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3章 上官逍遥
    不论李笑生使出怎样的手段,上官逍遥总是能贴着李笑生的脸,让他手中的羿神弓始终无法射出箭矢。

    “你这个只知眼前之事的无知匹夫,怎么能明白春秋大事的重要性!”李笑生干脆不再闪躲,以羿神弓和右手抵挡着上官逍遥的攻击,试图以嘴上功夫劝住上官逍遥。

    “你在搞笑吗,音芷瑶已经要成为我的爱人了,你若是不放下杀意,那你就是我的仇家了。”上官逍遥看出了李笑生的意图,对着他便是一阵猛攻,险些破了对方的防御。“李笑生,你若真的是想要阻止幽冥圣地,就不要做任何对其他势力伤害更大的事情!”

    “不,我最终的目的是将所有圣地全部消灭,那样才能让整个天地都获得自由!”李笑生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挣扎的神色,但还是在那里嘴硬着喊道。

    上官逍遥不禁被这个李笑生天真的想法给气的不行,手上的攻势不禁加重了几分。

    “你知不知道这天下终要有塔尖,终要有强权者,你今天灭了四大圣地,明天就要杀了几大帝国,后天州府上的势力全都要让你屠戮干净,最后这世界上一个人都不剩!”

    李笑生突然放弃了抵抗,任凭炉中火和逍遥剑刺向他。

    上官逍遥最后一刻收住了手,气势依然凌冽的看向对方,口气中却带着一丝迟疑:“怎么回事,你终于放弃了?”

    “不,既然我不能将音芷瑶杀死,就证明我连第一步都无法做到,后面的事情也不必做了,不如死在这里好了。”李笑生满脸浑丧的看着上官逍遥,眼中已经有了死志。

    上官逍遥惊愕的看着李笑生,难以理解为何这等奇人都能荣盛帝尊。

    “走吧。”上官逍遥最终收起了手中的双剑。

    “你就不怕我这就去杀了音芷瑶?”李笑生的气势依然颓废着,双眼带着困惑的看着上官逍遥。

    “就凭你的本事是杀不了音芷瑶的。”上官逍遥轻笑的看着李笑生。“你完全无法想象这四大圣地对未来继承者的栽培,那不是你这个偏门圣尊能抗衡的。”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上官逍遥这才发现山河碑与化生碑在路上已经堵了许久,对面的三只帝境尸身都没了动静。

    上官逍遥背过身走向被两碑堵住的走廊:“要走就赶快,我感应到天音圣尊快到了,若是她来了任我怎样想保你都不管用了。”

    见对方的杀意真的已经弥散在空气中,李笑生干脆的一抱拳,随即原地不见。

    李笑生已经离去,上官逍遥撤掉两座石碑后就在那里看着三只帝境的尸身咆哮着向他扑来。

    正是这时,走廊侧面的墙壁被一声声钟鸣化作实质的大锤撞碎,天音圣尊飞速撞碎两只已经要与上官逍遥撞在一起的帝境尸身,那靠后的一只当场愣住后残缺的神智不知道该留还是该跑。

    “上官逍遥,本尊来迟了。”天音圣尊那磁性的成熟声音响起,站在上官逍遥身前将其牢牢的护在身后。“音天清等人完好无损,已经交由赶来的护卫队将其转移出去了。”

    “如此便好,但我一路走来这音芷瑶身边的神女们都是死伤惨重,精锐们恐怕十不存一,而且我到现在都没有搜寻到音芷瑶的踪迹。”上官逍遥稍稍一侧身,站在天音圣尊的侧面说道。

    “无妨,我大概知道芷瑶去了哪里躲避,我们现在只需直冲向她便可。”天音圣尊淡定的向上官逍遥解释道。

    “那这神女堂……”

    上官逍遥刚刚提到神女堂,天音圣尊立马回过头烟着脸问他:“前面的大火是不是你放的?”

    “没错。”上官逍遥摇着扇子,坦然承认了自己的作为。

    “如果本尊没有看错,那些是灵魂之火吧。”天音圣尊回过头去,上官逍遥看到她的肩膀一阵耸动。

    “没错。”

    “那些神女们,死去时可还算是安详?”天音圣尊的口气中依然透露出一股淡然,但肩膀上越发剧烈的抖动被上官逍遥尽收眼底。

    “没错。”

    “敷衍本尊可有什么好处?”天音圣尊的声音已经不再那么淡然,干脆的带着哭腔质问道。

    “忠烈勇敢之人,可有哪个沙场裹尸还?”一声长叹,上官逍遥还是说出了实情。“望她们灵魂得到安宁吧。”

    “嗯。”天音圣尊答应一声便不再多说,手指上的音弦无声的延长绑向那只呆立原地的尸身,转眼间便将其切割成碎块。

    “既然此地事情已经了结,那我们去寻找音芷瑶吧。”上官逍遥看着那具尸身成为满地血肉的一部分,本想开口提醒又强行忍住了。

    “走吧,希望芷瑶能够撑住。”

    天音圣尊当头撞向侧面的木墙,上官逍遥紧跟着就钻了进去。

    ……

    这是一处高台空阁,本来是圣女堂中用于各种聚会宴席时齐聚之用,如今已经是尸横遍地,烟红色的血液如小河般顺着台阶往低处流去。

    音芷瑶正是站在最高的三层上,借着正中给天音圣尊留下的特等席进口处的拐角,时不时以筝鸣将攻上来的尸身直接吹到一层中。

    被困在原地的音芷瑶将荒古天音筝捧在身前,依仗伪圣境的实力硬是将这山海般涌来的尸身强行挡住,而且手上的筝鸣一直以若有若无的姿态向着左前方重点袭去。

    “你终于发现了我与那些烂肉不一样了,神女?”轻飘飘的声音逆着琴音传来,让音芷瑶手中得荒古天音筝一阵乱音弹出,险些被乘机扑上来的尸身们抓伤。

    “哼,听这动静就知道是幽冥圣地的无耻之徒,要来便尽管来吧。”音芷瑶知道这是幽冥圣地的人,而幽冥圣尊肯定是要下令活捉她,依仗此令音芷瑶才敢领着这一大堆的恐怖主力在这里与其周旋。

    “你真的以为圣尊大人不敢杀你吗?”这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早已做好准备的音芷瑶并没有被其干扰到。“圣尊大人不杀你只是他宠爱他徒弟而已,至于我对他徒弟?我只尽忠于圣尊大人啊!”

    听到这一席疯疯癫癫的话,音芷瑶脸色一变,手中弹筝的曲调也猛然变化为金戈铁马之声,空气中幻化出一队队的士兵骑士撞向猛然发狂的尸身。

    当这一阵乐曲还没结束时,音芷瑶脚下用力将楼板直接击穿,掉到二楼后转身撞碎墙壁逃出了空阁之中。

    “桀桀桀,你以为自己能跑到哪里去呢,圣女大人?”

    音芷瑶往前冲着,身后的尸身也不断涌现出来,密集到将整个走廊上下左右全部灌满的状态追赶着她。

    时不时一阵震响,身后这么多的尸身被无形的巨力碾成一团肉泥,两方之间的差距再次拉大。

    “若不是你脑子犯浑非要在这里兜圈圈,或许我还真的无法将你逼至如此绝境。”那空洞的声音中已经丧失了理智,癫狂的向着音芷瑶耳际袭来。“哈哈哈哈,我从来没有见过为了什么道义同袍之情,便要将自己身置陷阱的傻子,今天我算是长了见识了!”

    “胡言乱语,我乃是神女,自当担起领导道义的职责,你这种无耻之人怎么会明白!”音芷瑶转身倒飞,手中荒古天音筝连连响起兵戈之音,空中连绵不绝的涌现出刀剑棍棒之物将身后的乱尸堆切得七零八落。

    “明白?我干嘛要明白这么麻烦的东西,我只需要向幽冥圣尊尽忠便可以了,其他的我为何要管?”这声音每次响起,音芷瑶的脑中都会一片混乱,但涌现的攻击倒是会消减不少。

    “尽忠?就你这样也算尽忠吗,幽冥圣尊的意思是将我活捉回去吧?”音芷瑶依然在极力拖延着时间,她依稀感应到了圣女堂内其他位置的微妙变化。“若是我少了根胳膊什么的,幽冥圣尊恐怕会治罪给你吧。”

    “治罪?我可是要尽忠的,就算是不死在这里,我也不过能活到而立之年便要被体内的禁制活活烧死,幽冥圣尊还拿什么治我的罪!”

    音芷瑶这才知道幽冥圣尊原来是派了死士来追杀他,然后这个死士还带着这么些的禁药毒杀又复活了好多天音圣地附近与圣地内部的修士,甚至这些禁药已经明显的干扰到了他自己的心智。

    发觉尸体中那个声音不在被她的谈话所影响干扰,音芷瑶干脆专心拉开距离,等待着天音圣地的支援将危机化解出去。

    “你在等什么,等待支援吗,你发现自己处在什么位置上了没有?”有段时间没有出现的诡异声音又是一阵歇斯底里的嚎叫,引得音芷瑶在空中打了几个转后才堪堪将身体稳住。

    这时候音芷瑶才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一处空旷的道场中,身边连一个险地都没有,而视线中的仅仅两个出口都已经被堵上了,音芷瑶看到对面走廊中的骨灰和血迹正被尸身与机关武士蔓延进来,挤占着视野中的每个角落。

    “哈哈,废了半天功夫,终于将这个傻帽框进来了!”上官逍遥的声音突兀的在这道场上回荡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