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9章 九阳大帝归来 4
    “外面发生了什么?”太子看到刚刚还射入清晨的辉光,转眼间已经成了傍晚的黄昏之色,不禁惊叫出声,跟着夏重楼急忙跑出紫金殿。

    “太子殿下,九阳大帝回来了。”殿外站着上官逍遥与慕容萧,以及被异象惊扰到从其他宅院赶来的紫金家族族人,其中便有夏玄冥与夏玄风等人。

    “肖遥?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夏玄冥对上官逍遥依然表现的格外亲切,上来便拍肩问候道。

    “嗯。”上官逍遥并没有多理会夏玄冥,依然抬头看着头顶的昏黄天空。“太子殿下,我们不用等了。”

    夏斐暮被上官逍遥的低声轻语惊了一下,看了一眼上官逍遥后也抬头看向昏黄色的天空。

    “重楼老祖,准备好护城大阵!”上官逍遥眯着眼看了一阵,发觉这昏黄色的天空越发深沉,心觉不对的他决定先做好万全准备再说。

    夏重楼在上官逍遥的示意下将护城大阵的令符紧紧掐在手中,护城大阵已经受到激发形成薄薄一层辉光。

    “不要惊慌失措,稳住!”上官逍遥口中大吼,示意其他人稳住心神。

    所有人站在原地不动,看着这令人昏黄不安的天空。

    “解除我们所有人的飞行令,九阳大帝可能已经受伤了!”上官逍遥四顾发现所有人都在这天空下显得呆滞起来,不禁开始显得愤怒起来。“太子殿下,打起精神统御大局!”

    直到上官逍遥的一声吼,太子才从呆愣中回过神来:“擎秋回去皇宫领出御林军在城中布放,慕容萧去天阳府下令各衙门所有衙役都给我出去把城中局势稳固下来!”

    刚刚伤愈的夏擎秋就要唤出紫金铠甲,起身飞去皇宫。

    “夏擎秋你在这里守住太子,我去率领御林军!”上官逍遥见夏擎秋勉强才将紫金铠甲唤出来,心知这家伙恐怕难以发挥全部状态,便将其拦下,手上掏出将剑就飞射出紫金家族大院。

    上官逍遥一路飞驰,发觉城中不少凡人百姓已经跪下在那里不住地磕头,心中越发焦急起来。

    落地时急迫的上官逍遥连减速都没有,直接砸在御林军的驻地院子中,将地上铺满的长砖掀起飞溅满整个院子。

    “擅闯御林军军营者,当立斩!”四个手持混元双手锤的大汉,高高跃起就要砸向上官逍遥。

    “铮”的一声,出鞘的将剑上绽放出刺眼金光,驱散开上官逍遥身边落地时激起的尘土迷雾。

    “我乃持将剑者肖遥大将军,令你部随我应对战事!”上官逍遥口中大喝,那四个持锤大汉手中巨锤急收,加速坠向地面。

    “御林军领命!”四个大汉跪地急喝道。

    随后在短短几息的时间内,御林军的各部人马便迅速集结在了上官逍遥面前。

    “各自分编小队,进入各条大街城巷中,应对任何突发情况!”上官逍遥高声呼喝道。

    在上官逍遥眼前,御林军以极其迅速的状态分编起各自的小队,然后头也不回的往营外跑去。

    眨眼的功夫,御林军的军营中只剩下上官逍遥和四位雄壮的将领还在那里。

    “你们四个去太子身边,保护太子。”上官逍遥将将剑收回鞘中,向四人轻描淡写的说道。

    “领命。”四个人一抱拳,往上官逍遥来时的方向飞去。

    上官逍遥再次望向天空,这么短的时间内昏黄色已经染满了整个苍穹,就连空气中也变得有些阴冷起来。

    “看来时间不多了,准备去迎接九阳大帝吧。”上官逍遥随即将将剑收回戒指中,改为将逍遥剑配在腰间,折扇贴着手腕收进袖袍,缓缓的起身向天上飞去。

    向天上扶摇而去的不光是上官逍遥,紫金家族宅院中的太子一行人,从宅院中慢慢飞出来的文武百官,还有皇宫中战战兢兢正撑着蒲扇手拿金色御毯的王境侍女与礼常侍卫们。

    上官逍遥飞到高空中时正好与太子等人汇合,随即相互点了一下头算是致意。

    所有人都沉默无言的看着天空中的昏黄,然而侍女与一干皇宫侍卫和太子则急切的在天空中忙碌起来,在半空中铺开金毯,招起蒲扇,替任的礼乐官也开始演奏起仙乐来。

    几乎所有人都在翘首等待着九阳大帝的回归,只有上官逍遥这些知道核心机密的人才在这里眼神流露出紧张的看着天空。

    上官逍遥不禁握住了逍遥剑的剑柄,他隐隐中感到了一丝不妙的气味。

    “看,那轮太阳是不是九阳大帝!”有人往天空中一指,所有人都望向那里,看到天空中一轮太阳正穿过云层浮现在眼前。

    “不对,所有人散开!快!”上官逍遥率先察觉到了那轮太阳正以飘忽不定的轨迹坠向他们,随即抓住身边的太子拉扯着往远处飞去。

    天空上帝境与皇境的众人都各自抓起一两个人拼命地散开来,然而在最中心的只有那些侍卫和礼乐官尚能做到飞速疾行闪避,柔弱的侍女们没等做出反应便正正的与九阳大帝的太阳撞在一起,连一声惨叫都没能发出来。

    “九阳大帝!”上官逍遥不敢停下,继续拽着太子倒退往远处,口中向九阳大帝高声呼喊道。

    “九阳大帝似乎已经意识不清了,太子我要将九阳大帝禁锢起来了!”夏重楼向太子说道,随即手中令符一挥,地面上弹出两人合抱粗的锁链,捆向九阳大帝。

    然后九阳大帝一个诡异的扭转,巨大的太阳擦着边坠向九阳殿而去。

    “被闪开了,看来只能在九阳殿上设下禁制了!”夏重楼再次挥动令符,皇宫各处九个盘龙柱上的巨阳雕塑纷纷脱落下石壳,绽放出的光芒射向九阳大帝。

    这些光柱牢牢的将九阳大帝所幻化的太阳牢牢地托举在九阳殿正上方,令夏重楼和太子不禁松了一口气:“我们下去看看九阳大帝怎样了吧。”

    两人就要落下去时被上官逍遥一把抓住两人的领子。

    “不能下去,这太阳的气息不稳定!”上官逍遥感受着九阳殿上的巨大太阳,发觉这轮太阳正像是一个散了黄的鸡蛋在桌面上翻滚那样让人感觉不到安稳,甚至能从其中感受到一丝**的气味。

    “夏重楼,反向防护壁障!能设立几层就设立几层,快!”上官逍遥疾呼,拽着两个人再次往上层飞去。

    “看老朽的!”夏重楼手中令符在空中不断画出一个又一个法诀字符,顿时各式各样的壁障便将九阳大帝团团围拢起来。

    “九阳殿要重新修了。”上官逍遥说完最后一句话,那轮金日便化作漫天刺眼的光芒,将整个天空照耀如同茫茫白幕一般。

    “父皇!”夏斐暮试图挣脱上官逍遥的手钳,向着九阳大帝伸手高呼。

    “冷静,太子殿下!”上官逍遥不得不将太子向上一扯,环腰抱在怀里。“九阳大帝没有死,但我们要等到能量溢散完毕才能下去!”

    “肖遥,还剩下十二重壁障!”夏重楼发声了,向上官逍遥急吼。

    “八重壁障!”

    “四重壁障!”

    “两重壁障!”

    “如果这一重被突破,天阳城即刻毁灭!”

    终于就在最后一重壁障破灭之前,漫天的白幕消隐下去,众人重新恢复了视觉。

    上官逍遥望向皇宫,发现整个九阳殿,以及建在高地上的小半个皇宫都被九阳大帝这疯狂的能量溢散整齐的削成了一个大坑。

    “我们走,九阳大帝正需要我等支援!”这次是夏擎秋一声大吼,率先领着御林军的四位将军往坑中孤零零躺着的一个人形冲去。

    “我们也下去吧,已经安全了。”上官逍遥松开夏斐暮和夏重楼,往皇宫不快不慢的飘去。

    等到上官逍遥飘落在地时,夏擎秋与太子已经抬起昏迷不醒的九阳大帝往后宫走去。

    “你们要去哪里?”上官逍遥快步跟上去问道。

    “九阳大帝的闭关处,从寝宫的地面往下走,那里有火之河,精粹的火焰会让九阳大帝加快痊愈。”夏擎秋扛着九阳大帝,气喘吁吁的急速贴着院墙头飞行着。

    上官逍遥这才有时间看向九阳大帝的伤势,这才发现九阳大帝身上筋骨也有断裂的痕迹:“这个手法!错不了,肯定是他!”上官逍遥情不自禁的喊出声来,引得夏斐暮回头望向他。

    “这个手法?什么手法!”夏斐暮向上官逍遥疾呼问道。

    “这是幽冥圣尊的习惯,他喜欢用秘法将与之敌对的人浑身经脉血肉寸寸敲断剥离,还不能以任何方式自愈恢复,然后将其放置任其生命缓缓流逝直到万分痛苦的死去。”上官逍遥出手向九阳大帝体内渡去一丝灵魂之力探查九阳大帝的灵魂状态。“不幸中的万幸,九阳大帝的灵魂完好无损。”

    “你们四个,去将凤栖木带上,这次我们要将这些凤栖木全部都给九阳大帝用上了!”上官逍遥撇过头,向那四个御林军将领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