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 幽冥圣尊(4)
    上官逍遥随即转身往天音圣地内部走去,时不时地还要绕过一些原本还算圣洁温和而如今已经开始陷入癫狂的圣地饲兽。

    “圣地内的状况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严重,看来音芷瑶他们麻烦大了。”上官逍遥挥出折扇烧掉一片刀锋一般的杂草,继续往圣地内部高速腾跃前去。

    这时候一声独特的琴鸣响起在上官逍遥耳边,成功的让上官逍遥打了一个趔趄摔倒在泥土地里。

    “这是音芷瑶的琴音!”上官逍遥猛地惊醒,顾不得浑身泥浆便飞身往琴音响起的地方跑去。

    又是一声,上官逍遥却发现这次是从身后而来。

    这让上官逍遥有了一丝不妙的感觉,站在原地往身后看去。

    第三声琴音响起,这次是来自左边。

    “看来音芷瑶也遇到麻烦了,这是要给我以暗号传讯吗?”上官逍遥这次不等下次声音出现,开始往来时的地方撤去。

    直到上官逍遥重新站到那个传送进来的位置时,才听到第四声琴音,这次却不是预计的之前右边的方位,而是遥遥的山顶方向。

    “前次鸣琴是为了什么,警告?迷惑?还是一段密码?”上官逍遥拾起一根木棍在地面上写写画画起来,渐渐推导出一个不算清晰的几个方位。

    “这几个地方中恐怕有什么东西,是提示我的,还是提示给所有天音圣地弟子?”紧皱着眉头的上官逍遥手中的树枝不断在几个地方点着,上官逍遥还时不时抬头看向远处。

    “不行,我必须要先前往圣地的武场,至少要搞清楚天音圣地目前处于什么状态中。”上官逍遥心想至此,起身便要往天音武场疾行而去。

    然而没等上官逍遥加速的功夫,又是一阵急促的琴音震得上官逍遥耳朵几乎聋溃。

    “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在原地好一阵晃悠的上官逍遥不觉心中烦躁,知道了音芷瑶此时正用着什么秘法将他的行为看在眼中。“音芷瑶到底打算向我传达什么信息!”

    一缕微光照耀在上官逍遥的眼中,令上官逍遥不自觉的眯上了双眼。

    “这缕光是什么?为什么会一直跟着我!”不断变化着体位在空中翻转腾挪的上官逍遥始终不能摆脱这缕细光的照射,除非他自己背过身去。

    “小子,往这缕光来的地方去,音芷瑶在指引你的道路,她正在遭遇什么危险!”在裤腰带上别着的额牌中传出了冯八面的声音,急切的提示上官逍遥应该前进的道路。“快点去,我能够感觉到你的音芷瑶身边有一股庞大的圣尊气息,不在我之下!”

    上官逍遥头顶一阵发凉,顾不得被发现的危急便解开四肢百脉的封印,飞上天向额牌问道:“哪个位置快点告诉我!”

    “山顶!”

    “明白了!”上官逍遥往山顶凝视,却有凝实的一股烟色凝团在那里阻挡着视线。“看来幽冥圣尊的位置不需要我去刻意躲避了。”

    上官逍遥从山顶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无比的气息,正是那汗门原上的幽冥圣尊化身。

    明知道那里有着自己无法匹敌的圣尊,但上官逍遥毅然决定继续飞往山顶。

    ……

    “音芷瑶,我都到了此地,你却还是这么嘴硬。”幽冥圣尊正端正的坐在山顶一处石凳上,向不远处端着荒古天音琴的音芷瑶说道。“不如我们好好谈谈吧。”

    “没什么好谈的,天音盛会的结果早已经定下了,你幽冥圣尊就是再袒护弟子也是没用的。”音芷瑶斜抱着手中的荒古天音琴,一副宁死不屈的心态。“既然你幽冥圣尊乘虚入侵我天音圣地,就是做好了留在这里的心理准备了。”

    “笑话,什么叫乘虚而入,你们天音圣地不一直都是这么虚吗,整天将正义道德这种东西挂在嘴边,又不去帮助那些贫困虚弱的人,一群道貌傲然空有其表的伪君子而已。”幽冥圣尊表情上依然很淡漠,嘴上的话语却显得相当的毒利。“如果不是我幽冥圣地心里想着不能打破这四圣地的平衡,你们这些家伙早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我音芷瑶倒要看看,就凭你的本事能拿我如何?”话音落下,音芷瑶的身形缓缓淡去,消失在幽冥圣尊眼前。

    “我的本事?你的琴可是一直被我操控的啊。”在音芷瑶消失前的一刹那,幽冥圣尊细声细语的说道。

    音芷瑶明显想到了什么,最后的脸庞上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

    “这天音圣地让我侵蚀至此依然是处于表象,若是我一走恐怕眨眼间便会恢复原貌,然而天音圣地的真实水准我已经彻底掌握了,倒是又少了一个威胁。”幽冥圣尊在音芷瑶消失后并没有急着离开此地,而是慢慢的分析着。“嗯?我倒是把这个家伙给忘了。”

    幽冥圣尊起身,撤去山顶暗无天际的大幕,目光直直的射向正在飞向这里的上官逍遥。

    “天煞的被发现了,临战帝体!”上官逍遥见到山顶的烟色瞬间褪去,而幽冥圣尊的眼神也直直的看向他,心知不妙瞬间便发动了临战帝体。

    事实证明上官逍遥对危险的直觉总是那么时准时不灵,这次临战帝体召唤出来的肉身迎面撞上了一只疾飞而过的鸟儿,然后便栽入了灌木丛中。

    “……”幽冥圣尊看到上官逍遥这出乎意料的死法,不知该做出如何表情。“似乎真的死了?这算什么,帝境修士死状最意外?”

    上官逍遥则躲在灌木丛中尴尬的看着自己的替身被一只鸟射中,栽入他面前不远处的灌木丛中。

    “我到底是出不出去?”上官逍遥因为这次意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幽冥圣尊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真名是上官逍遥吧?”幽冥圣尊试探的喊了一声,声音大小正好是被上官逍遥听到。“你出来,本尊这次没想杀你。”

    上官逍遥闻言,从灌木丛中缓步走出,静静地看着坐在诺大空地中的幽冥圣尊。

    “幽冥圣尊。”

    “上官逍遥。”

    两人相视一笑,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你便是将我的化身以及那几个废物击杀的天才?”幽冥圣尊站起身,与上官逍遥平视着。“不错,的确是有一股英才之象。”

    “不敢自称英才,毕竟小子肖遥如今才刚刚帝境二重,算不上什么厉害人物。”上官逍遥一抱拳,对幽冥圣尊的夸奖否认道。“那几位长老着实对我无礼,算是代圣尊清理门户了。”

    幽冥圣尊闻言一笑,手上一挥,上官逍遥屁股底下出现一个石凳。

    “坐吧,上官逍遥,此次见面我不想与你争斗。”幽冥圣尊挥手示意上官逍遥坐下,自己已经又坐在了石凳上。

    上官逍遥感受着附近的元力变化,见幽冥圣尊此次的确是没有与他敌对的想法,随即也落座。

    “上官逍遥,我此次如此和气待你,正是你的天才之能引起了我的兴趣。”幽冥圣尊缓缓将真实目的向上官逍遥道出,晓有兴趣的看着上官逍遥的反应与变化。“我希望将你并入我的麾下,放心,你将成为真正的自我之下第一人。”

    上官逍遥先是露出了稍稍惊叹的表情,随即便恢复正常,又低头沉思了一番后才开口说道:“你…如此和善的待我真的仅仅是为此事?”

    “不是仅仅,我对你的能力十分肯定,追随我你将有机会展现所有的才华。”幽冥圣尊面带微笑的看着上官逍遥,和气说道。

    “哈哈,你不感觉你想得太多了吗,莫非圣尊当久了就会出现普天之下皆围你转的幻觉?”上官逍遥不禁也挂上了一轮微笑,向幽冥圣尊回应道。“你尽管查查你幽冥圣地里关于我的巻宗,你看看我曾经服从过什么人?”

    空中一缕寒气飘过,不禁为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添了一缕寒冷之意。

    幽冥圣尊见这上官逍遥始终不愿意答应他,原本白净的脸上不禁挂上了一缕阴霾。

    “你要认真的想哈破了,一旦拒绝了我那便是对幽冥圣地不敬,你上官逍遥在这世上将彻底成为我幽冥圣地的死敌。”幽冥圣尊脸上的笑容就此消失了,冷着脸向上官逍遥说道。“你能活几天?几个时辰?还是几刻几炷香?”

    “我大可活给你们看。”上官逍遥起身,屁股下的石凳也崩裂成一地碎末。“倒是你们幽冥圣地不知道能不能从我手里挣脱出来活个几息的时间。”

    原本只是带着一丝寒气的风现在已经隐隐间要有一股风彪之势,冷清的山头上如今寒气袭人,灌木丛被刮得呼呼作响。

    上官逍遥的一缕头发从冠带中挣出来,在眉前飘动着,身上的一袭青衫白衣也被愈演愈烈的狂风吹得发出猎猎之音。

    随着一缕月光飘洒在山顶上,幽冥圣尊的身体也开始渐渐变淡:“上官逍遥,你原本可以让音芷瑶安然无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