远方映入上官逍遥的双眸,并且越发清晰起来。

    “芷瑶,你怎么来了!”见到心爱的人,上官逍遥原本紧绷的脸庞不禁重新喜笑开怀起来。

    音芷瑶听到上官逍遥的呼喊,飞行的速度更快了几分。

    “逍遥,师傅与我说了你我之间的事情!”不等靠近,音芷瑶直接从空中跃起就要扑入上官逍遥怀中。

    师徒四人见如此情况,急忙从上官逍遥身上下来安定站好:“参见神女大人。”

    这时候音芷瑶才发现上官逍遥身边还有这么几个人,随即就要空中急停,却没想到慌乱下在空中打了个横就要斜摔往山谷内。

    上官逍遥见状急忙起身向前飞去,双手将音芷瑶横抱拦下后缓缓降落在地面上。

    “芷瑶莫要因喜事乱了阵脚,这等事情还是私下讨论好些。”上官逍遥放下音芷瑶后轻咳两声掩饰起自己的尴尬,随即正色向音芷瑶半分训斥的说到。

    “芷瑶错了。”音芷瑶对自己的冒失举动早就心里打起了鼓,走神之下误当上官逍遥成了天音圣尊,就那么行了一个礼。

    此时低着头的薛世清暗中看到上官逍遥与神女大人之间的作态,心里已经将两人关系理得通顺,不禁万分后悔起强行央求眼前这位未来天音圣地掌权人起来。

    “唉,芷瑶你这次来到这草木堂是为何事?”上官逍遥见音芷瑶向他行了这一礼,心知是又让误会在这草木堂师徒四人中加重了几分,随即岔开话题道。

    回过神来的音芷瑶也是暗暗自责起来,只能希望草木堂的四位念在往日熟面上不要到处谣传,随即接下话题道:“逍遥公子不知,芷瑶常年来此以仙乐帮助培植草药生长,以换取些许盈余草药以作私用。”

    “如此甚好,那我陪你去药园吧。”上官逍遥听到音芷瑶要去弹奏弦乐,赶紧顺着由头就要拐去药园。

    “逍遥大人!这鬼哭娃不去,我等着实没有住处了!”就算是万分懊悔,薛世清依然是抖着胆子向前央求着上官逍遥。

    “鬼哭娃?哇,我好久都没有见到鬼哭娃了,逍遥我们去吧!”上官逍遥刚刚要一口回绝,音芷瑶却从斜路里杀出来,双眼冒着星星的向着众人说道。“鬼哭娃可萌可萌的了,现在就在堂中筑巢了吗,走吧逍遥,我领你去!”

    还没等上官逍遥反应过来,音芷瑶已经拽着他往草木堂去了。

    “等一下,芷瑶,芷瑶!”上官逍遥被音芷瑶拽着一路杀向了草木堂的庭院,上官逍遥越是靠近就越是胆怵,越是胆怵手上就越发疲软,而疲软之下已经难以挣脱芷瑶的小手了。

    “芷瑶啊,小子逍遥就要亡于此了!”含着热泪,上官逍遥心里就这么想着。

    至于薛世清等人则是跟在后面越发的磨蹭,又想着亲手目睹大仇得报体验那股爽快感,又被鬼哭娃那股恐怖的气势所威慑,只能是吊在后面磨蹭着。

    这时候薛世清眼角瞥到了远处正在辛勤抄写经书的弟子,急瞪眼之下大吼出声:“你给我过来!”

    这一声不光是吓到了四位弟子,上官逍遥也一个哆嗦瞪了一眼身后的薛世清。

    随即,音芷瑶见手中一阵轻松,拽着上官逍遥几步便进了草木堂堂门内。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上官逍遥的脑海中就剩下了两个字不断回放,双目无神口鼻涎泻的被越发兴奋的音芷瑶拽着深入堂中庭院。

    “哭娃,哭娃,快出来,姐姐来看你了!”音芷瑶一脸兴奋的一手抱筝一手牵着上官逍遥,站在庭院中蹦跳着向四周喊道。

    喊声四处传播,从正堂门中引出了一只散发着淡绿色荧光,头顶蓬松草叶的白绿色人形根茎。

    “哈哈,逍遥快看快看,是哭娃,是哭娃!”音芷瑶松开上官逍遥的手,就要抱着筝扑上去。

    上官逍遥呆滞的双目看到鬼哭娃现身,顿时又充满了神采,只是这次变成了满脸惊恐的神色,后退几步直接跌坐在地上就要往院子外爬去:“我曹,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然而已经晚了,正要扑上去的音芷瑶成功引发了鬼哭娃的反应,顿时一阵让人灵魂颤抖的嚎哭声出现在了上官逍遥的脑海中,上官逍遥双眼一翻白,打着颤就抽搐的晕了过去。

    即便是晕了过去,上官逍遥的嘴中依然若有若无的呻吟着不要二字。

    让人惊奇的是音芷瑶若无所觉得成功抱起了鬼哭娃,将其搂在怀里后慢慢的摇着,还往上官逍遥身边走去:“逍遥快看啊,这哭娃多萌,真的好可爱。”

    的确,单凭外像的确是挺萌的,如果能去掉聋子都能吓晕的声音的话。

    上官逍遥的抽搐随着音芷瑶怀中的鬼哭娃接近越发剧烈了起来,口中发出吃吃声,已经涌出了一阵阵的白沫。

    终于,上官逍遥的异状引起了音芷瑶的注意,她急忙放下手中嘶吼的鬼哭娃,双手抱起荒古天音筝:“春之章,起!”

    一阵悦耳舒缓的音符从筝弦上飞出来,跳动着飘入了上官逍遥的耳中。

    在灌注元力的仙乐刺激下,上官逍遥终于从倒翻白眼的状态下恢复了意识:“我感觉我从十重地狱里跟阎王爷打了一场仗……这个鬼哭娃怎么还在这里!”

    刚刚苏醒的上官逍遥见到鬼哭娃就要双眼一翻再次昏迷过去,在地上躺了片刻却发现准备之下的地狱吼声并没有出现,又爬起来看向蹲地弹筝的音芷瑶和正安静地理顺头顶草叶的鬼哭娃。

    “这家伙为什么不叫了?”上官逍遥在那半爬了片刻,迟迟没有听到鬼哭娃的声音,对方只是伴随着筝鸣仙乐在那里缓缓地摆动而已。

    “不知道啊。”音芷瑶答着话,手上的春之乐章不自觉的就停了下来。

    仙乐刚刚停下,鬼哭娃随即便是又做声就要嚎哭起来。

    “我曹我曹我曹……”听着这一阵阵的嚎哭前奏,上官逍遥的腰际一阵无力就躺在了地上,等着地狱之音再次响起晕过去。

    音芷瑶看着鬼哭娃,似乎知道了什么一样,再次双手轻轻搭在荒古天音筝上:“夏之乐章,林,起!”

    这次弹起来的是更加富有生命气息的夏之乐章,鬼哭娃的声音即刻便停了下来,随着夏之乐章响起而直起身跟着节拍跳起了诡异的舞蹈。

    “天呐,这鬼哭草居然会对你的音乐有反应,这要是传出去了岂不是天下的人都要来求你去弹上一曲?”上官逍遥盘坐在地上,面目呆滞的看着鬼哭草在地上跳着的舞蹈,将其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