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7章 拯救天音圣地 2
    空旷的房间中没有响起天音圣尊的回答,四个人出现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一直到天音圣尊的伤恢复了七七八八时,她方才一挥衣袖让两位少女出去,坚毅的脸上带着一丝决绝的神色缓缓打开了朱唇。

    “待到第五日完结,我会以自身魂魄**融入灵树内,不过三日便能让灵树壮大,而后便能使灵树重新支撑起天音圣地。”天音圣尊的伤势虽然恢复了,但精神上的损伤上官逍遥却不愿花费灵魂之力去给她愈合。“这三四日内便要用圣地内的各种宝物与玉晶支撑大阵。”

    “然而那时候你就已经死了,天音圣地失去九重圣尊后便迎来天禅圣地与幽冥圣地的联合攻击,再然后这方土地就会迎来三足鼎立的局势。”上官逍遥依然对着天音圣尊讥讽道,丝毫不顾对方正疲敝的瘫坐在那里。

    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让天音圣尊的脸色越发苍白,连头发都染上了一缕一缕的银丝。

    “但话又说回来,既然我来了,那么这圣地必定不会出现意外了,而圣尊大人也不必以身血祭。”上官逍遥话锋一转,颇具诱惑力的说道。“但还有个条件,你答应了我才能出手。”

    上官逍遥的话语尚且回荡在耳边,天音圣尊像是抓到稻草一样眼神直勾勾的看向上官逍遥。

    “你区区一个二重帝君,拿什么拯救这天音圣地?”然而理智还是战胜了一口应诺的**,强撑气势质问上官逍遥。

    “那我就稍微透露一点。”上官逍遥怀中微拨春秋壶,让整个房间在一瞬间从时间中剥离出来。

    刹那间与世界的隔阂感让身为圣尊的天音圣地掌管者产生了严重的不适感,皱着眉头看向上官逍遥。

    “我喜欢音芷瑶,允许我两个结为爱侣,那么我便会让灵树在五天内撑起圣地,到时候徒以消耗的幽冥圣尊必定会撤离,而抽出身的你则完全有机会乘机追杀幽冥圣尊或者出手将头顶的这等危机彻底抹除。”上官逍遥依然诱惑着天音圣尊,在他的双眼中天音圣尊已经要被他说动了。

    “肖遥公子,可是芷瑶可是天音圣地的首席弟子,按照古法一旦出世恐怕……恐怕将与天音圣地彻底断绝来往。”让上官逍遥万万没想到的是整个天音圣地正要面对生死危机之时,这位天音圣尊却依然抱着古旧的法典不放。

    一声嗤笑回荡在房间的四壁上,上官逍遥忍不住出言嘲讽道:“你若是感觉规矩比圣地重要,那我这就走了。”

    随即上官逍遥起身拍拍摆袍,就要行礼告别。

    当场天音圣尊的脸上就挂上了焦虑的神色。

    上官逍遥见状也不等天音圣尊出言劝阻,直接甩出条件:“其一,我从此获取追求音芷瑶成为我爱侣的资格,并且音芷瑶依然身为天音圣地的首席弟子并且将来会继承圣尊执掌之位!”

    没等天音圣尊考虑,上官逍遥第二句紧跟着就出口:“其二,自此以后灵树的实际掌控者归我,并且我获得自由出入天音圣地的权利。毕竟这种子是我找到的,若不是音芷瑶与九阳大帝在此与你天音圣地关系甚深,我大可以带着灵树种子回去大夏栽种,我想九阳大帝肯定很乐意看到一株神树在他的皇宫里发芽。”

    接连两个条件将天音圣尊震慑当场,上官逍遥俏生生的站在她正面,其身上的气势甚至隐隐间压过了天音圣尊。

    “不是只有一个吗……”天音圣尊气势已处于下风,语气中也带上一丝小女人的犹豫姿态。“这第二个赎……”

    没等天音圣尊说完,上官逍遥一甩袖袍,抽出折扇啪的一声打在胸前就往木梯走去:“再见,实不相瞒幽冥圣尊极力想招揽我,大抵我带着九阳大帝和音芷瑶去投奔他能活得更滋润,你们天音圣地就这样结束吧。”

    上官逍遥背着天音圣尊,实际上额头与手心中已经起了密密麻麻的一层冷汗,心中想着都快要走到楼梯口了怎么这位天音圣尊还不答应。

    “慢着!肖遥帝君留步!”身后传来天音圣尊一丝歇斯底里的声音,上官逍遥禁不住微笑着转身,以手笼散发的姿势将额头上的冷汗擦掉,又接过折扇背在身后,将手中的汗水在摆袍上随意的抹掉。

    “怎样?”

    “我答应你!”天音圣尊喊出了这声莫大的决意,眼角不禁流下两行清泪。“还望肖遥公子尽全力出手,力保我天音圣地平安无事!”

    持着扇子的上官逍遥站在那里,手上轻摆出微风吹得额头上的散发左右摇摆,脸上只有一轮微笑的凝视着躯干前探伸手挽留状的天音圣尊。

    意识到自己已经失态的天音圣尊赶忙整理身姿恢复到端坐的姿态,然而那脸上的殷红依然被上官逍遥看在眼中。

    过了大约一炷香,上官逍遥才缓缓开口,天音圣尊顿时露出紧张的神色看向他。

    “我也答应你,天音圣地必将在我的全力之下万无一失。”上官逍遥的嗓音透露出无比坚定的信念,传入天音圣尊的耳中。

    一口浊气从天音圣尊的口中吐出,随即她缓缓起身,上官逍遥隐约间看到腿上也是触目惊心的阵法刻痕吗,不禁为这个女人的作为生出敬意。

    随着天音圣尊的腰身向下缓缓弯折,一个庄重的揖礼行于上官逍遥身前。

    “如此一来天音圣地的未来皆交于你了。”天音圣尊的脸庞埋在胸前,向前披散的头发与宽厚的袖袍杜绝了让上官逍遥看清对方表情的最后一丝机会。

    “请圣尊放心。”上官逍遥收起折扇,也向着天音圣尊缓慢而庄重的行了一礼。“肖遥小子必将不负重任。”

    礼收,上官逍遥接过灵树之种,干脆的收起折扇回身便踏上木梯向着楼下走去,房间中再次只剩下窗外音弦被撩拨时散发的音符声与她自己的喘息之音。

    “噗,这小子身上的汗水都渗透衣袍了,也是好生硬撑。”

    上官逍遥下楼后并未出门,而是让其中一位少女收拾了一个房间给他住下,并向其示意除非他允许否则不许任何人进入。

    关上门后上官逍遥又连连设下几道空间阻隔防御,这才拿出春秋壶与那枚灵树种子,一挥手,脚下的地板自行崩碎掀开,露出下面的泥土。

    “这样太浅了点。”上官逍遥四下打量发现这个房间太过狭窄,随即眼神向下看去,无形中一股巨力将原本就坚实的土地再次向下压出五六丈的深度,上官逍遥纵身一跃跳入其中。

    “还是太小。”上官逍遥环身再看,发觉此地依然略显狭小,再次施展。

    这地下空间再次被拓宽加深四丈,上官逍遥这才满意的收了手,种下灵树之种后将元力灌注入春秋壶中。

    ……

    三日后。

    又是一轮汲取后,天音圣尊面色骨青的仰面躺倒在地,血汗混合着染透了脚下的毯子,甚至已经隐隐间聚成了血泊。

    正在喘息间的功夫,天音圣尊隐约间感受到了脚底下的震颤,这次比前几天时不时的抖动更加厉害,不知上官逍遥在楼下房间里做什么的她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祷灵树的生长能够真如上官逍遥所言能够毫无代价的便获得擎天之势。

    “毫无代价……哈哈,这跟将整个天音圣地拱手送人有什么区别?”天音圣尊发出一声苦笑,随即便被自己身上的经脉拉扯疼到又是一阵呻吟。

    然后天音圣尊发觉到这次抖动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停下,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这个肖遥在搞什么?不对,我的天音阁!”伴随着天音圣尊如少女般的惊呼,一株散发出神圣气息的巨树直接冲破了二楼地板,顶着天音圣尊连带将三楼地板和屋顶接连撞破,直直的往穹顶起势而去。“这是灵树,这是灵树!”

    被托在树枝上的天音圣尊口中连连发起惊呼,在灵树的滋养下身上经脉与**的伤势也飞速的愈合完毕。

    “天音圣地终归是有救了,哈哈哈哈!”伤愈无痛的天音圣尊兴奋的站起来,丝毫不顾身上的袖袍已经在两次撞击天花板与房顶的时候已经被割的七零八落。

    “三年不见,天音圣尊。”留着胡须,头发已经长到腰际的上官逍遥依然摇着那把扇子,脸庞虽有疲敝之色但双眼坚定的绽放着灼灼目光,上下打量着如同乞丐一样的天音圣尊。

    发觉自己在上官逍遥面前再次失态的天音圣尊急忙挥手发出一阵炫目光芒,散去时乞丐服已经不见,天音圣尊再次恢复了圣地执掌者的仪表。

    “感谢肖遥帝君此次援助,我谨代表天音圣地向你致以敬意,并且将遵守作为天音圣地执掌者的承诺。”天音圣尊向上官逍遥致谢的话语间,灵树依然在疯狂的向上高长,转眼间两人余光中地上的长老弟子们只剩下苹果大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