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1章 李笑生归来
    “结果你留下的不光是你的手臂,还有你的地位与尊严。”上官逍遥毫不留情的揭露了对方的伤疤。

    厚重的烟纱中传出来一声苦笑,李笑生点了一下头继续说道:“我太高看自己了,肖遥先生。”

    “故事讲得很不错,但依然没有任何证据能让我相信你。”上官逍遥手中折扇一打,微笑着从李笑生身边继续向前走入下一段烟暗中。

    “我没打算让你相信我,你只需要在这一次行程中我们之间的利益保持一致就可以了。”李笑生也转过身,跟随上官逍遥同样进入了走廊。

    上官逍遥大概上是知道了这李笑生真的是与幽冥圣地决裂了,但考虑到幽冥圣地栽在他手上的圣尊就不止一个,所有被他阻碍的计划损失加起来足以再建造一个新的圣地,很难说幽冥圣地会不会将李笑生这个半残废的圣尊推出来算计他。

    “李笑生,别在后面藏着了,跟上我。”身后李笑生略显笨拙的伪装清晰地将自己暴露在上官逍遥的感觉中,上官逍遥干脆让他出来光明正大的合作一番。“前面的路不好走,帝圣之间的你我恐怕都有殒命的风险。”

    烟洞洞的走廊前方正传来令上官逍遥都忍不住要发动临战帝体的威势,在他的感觉中至少有两位数的帝境高手正在空旷的大堂中恭迎着他和李笑生的出现。

    “这种帝境,幽冥圣尊想招多少就有多少的,这次的数量已经是比较低的一次了。”李笑生端着羿神弓从后面上来,不知道用了什么侦测手段后对上官逍遥解释道。“无妨,都是些帝境的尸身,行动呆板战斗僵硬,正面冲过去即可。”

    说完,李笑生就一马当先的直直往前急冲过去:“幌日!”

    随着弦响弓鸣,一只闪烁着刺眼亮光的弓箭照应着狭窄的走廊往前方射去,末了在前方传来一声巨响。

    “肖遥,跟上我!”李笑生一边速射着幌日,一边向前急冲,还要回头跟上官逍遥喊道。“这些家伙已经被我击晕了,直接冲进去将他们一次解决掉!”

    当李笑生回头后才发现上官逍遥已经在原地消失了,只剩下那副逐渐模糊的残影还驻留在原地。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既然上官逍遥不愿意与他合作,那么他李笑生一个人也要突破前方的阻拦去将幽冥圣地的这次计划完全破坏掉。

    再次射出三只幌日,李笑生将羿神弓收起来换上了一只短曲弓,连带背后的箭袋也变成短小如同弩矢一般的箭羽。

    “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休要拦我继承羿神之名!”李笑生一声大喊,撞入烟雾弥漫的房间中。

    迎面便是一阵刀光剑影,李笑生打着滚险之又险的躲过去,利刃砍在地板上发出一阵咄咄的菜板声。

    半跪在地上看都不看,李笑生随手便是三支箭齐齐搭在弦上射出去,钉死最后面两个正在手划法诀的苍白尸身膝盖。

    两个失去平衡的尸身颤颤巍巍的失去了平衡,连带着画了一半的法诀也在他们面前炸开,顿时空中便多出两蓬血雾。

    寒光闪过,一只利剑贴着李笑生的脸在空中画出一道笔直的线斩入地板,李逍遥冲着眼前剑柄上紧握着的双手用力一击将其彻底钉入地面,不等持剑者松开便以手中一根短箭直直扎入对方眼窝中。

    没有歇息的李笑生又是一滚躲过一击重锤,反手取出两支全铁沉重的箭矢射向重锤上方。

    “当,当。”两声脆响,随之还有两道火花在空中闪过。

    李笑生眉头一皱,连发再次速射出六根铁箭,依然闪过六朵火花。

    不敢在原地久留,李笑生身形一阵模糊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便是轮圆的巨锤砸在李笑生的残影上。

    “这是个什么鬼东西,玄铁箭都没有办法将其击破吗!”李笑生正无声的蹲在房梁上看着那不时在烟暗中闪过的巨大弯月和轰鸣沉重的声音,李笑生知道那便是巨锤与操作巨锤的身影在到处寻找着他。

    猛地一震,李笑生察觉到身边有陌生的气息出现,绷紧弓弦就要侧身射出一击无身箭。

    “是我是,肖遥。”上官逍遥正站在李笑生身侧,嘴唇不动,向他传音道。“那个鬼东西是上古大能们用来看家护院的机关武士,无魂无魄,无欲无求,又刀枪不入。”

    上官逍遥将折扇握在手中,虽然看上去就跟站在桥头闲逛一样的姿态,却让李笑生生出一股警惕之意。

    “以你的能力只有准备很久之后才能以羿神箭将其击破,但是这段时间这机关武士足以杀死你十几遍了。”折扇被无声的打开,在上官逍遥的操控下这次点燃的变成了一开始时幽兰孤寂的灵魂之火。“你应该庆幸我在这六,不然的话你今天必定会身殒于此。”

    当李笑生要与上官逍遥商量对策的时候,却发觉上官逍遥已经轻轻一跃跳下了大梁。

    “魂主战体,加附吾身!”撤去伪装功法的上官逍遥高喊一声,半空中出现一只精小干练的魂主战体附着在上官逍遥身上,当他落地时正好与这个机关武士一般高大。

    两尊巨人见面,当时就开始激烈的拼杀起来,巨锤与两座石碑之间的碰撞随意一声传出去便会让王境以下的修士丧失听觉,然而上官逍遥却依然姿态轻松的向上抬起头大喊:“你去对付这些小的,这尊大的我得拆一阵。”

    李笑生歪了歪嘴角,不知是笑还是挖苦自己,随即换回羿神弓,在房梁上以缓慢而沉重的攻击点杀着低等的血肉傀儡。

    在眼角的余光中李笑生无比清晰的看到了上官逍遥是如何应对这抡动巨锤的武士的,每当武士手中的巨锤开始挥动时,魂主战体手中的化生碑或者山河碑便会急速的向机关武士的手臂砸去。整个巨锤顿时失去力量,无力的落下。

    然后便是上官逍遥的反击时间,十六只手臂加两块巨碑的攻击下总能从身上拆下一两块零件。

    眨眼间这房间中的血肉傀儡被清理的一干二净,这巨锤武士也被折腾的有气无力的四处晃荡。

    “肖遥,待我助你!”羿神弓上几声尖啸,无形的箭矢垂直的扎入巨锤武士被上官逍遥重点照顾下已经无多甲片的头部,顿时原本就站立不稳的武士当场就发出咣当咣当的卡壳声,随后便碎成了一地零件。

    丁零当啷的一地碎物就这么到了上官逍遥脚底下,上官逍遥晓有兴趣的捡起一块外壳甲片,抽出逍遥剑一剑刺上去,虎口吃痛下险些握不住剑柄,再定睛看向这甲片,上面居然连一道划痕都没有。

    手中逍遥剑重新燃起逍遥剑气,再次砍向甲片。这次甲片如苏木一般的整齐削下一块,上官逍遥险些收不住手割在自己手臂上。

    “看来这个甲片在防御直接攻击能力上有不小的本事,但是面对灵魂攻击这些就差了一些啊。”上官逍遥心想这个东西还算的上比较厉害,当场发动起逍遥游将整个大厅内的残骸甲片全部都拾进了戒指内。“核心?”

    一个散发着淡蓝色荧光,包裹着圆形黄金框架的光球成功将上官逍遥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将上面整个的残骸搬开后略显吃力的端出来,整个圆球呈现出一种让人沉迷的韵律美感。

    “这个东西便是此物的核心?”李笑生凑过来,同样看向上官逍遥举着的这个蓝色光球。

    房间内的烟霾被这个光球照耀到后正在逐渐消退散去,上官逍遥托着光球便四处调查起来:“这个东西叫做深魄,是武力高超的凡人武者死去后的魂魄炼化而成,各类机关武士全部都是要依靠这个东西作为能源与整个意识的核心。”

    李笑生寸步不离的跟随上官逍遥探查起附近的情况,地面上原本散发着茶香的草席如今已经被脓血浸透,散发出一股浓烈又让人作呕的味道。

    “这里应该是茶房,我们进来之前发生过一次打斗,并且一部分神女在这里再次被残杀。”上官逍遥蹲下身,以手中逍遥剑割下一块草席后分析道。“如果我们再早来最多一刻钟,或许这些神女们就能幸存下来。”

    “你如果当时相信我的话,现在这些神女们也不会死去。”李笑生不爽的向上官逍遥说道。

    上官逍遥瞥了一眼李笑生,没多说什么。

    “走吧,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看的了。”

    两人稍事休整后再次上路,上官逍遥维持住魂主战体的姿态走在前面,直接将深魄核心以四只手臂托在前面开路。

    步入下一段走廊没过多久,两人便隔着墙听到一阵激昂的琴音和一声声娇叱,上官逍遥当场再次拔出逍遥剑,李笑生也双手握住短曲弓随时准备一轮速射。

    停下脚步后有一阵功夫,上官逍遥和李笑生的姿势就如同雕塑一样站在那里,只有眼球还保持着扫视的状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