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3章 幽冥圣尊(3)
    跟着上官逍遥扎下巨木的树藤,以藤尖刺向上官逍遥的背后。同时向上官逍遥发动攻击的还有那些五毒虫与盘树的巨蛇。

    面向大地的上官逍遥再次死无全尸。

    “这树藤是守护灵树的人形灵木?已经堕落到如此境地了。”上官逍遥捂着肩膀坐在被树藤与繁茂树叶遮挡的一处树叉中。

    肩上的伤口正渗着鲜血,顺着胳膊滴落在树藤上散发出刺鼻的气味与滋滋的煎油声。“这毒性,极端转换原来是如此恐怖的。”

    借着不灭经的加持,上官逍遥并没有被藤蔓上的毒液影响,但是灵树的守护灵木受天音圣地庇佑加持,圣地不灭自身也不灭,纵使是圣境九重半步成神的幽冥圣尊也是对其毫无办法。

    上官逍遥低头看了一下,发现手臂上的伤痕已经痊愈,随即小心的挪动起身躯往下一处地方腾挪而去。

    又是一声鞭响凭空炸起,上官逍遥向后一望刚才的藏身之所已经齐根被削断。

    空中一个扭腰急摆,上官逍遥险之又险的躲过一击抽鞭,抽出折扇便是一道火风向又一道甩身而来的藤蔓扇去。

    “不能帝域和功法倒是个麻烦,又不能惊动幽冥圣尊发现我。”上官逍遥内心无比纠结的在心中思考着对策。

    逍遥剑齐根插入树干中,斜挂在树上的上官逍遥打量周围的环境寻找着不断抽来树藤的守护灵木。

    又是一根树藤甩出来,打向上官逍遥正挂着的这根树干上。

    “麻烦!”一道火月回应这根树藤的热情,在半空中便将其化为一团灰烬。“这守护木灵大概是在这个地方有着如同帝域一般的感应能力,即便是自己不在这里也能操控起树间的枝叶藤蔓向我攻击。”

    上官逍遥再次在巨树只见腾挪起来,但这一次他不再在某个地方停下,而是一直保持着不断运动的状态。

    在巨木中略显细脆的一根树枝被上官逍遥一记怒蹬齐根踩断,而后上官逍遥便扶摇直上,手中牢牢攥紧了树冠上的藤条。

    “这里,我倒要看看守护木灵的攻击能不能够到我。”

    让上官逍遥没有失望,守护木灵的绿毒树藤从底下尖着头扎向上官逍遥。

    上官逍遥露出一丝微笑,木灵似乎察觉到了上官逍遥的计谋,藤尖刚刚要收回去被上官逍遥一把抓在手里,绕过头上粗壮的树冠骨。而后上官逍遥往树下急速坠去:“哈哈哈哈,守护木灵你到底还是一个木头啊!”

    被抓着的树藤在上官逍遥使出坠力下疯狂的摩擦着树干,嘶叫的木灵在藤蔓的牵扯下快速往上飞去,最终被吊在了半空。

    “木灵,我倒要看看你现在能奈我何?”上官逍遥狂笑着在地上一蹬,又跳到了树冠上,在木灵上方蹲伏着打量这个看上去已经显得狰狞无比的生物。

    木灵原本洁白的树皮已经褪去,露出其中盘结错乱的躯干,上官逍遥甚至还能看到深处一丝丝浮现的幽冥烟光。

    “这原本苗条的树灵如今成了个烂木桩子,连个分叉都没了。”上官逍遥唏嘘的上下端详着近在脸前的守护木灵,不住地摇着头。“我还以为这些藤蔓是从你左右长出来的,没想到倒是挺像人,从头上冒出来?”

    端详完这些树藤和守护木灵,上官逍遥手上缕着树藤一根一根的绑在树干上,绑的时候还不忘在木灵身上绕几圈。

    “这是什么?”正在绑着木灵的上官逍遥扫眼看到了一个树藤丛中埋藏着的一颗洁白的种子,伸手将其从木灵头上摘下来。

    怎料种子刚刚从守护木灵头顶被上官逍遥扭下来,便挣扎着发出痛苦的嚎叫,最后真的变成了一节毫无生气的烂木头。【】

    “这是个什么东西?”上官逍遥见木灵居然会死掉,不禁对手中的这个种子越发好奇起来。

    正当他端详种子的时候一丝阳光从树叶间射到了眼中,上官逍遥这时候才发现天色已经接近夕阳了。

    “这种子看起来有用,先留着吧。”见夜幕即将降临,心知时间不早的上官逍遥只能收起种子。

    继续在树间腾挪的上官逍遥这次没有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阻拦住去路,顺利的来到了灵树脚下。

    “这灵树当真是枯萎了。”上官逍遥走上前去在树根下轻轻一掰便发出清脆的响声,树根被上官逍遥捏下来好大一块。

    纵使是这一块枯萎的树根,其中也溢出了那长溪中不断冒泡浓稠的汁液,并且还有刺鼻的臭味传出来。

    上官逍遥随手将其包成一团,以朱笔沾沙写下封印法诀,丢入空间戒指中。

    这时候钧天履下一股让人直接感到不适的恶臭传过来,直接逼向上官逍遥的脑海中。

    被熏得只向后倒头的上官逍遥赶忙掐去了鼻子的嗅觉,依然感到脑中阵阵不适。

    “我曹,这是什么鬼东西?”上官逍遥连呼吸都不敢了,只能调起内息术勉强维持。

    上官逍遥低头看向脚下,这时候才发觉之前被掐出缺口的树根处溢出的浓稠汁液正逐渐蔓延到他身边。

    心知此地不能再久留,上官逍遥干脆几个腾跃就要继续往前走去。

    一只巨蛇从上而下将上官逍遥整个吞入了腹中,一瞬间上官逍遥的身体便化为一团汁液。

    然后炉中火便从树林中飞出,巨蛇被击中后在腐烂的汁水中挣扎着,烧成一团团聚在一起的焦肉。

    上官逍遥手持折扇从树林中走出,谨慎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这鬼地方倒是东西不少啊。”

    这次上官逍遥不再着急往前赶路,就算能瞬间发动的临战帝身能让他在险境中完好无缺,但上官逍遥并不能确定再往后的路程就没有陷阱,再者说这个临战帝身的不明尸体让他除非面临生死危急否则就完全处于不用的状态。

    再次上路的上官逍遥虽然速度慢了许多,但这次至少没有再遭遇到诡异的攻击,成功的摸到了天音圣地被幽冥圣尊所设下的封印前。

    一只烤熟的猪蹄子被上官逍遥揣在手里抵上了那层泛着紫色的光幕。

    然后这猪蹄子也散发出一阵恶臭,化为一滩腥臭的脓水。

    “这个到底是个什么鬼结界。”上官逍遥看着手中仅剩的骨头上也开始弥漫烟斑,不禁心中烦躁感高升。“最终还是要用这个吗?”

    上官逍遥流露出一股不情不愿的样子,想起了在山海居晚上时冯八面塞到他手里的那个酷似青楼艺伎额牌的东西。

    纠结一番后上官逍遥还是将额牌从空间戒指中取了出来,攥在手里盯着上面冯八面三个字,不禁皱起眉头来再次犹豫这个牌子到底是用还是不用。

    “这个氛围总感觉不太对啊。”上官逍遥最终决定了动用手中的额牌,在手中缓缓握紧。“冯八面,我需要你远程将我放进去孤山。”

    “沙…沙…啥?肖遥你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气味!”冯八面在额牌对面似乎能闻到上官逍遥身边的味道,抱怨出声来。“你现在是在哪里,幽冥圣地?你不是应该去天音圣地吗?”

    “我的确是在天音圣地,但是在幽冥圣尊的封锁下天音圣地已经差不多完了,我要进去将音芷瑶救出来!”

    “沙…沙…你疯了,万一你被幽冥圣尊察觉到了可就真的要死无葬身之地了,那圣尊真身可不是一个半吊子半个灵智的化身能比的。”冯八面与上官逍遥之间的连接并不稳定,只能勉强维持着通讯状态。“再者说一个音芷瑶而已,也没见你怎么对她上心啊。”

    “屁话真多,你就说你能不能做到吧。”上官逍遥感到一丝不耐烦,对冯八面直问道。

    “可以的,你做好准备等着,大概需要几息的时间。”说完这段话冯八面便不再传来声音,上官逍遥摆好架势便准备好迎接冯八面的传送。

    “准备好了没有?三、二、一,开始传送!”上官逍遥感到耳边嗡的一声巨响,随即便是脑中天旋地转的眩晕感,身体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冯八面你个疯子,这种传送是想杀了我?”上官逍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口中不停地干呕着什么。

    “抬眼看看,我已经让你完美的避过了禁制,你这个小子不感谢我还要这么凶?”上官逍遥闻言向四周看去,发现自己真的已经进入了天音圣地内部。

    “冯八面你传送的距离怎么这么短?”结果当上官逍遥恢复过来地时候发现自己与身后的幕墙只有两步的距离,不禁抱怨道。“我那根烂掉的猪蹄子还在那里。”

    “正好我缺个媒介作为回来的坐标,那就用这根猪蹄吧。”上官逍遥看着那块烂掉的猪蹄骨开始散发出一缕缕的冰雾,渐渐恢复成生猪蹄。

    “这便是你的能力?”在上官逍遥眼里那根生猪蹄甚至已经开始渗出了血迹。

    “没错,时光长河之力,去吧肖遥,带着额牌让我看看天音圣地里是什么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