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7章 九阳大帝归来 2
    “门头军那群楞小子是不是你的人,赶紧滚出来!”

    然而上官逍遥并没有理会楼下叫嚷的夏重楼,一群人都在紧张的关注着夏擎秋的苏醒。

    “各位,发生什么了?”夏擎秋茫然的环顾四周围拢的人群,发觉他们都在紧盯自己的身体。“我的身体是不是残疾了!”

    被众人严肃的眼光盯到发怵的夏擎秋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并没有感到有何不妥。

    “看来他自己是看不到的,这就有意思了。”上官逍遥脸上禁不住的好奇。“等我一下,我去把重楼老祖喊上来。”

    说完,上官逍遥趴到窗户上对着楼下急得跳脚的夏重楼喊道:“夏老祖快上来,擎秋统领受伤了在这疗养呢。”

    楼下的夏重楼刚刚要冲着上官逍遥大骂,听到夏擎秋受伤后立刻老老实实的进了山海居的大门。

    “擎秋受伤?伤势如何,可曾危及性命留下残缺?老祖堂中还有几株九转还魂草,擎秋可要用?”夏重楼嘴里如同连珠炮一般疾跑上三层阁楼,将上官逍遥等人扒拉开便要扑到擎秋身上。“擎秋这身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夏擎秋见到双手正扶着上官逍遥和慕容萧的夏重楼,而且对方见到他时脸上也是由惊慌瞬间变成呆滞的神色,心中不禁越发慌乱起来。

    “诸位我的身体到底如何了,不要吓我!”夏擎秋慌张的从凤栖木堆上起身,在原地踮脚转了一圈问道。“我自己感觉身体状况还算不错啊,到底是怎样了?”

    夏擎秋双手上下摸索,并没有发现自己身体上有什么残缺之处,见到众人的脸色依然是严肃如故,更加的不着头脑。

    “擎秋统领,冷静下来。”夏斐暮太子藏不住自己脸上的怪异神色,示意夏擎秋先坐下。

    冯八面见夏擎秋终于冷静下来了,遂出言说道:“夏擎秋你要注意,我现在要给你看的东西可能会让你感到不适感,放开心神不要抵抗!”冯八面双目稍稍一闭后瞬间圆睁,瞪大的双眸让夏擎秋惊吓下一个后仰倒在凤栖木堆上。

    再睁开眼时夏擎秋发现眼中正有一个穿着衬衣的男子躺倒在一堆柴火上,稍一迟疑才发觉这是自己的躯体。

    “我的身体到底怎么了!”夏擎秋发现自己的目光并不受控制,看到一双胖胖的手时才发现这是冯八面的视野,然后便看到了自己身体中若隐若现的一段段火光。“我体内到底有什么东西,这是些什么!”

    夏擎秋的嘶吼并没有从冯八面嘴里传出来,反而是从正仰面躺倒着的夏擎秋嘴里大喊出声。

    轻摇着折扇的上官逍遥心知这是冯八面施展的秘法让夏擎秋看到了自己身体的真实状况,遂出言安慰道:“擎秋统领不必心急,这等状况仅仅是你体内被凤栖木的火焰过度炼化所致,等到九阳大帝归来时以功法运转产生共鸣将其吸出体外便可。”

    上官逍遥刻意隐瞒了炉中火的事情,他不希望这种辛密被除了与春秋神宗传承相关之外的人掌握到。

    “天呐,我感觉到体内燥热之气正在膨胀,我感到万分难受!”夏擎秋的脸上开始狰狞的挤成一团,身体上也明显开始渗出汗水,眨眼间便汗如雨下。

    “冯掌柜,给夏擎秋一点帮助!”夏重楼见自家子弟如此痛苦,心觉万分焦急,不禁向冯八面求助起来。

    “我只能以寒冰之力强行将其镇压,若是想要根治还是需要九阳大帝的功法引出体内燥热。”冯八面也是看到夏擎秋脸上狰狞的神色,随即双手前伸,袖袍中寒风灌出将整个室内的温度瞬间降到喝气成雾的状态!

    然而还是没有作用,夏擎秋体内的热流甚至将身下的凤栖木都要再次点燃,周身刚刚结出的冰棱又化作热水流出周身范围内。

    “这等火力,到底为何物!”纵然是夏重楼这等境界在这三层阁楼内也是感到凉意阵阵,在场中只有修炼灵魂的上官逍遥与主持寒风的夏重楼依然面色如常的站在那里。

    “诸位,我在此再加几层寒气,若是感到不适还请尽快退出阁楼。”冯八面嘴上说着,手上袖袍中的寒流疯狂的涌出。

    狂涌的寒气将整个室内的空气都变得冷冽起来,夏重楼等人着实感到无法忍受,遂缓步退出了阁楼。

    “肖遥将军还不快走吗?”走在最后面的夏斐暮见上官逍遥依然在原地不动,遂转身问道。

    “我在此为冯八面与夏擎秋压阵,诸位快快下楼躲避吧。”上官逍遥站在那里仿佛未曾受过影响出口说道。

    “若是忍受不住我们就在楼下等你,肖遥将军不必做过多坚持。”夏斐暮见上官逍遥始终不愿下楼,遂不再多言。

    等到太子等人下楼后,上官逍遥才松了一口,向冯八面问道:“冯八面,夏擎秋情况如何?”

    “又晕过去了,暂时压制住了炉中火,但依然无法从中取出!”冯八面虽说唤出大量的寒气,但周身依然满满的汗水顺着衣服滴落下来。

    “不能强行将炉中火从他体内唤出来?”上官逍遥手上的折扇依然不紧不慢的摇着,但上面已经有段时辰没有再次燃起火焰了。

    “夏擎秋会死的,不能那么做。”冯八面一口否决了上官逍遥的要求解释道。“我们只能等炉中火结束给夏擎秋的锻体结束才能令其自行溢出。”

    “那锻体大概还要有多久才能结束?”

    “若是这个夏擎秋福气够大,那就要六天,若是根骨原本便已足够强劲,那这炉火过会就要出来了。”冯八面暂时停下了寒气的迸发,手上不停地画印结符。“肖遥,你随着我的指引去这几个节点摆上玉晶。”

    几个中级玉晶从窗外飞进来,落在上官逍遥的手心中。

    上官逍遥转过身,看到一根白线正在上官逍遥身前指引着他,上官逍遥不时能从上面感受到一丝的元力波动。

    “快去快回,我不敢使出太大的能耐,不然恐怕会引出大道。”冯八面说着,回头发现上官逍遥已经下去了。

    上官逍遥下了楼梯,示意坐在二楼的夏斐暮等人保持安静后顺着白线走到一处角落中,将手上的玉晶摆放好度入一丝元力将其激活。

    身后的夏斐暮等人见上官逍遥随手就能激活一个阵眼不禁暗暗称奇,随即尾随着上官逍遥看他继续下去。

    当这个阵眼激活时上官逍遥发现这根白线也自行燃烧起来,在空气中消失不见,然后便是一根金线不知何时出现在上官逍遥身前,继续引领着他去往下一个地点埋设阵眼。

    “肖遥将军你在看什么?”夏斐暮看着上官逍遥一直低着头不知在寻觅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好奇出言问道。

    “我在顺着冯八面指使的金线去往下一个地点啊。”上官逍遥下意识的回答夏斐暮的问题。“怎么,你们看不到这根线?”

    “哪里有金线,明明只有地板上的木缝而已。”夏重楼向上官逍遥答道,顺着上官逍遥的视线只能看到地板上的木缝而已。“莫不是这山海居的玄奥秘法?”

    “没有没有,我们山海居不是什么烟店没有秘法的,各位客人不必担心的。”众人正要跟着上官逍遥去往下一个地点时,身后传来了那位新跑堂的喊声。“掌柜的让我们给你们领路,厢房里已经上好了酒食。”

    “收不收钱?”第一个引起注意的是冯八面,急吼吼的向跑堂问道。“今日这繁忙的打斗让我身上所带着的几个玉晶都已是细碎,我现在身无分文。”

    “掌柜的设此宴席是给紫金家族诸位一个赔罪,擎秋统领的身体可能要几天的功夫才能复原。”跑堂的一鞠躬,示意众人跟随他前去。“以及肖遥将军正在设立的阵法正是为了维持好擎秋统领的稳定状况,若是没有要事还望诸位尽量不要打扰他为好。”

    “既然这是冯掌柜的意思,那我等恭敬不如从命了。”夏重楼听到这顿吃食不需要花费,顿时喜笑颜开的离开了上官逍遥身边,跟着跑堂就要去厢房。“走吧,擎岳,既然擎秋的恢复仅仅是时间问题,那我们留在这干捉急也没有什么用处,就不要再给肖遥将军添麻烦了。”

    夏擎岳见自家老祖已经跟着走了,只能摇摇头无奈的跟上。

    “太子殿下,我们也随着去吧,莫要再打扰肖遥将军了。”慕容萧见紫金家族的两人都已经走上前去,遂向夏斐暮请示道。

    “好吧,肖遥将军之事如此重要我们在此打扰的确是不太合适,左相我们走吧。”太子看了一眼已经顺着金线走远的上官逍遥,便领着慕容萧跟随跑堂而去。

    “肖遥,那几个干扰的家伙已经被我撵跑,剩下的阵眼就拜托你了。”冯八面向上官逍遥传音道。

    “这阵眼放心交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