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0章 九阳大帝归来 5
    上官逍遥跟着夏擎秋与夏婓暮一路从九阳殿疾行到寝宫,上官逍遥当前一脚便将寝宫的木门踹的稀碎,后面抬着九阳大帝的两人放下手中的担架,将寝宫的地毯掀开露出了底下掩盖着的厚重铁门。

    “这里面便是通往九阳大帝闭关之处?”上官逍遥看着夏擎秋在那激活封印阵法,脸色焦急然而手上依然缓慢的操演着。

    “不是,这底下是一个传送阵,直接通向那处闭关之处,本来的通道在建造时便已经被整个堵死了。”夏擎秋手上不停的勾勒着阵法中的各种机关,阵法也随着夏擎秋的各种操作而开始一层一层的向下重叠起来。

    “好了,我跟九阳大帝先进去,肖遥将军你跟太子在这里等待凤栖木再将其捎带进来。”夏擎秋抱起昏迷不醒的九阳大帝,跃入烟暗中。

    待到一丝闪光浮现,上官逍遥知道这时候夏擎秋与九阳大帝已经进入闭关洞府了,便喊上太子在屋外等着那四位将军将凤栖木带来。

    “太子殿下,九阳大帝的状况可要做好心理准备,若是筋脉没能得到修复,这帝位必将由你继承。”上官逍遥站在庭院中,不紧不慢的向太子说道。

    “父皇的筋脉不会有问题,圣境的实力已经不再依靠于经脉运转了。”太子依旧固执的向上官逍遥回应着。

    “若是无事自然是最好的。”上官逍遥见太子依然没有从九阳大帝受伤的心境中摆脱出来,干脆不再说话,只是在那里摇着手上的扇子。

    “太子殿下,肖遥将军,我们已经将全部的凤栖木带来了!”这时候那四位将军终于飞来,齐齐摘下手上的戒指托在手掌心,向上官逍遥与太子跪下。

    “各位将军辛苦,去城中指挥御林军进行镇压与协助吧。”上官逍遥手上一托,四个戒指飞入手中。

    “领命!”

    随即上官逍遥与太子便不再耽搁,转身便进了寝宫跳入那烟咕隆咚的传送阵中。

    “这动静可真不好受。”上官逍遥与夏斐暮从传送阵中跌出,一头呛倒在一片红色地面上。

    夏斐暮太子更是直接跪地大吐起来,眼泪鼻子甩到满地都是。

    “这传送阵作为一个帝境修士都无法承受,为难太子殿下了。”上官逍遥见太子如此痛苦,一阵柔风吹往太子,将其身上的污浊之气瞬间吹去。

    “多谢肖遥将军。”太子从地上起身,擦了擦嘴角便踉跄着往不远处的夏擎秋走去。“父皇急需凤栖木,片刻不可耽搁。”

    “太子小心!”上官逍遥眼看着太子就要一脚踩进火之河中,急忙上前将其拽倒在地。“太子殿下此地万千险境,本便不宜由王境实力进入,不如将九阳大帝交给我与擎秋统领,殿下回到地面去调度指挥吧。”

    被惊出一身冷汗的太子在地上煞白着脸直喘粗气,下嘴唇都直打哆嗦。

    即便是这样,夏斐暮依然强撑起身体,跨过火之河后向上官逍遥说道:“父皇在那里等着我们,快些走吧。”

    上官逍遥望了一眼太子的身影,只能低头叹了一口气跟上。

    ……

    “擎秋统领,九阳大帝情况如何?”上官逍遥护着太子亦步亦趋的到了夏擎秋身边问道。

    “还算可以,大帝的状况基本上已经稳定下来了,但是伤势不见好转,也不见恶化。”夏擎秋正在九阳大帝身边结印,唤出一阵柔软的浮土后将九阳大帝轻轻的放在上面,随即浮土的下方便留出了大片的空洞。

    “凤栖木带来了?塞进这个空洞里。”夏擎秋向上官逍遥问道,随即上官逍遥展现出手中握着的四个戒指,将其中的凤栖木一根根的取出后码放在浮土下方的空洞中。

    “站远点,我要引动火之河来了!”夏擎秋招呼两人缓缓飞往远处,手上一挥,在岩石缝隙中翻腾的火之河分出一股溪流涌向九阳大帝身下,凤栖木便被成功引燃,如同那次夏擎秋被灼烤时一般将九阳大帝整个包裹其中。

    “太子殿下不必心中焦急,九阳大帝乃是龙凤之相。每次身受重伤痊愈后必将令其修为大涨,此次又有相性十分适宜的凤栖木作为辅助,苏醒后或许能直接在圣境一重攀到巅峰。”上官逍遥见夏斐暮的手在身侧依然紧紧握着拳头,忍不住出言安慰道。

    太子没有向上官逍遥回答什么,只是暗含感激的向上官逍遥看了一眼,然后便松开了拳头,只是静静地看着火焰中浮现又隐去的九阳大帝身躯。

    这时候身后的传送阵又是一阵激荡,慕容萧的身体浮现在阵中。

    “太子殿下,请务必随我回到地面,皇宫与天阳城的损伤修复与民众的安抚工作都要你出面才行。”慕容萧从传送阵中迈出步的第一句话便是请求太子随他回去,太子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又开始起伏起来。

    “太子殿下与肖遥将军回去吧,国家大事不可一日无主,末将一人在此守护九阳大帝便可。”夏擎秋示意上官逍遥与慕容萧一起想办法让太子离开此地。

    “太子殿下,国事不可一日无主,还望尽快返回地面主持大局!”上官逍遥明白了夏擎秋的意思,随即向夏斐暮请示道。

    太子手上又握起拳头,挣扎的看向九阳大帝,又缓缓落在地面上,凝望着眼前的火之河。“走吧。”

    随即,太子一步一个脚印离开了九阳大帝的空间中。

    “肖遥将军,天音圣地一事我们该如何是好。”慕容萧与上官逍遥离开火之河洞窟,往宫城外走去时问道。

    “我明日便会出发去往天音圣地,若是有什么要紧事情务必要与我提前商量。”上官逍遥手上摇着扇子轻描淡写的说道。

    “并无什么事情需要劳动肖遥将军,我正要与重楼老祖协商修缮款项问题,就此别过。”慕容萧稍一做揖,便与上官逍遥分开,在拐角中消失了。

    上官逍遥又大力摇了摇扇子,随即走出宫门琅琅铛铛的往山海居走去。

    “冯八面,我又回来了…这是发生了什么!”当上官逍遥跨过山海居的门槛时,映入眼中的是一片焦烟的地面与天花板,以及消失不见通往二楼的木梯。

    “小子你给我赔钱,本掌柜的从北方运来的杉木家具已经全部没了!”冯八面听到上官逍遥的声音,从内院中怒气冲冲的大步走出来喊道。

    “你的家具干我何事,再者说这不燃火的杉木你是怎么将其引燃的,这可是千古以来的第一次啊!”上官逍遥咋舌冯八面这等财富居然敢用用来做木质法器的杉木做桌椅,同时也很好奇为什么极寒的杉木会被点燃。

    “你走的时候没有关闭阵法,阵眼里的玉晶耗尽了元力后阵法自动开始榨取起杉木中的元力,然后杉木榨干后其中的极阴之火便被引燃了!”冯八面越说越气,忍不住跺脚喊道。“你个小混蛋我自打与你认识后就没有做过赚钱生意,老子一直在赔钱!”

    “这不能怪我,你自家酒楼自家不好好检查,我一个客人怎么能怪我呢?”上官逍遥耸耸肩满不在乎的打诨道。

    “混小子!罢了罢了,我压根就没打算让你真的赔钱,说吧这次你又回来干什么。”冯八面一摆手露出无奈的表情问向上官逍遥。

    “我要去天音圣地了,特来告个别。”上官逍遥收起吊儿郎当的笑容,正色道。

    “你真的要去吗?”冯八面见上官逍遥不似开玩笑,也收起那装扮的愤怒表情问道。

    “没错,音芷瑶在那里。”他双手交握着折扇,仿佛一尊书生的雕塑一样站在门口,四周皆是满屋的烟色,只有他身处的门前带着一丝光明与色彩。

    冯八面不禁为上官逍遥的决意感到一丝尊敬,心中最后的那一点怨气也消失不见了。

    “那就去吧,我也不是你的什么人,拦不住你的。”冯八面甩了甩袖子,背过手去不再看他。“就是希望你以自身姓名为大,将来还是要指望你去对抗大道的。”

    上官逍遥不再多留,转身退出了山海楼,消失在正午骚乱的长街中。

    ……

    “你们行行好给我紫金家族留点底子吧,这些钱赔出去我们真的就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夏重楼满脸苦涩的做着揖,向一圈人告饶道。“再者说要不是我们紫金家族一众帝君出力流血顶在前线将这些妖魔主力压制住,这天阳城怕不是早就成鬼城了。”

    “说的也是,既然如此那重楼老祖就免去你们的赏赐了,这样的话两者相抵减掉你们一般钱。”慕容萧思考一阵,对夏重楼打趣说道。

    “你们当真是臭不要脸,臭不要脸!”夏重楼心中一算免去一半依然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气愤中破口大骂起来。“我紫金家族出钱出力还险些搭上小辈擎秋,让人寒心啊!”

    说完夏夏重楼便哭嚎着嗓子在原地开始撒泼,完全不顾自己身为紫金家族的老祖脸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