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 徒增变数
    上官逍遥的声音在道场中回荡时,整个道场上聚集的行尸走肉与各种机关武士已经是入侵圣女堂的最后一股主力。

    “这就是你们的实力吗,一个伪圣,一个帝境。”神秘的声音完全盖过了上官逍遥的喊话,以轻蔑的语气向两个人嘲讽道。

    荒古天音筝一阵急促的颤音打断了这场对峙,音芷瑶当先卷起狂风轰鸣着撞向逐渐盘扎起来的尸山。

    但那些尸体这时候却没有被荒古天音筝震颤灵魂的嗡鸣影响到,若无其事的继续向高处攀去:“没用的,逝去者是不会被幻境影响的!”

    “净说些屁话。”天音圣尊的声音响起,瞬身出现在尸山山尖正上方,以一股势不可挡之姿砸向山尖。

    道场上下起血雨,天音圣尊正孤身站在地面上,头发上都被烟红色的血块粘成一坨一坨的挂在背后。身上的战袍在微光下照耀出烟红色的反光。

    “结束了?”音芷瑶从半空落下,走向天音圣尊。

    “还没有。”那股声音再次出现,依稀间一道身影直直冲向放松警惕的音芷瑶,而后者还没等反应过来便被撕成肉块。

    “天真,真以为音芷瑶会这么让你得手?”

    音芷瑶的身姿重新出现在道场门口,嗓中音色却是上官逍遥的:“忘了我肖遥公子可是一介杀手了?”

    挥手间上官逍遥撤去易容,变回那青衫白袍的书生形象。

    而道场中那个指挥尸身的神秘声音终于现了原型,依然是那一身标准的烟衣蒙面打扮,不同的是这个身影的衣袖腿裤中总是若有若无的渗出烟红的血迹,随着动作甩到地面和墙壁上留下一个一个圆润的血斑。

    上官逍遥此时已经是惊疑不定,他在这位与众不同的死士身上察觉到了一股浓重的**气息,甚至那身体中的灵魂也是透露出已经身死的状态,然而他的肉身上却盈满活人血脉之力,正生龙活虎的与天音圣尊肉身缠斗着。

    音芷瑶手上一曲琴音弹出,与天音圣尊形成一股合奏之势,道场中已经出现了山岳幻境,穿插得缥缈雾海中若隐若现着凤凰与真龙的身影。

    “这家伙身上的秘法压制了我,现在我已经无法唤出圣躯了!”天音圣尊的声音打断了上官逍遥的思绪,随即当着上官逍遥的面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击猛拳,在墙壁上砸出一阵浮土。

    “魂主战体,上!”上官逍遥一拍剑鞘,逍遥剑直接飞向前方,而身上附着的小型魂主战体也随着逍遥剑离开上官逍遥的身体。

    那烟衣人隐约间露出笑容一样的眼神看向上官逍遥,在三人还未反应过来时便消失不见,再出现便已经是又在音芷瑶身后。

    “音芷瑶!逍遥游!”上官逍遥见音芷瑶毫无察觉身后的危险,直接发动逍遥游也瞬身出现在音芷瑶身后,衣袍鼓动间抽出折扇,就要以以炉中火扎向烟衣人的脑袋。

    “逍遥!”音芷瑶感到背后一阵热流,转过身发现上官逍遥已经腰间中伤,甚至已经穿腰而过在背后露出那苍白的指甲尖。

    “你活不成了。”上官逍遥手上的折扇也成功刺穿了对方的脑袋,激烈燃烧的炉中火将脖子都烧出一个坑陷,而上官逍遥嘴上吐着鲜血,带着狰狞的笑容望向前方,眼中已经是一片茫然。“没想到这个家伙连临战帝体都给我压制了,倒是我逍遥公子失策了。”

    音芷瑶上前将虚浮的身影环抱怀中,轻柔柔的往地面落去,早已哭成了泪人:“逍遥醒醒啊,你不是还有好多事没有做吗……”

    就在两个人往地面上落下时,没人注意到那个已经烧没了脑袋的身躯已经随风飘散,如是本不存在一样。

    “逍遥,你不是要与我结为道侣吗,不是喜欢我吗,你醒来带我离开这里出去历险啊!”音芷瑶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滴在上官逍遥的脸上,而上官逍遥则依然双目无神的看向天空。

    “这里便是终点吗……”上官逍遥的嘴中一丝低沉的呻吟传出来,落入音芷瑶的耳中。“还是说这里只是一个开始呢。”

    这两句话结束时,上官逍遥的肉身也消失不见了。

    只留下抱着衣袍的音芷瑶跪坐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双目呆滞的看着手上尚留有鲜血余热的衣服。

    而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一双清澈的眼睛正看着跪坐在地的音芷瑶:“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给我如此诡异感觉的原因吗?”

    上官逍遥正手握折扇,身上依然穿着那青山白袍矗立在那里。

    “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能顺着我的攻击方式推演到这等地步,不愧为天音盛会第一人。”整个世界都变得如同隔着一层铜镜一样模糊不清,只有上官逍遥身后的一个中年男性还保持着清晰地身躯与面孔。

    “我也没想到啊,**消逝的人居然能凭着秘术强行在人间现身,还能发挥到如此恐怖的实力。”缓缓转过身,上官逍遥眼中看到的是一张国字脸,上面略显倒八的浓眉衬托着睫毛颇长的眼睛,有些鹰勾的鼻子上有一道斜长的疤痕,斩断了他的鼻梁。

    上官逍遥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并没有嘴巴,不由好奇的多看了对方鼻下几眼,那下巴上方只是有略像是嘴唇的凹凸还在那里。

    “无嘴人,坊间传说中摇摆于阴阳两界的高强修士灵魂,我曾经以为这只是一种并不靠谱的传说而已。”风轻云淡的声音,却让对面的国字脸明显的一阵惊悚颤抖。“看来是让我说对了,你将我的灵魂拖到这阴阳交界之处是想让我给你作伴吗?”

    无嘴人没有回应上官逍遥的询问,默不作声的摆出架势要跟上官逍遥打上一场。

    “看来你是不打算跟我好好说话了,那我们就在手脚上交流吧。”上官逍遥正起身板,手上抽出扇子立在原地等着无嘴人向他攻来,陡然间给人一种凌厉的气势。

    上官逍遥手上的扇子这次没有燃起火焰,仅仅是当做一根普通的木棍一样抵挡着对方的攻击。

    “我知道了,看来这个地方的确是让人无法施展所有的战技和功法啊。”几经尝试,上官逍遥所掌握的所有攻击能力都不再响应他,干脆甩开膀子硬碰硬的跟无脸人对打起来。“你看起来并不如刚刚表现的那样强大。”

    当拳头袭来时,上官逍遥仅仅是以掌握住,便轻松的将对方的攻击掌握在手里,几经挣扎后无嘴人终于认清了自己已经被这手掌牢牢的控制在身前。

    “你很强。”无嘴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上官逍遥依然无法分清楚这家伙到底从哪里发声的,这股声音直接出现在他的耳畔,让他每次都感觉到非常难受。

    折扇再次打开,上官逍遥脚下未动分毫。

    “看来我的灵魂力量打不过你,这让我很欣慰。”随即,无嘴人瞬间从这片周身模糊的世界中消失,只剩下上官逍遥一个人还手中攥着对方的半截手臂。

    “好计谋,若不是我灵魂能力超绝,恐怕就真的要被困在这里了。”上官逍遥惊奇的看着手中的手臂自我幻化成一条条丝线,从手中分解后又钻入上官逍遥的周身躯干中。“我的灵魂又突破了,现在是帝境八重巅峰!”

    声音还在空间中扩散,上官逍遥的身影已经从这空间消失了。

    “哈哈,肖遥已经从这个世界中消亡了,没了他保护你,生死已经定数!”无嘴人从音芷瑶的背后再次凭空出现,手中闪着幽毒的寒芒刺向音芷瑶。

    “芷瑶小心!”天音圣尊瞬闪到音芷瑶身后,手中琴弦连播以琴音布下一道道屏障。

    然而这些屏障在无嘴人面前如纸糊一般,就像是瓷器落地一样被无嘴人一路突破。

    “休想伤我徒弟!”天音圣尊见自己的能力在这无嘴人面前完全被死死克制,只能以肉身作盾试图以性命将攻击挡下。

    “作为一个杀手刺客居然如此天真,难怪幽冥圣地在我身前连连吃瘪。”上官逍遥的身躯在千钧一发之际于天音圣尊身前出现,手中折扇燃出三尺白炽,正对准无嘴人的心门。“那么就让我送你上路吧。”

    随即,无嘴人突破了天音圣尊的最后一道防御,与上官逍遥结结实实的抱在一起!

    “噗,看来你这个家伙还是留了一手给我的。”上官逍遥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在无嘴人的背上流淌着。“但我依然赚了。”

    上官逍遥的折扇正面贯穿了无嘴人的心脏,然后又顺着伤口直接将对方的身体整个劈成了两半,鲜血将上官逍遥的前襟到裤腿整个染得烟红。

    “在下佩服,不愧是肖遥公子。”无嘴人脸上最后的两个光点熄灭,整个身体瞬间变得冰冷僵硬,失去控制的膝盖一软就那么跪在上官逍遥身前。

    “天煞的,这家伙的毒倒也是有点本事啊。”上官逍遥捂着肚子一屁股墩坐在地上,那里正是无嘴人双手作剑捅入腹部的位置。“天音圣尊,音芷瑶,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说完,上官逍遥头一歪也倒在地上,只是胸部的起伏让两女知道这家伙还没有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