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6章 拯救天音圣地(1)
    “天音圣尊并没有向我们多解释破解之法,最近也只是皱着眉头嘴里念叨着灵树什么的,不断以秘术将我们的五觉施加在傀儡上出去寻找失踪的几只守护木灵。”音芷瑶感受到了上官逍遥的忧虑,原本还算是开心的容颜也随着情绪的散播逐渐严肃起来。“但是这真实幻术的范围几乎演化了整个天音圣地,我们的秘术只能同时派遣三四人,搜索进度极度缓慢。”

    “守护木灵?你们是不是在寻找这个东西。”上官逍遥听到守护木灵时便灵机一动,在空间戒指中翻找出那枚从木灵头顶摘下的种子状物向音芷瑶展示出来。

    “这个是灵树的种子!天呐,肖遥你从哪里找到的这个东西!”上官逍遥的手掌缓缓的在音芷瑶眼前展开,而音芷瑶的眼睛也被上官逍遥手中那闪着莹莹圣光的小小颗粒吸引过去,逐渐发亮起来。

    “这便是灵树的种子?”上官逍遥闻言也盯着手中的这颗树种,疑惑的问道。“我在灵树外的一处上古密林中搜查到的。”

    “上古密林?是否皆为擎天巨木,树干需十几人合抱,叶大如猫犬?”音芷瑶听到上古密林,神色顿时紧张起来。“那处丛林是我年幼时常去玩耍的地方,守护木灵们也时常会在那里到处游荡。”

    音芷瑶停了一会,脸色越发严峻向上官逍遥问道:“现在上古密林的情况怎么样了?”

    见到音芷瑶的脸色越发不好,上官逍遥内心挣扎了一会才开口说道:“那片密林如今被腐化后性情大变的守护木灵侵蚀,已经处于一种即将全体枯萎崩溃的状态了。”

    上官逍遥紧张的看着音芷瑶的脸庞,一缕细流正顺着鼻翼的耸动滑落。

    “肖遥,种子给我吧,我去送给天音圣尊。”音芷瑶强打着精神,小心翼翼的将灵树种子从上官逍遥手中接过来,起身往广场的门口飘去。

    上官逍遥将种子送给音芷瑶后便无事可做起来,原地坐了一会后也起身走出了广场,去往天音圣地的其他地方探查情况。

    这次守在广场门口的侍卫没有阻拦他,现在真整个天音圣地的弟子与长老们都知道了他的身份,偶尔擦肩而过时长老们也对他隐约露出恭敬之意。

    “看来这里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异常,但为了维持防御封锁的阵法恐怕资源也快被消耗光了。”上官逍遥细心留意了一下行路匆匆的几位长老,早已没了天音盛会时的隐隐傲气,都是带着满脸盖不住的忧愁进行着各自的工作。“而且这阵压抑的氛围,也就是天音圣地这种着重修心的地方能让弟子们勉强保持镇定。”

    上官逍遥这时候才有空抬头看了看天上,此时的天音圣地已经看不到原本清澈的澄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帐幕,上官逍遥身在下方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头皮上这片穹顶给他带来的压力。

    “肖遥公子,圣尊大人有请。”正在四处逛荡的上官逍遥被两个一席清淡侍女装束的少女拦住去路,躬身向他致意道。

    “知道了,前方带路吧。”心里知道这种子给天音圣尊解了燃眉之急,上官逍遥微笑着点头应许。

    ……

    刚刚上路时还没察觉出什么,行进一会后上官逍遥发觉前方这两位少女不管何时总能与他保持着一丈的距离,兴趣心大起的他随即催动功法加速往前,两位少女一瞬间也开始高速前进。

    “这天音圣地,连两个侍女都如此不简单。”多次加速减速后上官逍遥明白了这两位少女的境界与对元力的控制恐怕并不比他差多少,再加上天音圣地的上成功法,若是真打起来上官逍遥只能在不动用底牌的前提下保证自己处于不败之地。【】

    既然两位侍女的境界完全能保证速度,上官逍遥索性便全速向前飞去,三个人不过一刻的功夫便到了真正的孤山。

    上官逍遥落在半山腰,忍不住打量起山顶之前空地位置上的一处清雅中带着一丝奢华的木质阁楼。

    “这似乎……不,这正是我在进来时陷入幻境的那个雅阁!”上官逍遥越发感觉这阁楼眼熟,端详一会后恍然大悟这正是那山间的阁楼,只不过此时的阁楼前正缓缓飘动着虚幻轻灵的绸丝,随着风的吹扰而发出一声一声的弦鼓钟乐。

    上官逍遥见前面的两个侍女的双脚依然处于悬空状态,而自己却被引导着双脚着地,心知这附近恐怕是有类似九阳城的禁空法阵,为了给音芷瑶一个面子,上官逍遥也不好就这么打破规矩直接飞到阁楼前。

    “小子肖遥,拜见天音圣尊!”不多会,上官逍遥便在少女的引领下到了阁楼前,向着大门躬身行礼。

    阁楼内并没有传出什么动静,两扇大门无声的打开,上官逍遥见状随即收礼步入阁楼内,抬头便看见了正挂在房梁上的匾额,以及上面写的三个茶青色大字“天音阁”。

    上官逍遥不禁为这个天音圣尊的无礼皱了皱眉,在两位少女的示意下跟随上了二楼。

    “这里的布局与那座幻境中的入口一模一样,莫非这里也有那诡异的幻阵?”上官逍遥一遍在木梯上迈着步子,一遍低头分析着。

    “肖遥公子恕罪,我并非有意以幻境困你,实乃当时正处于昏迷状态,阵法受激后自行启动而已。”正在思考时,终结幻境的那道苍老女音又在上官逍遥脑海中响起。

    “天音圣尊倒是好手段啊,肖遥小子受教了。”上官逍遥见这天音圣尊三番五次的随意侵入自己的内心,心中不觉有些气恼,随即强行切断与天音圣尊的联系。

    出乎上官逍遥的意料,本与幽冥圣尊实力不相上下的天音圣尊,这入侵内心的切断倒是意外的好做。

    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上官逍遥随即不再慢吞吞的上楼,直接以逍遥游的瞬移进入了二层。

    站在二楼的上官逍遥这才发觉二楼的格局与山间阁楼的并不一样,这个二楼是一个空旷的巨大房间,只有靠边的位置上有一个木梯通向三楼的位置。

    天音圣尊正坐在这空旷房间的正中央,手中正有半遮的袖袍拉上肩头,上官逍遥隐约间可以看到茶青色袍子下的皮肤上一道道烟色的刻画法阵纹路一闪而过,不禁让上官逍遥感到了一丝惊骇。

    上官逍遥端详了许久后才将视线转移到天音圣尊的脸上,发觉对方看上去才不过接近四十之数,正是半老的美貌。

    然后上官逍遥才发觉对方脸上正带着一丝的羞恼之意。

    “肖遥帝君看起来你终于看够了?”天音圣尊的脸上正带着一丝的红晕,一对丹眼正直直的瞪着上官逍遥。

    “小子肖遥并非有意。”上官逍遥看到天音圣尊的恼意正要转变成愤怒,赶紧行礼道歉。“只因圣尊身上所刻法阵吸引了我的目光,若是小子没有看错的话这法阵应该正是以鼎炉为核心的吸元法阵,圣尊大人为何要将此提取宝物元力的法阵刻于自身**之上?”

    “没错,这正是吸元法阵。”天音圣尊坐在地上,将身上宽大的袖袍整顿好后恢复了端庄的圣尊仪表。“这天音圣地的守护法阵正是在以我的元力支撑着。”

    话音未落,上官逍遥见厚重的袖袍中一阵光亮闪烁,法阵在此时再次激活,天音圣尊虽然端坐在原地,但四肢很明显的出现了打摆的状况,脸上也浮现出痛苦的神色。

    “圣尊大人,还请自重身体。”上官逍遥身后的两位少女见法阵激活,急忙上前盘坐在天音圣尊左右向其输入元力。

    随着白袍的摆动,上官逍遥清晰的感受到身边的元力正在以两位少女的身体为媒介向天音圣尊体内以恐怖的速度疯狂涌入。

    “圣尊,明话直说吧,如果我不带来这灵树之种的话你还能支撑多久?”上官逍遥看的直皱眉头,这疼痛换成是他早就维持不住阵法运转了。

    “不过六日。”上官逍遥提问的时候,正好吸元阵法消退,天音圣尊险些瘫倒在地,被两位同样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的少女勉强扶住。

    袖袍下缓缓渗出鲜血,令这原本淡雅的阁楼中渐渐染上了血腥之气。

    “那这灵树之种若是正常生长的话需要多久?”上官逍遥干脆在天音圣尊面前同样以盘腿坐下,暗声开启两门向天音圣尊以血窍之力辅助修复身体。

    “谢谢,若是要这灵树正常生长,待到足以稳固并支撑起防御结界时需要五年。”天音圣尊向上官逍遥道了一声谢后解释道,语气中更加苍老起来。“若是要破除这压在头顶上的真实幻境,则至少要十年才行。”

    “也就是说你撑完这六天,剩下的时间里就先让天音圣地灭亡咯。”上官逍遥听到这灵树的生长倒也算是迅速,但凭着这天音圣尊的支撑时间,恐怕没等灵树长成这天音圣地就要被压塌了。“哈哈,倒也是妙计,那请问可否让我将音芷瑶带出去,你若是舍得多给我点妙物,那我多给你捎带点传承也是可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