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5章 再遇音芷瑶
    上官逍遥孤零零的站在山头上,脑海中不停回响着刚才幽冥圣尊所说话语间的意思。

    “音芷瑶…”上官逍遥口中默念着这个名字,不禁为其担心起来。

    如今已不再是什么狂风之说,如同刀面一般的啸叫将上官逍遥眼前的整个世界吹的七零八落,树枝不断的断裂,幼树被连根拔起,随着低矮的灌木消失在天际。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如此。”上官逍遥眯着眼睛看着不断被卷起飞向高空的树枝与草叶,心境进入了几乎空明的状态。

    本想开口的冯八面隐约感知到了上官逍遥的周身气息,随即便不敢做声。

    上官逍遥想起了音芷瑶曾经给他弹过的琴音,不觉间在手中以元力照着琴谱回荡起来。

    在上官逍遥没有察觉到的山顶上,一副副的画面随着上官逍遥的手上弹奏在地面上缓缓镌刻着,随之而来的还有狂涌的元力。

    琴声在没有琴弦的状态下浮现在天际间,上官逍遥却没有听到他自己所弹奏的无弦仙乐,手指上依然在自然的吸附着周身空间的元力在地面上以丝线状不断在地面上划出青灰色石末。

    正是这时,狂风呼啸,一轮一轮的圆圈围绕着青衫白衣一俊俏青年以石刻浮现。

    又浮现出一声一声的缥缈仙音从上官逍遥的手指间几乎以实质的状态浮现,刮的灌木丛如海浪一般层层叠起。

    正在这时额牌中冯八面一声突兀的喷嚏声传出来,上官逍遥被惊扰到后停止了手中的演奏。

    “天煞的,肖遥对不住,真的是对不住!”冯八面的声音从额牌中传来,一个劲的向上官逍遥道歉。

    “我做了什么?”上官逍遥依然对自己的作为丝毫不知情,在原地保持着僵持不动的状态。“冯八面你为什么要对我道歉?”

    “嗯…等我一下。”冯八面的声音戛然而止,上官逍遥的手上依然无意识的保持着弹弦状态。

    “我的手在做什么?”上官逍遥最终察觉到了自己的双手在无意识的弹奏着什么,顺着双手看到了正下方深刻在石质地面上的纹路。

    他随即躬身下去抚摸着地面上的纹路,似乎领悟到什么的上官逍遥又飞到天空中俯瞰着地面上巨大的圆形符号。

    “音芷瑶,这又是想要给我传达什么呢?”上官逍遥一条一条的扫视着地面的条纹,都在圆润中充满着坚忍与锐利,似是刀刻又如同剑雕一样。

    “这符号…我在哪里见过?这是音芷瑶向我说过的那座山间雅阁牌匾上的符号!”上官逍遥急速飞向高处,直到将整个圆形阵刻在眼中成为核桃大小为止。

    “没错,是那里了。”确信无疑的上官逍遥将这圆形阵图牢牢地刻印在脑海中,再次往山下飞去。“音芷瑶你在那里吗!”

    当上官逍遥从山顶上到达山间的雅阁前时,天上已经有半幕挂上了闪烁的星光。

    然而这山间雅阁不但大门紧闭,还从其中传出一股让上官逍遥感到十分不适的气氛,上官逍遥不由的倒退几步。

    “这阁楼有古怪,看来不能就这么进去。”上官逍遥在阁楼周围环绕一圈,发觉阁楼周围居然并没有被幽冥圣尊的封锁造成奇怪的侵蚀痕迹,依然处于天音圣地原本就清秀怡人的状态。

    上官逍遥看到了这雅阁的样式,三楼是敞开式的,只有柱子支撑没有窗户,而且楼顶还有回型的空洞。

    “看来这里是没问题的,小心点潜入应该不会触发什么机关。”上官逍遥一个腾跃攀上了三楼的屋顶,倒吊着看到三层内部平常的格局与扮相,倒像是一个普通的茶馆酒楼一样。

    钧天履踩在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呻吟声,上官逍遥踱着步子往楼梯内走去。

    “这阁楼内部为什么这么烟?”走下楼梯后上官逍遥发现内部几乎是密不透风的状态,不得已抽出腰间的折扇,在手上一晃打出一团火光。“如果音芷瑶给的提示正确的话,那么她就在这里。”

    上官逍遥的第七步刚刚落地,这走廊内顿时不再昏暗,一团团刺眼的烛光在走廊两侧的墙壁上亮起。

    然后上官逍遥便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发现自己并不是处于阁楼中,脚下的也不是什么木质地板。

    迎面吹来彻骨寒冷的阴风,这条铺满砖石的走廊上不时传来一声声细索的小鼠吱叫,上官逍遥背后的冷汗黏在背上让他感到十分不适,回望背后却发现来时的路已经是一面石墙,于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空旷的走廊中只有上官逍遥的钧天靴声音在走廊上回荡,时不时的迎面吹来一阵啸风,折扇上的火焰被吹的一阵抖动。

    “这风也不一般,炉中火居然能够被吹动。”上官逍遥感受到了折扇上的异样,不禁惊诧的看了一眼前方空荡荡的烟暗走廊。“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音芷瑶到底去了哪里。”

    越往前走,周围的环境就越发让人感到幽寂,甚至原本能将上官逍遥眼前所有地方照亮的炉中火现在都只能让上官逍遥看清眼前的一小片地方。

    一团火,一双钧天履,一袭青衫白袍,上官逍遥孤寂的走在这石壁青砖长廊中,不知过了一瞬还是百年春秋,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现在炉中火只能照亮身前几寸的地方,彻骨的严寒让上官逍遥打着摆子,从戒指中取出厚厚的翻毛皮袍披在身上,佝偻着腰依然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前走着。

    “音芷瑶啊…”上官逍遥的眉毛上已经挂上了寒凌冰霜,煞白的脸腮正无意识的抖动着,折扇也不再高举在头顶,还是被蜷缩的手臂抱在胸前。

    脚下也没有了一开始时的气宇轩昂,只能在地面上拖拉着往前蹭。

    然而上官逍遥依然没有停下脚步,走廊中回响的脚步声从没有停止或者间断过。

    “够了。”这时候走廊中传来一声苍老的女音,在空旷的墙壁上不断的回荡,震下不少的浮土。“肖遥公子当真是好胆性。”

    随着这苍老声音的落下,走廊中的寒风不再迎面吹来,上官逍遥顿时感到身上一阵轻松。

    “我堂堂帝境为什么会对这等寒风感到怯怯之意?”上官逍遥这时候浑身一个激灵,就如同从噩梦中惊醒一样直起腰板,眼神中的死气沉沉逐渐褪去。

    重新将眼睛睁开的上官逍遥发现原本幽长烟暗的走廊已经消失不见,自己依然站在雅阁二楼的走廊上,手里拿着折扇,上面的炉中火烧的正旺。

    上官逍遥不禁惊出一身冷汗,以他的灵魂境界都毫无察觉的幻术,若是有人在现实中偷袭他恐怕此时已经身死道消了。

    正在思虑刚才还书中的上官逍遥被一阵上楼的木梯嘎吱声惊回现实,折扇上的火焰随即变成修长的剑状。

    在走廊拐角处的人影逐渐出现在上官逍遥眼前,那飘飞的衣缎不是别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音芷瑶。

    “芷瑶!”手中三尺火剑散去,上官逍遥随手将折扇丢入戒指中就要上前将音芷瑶扑在怀里。

    “肖遥,这里不合适。”音芷瑶微笑着操控起缎带,顿时缎带就如同铁板一样抵在上官逍遥胸口,让上官逍遥寸步不能近。

    “随我来。”音芷瑶又从走廊的拐角中消失不见,木梯上再次出现了她的脚步声。

    上官逍遥闻着音芷瑶的体香,寻着衣带留下的一抹痕迹踏上木梯,二楼墙壁上的烛光再次消失不见。

    当上官逍遥的脚踏上一楼的地面时,眼前的风景再次转变,他发现自己瞬间便来到了当初天音盛会时众多英才聚集的广场上。

    “这里是…”上官逍遥见到这熟悉而空旷的广场,发现并没有被幽冥圣尊侵蚀的痕迹后有些困惑不解起来。

    “天音圣地。”音芷瑶转过身解释道。

    上官逍遥与佳人之间只有几尺的距离,略有困惑的眼神被音芷瑶尽收眼底。

    “我明白你的困惑,那幽冥圣尊趁着我我圣地长老准备支援大夏时乘虚妄图直接突袭圣地,被天音圣尊在其计划的最关键一刻察觉,利用灵树精华创造出了一个虚假而真实的诱饵幻境整个覆盖在真正的天音圣地上,令幽冥圣尊的计划成功落空。”音芷瑶牵着上官逍遥的手,寻了一处地方坐下后便开始向上官逍遥解释起来。“但我们太低估了幽冥圣尊的实力,他发觉自己的进攻只是击中了一个虚假的诱饵后反而将这个诱饵翻转过来,成功将结为实境后整个压在了天音圣地上,致使天音圣地这如今被其封锁的状态。”

    上官逍遥听完音芷瑶的这一番解释后不禁忧虑起来,若是这天音圣地被这封锁长久以往的压迫下去,难保有一天不会被幽冥圣尊攻破。

    “你们没有什么反制的办法吗。”上官逍遥皱着眉头向音芷瑶问道。“天音圣尊怎么说,有什么计划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