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9章 拯救天音圣地(4)
    天音圣尊的脸色越发肃穆,手上的乐章也跟着气势陡然攀升起来。

    这时候一只折扇搭在天音圣尊的手臂上,她寻着持扇的手指向上看去,看到了上官逍遥微笑的脸庞。

    “放他一条生路吧,留有大用。”上官逍遥制止了天音圣尊的攻击,连带也劝住对方想为天音圣地断绝后患的想法。

    天音圣尊没看到的是上官逍遥背在身后的那只手正画出奴隶印的法诀,随手一甩便印在意识模糊的音哀圣身上。

    “既然逍遥公子执意如此,那此人便交由你处理了。”天音圣尊见上官逍遥目光坚定,只能就此罢手。

    上官逍遥也不再多管音哀圣,只是凭着奴隶印勉强吊着他的性命而已。

    当第一个弟子归来时看到倒伏在地面上的音哀圣与天音圣尊身上所穿的修身软甲时整个人都跪倒在了地上,颤颤巍巍的连声告罪。

    上官逍遥阻止了天音圣尊欲上前的动作,示意她安静地站在那里等待更多的人到达后再说。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天音圣尊的脸色越发铁青,灵树下已经有接近三成的弟子与长老跪在地上,不是在求饶宣罪便是默不作声的不敢抬头。

    “挨个审问吧,不知情者不必责罚,知情不报者直接杀了便是。”上官逍遥神情淡漠的出言说道,眯缝的双眼看向山下的远处。

    原本正准备斥责上官逍遥无礼的一部分长老,还没等开口便看到天音圣尊手上的动作。那正是天音圣地惩治罪人使用的罪帐薄。

    “这个上官逍遥恐怕已经是圣尊亲信之人了。”身处低位的几个长老互相交换眼神,都已在心中有了分量。

    当音哀圣的事件处理结束时上官逍遥望向周围,发现依然没有音芷瑶的身影,随即朗声问道:“诸位可有人寻到圣女首席?”

    下面的弟子与长老们也是回身四顾,发现光彩夺目的音芷瑶并没有出现在这片山顶上。

    “奇怪了,音芷瑶此时会去哪里?”天音圣尊此时也没有任何与音芷瑶有关的思绪,多次向音芷瑶秘术传音后没有任何回音。“逍遥公子,请问你可曾明了音芷瑶的位置呢?”

    “小子不知,在房间中动用秘法后这一晃便是三年过去,并不知晓音芷瑶去处。”上官逍遥抱拳行礼道。

    这时候一位看上去只有中年年纪的长老大步走到前方抱拳请示道:“本人曾去探查过圣女堂,发觉堂门被秘法封锁无法进入,此时才刚刚赶回。”

    霎时间整个灵树下的空气中便盈满了圣境的威压,天音圣尊的威势不受控制的四散溢出,不少境界只有王境的弟子即便是长老师傅们的庇佑下依然是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圣尊大人,收回圣威吧。”上官逍遥皱着眉头,他发现获得灵树控制后整个人对于圣尊的气场与威势都获得了极高的免疫力。“恐怕圣女堂那边出乱子了,我们现在就应该去探查。”

    天音圣尊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明明三日前还敢以音芷瑶作为拯救圣地的筹码,如今却这么冷静的提着建议。

    “你们各自归位,祭起玉晶法器将圣地的防御法阵维持下去,此时灵树并没有完全长成,还需诸位坚持一天。”上官逍遥掏出春秋壶往头上一扔,小八在春秋壶下凭空浮现,托着春秋壶便往树冠上隐去。

    长老弟子们不知如何是好,遂望向作势要往圣女堂飞去的天音圣尊。

    天音圣尊则神色焦急的向众弟子长老瞥了一眼说道:“照他说的做。”然后便是一阵急促得琴音响起,快速飞离了灵树。

    上官逍遥见天音圣尊神色如此焦急,也跟随她的轨迹离开了灵树下。

    “上官逍遥如何做到如此地步?!”下面隐于众人中的音空劫震惊的看着上官逍遥的离去,无法相信当初仅仅是一个略显稚嫩的青年英才如今已经隐隐中成为了天音圣尊下第一人。

    ……

    当圣女堂前浮现出天音圣尊与上官逍遥的身影时,整个圣女堂才浮现出些许天音圣地应有的威严感。

    “这气氛不太对,让我有一股厌恶感。”圣洁之气与仙缈之音环身的天音圣尊站在前面,脸上本能的露出厌恶的表情。“圣女堂不应该是这样的,这里的仙音本仅次于我的天音阁,如今却只有些许钟鸣。”

    上官逍遥掏出折扇打开,指向圣女堂后居然没等他念出法诀便自行燃起了炉中火。

    “这里的气氛……孤魂野鬼众多,恐怕是音哀圣的死忠残党与渗入的幽冥圣地细作在做乱。”上官逍遥皱着眉头看向手中的火剑,比量之后发现又到了一丈多的长度。“音芷瑶与音天清应该可以支撑一段时间,但是其他圣女就有点悬了。”

    天音圣尊一言不发,只是看了一眼上官逍遥手中的火剑,随即当先冲向了阴霾缭绕的圣女堂大门。

    “进不去,这道门使用的是灵魂秘法封印!”一道强弦峥鸣化为实质的刀锋撞在门上,但对屏障却没有丝毫的伤害,天音圣尊不禁有些气恼,就要施展将整个前堂门拆掉。

    “让开!”上官逍遥几步上前,将天音圣尊从门前拉开的同时手上火剑连连几道火光将整个大门割的七零八落。“这门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你看到的是一个灵魂陷阱,圣尊还请务必小心为好。”

    没等天音圣尊反应过来,上官逍遥已经进了圣女堂中。

    “按照圣地戒律,圣女祠堂不准男性修士入内!”略有失神的天音圣尊这才回过神,急忙跟上去喊道。

    上官逍遥没有理天音圣尊阻止的喊声吗,直直的往一处烟雾弥漫的走廊中冲去,进入前还不忘向天音圣尊指使一句:“你去那边,我感应到两组灵魂之力聚集的地方,圣女们恐怕已经被分割成两组了。”

    天音圣尊只能收回对上官逍遥阻止的话语,一个闪身同样消失在走廊中。

    上官逍遥再次出现了视线上的阻碍,这次与山间阁楼中的幻境相仿,但与之不同的便是手中折扇的状态。

    大概这就是炉中火在他手里燃烧过的最强盛的一次了,如同拒马长矛一般的火剑,或者说火矛正立在上官逍遥的折扇上,矛尖直直的捅入烟暗中。

    然而这股烟暗中充盈的灵魂残魄反而更加助长了炉中火的气焰,上官逍遥每前进一步都感到手中的火剑正不断地增长。

    “这炉中火,大概圣尊也将怵上三分!”此时炉中火已经不再是那青色的火焰了,手中传来的光亮如同太阳的白炽一般,烟色的暮气完全无法再阻碍上官逍遥的视野。

    上官逍遥重新获得清晰视野的同时,脸色却变得阴沉的吓人。

    “这些死尸,看来音哀圣我也不需要留了。”上官逍遥走过一个一个的隔间,每个隔间中都弥散出浓重的腐烂血腥气,上官逍遥每每伸头向内探视都能看到其中原本应该端坐其中的精致圣女已经变成了涂满墙壁的各种脏器碎片和遍地鲜血。

    上官逍遥只能勉强分辨出一坨坨的发丝与几颗牙齿指甲还算是保持着原型,他压根都没看到过一块还算完整的人肉。

    走廊中的脚步声越发沉重,火光也正弥漫过每个房间,那是上官逍遥在引燃这些隔间以期能够超度这些被残杀的少女仅剩的灵魂。

    正在缓慢前进的上官逍遥这时候隐约听到前方传来脚步声,随即散掉白炽闪身隐去在隔间中不再发出任何声响。

    隐去身形没过多久,原本隐约的脚步声已经变得清晰起来,但让上官逍遥不解的是这伴随着烂风箱一般的喘息声很明显并不是普通的人类所能发出来的,而且脚步在细细分辨下能够分辨出更像是一只没有修建指甲的野狗踩在木板地面上的声音。

    “这个动静,不像是一个正常生物啊。”这个“人”与上官逍遥之间的距离正在不断接近,随之而来更加清晰的是时不时滴在地板上的水滴声和更添几分的腐烂味道。“时机到了。”

    就是那一瞬间,上官逍遥手中折扇再次迸出白炽,直接扎穿墙壁将走廊中的生物扎了个对穿后再钉入对面的隔间中!

    “嗯?”预料中的烤肉味或者糊锅的味道并没有传来,反而是一股老柴燃烧的焦烟味弥漫在空气中让上官逍遥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上官逍遥察觉到了一丝警兆,随即脚下踢地向后急退。正在这时木门薄墙碎裂开来,一只满身腐肉犬颚蛙眼浑身烂肉腐脏,腿部关键反转的怪物扑向上官逍遥。

    这舍命扑击终归是打了一个水漂,附着逍遥剑气的逍遥剑一道半月寒光轻易地将怪物的头颅从脖颈上整齐的切下,在地上打了个转便失去了生机。

    “已经早就死了吗?”上官逍遥的那一剑实属本能反应,在它撞破墙壁的时候便已经被炉中火将灵魂燃烧殆尽,剩下的只是生前留下的姿彩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