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2章 幽冥圣尊 2
    “你说什么?”蓝衫弟子皱了皱眉头,这才抬头打量起上官逍遥。

    “我说让你们的宗主幽云帝君前来见我。”上官逍遥依然是那股气宇轩昂的样子,高傲的向蓝衫弟子说道。

    “你等着。”蓝衫弟子说完便端着盘子和一个字都没记的纸走出了房间,啪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蓝衫弟子重重的摔上房门后不觉一声哼从嗓子中钻出,手里抓着真龙伴生草便大步拐上二楼的阶梯往一个挂着许姓牌子的房间走去。

    “师傅,李庆文求见!”这蓝衫弟子口上恭声喊道,随即站在门前不再动弹。

    “进来。”过了一柱香的功夫房门才缓缓打开,房中坐着一个白发的老者,正端着一本厚厚的巻宗翻看着。“什么事情都要麻烦我这个老头子,你们这些弟子就不能有点主见?”

    “师傅,楼下客房中来了一个人,递上一株无名药草后就要见宗主,我无法探清其境界如何,还望师傅助弟子将此等扰事者驱赶出去。”李庆文进入房间后便跪坐在门口,将手中褶皱的真龙伴生草放在身前。

    “这人多大年纪?”许长老依然翻看着手中的巻宗,轻声问道。

    “看上去年方及冠,不知修为境界,手中有一副不似凡品的折扇,腰间佩剑亦似是宝物。”李庆文跪坐在那里,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但口气狂傲不像是一般散修。”

    “嗯,不知境界?”这个时候许长老才抬起头看向李李庆文,目光却被弟子放置身前的那株真龙伴生草吸引过去。“这株草,这株草是谁的!”

    许长老激动地没等站起便扑向不远处的真龙伴生草,却因距离不够只能连滚带爬的往李庆文身前挪去。

    从未见过自己师傅如此失态的李庆文惊惧之下往后急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而许长老已经将真龙伴生草捧在手心里。

    “没错,这股龙威!”许长老双手将真龙伴生草举过头顶,情不自禁的高声叫到。

    ……

    “这幽云宗要想并入我麾下还是要好好整治一番。”上官逍遥对这幽云宗的状况大感头痛,心中暗暗决定将幽云宗好好治理一番。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就要丧失耐心的上官逍遥正准备直接向幽云帝君传话时,推门进来了一个白胡子的长老装扮人物。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这白胡子老头进来便是一个深长鞠躬,向着上官逍遥吐字清晰缓声问道。

    上官逍遥稍一试探,发现这是一个王境的长老,随即不再伪装那一副半吊子散修,帝境的威势顷刻间便弥漫整个房间。

    老头子扑通一声便跪倒在地,颤颤巍巍的向上官逍遥连连磕头,嘴里含混不清的说道:“前辈息怒,前辈息怒,小辈乃幽云宗外门执法堂长老许庆贤,小辈执法不严让手下弟子惹恼了前辈,还望前辈放我弟子一条生路!”

    上官逍遥这才发觉老头子身后的走廊上还有一个伏地不起的青衫弟子,正是之前那态度冷漠的李庆文。

    而那个伏地不起的李庆文已经是被帝境的威压当场就给震昏了,上官逍遥上去一手轻轻一推,对方便轻飘飘的翻过身子露出口吐白沫的脸庞。

    “你们怎么态度转变的这么快?刚才不是还一副狗眼看人低的脾气吗。”上官逍遥也不将帝境的威势收敛,斜靠在纸窗上随意的问道。

    “小子不知大前辈大驾光临,小子徒弟资历尚浅不知大前辈境界,还望大前辈高抬贵手留小子徒弟一条狗命!”这花白胡子的长老不住地往地板上当当的磕头,头发也披散开,一口一个小子的称呼自己,又一口一个大前辈的敬称上官逍遥。“小子不敢拿此等仙草当做贡物,还望大前辈收回此物!”

    上官逍遥见这花白老头子不住地磕头,王境实力下额头上都隐约间红肿起来,原本略显狂乱的心境也逐渐冷静下来,遂走上前去将这白发长老扶起:“老人家不必行此大礼,我本亦无杀生之意。”

    “感谢大前辈!”许庆贤见上官逍遥已经为李庆文免去死罪,更是长声高呼,再次要行起跪礼。

    “别着急跪我,你弟子以下犯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上官逍遥蹲在许庆贤身前神情淡漠的说道。“你这里可有打神鞭?”

    许庆贤脑子里一根筋突地一跳,带着颤音回话:“有打神鞭。”

    “五鞭。”上官逍遥挂起一轮微笑,眯着眼张开五根手指在许庆贤的眼前晃了晃,便起身离去。

    “大前辈!大前辈!还望收起成命,五鞭弟子这半路虚境受不起啊!受不起啊!”上官逍遥身后又传来咚咚的叩首声音,然而他已经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这阁楼。

    ……

    上官逍遥收了帝威又是晃荡晃荡的往山上走去,这次没等他出了一片竹林便遥遥的看到幽云帝君往他这落下。

    “主人!”只有两人的竹林中突兀的响起一声洪亮的人声,惊起一片鸟雀钻出去,竹林深处也传来一声声细索的奔跑声。

    “起来吧。”上官逍遥手上端着那个冯八面送他的自满茶樽,折扇反手被他衬在身后。

    “谢主人。”幽云帝君恭敬的低头站在上官逍遥身前,不曾看过上官逍遥一眼。

    上官逍遥啄饮着手中木樽的凉茶,端详着幽云帝君。

    “幽云帝君,最近幽云宗中可有什么异样?”

    幽云帝君脖子一阵哆嗦,啪的一声再次跪在上官逍遥身前。

    “奴隶幽云不敢造次,宗内一切安好!”

    上官逍遥将身后展开的折扇收起,以扇尖托向幽云帝君的手肘,幽云帝君感到折扇在手肘便顺势又站起身。

    “幽云帝君不必有多惊慌,我只是点提几句而已。”

    风吹过竹林传来熙熙索索之音,一缕竹叶将要飘进上官逍遥手中的木樽,还没等靠近便在空中燃成一缕灰炽。

    “奴隶幽云谢过主人点提,请尽管吩咐幽云!”

    一声手拍过肩膀的声音,上官逍遥摇着扇子走向山上。

    “幽云帝君随我来,我有一事要你助我。”

    随着略显机械的步履踩叶声,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往山顶步行登去。

    “奴隶斗胆相问,主人欲幽云所助为何事?”

    上官逍遥脚下的竹叶随着钧天履的向前迈步被一股股突兀的气流吹开,钧天履总能踩到干净的土地。

    “将外门所有弟子长老逐出,将整个幽云宗精简到千人以下,只留精锐。”

    幽云帝君脸上浮现出一缕挣扎的神色,但只有一瞬之间便恢复了原貌。

    “奴隶幽云,愿为主人赴汤蹈火。”

    正在这时两人正好走出竹林,上官逍遥回过身遥望两人走过的小径,然后才收目回望跪于身前的幽云帝君。

    “交由你了。”

    幽云帝君只感觉折扇在自己左右肩膀各点了一下,随后又是许久才敢抬头看向前方,却发现上官逍遥已经不见了,只有身后的竹林时不时的有一两个叶子飘落在他身上。

    ……

    空中的风带着刀割往上官逍遥的脸上扑来,然而上官逍遥依然没有减慢过速度,飞速的迎着太阳往天音圣地飞去。

    “音芷瑶……”上官逍遥记挂着心中的那抹身影,不由得又加快了几分速度。“还是不够快,逍遥游!”

    上官逍遥的帝域发动,半空中一瞬间便出现了笔直一条线上的上官逍遥身影,直接指向双眼看不见的远方。

    借着逍遥游的瞬移,上官逍遥瞬间便看到了遥遥远天音圣地的高山。

    “灵树,长溪,孤山,没想到我会以如此目的再次来到这里。”上官逍遥停下了逍遥游的瞬移,服下几粒丹药后元力再次盈满体中经脉。

    随即上官逍遥便坠下九天,在参天巨树中身形消失不见。

    只因那天音圣地早已不是当初的仙缈地界,如今上官逍遥哪怕是遁入灵性充盈的参天巨木间,脚下便是凡间各类珍惜的灵株药草,依然能感受到天音圣地中不断发出的死霾之气。

    上官逍遥透过树间能看到那孤山上正飘下来的烟色雾海,枯萎的灵树下盘踞的五毒百虫,原本一饮百年的长溪中正飘荡着烟绿色的浓汁与不时鼓起破裂的气泡。

    “天音圣地完了。”脑海中只剩下这个念头,上官逍遥依然强制自己保持着冷静往天音圣地慢慢的靠拢上去。

    如此小心的他只因为从头顶上方察觉到一丝熟悉的圣尊气息,来自那位在汗门原上让他经脉寸断骨肉崩离的男人。

    “音芷瑶等我,小子上官逍遥这就来!”上官逍遥不敢动用任何元力,干脆强行封住周身经脉,咬牙忍着血脉不通的蚁虫噬骨之痛在树木间跳跃前进。

    正在专注狂奔的上官逍遥毫无觉察的被一击树藤甩击命中,在巨木的枝干上打了几个滚便掉下枝桠间,一路跌撞着巨大的树枝,一头扎在充斥着枯木烂叶的地面上,引得附近的毒蛇巨蛛爬杈袭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