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8章 九阳大帝归来 3
    “不知道肖遥将军与冯掌柜那边处理的如何了?”四个人坐在二楼宽敞的一处包厢内,不小的桌子上只有四双碗筷不觉让人感到有些空辽。

    “冯掌柜可是天阳城中数得上的高手,据我推测应该是跟九阳大帝同为圣境实力,甚至在九阳大帝之上。”夏重楼与众人说道。“将夏擎秋交给他我是能放下心来的,若是冯掌柜与肖遥将军都不能将夏擎秋的灵魂稳定住,那这个天阳城中恐怕注定要陨落一个帝君了。”

    “话说回来,太子殿下请问天阳城目前局势如何?”夏擎岳见重楼老祖已经说完了,便开口向夏斐暮问道。“我与肖遥将军自从将擎秋送至此地便再没有出去过,故此对目前城中局势不甚了解。”

    “目前城中局势大体上已经趋于平缓,各路士兵在军官的指挥下正在有序的从天阳城中撤退出去。拥堵的状况也在逐步缓解,而且天阳府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损伤,这还要多亏夏老祖的福。”太子伸手向夏重楼致谢,开口说道。

    夏重楼只能尴尬的起身回应一下,又坐下咳嗽了几声。

    “然而我们目前最主要的问题便是这些妖魔解决后在城中造成的破坏,我们需要统计伤亡,还要去探查民宅官邸的受损情况,还有不少青石板路在打斗中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尤其是青石板路目前初步统计下来的修缮费用是最高的。”太子说到此处又向夏重楼看了一眼。

    夏重楼只能再次尴尬的起身,开口说道:“这次造成的这一系列不必要的损失多数是我紫金家族冒失所致,紫金家族自然会承担部分修缮的费用。”说完该担的责任,夏重楼落座后狠狠地瞪了一眼夏擎岳,若不是他冒头询问城内情况,紫金家族怎么会承担如此多的债务。

    “老祖不必恼怒,至少我们在这次危机中化被动为主动,肖遥将军的及时出现让整个局势瞬间掌控在我们手中,这便是大运归我等,若不是肖遥将军我们在动乱中还要损失更多的精锐才能将其抚平。”太子又说完一段话,便举樽喝了一口茶水。

    四个人的桌前状况又尴尬了起来,都是久居高位的人中龙凤,反而没有办法与人闲聊一些杂乱的琐事。

    “说来肖遥将军受托所设的阵法各位可有看出什么玄奥之处?”夏擎岳又发话试图挑起一个新的话题。“那条只有肖遥将军能看到的丝线到底是什么东西?”

    “如果是隐形法术的话,以这只有一人可见的效果大夏并不是没有,然而这种术式的成本高昂到非一般州府势力能够使用,冯掌柜就算有那个财力也不能向这普普通通一根细线施展,恐怕只不过是冯掌柜向肖遥将军施展的一个幻术而已。”慕容萧这时候插话道。

    “说的也是,这么高成本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为了一根线费这么大功夫?”夏重楼如此附和道。

    “我与慕容左相政事缠身,就此告辞了,若是擎秋醒来替我两位问一声好。”太子见天色已经不早,心里还记挂着天阳城各处事件的他便与慕容秋道了一声便起身离开了厢房。

    “感受这元力的走向肖遥将军已经将阵法完全激活了,我们去阁楼上看看情况吧。”夏重楼与夏擎岳又在厢房里坐了片刻,便也起身离去。

    然后那一直站在暗处的跑堂这才有了动作,缓步从角落中走出将桌上的碗筷餐盘一挥手间便消失不见。

    随后跑堂的也在厢房中凭空消失,整个厢房中瞬间便暗了下来。

    “肖遥小友,擎秋的状态如何了?”两人再次步入阁楼,迎头便问向坐在冰桌冰椅上的上官逍遥。

    “我刚刚与冯掌柜合力探查过了,擎秋统领的身体明日上午便能恢复正常,各位不必担心。”上官逍遥站起身向夏重楼和夏擎岳解释道。“冯掌柜启动了山海居中的阵法,目前三层阁楼的温度已经足以将夏擎秋的状况稳定下来了。”

    “如此甚好,那么我等两人也告辞了。”夏重楼见上官逍遥一副悠哉的状态,而冯八面则在那冰桌上捧着一壶热茶,便干脆的告辞回了紫金家族。

    “肖遥,你打算怎样,陪掌柜的我在这住一宿?”冯八面捧着热茶看着上官逍遥问道。

    “不了,我在此守一宿便是,冯掌柜若是有什么事情处理去就是了,这阵法我已经掌握了个七七八八。”

    “那我便去了,如果是有什么变动发生及时联系我。”冯八面起身行礼,身体从半空中消失隐去。

    上官逍遥又在那里坐了许久,抬头看了一眼夏擎秋那依然时不时映出火光的身体。

    “炉中火啊,让人困惑。”

    ……

    第二日,当冯八面回到阁楼时发现夏擎秋与上官逍遥都已经离开了阁楼,而且阁楼上的物件也已经恢复如初。

    “这个混小子,连这点凤栖木都要顺走。”原本放在房间中没来得及拿走的半墙高的凤栖木此时已经不见了,冯八面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上官逍遥将其顺走的。

    上官逍遥领着夏擎秋就到了紫金家族的门前:“擎秋兄弟,我就不进去了。”

    “肖遥小友,重楼老祖在家中正殿等你登门拜访,还望莫要推辞。”夏擎秋向上官逍遥说道。

    “不了,我这着实没有空闲时间,太子殿下还有要紧的事情等我去商议。”

    “太子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天阳城的损伤统计而已,零碎的工作就不要让肖遥小友去参与了。”夏重楼从门内大步走出,迎着上官逍遥而来。

    “既然老祖都出门迎接了,那小子肖遥便恭敬不如从命了。”上官逍遥挂着微笑便在夏重楼的邀请下进了院中,然而内心却掂量起这个夏重楼到底又在搞什么鬼主意要坑他。

    “肖遥小友,此次邀你是有要紧的事情与你商议的,太子也在殿中等候。”夏重楼领着上官逍遥刚刚进门,脸色瞬间变地无比严肃起来。“擎秋也随我来,此事绝对不能让再多的人知道。”

    上官逍遥见夏重楼始终绷着一个脸,一路上连个仆人都没有,心里知道了恐怕是关于九阳大帝的情况又生了变化。

    三个人一路疾步进了紫金殿中,正中就坐的便是夏斐暮太子,慕容萧,右边是两个空位,太子身边的两个位置则没人坐下,上官逍遥心知这两个便是他与夏重楼的。

    “肖遥将军、重楼老祖,这边请坐。”夏斐暮起身向两位恭迎道。

    上官逍遥也毫不客气的坐在左边的座位上,侧着头看向太子殿下。

    “肖遥将军,九阳大帝还没有任何音讯。”夏斐暮开口第一句话,便将整个紫金殿的温度降下去了。

    “我们正在派遣士兵试图在天音圣地与我大夏之间的所有必经要地中搜寻九阳大帝的踪迹。”这次发声的是慕容萧,虽然衣冠整齐,但依然流露出一股颓废之意。“太子殿下,若是在九阳大帝许诺归来时间时依然不见其人的话,那我们便要准备好让你登基了。”

    “不可,父皇重要归来的,或许他只是路过某个奇境无法与我们联络而已。”太子很明显并不同意慕容萧的意见,一直在坚持着九阳大帝终将回归的观点

    “殿下,只凭着最高只有王境的士兵恐怕我们难以搜寻到九阳大帝的踪迹,请批准臣等出城自行对九阳大帝展开搜寻!”上官逍遥见这一群人迟迟讨论不出结果,遂出言道。

    “诸位将臣皆有要事傍身,怎能随意便出城!”夏斐暮又将上官逍遥的提议也否决了,这让上官逍遥不禁眉头大皱,心想这太子终归还是乱了方寸。

    “既然这也不可那也不可,还望太子指一条明路!”上官逍遥干脆起身朝着太子半跪问道。“我等将军文臣只管听令便是。”

    “等。”太子的话语间已经明显带上了一丝颤音,向上官逍遥说道。

    “此等国事不可等,若是执意要等下去恐有亡国之危。”上官逍遥发觉太子已经心入偏执之地,决意要太子在此时做一个决定。

    “等。”太子依然是一个字,手上已经发起抖来。

    殿中被上官逍遥与太子之间的碰撞闹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既然如此,那我便回去等了。”上官逍遥见这太子始终是犹豫不决,气愤之下起身大步走出大殿。

    “肖遥将军,万万不可意气用事!”慕容萧见上官逍遥大步走出殿门,急忙追出去。

    “太子啊,你这个等可是不能用的,这次肖遥将军才是对的,这一个等不能用在国事上。”夏重楼站起来,走到太子的身边说道。

    “那是我父皇,若是不等,我岂不是要亡父!”夏斐暮依然坐着,眼眶中渐渐流出泪水。

    “国事并非家私,亡一家可,亡一国不可。”

    就在一群人各自姿态时,清晨的天空映出半轮昏黄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